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双雕揽二乔《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一箭双雕揽二乔《二》

    这只有小宝心里明白,她是霍云鹏的小女儿——霍玉洁,要跟他一比赌技高下的人。

    他怎么会知道?帮来红燕子告诉过他,霍玉洁进了福华赌场。

    当初他在西安赢了‘鸿连赌场’,火凤凰被逼嫁给了大牛,这三姐不服气,进京找师父红燕子,红燕子不了解详情,就把小四霍玉洁安插在北京福华赌场,叫小二、小三到保定大江连等候机会。

    今天小宝果然来了北京福华赌!在西安她偷窥过的小宝的像貌,今天一见,立即变了颜色,由娇艳如花的面孔,一变为“冷若冰霜!”

    这被个老赌客看出来了。

    你道这赌客是谁?她更不是外人,就是豫王府的玉蓉格格。

    这丫头虽是女的,跟她娘七格格一样野得同男人一样,平时不是跑马走狗,就是跑赌场来厮混。

    她跟霍玉洁也混成了姐妹淘啦!一见霍玉洁神情有异,扭头一看?他来了。

    “谁?”

    “小宝!”

    她第一次在永定门看小宝时,认为他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个蠢货,可是在三义钱庄再见的时候,又感到他不太讨厌了,可是这第三次见面,更觉得有点可亲啦!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她忙道:“唷!兴德的小财神也来啦?”

    小宝冲她点头笑道:“格格还认得我呀!”

    “死东西,你死了烧成灰,我也认得你这缺德的!”

    男人同女人就怕不答腔,只要答上腔就进了一大截。

    小宝笑道:“格格,我要烧成灰格格还要认得我,咱们的交情可够深哪!”

    他这话,语带双关,娇格格没理会得,可是有懂的赌客却哈哈大笑。

    玉蓉格格道:“你也好这个?”

    “格格好,我来敬陪末座嘛!”

    好小子,对格格说话这么轻溥。

    可是玉蓉格格大概喜欢这套,笑道:“你既喜欢,快换筹码呀!”

    乖乖,好大手笔!

    玉蓉道:“庄家可是我乾姐姐,手段高的很呢!”

    “我今个非赢她脱裤子不可!”

    这话在赌场是常听到的,可是当娇贵格格,这出口实在不雅,可是玉蓉格格,不知为什么并没挑眼!

    庄家开始摇缸,催大家下注!小宝喜欢这摇缸,可是罗小七却喜欢赶羊,二人分开来赌上了。

    小宝押押下下、输输、赢赢,不到一个时辰,五万两白花花泡了汤,他又叫丫环换了五万筹码。

    女庄家看着他那堆筹码冷笑,意思是吃定了。

    小宝开口了:“我押独点怎么算?”

    女庄家白了他一眼道:“十八点中你敢押独点赔六倍!”

    小宝算了道:“赔六倍?五六就三十万哪!”

    女庄家道:“福华赢得进,就赔得出!”

    “你别吹牛!五六三十万,三六一百八十万再来个六倍,就是一千零八十万,再六倍……”

    “哈哈哈哈!福华赔不出把我搭上!”

    “你也不值一千八百万哪!”

    这时玉蓉格格说话了:“你是狗眼看人低,霍玉洁不值一千八百万,我值么?”

    这——这话叫他怎么答言?庄家道:“格格,您别管我跟他们之间的事!”

    “不!他欺人太甚,我管定了!”接着对小宝道:“一千八百万她不够,我接着,值么?”

    “格格,草民不敢!”

    “你胆大包天,还有什么不敢的么?”

    “草民不敢,草民惶恐!”

    “别跟我来这套,今天赌我算一半,赌输了,我们俩都跟你,要是你输了呢?”

    “草民听凭格格处置!”

    “我要把你剁成肉酱喂老鹰!”

    小宝被她这句话激起了豪气!

    大声道:“我连猜十把独点,有一把输,我让你们剁成肉酱!”

    “好大口气!”

    这一来全场赌客全停下来了,来看这龙虎斗!现在他们真是骑虎难下了!

    小宝赢了,连尊贵格格带当庄的一对娇娃。

    输了,可是粉身碎骨一团肉酱啊!

    他!实在是豁出去了——赌啦!

    大家全围到这一桌来,静得连根针掉地下都能听见。

    霍玉洁摇了九次,全叫小宝给押中了。

    最后一把是立见生死的境界了,被罗小七给捣了。

    他大声道:“赌博是好玩的,那有玩命的,下官不才,打扰了各位雅兴,咱们今几个到此为止,明天请早!”

    幸亏他捣了局,不然真不知如何下台呢!

    从此,小宝成了这家赌的长客,而且每次来,还全是在摇缸这一桌。

    霍玉洁本来对小宝印象十分恶劣,可是时间一久,反而对他的观感,起了大变化,由初起的厌恶,渐渐改变,满脑子里全是他那滑稽幽默的样子,进而思慕,再来就成了思念,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再说玉蓉格格,也犯了霍玉洁同样的毛病,每天见不着小宝的面就像失了魂似的。

    没想到小宝虽生了并不英俊的面貌,却有这么大的亲和魅力。

    现在他每天跑福华赌场,倒成了霍玉洁同玉蓉娇格格反追的对象了。

    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这还有不水到渠成的么?可是问题来了,什么问题?

    霍玉洁好办,赌场摇缸女郎爱嫁谁嫁谁,想跟谁就跟谁没人管,可是豫王府的娇贵格格可就不简单了。

    为什么?因为那时候满汉不通婚哪!这——这可怎么办?不要紧,她有个好妈——豫王福晋——老肃王的七格格。

    这天豫王福晋派护卫领班把小宝叫进了豫王府。小宝见了这位福晋,忙恭身为礼,道:“草民见过福晋!”

    “别这么酸,草民草民的,你既知当年事,我同你师父是至交好友,你就该改口叫我七姑!”

    “是!七姑!”

    “嗯!这才乖!”

    “七姑召见小侄是……?”

    “你跟我装什么糊涂?还不是为你跟蓉儿的事!”

    “七姑,这是皇族家法所不许的呀!”

    “好孩子,你可真会装啊!不错表面上看是满汉不通婚,像梅宗淦的义子,可是你义父的大嫂是谁?”

    “这……”

    “是谁?你说!”

    “是……草民不敢乱说!”

    “连圣祖的亲生六女固伦公主都可以嫁到你们梅家,我女儿为什么不行?你说?”

    “七姑,小侄的大伯母是易了身份的呀!”

    “蓉儿就不能改身份,叫宗仁府出籍么?”

    “这……”

    “难道你不喜欢蓉儿?不想要她?”

    “要,要,喜欢,喜欢!”

    他急着回答,好像怕跑了似的,逗得这位福晋笑的前仰后合。

    “既是你愿了,那咱们俩研究研究蓉儿怎么过去!”

    “七姑,真对不起格格,我没法子明媒正娶!”

    “那不要紧,她只要能跟你,你善待她就行了!”

    “那要这样到好办了,叫玉蓉妹吃点亏,作玉洁的陪嫁丫头跟过来就行了么!”

    “蓉儿既然一定要跟你,当然也没法子再讲究名份,只是你以后可得善待她!”

    “老丈母娘你放心吧!错不了!”

    “好兔崽子,你这嘴变得可真快!”说完哈哈大笑。

    小宝道:“七姑,实在说,玉蓉同玉洁她俩还是表姐妹呢!”

    “啊!你说什么?”

    “玉洁的生父,实在是肃王府的玉贝勒!”

    “啊!她就是那个汉女所生的?”

    “对!可是她生母却在生她的时候死了,后来由密线营大领班养大的!”

    “这倒真是缘份,她俩意是姑表亲,全便宜你了!”

    “七姑,肥水不落外田嘛!”

    “你义父当年要有你这样一半就好了!”

    她这感慨所发的话,叫小生难以回答。

    大事决定了!乾隆元年腊月十五,兴德少东梅恺悦,迎娶北京赌国之花霍玉沽过门。

    吉时到花轿来,不但新人霍玉洁来了,还带着个年貌相当贴身丫环。

    真是,洞房花烛夜,人间小登科。

    贺客们全走了之后,就剩了新婚夫妇带个丫不了。

    好小宝,今晚尚是一箭双雕三合一呀!霍玉洁道:“今儿坐了大半天轿子,晃的头好昏!”

    玉蓉格格道:“跟着你的轿子走了半天,腿好酸哪!”

    小宝道:“等下我帮你揉揉头,帮她捏捏腿好吧!”

    三人咭咭咯咯的微做一堆!小宝道:“来!咱们每人乾一大杯好干事!”

    三人喝过合欢酒之后,彼此互相帮忙宽农解带。

    一刹时,白茫茫一片!

    原来三个人,已成了白羊!

    她二人仔细欣赏小宝,别看他一脸幽默滑稽像,可是这身材却是一级棒!

    宽肩、细腰,一双大腿全是肌肉,尤其下身,阴毛如毯,浓而密,再看那支代表男性权威的丈八蛇矛,足有八寸,头大根削,棱起五分,真可说是粗、长、圆、硬、直,上等货色,命人望之涎欲滴。

    小宝也仔细打量她俩!

    见她俩细皮白肉,白里透红,跟水蜜桃似的,一碰会出水,真同粉玉琢一样。

    他再一个个的欣赏!

    首先盯着玉蓉瞧,但见她,满头青丝如黑染,削肩玉臂如脂,双峰插云出天际,腹下平滑如浅滩,再下来就是羽毛河,胡康河谷了,两条玉腿混圆玉润,真迷死人!

    她比较胖但胖不露肉!

    再看玉洁!

    小绵羊一头秀发,披散在肩,发稍轻拂左胸,小脸蛋红馥馥的,眉如黛、眼如水,羊脂玉般的胸脯,鼓凸凸的两支大nǎi子,顶着乳峰,随着呼吸,不停的颤动起伏,两条象牙般的玉腿圆润而修长。

    小腹下,黑茸的阴毛,隐约掩盖着洪河谷口,三角形的yīn蒂,如谷口丘阜。

    小宝欣赏了这俩个娇娃玉体后,笑道:“我先给你们谁开包?”

    玉洁道:“玉蓉姐先来!”

    满人姑娘不懂客气,道:“好!我先来!”

    小宝用手摸她的yīn户,乾乾的,他从二妈那儿得来的常识,知道太乾了,搞不进去,於是先开始调情。

    他先跟玉蓉,亲了个嘴,接着两人的舌头就绞在了一起他的手开始出动了,手指轻轻的在胸脯双乳上,摸索开了,不但轻抚,而且还打转转,玉蓉的身子,不停的颤抖、扭动,双腿交互直搓。

    小宝手指轻轻拨弄她的rǔ头!

    玉蓉的双rǔ头,一下就硬了起来!

    小宝的手指则发挥了挑、拨、撩、揉、捏之能事。

    玉蓉实在忍不住叫出声来了:“嗯……啊……哦……噢……唔……嘻……啊……哥……你……真……会……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