一箭双雕揽二乔《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一箭双雕揽二乔《三》

    小宝一听她出声了,这支手更活跃了,在她胸腹之间上下轻划。

    玉蓉受不了啦!扭动的更历害。

    玉洁也参加挑逗了,玉手手指不停的在她肋下轻刮!

    玉蓉叫的更凶了!听:“噢……天……哪……好……美……美……上……天……啦……好……爽……我……要……出……水……啦……噢……唔……”

    小宝手一直往下走,到羽毛河时,早已洪水泛滥啦!他知道是时候啦!於是提枪上马,滋——的一声,直操到底。

    就听玉蓉‘嗳唷唷’的一叫,混身颤抖如筛糠。

    小宝趴在身上,被她抖的却十分受用,大jī巴紧顶花心,随着她的颤抖,鸡吃米一样的,点、点、点轻点花心,这时玉蓉痛得哼出声来:“嗳唷唷……嗳唷唷……”牙齿连连打颤颤。

    玉洁这时在旁帮忙,不停的在她身上抚摸。

    直过了好久,玉蓉紧张身子,开始轻轻的放松了。

    小宝知道,她的剧痛已经过去了,开始轻轻的抽送了,真是轻轻的推,慢慢的推,推来推去出了水。

    玉蓉在小宝一阵轻微推动的,慢慢的开始有点痒了,身子又开始扭动了。

    小宝知道她已是苦尽甘来了,於是开始大力抽提。

    真是提到谷口,直人花心,下下着地!没几下子玉蓉又出了声:“嗯……噢……哥……哥……真好……现……在……不……痛……了……好……痒……快……快……大力点……嗯……对……头……左……边……嗳……对……右……边……噢……好……快……大……力……嗳……再……大力……我……我……我……又……要……丢……丢……”

    小宝听到这儿,立即改变战术,行九浅一深弹琴弦!就听:“咭格、咭格、咕格……滋!”

    不断的好像是北方春风解冻马踏泥的声音,真是世界上最好听的乐章。

    玉蓉开苞的第一夜,就进入了佳境,慢慢的体现出配合的技巧来啦!

    双腿大张,后收,使花心尽量向前,迎合小宝大jī巴的点弄,接着双腿翘上了半边天,二人下部结合的更为紧密。

    小宝在上面,不停地摇、揉、搓、拨!玉蓉在下面,翘、绕、,吸、吮密切配合。

    两个人足足干了个时辰,玉蓉大泄三次,小宝才噗、噗、噗的发射了。

    热精滚滚,烧得玉蓉混身软酥酥的。

    大战结束之后,二人又搂着温存了一该钟才分开。

    现在换班,由玉洁接演二段!

    玉洁见习期满,走马上任!

    小宝仍然是跟刚才一样,开始调情,谁知这妮子的下面,早已成了黄泛啦!

    忙道:“哥,我好痒,快上来吧!”

    小宝在她下身一摸,早已粘糊糊的了,於是翻身而上,滋,咕,咕,一下到底,她居然没吭声,顺利的贯穿了处子膜。

    虽然她身子肌肉也点收缩,身子有点震幅,但震幅不大,比刚才玉蓉顺利多了,小宝於是大起大落,猛干起来了。

    於是大起大落,猛干起来了!

    由於她刚才参观玉蓉同小宝演出时,已然黄河泛滥,所以干起来很滑溜,咭尬、咭尬之声不绝。

    由於小宝是大起大落,玉洁很快的进入了佳境。

    接着就开始转合的配合。

    “妙!妙极啦!美!美死啦!爽!好爽呕!嗯……哼……噢……呕……啊……哥……哥……亲……亲……达……达……”

    她两支脚,缠到了他的后背,yīn户高高扬起。

    他的大jī巴紧顶在花心上,开始碾磨。

    “呕……爽……爽……爽……哥……哦……哥……啊……噢……对……对……就……这……样……磨……磨……的……我好……舒……服……要……溺……尿……”

    小宝笑道:“妹妹的本领真大,现在你还能溺尿?”

    “真的呀!”

    “那是出水,丢精,不是溺尿,骚丫头!”

    “唔……呕……噢……哥……哥……我……丢……丢……好……多……”

    她大泄了!这下子小宝的大jī巴根救火队的水枪一样,滋、尬、咭,滋、尬、咭的进出水个不停。

    白绢床单上,湿了一大滩!

    玉洁这时已软绵绵的一动不动了,小宝紧搂娇躯让她养神。

    玉蓉则在一旁帮她按摩,使她尽快恢复精力,然后互换手,接着再干。

    这一夜小同她们每人大战了三回合,直到天亮,才鸣金收兵,一夜根本全没睡,不过他们内功全有基础,倒并不太显得疲累,接着起来梳洗,然后前往康武处,给大爷爷磕头、请安!

    从此,新婚燕尔乐,非笔墨所能形容。

    这天外另三宝,突然出现在北京兴德钱庄。

    小宝一见就‘唷’了声才道:“你们怎么来了?”

    三个人也不说话,一个揪辫子,一个拉耳朵,另一个照他屁股就猛敲。

    打得小宝在房中到处乱跑,逗得兴德家人,哈哈大笑。

    小宝一面跑叫道:“见面不说一句疾就揍人,为啥子嘛!我的本位祖宗!”

    小癞痢道:“我们这是替大伯揍的,大伯说你真该揍顿屁股!”

    他说完又狠狠打了几巴掌才住手。

    小宝道:“沈大伯为啥要你们揍我?”

    小癞痢道:“你不知道?”

    “我知道还会问你们?”

    “你这叫明知故问!”

    “我要知道是个这个!”他用手比了个王八状。

    小癞痢道:“快当了!”

    大夥是哄堂大笑!小宝再问道:“到底为什么?”

    “你不会用脑子想一想!”

    二秃子道:“告诉他吧!他只顾屁眼朝天乐啦!已变成猪脑啦!”

    大牛道:“咱们进中原之后,沈大伯该是你了近的亲长,是你爹、你师父一盟在地的叭一大哥,你娶媳妇连这盟伯都不禀明一声,就知道忙着操穴,沈大伯跟我们说,你该狠狠揍顿屁股!”

    “沈大伯故然是我盟伯,但我事先禀明康大师祖,也是亲长啊!”

    “那不管,反正已经揍了,完啦!”

    “算我倒霉!”

    “你倒霉!他妈的你讨老婆连沈大伯跟我们全不通知一声,山上更不知道,真是见了穴,什么都忘了!”

    “天山来的指示,你们不都看了么?”

    “那上面也没叫你讨老婆不声不想啊!”

    “小师娘不是叫我多讨几个替她争口气吗?”

    大牛道:“别吵啦!反正你这次讨老婆没通知我们,就是你不对,咱下不为例!”

    二秃子道:“他还有下次啊!”

    小癞痢道:“他小师娘不是要他多讨几房么?当然还有下次啦!”

    大伙又是哄堂大笑!大家正在胡闹,罗小七便装来访。

    小宝忙介绍大牛他们三个认识。

    彼此闲聊了一阵子后,小宝忽对罗小七道:“七哥,你官也这么大了,年龄也不小了,也该成家给我们找个七嫂了!”

    “前几年为了大业,设法安插山上训练好的号兵兄弟各旗营里去,没时间想这档子事,近两年大致就绪了,本想成家,谁知道我认识的那位姑娘,又遇到了贵人,八成我这辈子是光棍命啦!”

    “七哥认识的那位姑娘又遇到贵人是怎么回事?”

    罗小七看了看在坐三人,没有往下讲!小宝道:“这儿全是自己人你只管说吧!”

    罗小七道:“是这样的,北京八大胡同你们听说过么?”

    小宝一听八大胡同,抓住卖弄的机会了,笑道:“陕西巷里真温柔,店过穿心向右头,纱帽至今犹姓李,胭脂终古不知愁,百顺名会大小留,逛罢斜街王府福,朝家潭畔听歌喉,可对?”

    “唷!兄弟,你比我这老北京还内行嘛!”

    小癞痢道:“那是他姥姥家,当然熟啦!”

    这话一出口,哄堂大笑!小宝一点都不在乎,反而笑道:“一点不错,俺娘当年在石头胡同把他们那般皇族亲贵开得孙子一样!”

    这话又让大家笑弓腰!小宝又来了一句:“在石头胡同迎龙书寓,我爹还割过康的靴腰子呢!”

    大家全被他逗笑的打跌!

    罗小七道:“当年段叔割了康的靴腰子,现在这位贵人,割了我的靴腰子啦!”

    小宝忙问道:“七哥,怎么回事?”

    罗小七道:“是这样的,先皇登基,梅叔诈死离京之后,先皇就急着推展号兵,我就忙着安排插山上来的兄弟,等安全置也了,我就没什么事了,加之忙了几年时间花钱,手头也攥了几个!”

    小宝道:“嗯,有钱了胀腰,你就饱暖思淫欲啦!”

    罗小七尴尬一笑道:“我就在石头胡同迎龙书寓认识了一位青倌人!”

    “谁?”

    “三姑娘!”

    “叫什么?”

    “因为她是掌班的第三名养女,就叫三姑娘!”

    “后来呢?”

    “我替她梳了头!”

    “你给她梳头点腊烛开苞,花了多少银子!”

    “三千两!”

    “你可以再多出点替她赎身哪!”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她身价太高没谈成!”

    “身债多少?”

    “当时老鸨子开价五万两!”

    “那也不算多吗?”

    “不多?我那时是五品号官,月俸四百两,啥也别干,得十年才能攥五万两!”

    “你可以找三义或兴德支援你嘛!”

    “好!为讨个窑子姑娘有脸惊动山上!”

    “那现在怎么办?”

    “我没法子替她赎身,只好让她接客啦!”

    “七哥,你现在还想不想要她?”

    “王二奶奶孙子——没指望喽!”

    “我有银子支援七哥,你只管把她赎出来嘛!”

    “我不是说么,她现在遇见贵人啦吗!”

    “你这堂堂四品官不也是贵人么?”

    “我这芝麻绿豆大的小官算什么?一品大员也算不上贵人哪!”

    “难道她碰上了黄带子——皇族亲贝子、贝勒?”

    “咳!实跟跟你说吧!她碰上了皇上!”

    “啊!宝四!”

    “不错!乾隆皇上!”

    “这下可真是王二奶奶哭孙子,完啦!”

    “可不是完了么!”

    “七哥,能说详细点么?”

    “是这样的、我给她点腊子头的时候,也是童男,并不懂得男女关系,事后也没什么新奇的感觉,可是等他一接别的客人,那些老於此道的人,则大感惊异,说她天赋异禀,床第功夫,常人难及,这名声一传一传去,你要知道,京城里的官场,好这调调的大有人在,她的恩客,朝中大员有的是,这内声传到当今皇上耳朵去了,咱们当今皇上,更好此调,微服就来了,现在成了禁脔!”

    “好!他们逛书寓倒是家传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