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清倌送有情《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一双清倌送有情《四》

    “我的老天,我从当姑娘到现在,长的短的,粗的细的,见过的不下几千个,还没人弄出第三种水,算你是头一位,我会爱你一辈子!”

    “好!你恢复之后,咱们就接演二段!”

    因为老鸨子第一次就让小宝弄的大泄了三次,足足休息了半个多时辰,才恢复了精力,于是用手在小宝身上摸。

    小宝她兴头又起来了,想了想,二妈教的调情,操穴出水,已经玩过了,下一场该换换花式表演啦!

    小宝道:“妈儿娘,刚才直来直往简直如同嚼咽,咱们下一局玩玩花样如何?”

    窑子里的妈儿娘,而且是姑娘出身,哪有不懂花式的?

    同时她这多年也没这么痛快过,听个一提,忙道:“好哇!咱会三十六春,七十二式,咱们一式一式来!”

    于是二人开始花式表演了!

    刚才虽说正常姿式的男上女下,可是中间也有了变化,本是轩辕九式中的‘龙翻’,可是后来老鸨子变腿一收,两脚一收,两脚放在他屁股上就成了‘猿搏’啦!

    老鸨子跪,屁股高翘,小宝则用假jī巴由后方插入,由于小宝这假jī巴八寸长,一下子就顶住了花心。

    老鸨子这时简直美上了天,屁股不住的左右摇,没多久。就唱啦!

    “唔……唷……唷……美……美死了……啊!呀呀……哥……你……真……会操穴……好……好爽……好……痛快……嗳……唷……唷……这……下……捅……到……心……上……了!嗳……呀……呀……好……舒……服……痛……痛……痛快……死……啦!”

    小宝又是一阵猛抽!老鸨子真的吃不消了,又叫道:“亲……亲……亲……哥……哥……亲……达……达……嗳……唷……唷……亲……爸……爸……我……我……我……舒……服……死……啦!”

    小宝操了一阵之后道:“换个姿势如何?”

    “好!换什么?”

    “咱们先由轩辕九式来!”

    “好!下一式怎么干?”

    “你趴下,咱们玩‘蝉附’!”

    老鸨子很配合,不但趴下,屁股还翘的高高的。

    小宝人整个趴在她背上了,这式不但叫蝉附,也叫比翼双飞,唐明后兴贵妃,最喜欢这么操了。

    干没多久,小宝又道:“换姿式!”

    “换什么?”

    “龟腾!”

    “我不懂这些名字,怎么操,你说吧!”

    “你仰面躺下,双腿后收到胸前!”

    “就这样啊?”

    “对!”

    “可是这姿式我的花心浅了,你那家伙太大,要轻点,别入进了子宫里去!”

    “好!咱们浅尝即止如何?”

    老鸨子按他说的做了,小宝的假jī巴还没有操进五寸,就听老鸨子叫了,他立即展开了点、压、拨,挑,逗。

    老鸨子也立即反应,采取了承、慈、捉、挟、挑。

    两人战了几十回合,不分胜负。

    小宝花样又来了,一式接一式。

    ‘凤翔’,只是由‘龟腾’将两腿下张开。

    ‘兔吮毫’,是男人仰躺,女人面对男人脚,坐下去。

    ‘鹤交颈’侧是两人面对面跪坐,如仙鹤打架绕脖子,这姿式还另有个名字,叫二人拉锯。

    他们两个表演完了‘轩辕九式’,老鸨子又的一塌糊涂了。

    小宝只好再搂着她休息!

    这次足足一个时辰,老鸨子才恢复精力。

    小宝问道:“妈儿娘,你还有勇气干么?”

    老鸨子难得遇上这么好的jī巴,一咬牙道:“我就是让你操死了,也陪着你干!”

    小宝看她真豁出去了,笑道:“咱们今天最后一场玩八益,剩下的留到明天跟后天再玩如何?”

    “好!我配合你玩吧!”

    接着小宝跟她玩‘八益’!按固精、安气,利藏,强骨,调脉,蓄血、盆浓、道骨,一式式的玩,直到老鸨子不但出了第三种水,简直人都痛快死了,才鸣锣休战。

    第二天,第三天,接着往下演,这下老鸨子保痛快啦!时光易逝,三天一转眼就过去了。

    余秀才带着天上掉下来的两个老婆往西安而去。

    老鸨子虽然对小宝依依不舍,可也没法子,只有含泪而送。

    小宝带着二秃子同小癞痢进京去也!三人在进京的路上,小癞痢道:“小宝,你把两个花不溜丢的青倌原封货,花两万多银子赎出来,白给了穷酸,自己反而找个老梆子破身,真他妈的冤大头!”

    “谁说我破了身子?”

    “你跟老梆子睡三晚上,还敢说是童男子?”

    “我当然是单男子,不信咱俩打赌?”

    “赌什么?”

    “随你!”

    “好!你他妈要还是童男,我当你儿子,要不是童男,你做我儿子!”

    二秃子火了,骂道:“小癞痢,你他妈的混蛋,自己哥儿们这赌注能下么?简直他妈的混蛋加三级!”

    小宝道:“二秃,你说该赌什么?”

    “我看这样吧!你要真是童男,小癞痢给你当一年小听差的,反过来,你给他当一年听着吧!”

    小宝道:“好,我同意!”

    “小癞痢,你呢?”

    “我没意见!”

    “好!就这么办罗!小宝你用什么证明,你仍是童男?”

    小宝这时不慌不忙的,取出了那支假jī巴,递给二秃子道:“我就这东西把老鸨子搞的要死要活!”

    二秃子接过一看,笑道:“小宝,你不愧是我们的大元帅,真有你的!”

    忽然用鼻子闻了闻假jī巴,笑道:“这上怎么又腥、又骚?”

    小宝道:“它在老鸨子穴里睡了三夜,还会有别的味儿么?”

    二秃子哈哈大笑!小宝道:“小癞痢……二秃子说的啊!咱从今天起,我是老爷,你是听差,他妈的,记住,住店的时候,别忘了给老爷打洗脚水!”

    小癞痢道:“真他妈的倒霉,谁知你他妈的有这么一套!”

    “小兔崽子,没他妈让你作儿子,还不便宜?”

    “算我倒霉!”

    二秃子道:“小宝,这套你全跟谁学的?”

    “我娘跟二妈,她们在我们下山前教的,可是这假jī巴,是我为了不随便破童身,自己想出来的!”

    “你把这套功夫,教教我们好不好?”

    “好哇!”

    “那咱们在进京路上,你就教吧!”

    “行!”

    保定到北京,只有三、四百里,他们三个在路上,居然走了五天,干什么呢?

    原来小宝把逛窑子与跟女人调情的那一套,全教给二秃同小癞痢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