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双雕揽二乔《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一箭双雕揽二乔《一》

    铁成钢道:“是这样的,丐帮自从令师梅叔归隐之后,就逐渐与侍卫营疏远了,当德玉贝勒进了王爵,脱离伴驾职务之后,我们就退出了,当然,会跟他们接触过,想完全断线是不可能啦!不过以后我们的待过也就没再领了,昨天,侍卫营大领班来找我,叫我在江湖密查吕四娘她们的下落,速报!我们想,这件事八成与雍正的死有关,没想到,真是吕四娘干的!”

    小宝笑道:“吕四娘祭了祖之后,早同青梅竹马的情人朱蓉镜双双归隐了,他们那去抓呀!”

    大伙一声全乐的喷饭!

    新皇临朝!百行复业!

    锣鼓鞭炮喧天,好不热闹人也!尤其是剃头(理发)师,好不忙碌,皇上驾崩,对剃头的来说,可是大发了一次利市。

    三义钱庄这时大发请帖,为周年度大宴客户。

    不论钱庄同业,商界司人,以及内城各王府,全送了帖子。

    十月初九这天,三义钱庄门前,真是车水马龙。

    院子里高搭席棚,筵开五十桌,可真热闹哇!再看来客,还分三六九等呢!头等客人,全是内宫来的亲贵。

    仔细瞧瞧,八家钱帽子王府,全有人来。

    计有肃王府的小贝子德容兄妹!郑王府的齐尔哈贝勒!

    豫亲王府福晋还带着小格格玉蓉!

    礼亲王府是小王爷代勇带着小格格!

    武王府是阿那多贝子!顺王府德克贝勒!

    克王府的小王爷岳顺兄妹!最受人注目的是乾隆皇上的三哥和亲王弘画也来了。

    这些人全是皇族亲贵,被让至正厅。

    剩下朝中文武官员也到了二十多位,最惹人注目的是,御林军统领史贻直、工部、兵部满汉四位尚书都来了。

    原来这与三义钱庄保饷有关!

    官员中,唯一的一个蓝顶子的就是全国统号官罗小七。

    再下来商界中的朋友,全坐在了席棚之中。

    午时筵章,尚有雨班细乐演奏,同时正厅几桌,还有歌妓陪酒,真是热闹非凡,酒菜更不用说了,样样珍馐。

    酒过三巡之后,主人康老先生,特别引荐一位后生向大家敬酒。

    他——这后生竟是小宝,段恺悦,但介绍时叫梅恺悦!

    就听康武道:“各位王爷、贝勒、贝子爷,各位大人,小老儿向各位引荐一个后生晚辈!”

    这时大厅内立时静了下来,看他到底引荐谁来。

    “各位亲贵大人,小老儿当年在扬州与他义祖父有八拜之交,所以他的先义父梅宗淦,才把兴德钱庄半盘半送的给了三义,梅宗淦去世之后,由梅夫人代收养了几个义子兼徒弟,这个梅恺悦是个最小的,现在我引他见过各位亲贵、大人!”

    小宝立即向所有的皇族亲贵、文武大员作了个罗圈揖。

    这时嗡声四起,纷纷议论,他是梅夫人代亡夫收的义子兼傅人命哪!

    尤其豫王府的玉蓉格格跟她娘嘀咕道:“娘!他就是永定门欺负我的那个坏蛋,等下您得帮我出口气!”

    过去与梅宗淦有过交往的王府中的贝子、贝勒、小王爷,全都上前同他亲切招呼。

    他也一一致谢,然后又按桌一位一位的敬酒。

    当他敬到豫王福晋时,玉蓉格格冷吭了声,把头扭过一边去啦!豫王福晋道:“孩子,你该叫我声七姑!”

    “七姑?”

    “对!我就是当年肃王府的七格格!”

    啊!七格格?小师娘过去曾在西郊把她屁股打烂了,后来又与恩师有了一段情的七格格。

    於是他郑重的又重见一礼道:“常听小师娘提起七格格的当年,晚辈年轻,今后还请七格格多多教诲!”

    “你这孩子挺会说话嘛!你那小师娘好?”

    “小师好已然落发出家了!”

    “咳!你那小师娘我例挺喜欢的,可惜命不好,你师父早离她而去了!”

    说到这里她眼圈有点红,接着又对玉蓉格格道:“蓉儿,见过梅家哥哥!”

    玉蓉格格不但没听话,反而气的‘哼’了一声。

    小宝机伶,马上转到玉蓉格格面前,一躬到地道:“草民给格格赔礼,请恕草民当初无知之罪!”

    他虽然赔礼,还是一脸滑稽像,全屋子人全被逗乐了。

    玉蓉格格再也拉不下脸啦!娇嗔道:“就你坏!”

    好!一天云雾,烟消云散。

    七格格道:“你们兄妹,以后还得多接近呢!”

    好!在小宝心说,你是在为女儿拉皮条呢!

    康武又宣布了:“当初因梅家无后,三义才接了兴德,如今梅家有了后人,三义钱庄仍改回为兴德钱庄,交还给梅家少主!”

    他这一宣布,出了全体宾客的意外,连小宝都不知所措,但他立即叫人把过去挂过的‘兴德’招牌重行挂上,并取下三义的招牌。

    小宝忙道:“大爷爷您……”

    “三义的人仍然替你照料,兴德回归梅家名下!”

    即是大爷爷的决定,他也没了办法了。

    这一来,大家又纷纷向他道贺。

    这顿酒足足吃了两个时辰,大家方来陆续散去。

    临走时,史贻真史大小还特别找上了小宝道:“皇上有旨,想见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好安排晋见!”

    小宝奇怪道:“皇上要见草民?”

    “当我奏明皇上你是梅公子的义子时,皇上说与先皇上关系非浅,想见见你!”

    “即是皇上召见,草民只有敬候诏命了!”

    “好吧!你等着吧!时间由我安排,就是最近几天吧!”

    史贻真走啦!四品号官罗小七过来啦!叫了声:“兄弟,我是罗小七!”

    “啊!七哥!”

    罗小七见现在已没有外人了,才问道:“兄弟,梅叔他们近来好?”

    “好!大家都好!”

    “七哥,咱们的号队如何了?”

    “山上下来的兄弟,安全插到全国旗营了,有一千多人,同时他们的家眷,也全到张掖、武威一带安置好了,绝不会出纰漏!”

    “七哥,大师祖这项安排,是要我在京城里活动,你是老北京了,得多给我指点指点哪!”

    “你打算由什么地方着手?”

    “我打算由花、赌两档起,先烂他们的要,由上三旗营着手!”

    “北京有名的福华赌场,明天我带你去逛逛!”

    翌日!罗小七换了便服,同小宝到了北京最赌大赌场‘福华’,所有财场都是一个模式!有高大宽敞的厅房,彪形大汉保镖抱台脚。

    美丽丫环殷勤招待,高手老千的庄家。

    小宝同罗小七进了福华赌场!

    原来罗小七是这家常客,一进大门,就有丫环上前请安,叫了声:“罗大人,跟朋友一起来的呀?”

    小七本来就是赌鬼,想当年在天山哈密上天台饭馆,没银子,用制钱跟师兄弟们还磨了好几年手指头呢!打从进入旗营当了号官,月俸二百两,没别的,全让他输在赌上了,官升了,赌也升场了,居然成了北京最大赌档常客。

    他见丫环行礼,只‘嗯!’了一声。

    这家赌场不愧是北京首屈一指的大赌场,赌客看样子全好像有点身份,就拿罗小七这个堂堂四品官到来,根本没人理会,可能有很多地位比他高的。

    小宝仔细各桌看了一番,不但赌客各个衣冠楚楚,而且很多气度高华,言谈之中,什么贝子爷、大格格,某大人的称呼,不绝於耳。

    噢!原来满州皇族亲贵也好这调调儿啊!丫环上来问道:“罗大人您二位那桌坐?”

    罗小七道:“各桌看看再说!”

    他同小宝一桌桌的看过去!

    头一桌是大牌九,这是赌场中最温和的赌了,四张牌配点,分前后二方,有和(不输赢)的机会,也再方场,赌的人不太多。

    第二桌是小牌九,一翻两瞪眼,把把见输赢,在赌场上论,该算武场了,够刺激,好赌的人大多喜欢这个,所以这桌人特别多。

    再看当庄的,是位花信年华的大妞,人长的跟米粉团一样,穿着旗装小袄,露出半截藕也似的小臂,玉手十指如葱丝嫩笋一般,十支指尖尖的还涂着蔻丹。

    再脸脸蛋儿,柳叶周,杏核眼,悬胆的鼻子,樱桃小口一点点,不笑不张嘴,一笑不但有两个酒窝,而且露出编贝似的玉齿,在她这儿赌,别说赢,输了都心甘情愿。

    再下一桌是赌摊,也叫押单双,雪白的桌布,上面只写‘单、双’二门,中央有一大把黄豆,另一个竹板刮子。

    当庄的是个中年汉子,两支袖口挽的高高的。

    下注的人很多,围满了一大桌子。

    小宝没见过这种赌法,也挤进去看。

    原来等大夥全下好注后,庄家先打股子,看是几点,然后用竹板照掷出来的点数,一次一次的拨黄豆,剩下最后不够一次拨的时候,看看剩的是单,是双,就决定了输赢,这公道而没假,所以赌的人多。

    尤其在拨的时候,真扣人心弦,足能令赌徒过足了紧张、刺激的感受。

    第四桌是黑红宝,这完全是斗智,分场子与暗房之中,不叫赌徒看到面孔,怕被人从面孔上看出端倪,他做好了,由宝官再送到案面上,由大家来押,共分一二三四门,可以押独点孤丁,是一赔三,也可以在黑红拐、大小拐,对穿等两门,输赢一比一,再就押堂,输一门输赢,两门不赌。

    看案子的庄家,也是姑娘家,口中不时的报出赌客押的方位跟钱数,莺声燕语,煞是好听。

    再下来一桌是股子,四颗股子赶老羊——赶点!

    这是四颗股子扣除相同的两个不算,看另外两颗加丐来的点数,谁大谁赢,输流做庄。

    这掷股于的技术可大发,可说是赌道中最高深的一门功夫,技术好的,要几就可以出几,但也有用灌了铅的假股子,也可以出大点,但真正的大赌场全凭技术,绝对没人使用假股子。

    这桌因是转流做庄,场于上只有一位中年汉子照料抽头打水。

    最后一桌是摇红!

    当庄的是位美若天仙的少女!一身清纯的打扮,脂粉不施!这丫头不但清纯,而且圣洁,真若一朵白莲。

    小宝被她这清纯美艳引住了,两双贼眼,恨不得盯进人家肉里。

    这少女发觉了,可是一霎间,艳丽如花的面孔,忽然变得冷若冰霜,而且两眼还像满怀恨意。

    大夥谁也不知是为了什么?可是小宝却心中一动:“嗯!原来是她呀!”

    “她?”

    “她是谁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