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功成归天山《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燕子功成归天山《一》

    话说,小宝同吕四姑娘他们,出京后到了河南开封,就分手了,吕四娘等,带着雍正的人头,到湖南老祖址去祭祖,她以后就嫁了青梅竹马的爱人朱蓉镜,以后归隐了,小宝他们呢,由开封却又去了西安。

    带着红燕子,首先去拜见沈大伯。

    沈奎一见小宝就问道:“你们刚进京没必天就回来了,发生了什么事了么?怎么红姑娘也跟你们一起来了!”

    噢!原来红燕子在保定大鸿连赌场时,他们认识。

    红燕子道:“沈老,我现在自由啦!”

    “怎么,你离开雍正啦?”

    小宝接着道:“雍正的狗头已被吕四娘给砍下来啦!”

    “啊!你们把雍正杀啦?”

    小宝把大家如何帮着吕四娘她们,杀雍正的事说了。

    沈奎道:“好!这我得马上往山上报,你们在这儿多呆些日子吧!等山上指示下来,再行动吧!”

    小宝道:“也只好如此了,他妈的这趟北京简直的白去一趟,那也没逛,连天桥的把式都没看一场!”

    沈奎道:“你没听人说过么?天桥的把式光说不练!”

    “那听听说把式也好哇!”

    这句话把大伙都逗乐了!

    沈奎道:“山上如果对你们没特别指示,那你们再进京去逛嘛!”

    小宝道:“也只好如此了!”又惹得哄堂大笑。

    红燕子道:“雍正当年的密线营,是我给布的线,大本营就在西安,他这一死,继位准是宝四,这条线,我得给他毁了!”

    沈奎道:“红姑娘,你怎么毁法?”

    “杀!”

    啊!血淋淋的,好怕人!沈奎再问道:“那得杀多少哇?”

    “沈老放心,杀不了几个,当初我为雍正布线的时候,就想到如何毁掉的法子啦!严格限制一下交通,上级与下属,只准一个人知道,泄密者罪在不赦,故而下级只有领班才知道上级是谁,完全是走单线,同是一个班的,彼此也不认得,不然以‘鸿发赌场’在黑衙门的地位,谁还敢来赌?”

    小宝道:“红燕子姐姐,咱们跟霍去鹏还是亲戚呢!”

    “什么亲戚?”

    小宝把上次赌钱赢了火凤凰的事说了。

    “嘻嘻,哈哈!”红燕子笑弯了腰。

    “姐姐,你笑什么?”

    “这么说,咱们也是亲戚喽?”

    “咱们?”

    “是啊!”

    “什么亲戚?”

    “她们四个丫头全是我们徒弟呀!”

    “姐姐的徒弟?”

    “一点不错!”

    “噢!我明白了,怪不得火凤凰敢跟我赌!”

    “我很喜欢这四个孩子,我赌上这手绝活儿就全传给他们啦!嗳对了,前些日子,她们姐三个进去找找,向我哭说大丫头自己把人都输了,她们要为大姐报仇呢!我不知是你们,以为是那路高人,就叫老二、老三先到保定‘大鸿连’小四就留在京里啦!”

    “姐姐知道她们跟霍云鹏的关系么?”

    “怎么?你知道?那你先说出来听听!”

    小宝就把从余本仁口中听来的对她说了。

    红燕子听了大笑不已。

    “姐姐,你笑什么?”

    “他虽不是胡说,可也跟乱讲差不多!”

    “姐姐,他说的难道不对?”

    “我管密线营,霍云鹏是密线营大领班,从保定大鸿连赌场就跟着我,他的一切,我还不清楚么?”

    “难道余本仁他骗了我们?”

    “那倒不是,是他知道的不完整!”

    “怎么说?”

    “大丫头的生母跟霍云鹏是师兄妹不假,而且自幼青梅竹马,可是到成年之后,霍云鹏发现自己不能人道!”

    “怎么说法?”

    “他是个天阉,二十多岁了,那话还见不到两寸,因为没法子结婚,苦恼之下,就被朋友引进待术营!”

    “他是天阉?余本山说小四霍玉洁是他的亲生女?”

    “你们听我说下去吗!”

    “好!你说!”

    “大丫头的生母就嫁给了一位读书人,可是在出嫁前霍云鹏有个要求,不管将来生男好,生女也罢,念在师兄妹过去的情感,给他一个,这才有生了奉丫头被他们领走了,从来大丫头的生父,牵入了吕晚村的案子,处斩了,大丫头生母来找霍云鹏,怨他不去救,其实这事,霍云鹏根本不知道,何况文字狱又不归密线营管,他师妹不谅解,当面自刎了!”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

    “再说老二、老三是双胞胎,他的全家原是前朝忠贞义民,我曾暗示过他,手下不要太辣,某次行动任务时,他把这对双胞胎暗中藏在民家,事后收为养女,再说小四霍玉洁吧!她实是满汉混血种!”

    “怎么?”

    “这事还是我做的呢!她娘过去曾在保定大同书寓,后被绝罗杀他们送进京去,做了肃王孙子玉贝勤的外室,可是玉贝勤的福音又善忌,这事被他发觉了,玉贝勤只好又派人把她送回保定,可是她已怀了身孕,我才出面,让霍云鹏应个情夫之名,后来由于难产死了!”

    “噢,这么说来,霍云鹏这人还并不太坏!”

    “你们想想,姐姐手下唯一掌线的大领班,能用个心狠手辣之人么?”

    “姐姐,这么说,咱们可以把他留下啦!”

    “你是这伙人中掌大旗的,杀与留那要你自决啦!”

    “看在他还人性未泯的份上,我决定把他留下,能争取过来,最好争取过来,实在不能争取,我就废了他的武功吧!”

    “也好!”停了一下子,红燕子又道:“要是碰上那三个丫头,你还真可以赢过来,跟你们这三个光棍配配对!”

    “我们还没见过呢,不知道长得什么模样?”

    “美!美极了,她们三个全比老大美!”

    “好!燕子姐姐,咱们先定下,老二、老三给二秃子他俩,小四我包啦!”

    他这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清除雍正时的密线营,行动开始了。

    红燕子一进‘鸿发’赌场的大门,就被保镖的挡了驾:“干什么的,乱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红燕子经多见广,而且久在赌档,知道每个赌场全是这德行,所以见怪不怪,仍然带笑道:“这不是大赌场么?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么?”

    “你!你!你说什么?不看你是女的,我非揍扁你不可”

    好!他还算是知道红燕子是女人,不错。

    红燕子反而不领情,反唇相讥道:“你揍揍看!”

    她这话气人,保镖大汉,再也忍不下去了,出手就是一个耳光。

    就听‘啪’的一声!怎么了?人没揍着,自己脸上反而挨了个大嘴巴?而且一张口,掉出了半口大牙。

    好!赌场保镖被打,那还了得?由门房跑出来七、八个大汉,把红燕子团团围住,看样子要把她生吞活剥。

    红燕子对这气势,一点也不在乎,反而泰然道:“你们给我去个人叫霍云鹏来见我!”

    这群大汉中,一听这话,其中有个机灵点的,上前问道:“您是……?”

    “你不配问,快叫霍云鹏来见我!”

    ‘鸿发赌场’老板,密线营大领班,可不想见就能见的,可是慑于来人气势,说话这人又道:“您等等,我去请!”

    他没敢去惊动霍云鹏,只把赌场管事的请来了,原来这管事,也是密线营由保定调来的,他明着是赌场总管,暗中则是密线的连络领班,对各地连络,由他一手包办。

    他出来一见是红燕子,忙跪了下去。

    好!他下一跪,保镖的还有不跪的么?当时跪了一地。

    这时这位总管开口道:“不知道护驾亲临,他们不认识芳驾,死罪,死罪,护驾开恩!”

    然后转头对身后大汉道:“还不快请大领班前来接驾!”

    刚才这位要揍人没揍着,反而挨了揍的这位,吓瘫了。

    霍云鹏本来在他专用小客厅养神,一听传报,飞也似的迎了出来,见了红燕子,急忙跪倒在地,口称:“不知护驾亲临,未曾远迎,罪过,罪过!”

    红蒸子道:“统统起来吧!有话后堂讲!”

    这大家才敢起来!霍云鹏陪红燕子进了小客厅!下人献上香茗之后,全退下去了。

    霍云鹏才向红燕子一抱拳道:“护驾,出了什么大事,要您亲自出京!”

    红燕子也正色道:“大事!天下大事!”

    “啊!什么?天下大事?咱们出了什么纰漏?”

    “倒不是咱们出了什么纰漏,皇上死了!”

    “啊!皇上春秋鼎盛,怎么会龙驭上宾?”

    “这一、两天该有国丧公报到!”

    “皇上?”

    “其实这也算是我们护驾不周,皇上被人切去了脑袋新皇继位,为怕震惊天下,密而不宣,特命我们密线营的展开暗查,暗中擒凶解京!”

    其实这段话是她自己编的,一者公报未到,再者也是个很充分的理由招集驻外人员。

    “护驾!那咱们?”

    “皇上丢了脑袋,你们事先一无传警,不掉脑袋已是万幸,还不快召集辖下所有领班,即刻前来西安,听我宣布新皇密旨缉凶,要让凶手藏起来,咱们没别的,全等着掉脑袋吧!”

    好!霍云鹏吓得屁滚尿流的去下召集令了。

    等他发出了信鸽之后,又回来陪红燕子,并禀道:“聚急召集令已发出,最远的一周内也可以赶回来!”

    “嗯!好!你辖下的这二十个领班,平时那些人表现最好?那些较差?我平时跟在皇上身边,投时间管这事,现在出了这么大乱子,我想让那几位积极的,多出点力,破了案,不但全体可免了罪,我负责保他们禄位高升!”

    霍云鹏道:“较南边的几个领班较积极级干,湖南吕留良那个案子就是他们报上去的!”

    嗯!红燕子心中有了决定了,她得先除南边几位。

    没两天,公报到了!皇上宝天,国之大丧,全国举哀成礼。

    雍正这一死,规矩可大了,全国挂孝,除了不准剃头刮脸之外,举凡有红色的,全得盖起来,就是红色的柱子也得用黄色布包起来,就连卖青菜的,全都受限制,卖黄瓜、韭菜可以,可是卖红萝卜、红辣椒不行,要卖也可以,得做个蓝布套,套起来卖。

    简直说吧!就连洒糟鼻子、赤红脸、都不准上大街。

    那年头做艺的——像说书、唱戏、练把式的,全得歇业,不准演出,他这一死老百姓简直罪孽大了。

    鸿发赌场,见了公报,当然也不得再营业了。

    这时驻在附近的密线营领班,陆续到鸿发赌场报到。

    霍云鹏对红燕子道:“禀护驾,他们陆续来了,您打算怎么办?”

    “你把那平时不太负责的叫来,我交待一番,就叫他们马上回任,记住对先皇帝丢头的事可要保密!”

    没多久,霍云鹏带着几个附近地区的领班来见。

    红燕子实嘉许了一番,命他们立即回去,紧密掌握部署,不得扰民。

    这些人,见过红燕子之后,全欢天喜地的走了。

    霍云鹏等他们走了之后,向红燕子请问道:“护驾,你怎么不叫他们缉凶?”

    “你真糊涂,这几块料,不但全是酒囊饭袋,而且个个是糊涂虫,不知你这大领班平时怎么指用的!”

    好!白挨了一顿不花钱的官腔。

    他还得速速道:“卑职愚昧,卑职无知!”

    “要叫先皇丢头的事,让这群糊涂蛋给漏出去,皇上追查下来,咱们俩的脑袋够砍的么?”

    霍云鹏听了,吓出一身冷汗。

    由于国丧,小宝他们同大牛、霍艳芳一起来到了‘鸿发赌场’,看霍云鹏。

    霍云鹏想为这女婿等人,拉个后台,引见他们拜见红燕子。

    小宝他们与红燕子全装做互不相识。

    霍云鹏为他们——介绍!

    红燕子笑道:“原来四位是梅公子夫人,代先夫收的义子兼传人,失敬!失敬!”

    小宝道:“红姑娘是先皇身边的人,地位崇高,人们高攀了!”

    “那里!那里!梅公子当年是皇上的布衣朋友,我们这些做奴才的,那敢与主子的朋友相提并论!”

    “护驾,您太客气了,可是我们是师娘收的,连先师的面还没有见过呢!”

    “哈哈哈哈!拴在谁家槽上,就是谁家的驴啦!”

    “好!护驾大人,骂人不带脏字,我们都成了驴了!”

    “说笑了!”

    “好说!好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