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丹妙药救云鹏《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仙丹妙药救云鹏《二》

    火凤凰又泄特泄,阴精顺屁股沟子,把褥子流湿了一大块。

    大牛这时的大头紧顶花心,享受那花心一松一紧,吸吮的美感。

    这时二人搂着休息了足有半个钟头,火凤凰才恢复了精力。

    火凤凰道:“牛郎,你真厉害,搞得我现在混身酸软,一点力气都没啦!”

    说着用手在他背上,轻打一下。

    原来,打是亲,骂是爱,就是这样打呀?

    大牛也道:“好说我的织女,谁叫你的水出那么多!”

    火凤凰道:“不来了,哦!你臊我!”

    说着把脸埋在他的胸膛!

    他被一这刺激,在她穴内的大jī巴忽然一胀。

    只捅的火凤凰,一阵好颤颤!停了好一阵子,火凤凰才道:“搂也搂了,抱也抱了,苞也开了,穴也操啦!到现在我连你的身世还不知道呢!”

    大牛想,既然已是夫妻,二人间不该有秘密,我应该把身世告诉她,忽然又一想,不行,事关反清大业,个人事小,国家事大,还是不能全泄底,还是瞒着点好,等我把她弄清楚,争取过才再表明吧!

    于是他把假身世说了:“我,梅猛!乃师祖无名禅师朱莹与朱莺二位师母代先师梅宗淦所收养的孤儿,亦子亦徒!”

    “梅猛!梅猛,你果真猛的跟狮子一样,嘻嘻!”

    火凤凰笑完忽然问道:“你也是孤儿?”

    “难道你……”

    “咳!”火凤凰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四姐妹,全是义父在小时候收养的,不过义父终生没娶,对我们爱若己出,不然我也不会以自己的身子跟你们赌哇!”

    “得了,我的织女老婆,你就别再提这把壶啦!”

    “那你们四个不是亲兄弟了?”

    “我的织女,你看我个长的样子,像亲兄弟么?”

    “不像!可是我们四个却是亲姐妹!”

    “我没见过那三个小姨子,不知你们长的像不像?”

    “像!我们以前经常一块儿照镜子,像极啦!而且身上还有记号呢!”

    “什么记号?”

    “我们屁股上还有刺青呢!”

    “什么刺青?”

    “我的屁股上是个大字,二妹的是二大,三妹是二,么妹是三!”

    “这么说你二妹同三妹是双胞胎喽?”

    “嘻嘻,牛郎,你真聪明!”

    “好我看看你的屁股上的字,有我大?”

    他说着,就拔出jī巴,把她翻了个身,露出屁股一看,可不是有制钱大的一个‘大’字刺青。

    大牛道:“织女妹妹,我们几个要为你查明身世!”

    “那我就真多谢我的牛郎哥啦!”

    说着爬起上半身来,跟他亲了个嘴。

    这一来,又逗上来了大牛的欲火!二人开始玩开了花式表演!头一式——隔山讨火!接着,观音坐连!第三式——二人拉锯!再来,枯树盘根!一式,一式,又一式!

    直到利用床沿折甘蔗,二人同时泄了,才结束了这新婚之夜,已经鼓打四更了。

    二人搂着睡到天亮!

    当然,得起床拜见高堂,又去给老要饭的——沈奎叩头。

    二人见了这假高堂之后,火凤凰又回到新房。

    大牛却跟另三宝集会!小癞痢首先开口道:“冰美人变成熟包子了!”

    二秃子道:“什么包子,成了腊肉啦!”

    小宝道:“老大,昨夜怎么样,摆平了么?”

    大牛把亲婚之夜,原原本本说了个透透澈澈。

    三人听了,笑得打跌!小宝忽然正重道:“大哥,咱们得赶快把嫂子身世弄清楚,你们想,霍云鹏咱们全知道是胤祯密线营的领班,他这种人会善心的收养普通人家的孤儿么?”

    大家一想:“对呀!”

    小宝又道:“何况她们是一奶同胞?”

    大牛道:“小宝你认为?”

    “有问题八成是前朝官员后人,霍云鹏一时不忍,收了养女!”

    大家想了想有可能!大牛道:“小宝,那怎么办?”

    “回门那天,我找霍云鹏摊牌,他要不说实话!我就不惜毁了他!”

    大朝回门!小宝三人陪大牛俩口子到了鸿发赌场。

    大小姐回门,今天‘鸿发’歇业一天。

    可是贺客倒比往常赌客多。

    天没晌午,客人全到了。

    亲人回门,四小陪着火凤凰来了。

    当然,新嫁女儿回门,头一件就是小夫妻拜泰山,然后闺房会姐妹淘。

    中午,当然是大摆筵席。

    在酒筵中,今天有位很特别的客人,陕甘总督少爷。

    大清朝大典,礼服是长袍、马褂。

    可是这位贵宝却一身功装,让人看来,有点不伦不类。

    借着三分酒意,他发话了:“霍老!”

    “少爷有什么事么?”

    “霍老,我这艳芳妹子,可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这话谁都懂,他是有意找碴。

    大牛首先答话了:“牛粪不好,总比你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强的多喽!”

    接着又是一声哄堂大笑!这位陕甘总督的宝贝儿子,哪受过这个,历喝道:“大胆!”

    “旗杆上绑鸡毛,胆(箪)子是不小!”

    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总督少爷,见对方不吃这套,有点色历内荏的道:“你知道少爷我是谁么?”

    “当然知道!”

    “那你说说我是谁?”

    “你不就是王七旦的弟弟,王九旦的哥哥王八旦么!”

    他真损,可又把大家逗乐了。

    这时督府同来赴宴的教师爷看不下去了,就要出头。

    督府文幕师爷,却嗯、哼!咳嗽了一声,这是暗示,叫他们别管。

    当然,这群教师爷平时就知道督帅大人,对这位文幕敬礼有加,他既有暗示,谁还敢多管闲事。

    这位总督大少,见同来诸人,没有人出来帮他,在羞刀难入鞘的情况下,挥手就是一个耳光。

    哈哈!他算找到了好对象,眼一花,人影已遥,可是却留下了‘拍!拍!’两声脆响,自己脸上左右开弓,挨了两下。

    好!这还得了,他居然敢打了总督大人的公子。

    可是人家说,豁出一身胆,敢把皇上打,他打了,你如何办那是你的事,反正先揍了再说。

    这位总督大少爷见同来之人,没人出手帮他,扭头走了。

    那去啦?回衙找他爹吠诉去了。

    主人霍云鹏,见事闹大了,过来刚要说话。

    小宝拦住了道:“老伯,您放心,天掉下来了有我呢!”

    这时总督府来的文暮师爷与军中教师爷,也拿向主人辞回客啦!

    陕、甘总督府!儿子正在向老子告状,文幕师爷回来了。

    总督大人一见,他很不高兴道:“本人待夫子,一向礼敬有加,怎么今天有人打小犬,军中教习要出手,反而被夫子同声制止了?”

    嘿嘿嘿嘿一阵冷笑!这那儿像文幕对东翁啊!简直是上司对下属嘛!你听他说的:“大人,你还记得么?打从先皇帝在世的时候,国舅隆重科多隆大人,把属下托给大人,那时大人不过是位提督!”

    说着往空一抱拳道:“当今皇上登基,大人又受皇上连之知,以不在籍(八旗)之人一路赏而任缰寄,大人知道为什么?是大人能征贯战,军纪森严么?”

    这位总督大人被他说的直冒汗。

    他接着又道:“那是因为大人是福将,走到那里那里就是一片祥和与繁荣,所以皇上对大人很入心!”

    这一来,总督大人明白了,人家点明了。

    当然他老早就怀疑他是皇上的人,一直礼敬有加,可是今天人家挑明了,不得不下位重见一礼道:“这些年多蒙先生关照,下官这里致谢了!”

    “大人不必如此,这些年应该说的,咱们彼此合作无间,大人快请坐,听我为你分析一番!”

    总督坐下了,一抱拳道:“请夫子教我!”

    “大人!你可知道这霍云鹏是谁么?”

    “下官不知!”

    “他出身保定‘大鸿连赌场’!”

    “这么说他是个老赌棍子了!”

    “大人,你错了,保定‘大鸿连’当年是弄幕师爷刘四的幕后事业,刘四死后,公开了他的身份,不但在籍,而且先皇恩赏三品巴圆,领全国‘密线营’的总领班,这霍云鹏那时就是他属下,如今保定的密线营早移到了西安,他现在主持‘鸿发赌场’,大人自个儿想去吧!”

    “啊!”

    “大人,要是让少爷率领营中教习把霍云鹏的女婿给打了,那后果……”

    他!这下子总督大人,连衣服全湿了,忙对那宝贝儿子道:“混小子,还不快过去啊谢先生”

    这下子没辙了,忙给文幕磕下头去,并道:“夫子恕罪!”

    “嗯!不是我说你,少年人血气方刚,戒之在斗!”

    好一派教训口吻,接着又道:“起来吧!”

    少爷才磕了个头,规规矩矩侍立一边。

    再说‘鸿发赌场’,自从总督少爷、文幕等人走了之后,霍云鹏瞒怨道:“我的小亲家呀!你这下子可给我惹了大祸啦!”

    小宝对他有意的眨眨眼道:“难道姻伯怕他不成?”

    “当然了,在西安府,谁又惹得起陕甘总督!”

    “别说你不会怕他,就连我这平民百性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所有客人听了,全一楞,其中就有人问道:“为个么?”

    小宝道:“一个字‘理’!”

    这时客人中,纷纷议讼,跟官府讲‘理’?

    这事只有霍云鹏跟小宝心里明白!

    小宝道:“姻伯,继续开席吧!不然没等客人吃完,旗营里来了人,一打起来,酒席就甭吃啦!”

    好!酒菜接着上,大家又猜拳行令,接着大吃大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