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功成归天山《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燕子功成归天山《二》

    “听说你们的赌技不错,八成是你们小师娘教的吧?”

    “护驾大人怎么知道?”

    “我在保定大鸿连的时候,跟他们还过了下手呢?”

    “我们怎么没听小师娘提过?结果如何?”

    “结果么?等国丧过了,咱们再较量,较量嘛!”

    正在在家聊天,又有几位外地来的领班前来报到。

    小宝等,起身要回避!红燕子道:“你们也不是外人,不用回避了,叫霍云鹏给我引见引见吧!”

    这时霍云鹏带进五个领班,引见红燕子!

    红燕子道:“你们的名字,我倒很熟,就是人没见过!”

    他们一外一个的报名。

    头一名叫汪国恩,负责湖南汀东地区,吕晚村抚生这案就是他报的。

    第二名叫吴德义,负责成都。

    第三名叫阙天良,负责川北。

    第四名叫万俟祖,负责湖北武汉地区。

    第五名叫冷信仁,负责安微河肥一带。

    红燕子听耸们报过名之后,嘉勉道:“原来是你们几位呀!人在宫里常见霍大领班呈报你们的功绩,先皇上常说,对你们要重用,遇机提拔,本来原想过年召见呢!没想到他老人家归天了!”

    她说完,走到五人面前,非常亲切的,每人拍拍肩膀,或抚摸一下后背。

    她这动作,在他们扯旗(偷儿)门,叫下,把特制药物,拍在目标之上,外行人看不出来,自己人,白天可闻到一股特殊味道,夜间被拍过的地方会发出隐隐的青光,外人不曾注意,门里人看了,不亚一盏明灯。

    小宝他们,见红燕子当他们而叫这五个领班报名,并在身上摸一下那是叫他们在路上除掉的暗号。

    小宝对其它三宝道:“护驾大人,对各位官爷必有要事相商,咱们还是回去吧!”

    于是三人向红燕子以及霍云鹏等人告辞而去。

    离开‘鸿发赌场’没多远,小宝分配任务了。

    大牛对付阙天良!

    二秃子对付万俟祖!小癞痢下手冷信仁!自己对付汪国恩、吴德义两个!他规定在他们离开西安市二十到五十里之间下手,同时要把匕首化掉。

    好在他们身上全带的有化骨散!

    再说红燕子见小宝他们走后,知道是去埋伏,于是又对这五位领班说了:“梅家的几位公子,虽说不是外人,可是真正的密秘大事,也不能让他们知道,现在就剩自己人了,我把先皇的死,事实真像告诉你们吧!”

    现在室内静的雅雀无声。

    红燕子继续道:“先皇是死在吕四娘的手中,同时有位高人暗中相助,我同史贻直大人,全在场,还没来得及出手,皇上脑袋就没了!”

    汪国恩问道:“护驾,来人身手有那么高?”他似乎有点不相信。

    “你好像不信,但这难怪你们,谁想到这位暗中高人曾使飞剑!”

    “啊!飞剑?”大家同时惊呼。

    “你们该知道,自我担任护驾,深感责任重大,特向先皇请旨,调雍和宫的大喇嘛前来分班护卫,每班四名,同时皇上还特别赏了火器!火器,你们听说过吗?”

    大家同声答称:“知道!”

    你们想,虽短铳,威力足可涵有三十丈,而来人居然在五十丈外,出手一片白光,同时杀了四个喇嘛,你们说,他用的不是飞剑,普通暗器能打五十丈么?

    再说吕四娘是跟着鱼壳那个丫头在一起,当年鱼壳曾在康熙老佛爷时候,在宫中任过四品带刀护卫,他女儿能对宫中不熟么?

    她们不知哪弄来的太监衣服,混进了正大光明殿,当我发觉喇嘛传警,出来看时,正赶上那位暗中高人出手杀喇嘛,等我发觉不对,立即进殿。

    可是皇上脑袋已经没了,这时就听她们自呼名字吕四娘、鱼娘为先人报了仇啦!“我正想追,被史大人拉住了,叫我快处理善后要紧!”

    她说得天衣无缝,不由得这五个领班不信。

    她接着又说:“你们连夜立即赶回任所,密查吕四娘她们的行踪,有把握,立即除掉,将是大功一件,没把握,立即监视上报,也算功劳!”

    “属下等遵命!”五人同声回答。

    “霍云鹏,你立即备饭,饭后叫他们今夜就走!”

    饭后,夜晚五人先后上路了。

    先说汪国恩,刚到西安郊区,荒凉之处,就碰上小宝了,忙一前打招呼,叫了声:“梅少侠!”

    小宝笑道:“大领班,寅夜飞驰,去哪儿啊?”

    “我有要事,必须赶赴任所!”

    “大领班任职湖南,离这一千多里,这么跑路太辛苦啦!”

    “为皇上当差,辛苦算得了什么!”

    “我看你不如留下来,何必还为个死鬼卖命?”

    “凭你这话,就犯了欺君大罪,我要不看在大领班的份上,就把你抓起来,还不快走!”

    哈哈哈!小宝没说话,他倒唱起来了,听!“好言语劝不醒蠢牛木马,阎王爷来他啊,再有力量!你也拉!不……住……他!”

    汪国恩眼一瞪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嘿嘿嘿!你以为胤祯那老小子,是红燕子所说那样死的吗?”

    “大胆!你竟敢直呼先皇的名字?”接着一惊,又道:“啊!你知道先爷怎么死的?”

    “呵呵,哈哈!当然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

    “当时我在现场,怎么会不知?”

    “你……你……你……”

    “别紧张,胤祯有一半是死在红燕子手里!”

    “啊……护驾?”

    “怎么?不可以么?”

    “这事你怎么知道?”

    “我没告诉你,当时我在场么?”

    “那……?”

    “那什么?胤祯那一半就死在本人手上啊!”

    “怎么说?红燕子不是说死在吕四娘手上么?”

    “笨蛋,你想想,深宫大内,要没个有身份的人物领着,谁能靠近人林喇嘛把守的‘正大光明’殿?”

    “这……”

    “这什么?喇嘛当然不会对跟红燕子的人起疑!”

    “至于她说还有位高人?”

    “你想尝尝飞剑?”

    “啊……”

    小宝出了一把飞刀,在手上掂了掂,笑道:“你能跟大喇嘛一样死法,死得不委屈了!”

    说着他一抖手,就见白光一闪,射入了汪国恩的心脏,汪国恩立即倒地,蹬蹬腿,咧咧嘴,没吭几声就了账了。

    小宝在他胸前,取回飞刀,倒上化骨散,正在这时候,忽然传来蹄声得得,他扭头一看,这骑士右肩青红的一片,那是江湖人称的‘移火留光’,就知道是大‘鸿发赌场’红燕子利用亲热拍肩膀时留下的加乐磷粉,白天有些气味,自己人能闻出来,晚上行动,一被风吹就发光,所以扯旗的全用它下子,表明这人身怀重宝。

    再说他骑着马,怎么落到后面了呢?原来他是吴德义,负责成都方面密查工作,红燕子事先与小宝商量好,这两个人由小宝亲自诛除,她怕小宝一人对付不了两个,就是能对付,万一逃走一个,泄了密是不得了的事,她才借机把这吴德义留下,商量四川情势。

    她首先说岳钟祺为四川总督,先皇帝并不放心,以前曾静、张钟游说他时;他是看这两个书生,成不了大事,才把他们俩送了礼,要我们对岳钟棋特别留意。

    吴德义笑道:“皇上哪来的这消息?”

    “皇上另有管道,所以咱们更得小心翼翼!”

    “护驾放心,实不相瞒,那份密奏是我上的!”

    “噢,原来你就是皇上的亲信,失敬,失敬!”

    “护驾,皇上不是跟你更亲么?”

    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我该称你一声吴大人,赏几品?顶子红了吗?”

    “恩赏三品提督后补,那我更该叫您一声皇娘才对!”

    两人又是哈哈大笑,气氛好融洽,红燕子直跟他聊了一个多时辰,才叫霍云鹏为他备马上路。

    当他到了郊区,小宝杀汪国恩的动作,他全看见了,他一到,立即抽剑,一下马,同一动作,干净利落。

    当他看清了当面站的是小宝,忙‘噫’的一声道:“怎么会是你,自己人为啥杀了汪领班?”

    小宝哈哈大笑道:“因为他是投靠满族充当鹰犬的败类!”

    “你……不是大领班的亲戚么?”

    “我的亲戚中没有民族败类!”

    “难道他们……?”

    “对了,红燕子、霍云鹏,全是反清志士!”

    “啊!”

    “别啊了!你认命吧!”

    二人立即武在一起!吴德义欺他手中只是一把飞刀,仗着兵仞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直刺过来。

    小宝也利用兵刃一寸短,一寸险,险中取胜。

    就听‘当’的一声!吴德义再没想到,小宝这把飞刀竟是钢母打的,一下子就削了他的长剑,他不愧是雍正亲自选拔的密线,身手很高,当他发现宝剑被削,立采‘月影星移’一闪身就躲出圈外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