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民所止诛雍正《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维民所止诛雍正《一》

    北京!

    为我国六大古都之一,同时也是六朝建都之地!

    它座经燕、辽、金、元、明,以及大清朝!

    北京城,座落在华北平原的最北端,向西北不远,就进入广阔的蒙古的高原啦!向东二百里,就是浩瀚的渤海。

    西靠连绵不断的太行山,南临辽阔的华北平原。

    古人因它负山带海,形势雄伟,故称之为‘天府’与‘神京’。

    北京!

    它虽是六朝建都之地,可是如今的北京城,是明初姚广孝所建,分内、外城,内城方方正正,周围四十里,外城是帽子城,周围二十八里,内城正中央,尚有皇宫一紫禁城!

    北京虽没南京面积大,可是建筑宏伟、华贵与帮称之美,则为六大古都之冠,其它古都,无法与之相比。

    北京内城共开九门,正面中央为正阳门,左有祟文,右有宇武,东面开有朝阳与东直二门,西面开有阜城与西直二门,北面则开得胜、安定二门。

    耆老相传,姚广孝建北京城的时候,北京乃是一片苦海,为九条千年沙鱿占据,幸赖姚广孝施法术制服,用人锁练锁住,等北京城建守后,在每个城门不远处砌一眼井,把沙鱿关入不见天日的深渊中。

    这九条沙鱿以崇文门内的一条最凶,它诘广孝道:“将我们关入地下何时始放?”

    姚广孝想,此等深渊永不见天日,故曰:“天明即放!”

    沙鱿:“我们不见天光,又何知天明?”

    姚广孝顺口道:“五更打锏!”

    可是他说完这话可就后悔莫及了,万一沙鱿听到锏响如何是好?好在他急中生智,令人把崇文门的‘锏’改为‘钟’沿袭至今,就是老北京所谓的‘九门八锏’的由来。

    再说皇宫紫禁城,乃皇上的家,在北京的正中央。

    重重城墙,四面有护城河环绕,城墙四角,各有一座耸峙云天的眺望台,有车南西北四门。

    南曰午门、北曰神武门,东曰东华门、西曰西华门!其中以门最壮观,城楼九间,下关天个门洞。

    门洞甚小,呈长方形,与高耸的城垣极不相配,也和天安门、端门巨大魁琥状,相去甚远。

    为什么挑广孝当初要这么设计?

    原来中国建筑传统,圆顶门,公众可以随意出入,私人府邸,多为方顶站,午门是皇上的家门,故用方门。

    再者,乘轿、骑马者,不得进午门,若是皇上赏紫禁城骑马,那可是殊荣,所以午门门洞,不便太大。

    午门楼上,尚有五凤楼,分文东琥西掉挂有功大臣的名字及遗物,一如庸之凌烟阁,故古人有‘五凤楼上美名留’的愿望。

    进午,即进入了紫禁城。

    城分两大部分,一是‘朝廷’,一是‘内廷’。

    隔着金水桥的另一端,就是太和门。

    东有骨仁、西有弘义阁,连二阁的是内库,分银库、衣库、甲库、鞍库等。

    穿过太和门,即可看到‘万国衣冠冕旒’的太和殿,与中和殿,保和殿,共称为外朝的正殿。

    再往后走,就到了乾清门了,在明朝,进了乾清门,过到内宫了,可是在现在的大清朝,却把内三殿一乾清宫,交秦殿内坤宁宫中的乾清宫,改为正犬光明殿,同时又把军机处设在这里,误入军机处者斩,更令人感到森严。

    小宝三人大摇大摆进了北京,头一件大事,就是要找个大馆子,大吃大喝一顿,好好祭祭五脏庙。

    他们到了大栅栏的‘厚德福’饭庄!

    仔细看着,原来是所平房,可是好几进全把通了,当然也有雅座单间,他们在敞厅一桌坐了下来。

    伙计上前向道:“三位公子爷,想吃点什么?”

    小宝问道:“你们有什么呀?”

    伙计在一旁规规矩矩报菜名、跟唱一样,又快又好听。

    小宝有心捉狭,笑道:“你唱的歌,不但有调子,又快,又咭咭喳喳,我没听清楚,能不能唱慢点?”

    北平不论卖什么的,不是吆喝,全是唱,这是习惯!他要唱慢点,伙计抱着顾客全是财神爷的观念,慢慢的唱了一遍!原来是煎、炒、熟、炸、烧、白、煮!上等高极海味全席,然后报了百十来样菜名。

    豁!全是满汉席的菜名!小宝这三块料,少年心想,要在天子脚下,表现表现吃的本事,点了几味!

    头一味——清蒸乌拉龟!

    第二——味虾仁炒约旦!

    第三——味红烧落翅仔!

    第四——味香酥落山鸡!

    饭馆子伙计一听,就傻了眼,忙陪笑道:“二位小爷,您点的菜,小号没有,你点别样吧!”

    临桌有位老者,带着两位姑娘,听小宝点这四样菜,知他是个捣蛋鬼,不由冷哼了一声道:“吃完了咱们好找住处!”

    老者道:“住处不要紧哪!天泰店堂柜跟我是朋方啦!没房子内宅也会给咱们腾两间!”

    小宝扭头一看这位老者,赶紧又把头转回来,同时吓得一缩脖子。

    二秃子看他这样子,传音问道:“是谁?”

    小宝也传音到:“江南八侠中的大胡子!”

    二秃子又传音问道:“啊!二侠虬髯客周涛?”

    “可不是他么!那两人不用问,准是鱼娘同吕四娘!”

    “嗯!他们爷三进京可不简单,吕四娘的父亲被皇上下令杀了,爷爷吕留良被戮戳,她这趟进京……?”

    “对!咱们要暗中伸伸手!”

    他们两人传音谈完了,笑对旁等着点菜的伙计道:“你给我们煎、炒、烹、炸来四个菜,三壶酒就行啦!”

    不一会菜上来了,三人因为有了事,很快吃完,会账离开了。

    小癞痢问道:“刚才你两传音谈了半天,什么事?”

    二秃子道:“刚才在饭馆发现了二侠周爷爷同鱼、吕两位姑娘,他们这趟进京,准有大事发生,咱们得暗中帮助!”

    小癞痢道:“他们有事也是晚间行动,刚才周爷爷不是说住在天泰店么?天泰店在哪儿,咱们打听打,也住那家吧!”

    小宝道:“用不着打听了,就在打磨厂!”

    小癞痢问道:“你也没来过北平,怎么知道?”

    “当年我爹同师父,是那家的常客嘛!”

    二秃子道:“那好,咱们一块儿去找店!”

    小宝道:“你们两人去找吧!我先去看大师祖,康老爷子,咱们天泰店见啦!”

    小宝一进三义钱庄,见一位五十多岁老者在柜房坐着。

    他忙上前见礼道:“前辈,晚辈段恺悦,是从山上下来给大师祖康老爷子请安来的,他老人家在么?”

    老者上下打量了他半天才道:“你由山上下来的?”

    “正是!”

    “哪座山啊?”

    “关外大山!”

    “啊!你由东三省来的呀!”

    “老前辈是……?”

    “我呀?快嘴王三!”

    “噢!原来是三爷爷!”他说着就是一礼。

    “你知道我?”

    “家师出京头一天不就碰上您的那辆伴随车么?”

    “啊!这么说你是真的来自天山哪!这年头他们花样百出,不得不防备着点,噢!对了,你姓段,那跟段复?”

    “三爷爷,那是我爹!”

    “噢!这更不是外人了,你大师祖在后厅哪!你跟我去见他老人家吧!”

    小宝跟他进了后厅门外!王三道:“大爷,梅少侠的徒弟来看您啦!”

    就听康武在厅内道:“你们快进来!”

    小宝进厅后,就见一位古稀老者,虽然面貌清耀,但却精神精神奕奕,他知道就是大师祖,忙道:“徒孙段恺悦,叩见大师祖!”说完,拜了下去。

    三拜之后,康武道:“快起来,坐下说话!”

    小拜吧!直立落坐!

    这时王三也自动坐在一旁相陪!康老先问神尼师太好之后,接着再问山上诸人。

    小宝也一一回答。

    康老头道:“自从你师父诈死离京后,把北方的兴德钱庄交给我,改为三义钱庄之后,除月极盈余十万万两交西安兴德转山上去之外,跟山上很少连络,你这回下山,有什么重要的事么?”

    小宝把奉命下山的任务及过来所做,向大师祖禀报了一番。

    康武听了,不住点头道:“好!”

    小宝问道:“大师祖,您一向在京里,京里有什么动静么?”

    “是这样的,自从胤祯当了皇上,控制的极严,我们除了规规矩矩做生意外,很少活动!”

    “大爷爷,江南八侠中,周二侠带着两个女徒来了!”

    “啊!他们来了?周二侠的两位女徒,一个是于壳的闺女鱼娘,另一个是吕毅中的女儿四娘!吕毅中的死于胤祯的文字狱,同时他爹吕留良已死还遭戮戳,他们这次本有所行动,大爷爷老啦!没法可帮他们的忙啦!”

    说到这里,有点英雄迟暮之感。

    “大师祖,这事由徒孙跟二秃子、小癞痢来!”

    “你们行吗?”

    “徒孙已得师父真传,他们两个实在说也是师父调教的,山上人人习武,不过没师徒名份罗了!”

    “既是这样,你们行动可也要小心哪!”

    “徒孙谨敬受教!”

    “好!这事由你们去办吧!还有事么?”

    “没有了,徒孙只是给请安来的!”

    “如果没别的事,快去暗中保护支持周二侠他们!”

    小宝一进天泰店,二秃子他们已把店房找好了,上房一共五间,中间是公厅,左右各两间,他们住左边两间,更巧是周涛他们居然住的是右边两间。

    天一黑,三人就换上了软底快靴,紧身夜行衣,每人各带了口宝剑。

    直到二更以后,周涛他们才开始行劫。

    天山这三块宝,远远的紧盯着,就见他们三个,仍然是白天的装束,只不过每人脸上在眼以下蒙了个黑巾而矣,三人由房上直奔内城。

    三宝在后面十丈左右紧盯!周涛三人,在正阳门与宣武门之间的城墙上,翻墙而入,然后跃过紫禁城的护城河,从西华门北面翻入禁宫。

    三宝一直保持十丈左右紧盯!谁想到周涛等三人,对宫内根本不熟,绕来绕去,竞找到了侍卫营的一处营房,当时被人发觉了。

    一声‘有刺客’,当时由营房内冲出二、三十个侍卫,双手大打出手。

    这时吕四娘忽然‘哎呀’一声,身子一晃。

    小宝忽然发出一把‘飞煌石’,他贯注内力,以满天花雨手法打出,很多待卫发觉暗器带风,立即纷纷躲避。

    小宝利用这一瞬间,背起吕四娘,三闪五闪,就到了城墙根。

    二秃子,小癫痢也跟了过来!小宝道:“二秃子你快背吕姑娘回店,小癞痢替他断后!”

    二秃子问道:“你呢?”

    “我去救二侠,你们快走!”

    二秃子背起吕四娘,在小癞痢掩护下,翻身出了外城,一路闪闪躲躲,直到内城城墙,也没有被人发现,于是又翻过城墙,安然回店。

    再说周涛同鱼娘,与待卫营的人,打着打着忽然不见了吕四娘,心中正在焦急,忽然小宝出来了,他一上来,又是两把飞蝗石子,打的待卫们纷纷后退,他这时忙对周涛传音道:“二侠快走,吕姑娘我已救出!”

    周涛听说吕四娘已被救出,向鱼娘一打招呼,纷纷后撤,小宝则以飞蝗石断后,也随着撤。

    这时忽听待卫营有人道:“别追,保护大内要紧,那丫头已中了我的‘黄蜂夺命针’,她活不过三个时辰,她们跑不了,明天叫那几个营的外城搜尸吧!”

    小宝他们,见待卫营不追了,也就按原路回店了。

    等回到店中之后,二秃子等,已把吕四娘背回店中,可是,吕四娘所中毒针,毒性已然发作,手、脸已然青紫斑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