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丹妙药救云鹏《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仙丹妙药救云鹏《一》

    西安,兴德钱庄分号,这下子可忙了,为了大少东的婚事,特别把跨院加以整修,做为新房。

    院子里高搭席棚,请来西安各大酒楼的名厨办酒席。

    礼堂设在大厅,因为兴德掌柜万伯约,手眼高明,平时不但结交官府,而且广交三教九流。

    这次大少东成婚,他成了总管,喜帖发了足有千张,上自地方官长,下至没街气计的要饭的,全请了。

    吉日良辰,请了几班吹鼓手,跟着大花娇到鸿发赌场去迎娶新娘——火凤凰。

    绿野山庄庄主——沈奎,以世伯身份成了高堂。

    三弟——小癞痢高声赞礼!

    奏乐——新人吉时下轿——过火——这时轿前放了个火盆,新娘子由上面跨过。

    过桥——这时店里伙计放了个马鞍子。

    赞礼又唱道:“新人往上跨,步步保平安!”

    行周公之礼——大牛出门拿把红色之弓,拉了三次。

    然后由送亲太太、迎亲太太分别拉着一条红布,中央还系个大彩球,分别交给新郎新娘。

    二人索着彩球,进入了大厅。

    赞礼又唱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人洞房!”

    礼成!好!到现在大牛完成了终身大事!接着,筵开流水,新郎出来谢席。

    四块宝现在又聚在一起了!二秃子道:“大牛,我看新嫂子个腊美人!”

    “二弟!怎么说?”

    “我看她跟腊塑的一样,一点表情也没有!”

    小癞痢也道:“我看她岂止是腊塑的,简单直是冰雕的,冷冰冰的!”

    小宝骂道:“你他妈的真是头大笨牛,老婆上的床,还不能把她弄的乘乘的,干脆等新婚之夜过后送人算了!”

    大牛听了,牛眼一瞪道:“你敢!”

    三宝全笑了!小癞痢道:“你要怕她飞了,今晚就得要把她摆平啊!”

    小牛问道:“怎么摆平法?”

    小宝又骂道:“你他妈二十啷当个大人了,怎么摆平自己新婚媳妇都不知道,笨蛋!”

    “得啦!小宝兄弟!我的亲哥哥呀!你教教我吧!”

    “好!我告诉你十二字真言!”

    “哪十二字真言?”

    “温柔体贴,金枪不倒,整夜猛插!”

    洞房花烛夜,人间不登科。

    大牛晚上人了洞房,揭了火凤凰的盖道:“艳芳妹呀!你饿了一天了,咱们快吃酒吧!”

    火凤凰下床,到桌子前坐下!大牛首先倒了两盅酒,这是新婚夫妻的合杯酒。

    他举起酒杯道:“芳妹请!”

    火凤凰毫无表情,拿起酒杯一口就干了。

    大牛很不是味道,但也把酒干了。

    他又倒了两杯,火凤凰又举起干了,他又只好陪着喝了。

    第三杯一倒上,火凤凰又干了!他也只好息已吃了,他请火凤凰吃菜。

    “我吃不下,你自己吃吧!”

    她饿了一天,居然不想吃,而大牛在外面敬酒,早饱了,也就没再吃。

    火凤凰见他也不吃了,就自动上床把衣服脱了个精光,两脚、两手大张,把yīn户张的大大的,口中道:“我是输给你们的,上来插吧!”

    话声之冷,能把人冻成棒。

    大牛想起了小宝的十二字真言的头四字——温柔体贴,对!咱要用如火的热情,融化这座冰山。

    大牛也脱了个精光!

    豁!这块宝的天赋本钱还真不错,软绵绵的就有六寸。

    上了床,并没照火凤凰的说的,上来就插。

    他轻抚着火凤凰的秀发,轻轻的叫了声:“芳妹!”

    火凤凰白了他一眼,没吭声。

    大牛心想,你只要有反应,我就能把你这冰山化了,他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

    火凤凰把眼一闭,意思是随你干什么吧!可是当两人嘴唇碰到一起时,她却不由自主的机令令一颤。

    嗯!有反应,大牛心里直乐。

    大牛用手支起上半身,仔细欣赏这位天仙化人的美女。

    但见她肌肤如指,光敕如缎,柔、滑、酥、腻,在灯下闪闪生彩,凹凸玲珑,简直是象牙雕琢的女神像。

    再看!瓜子脸,春山眉,鼻如雕,樱唇似火,一双凤目细而长,长睫毛变而翘,一双圆而尖的大乳房,乳沟深如幽谷,玉腿修长圆润,粗细均匀,柳腰织细,更愿得娇慵婀娜多姿。

    大牛看到这儿,软绵绵的jī巴,唰的一下子就来个举枪礼,他这一举,足足有八寸长,圆而直。

    大牛jī巴硬归硬,他倒蛮沉得住气!舌头由她的耳垂舔起,右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放肆。

    他用的是触觉刺激法,用右手五指指尖,极轻微的,如羽毛在她的下面轻划。

    她又机令令打了个冷战。

    大牛心中暗喜,有意思,冰山快化了。

    大牛的右手由臀下到乳根,就这么不停的打着圆圈。

    火凤凰的肌肉,那里遇上他的手指尖,那里就会颤抖。

    大牛的手,沿池根一直爬上峰顶,对高耸的玉乳,轻揉慢搓,左边弄完了就弄右边,右手不停的在双乳山上游走,这时火凤凰的rǔ头,忽然崩的下子硬了,整个身子,不停的扭曲。

    大牛有感觉,这座冰山化的很快。

    起初火凤凰还咬牙在忍,不肯出声。

    大牛的手指,先是轻轻的拔弄rǔ头。

    火凤凰的rǔ头,崩崩的,硬的历害,身子扭动的更快,两只大腿,现在夹紧了,还住的磨蹭。

    大牛的嘴,挪到rǔ头上,舌头开始舔rǔ头了,同时右手下移了,接着手掌抚摸中央平原了。

    由上而下,从肚脐谷至小腹丹田,轻轻划过。

    火凤凰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哼出声来了。

    “依……依……唔……唔……嗯……嗯……啊……啊……噢……噢……虚……”

    大牛根本不理她的声音,舌头将军跟在五指大军后方,胸腹之间舔开了。

    火凤凰这时更扭动的利害,嘴里虽然“唔……唔……哦……哦……”的哼出声来,可是她还尽量在忍着。

    大牛现在的五指大军,改变了策略由下而上了。

    他从小腿起,往上轻抚,尤其抚到两腿内侧的时候,她把腿夹的更紧,人也扭动的更利害,嘴里更是“依……依……唔……唔”不停的哼。

    大牛仍然沉住气,五指军搜到最顶端了,在细细的羽毛中,发现了yīn蒂,他这时用口水把右手中指舔湿,不停的在yīn蒂上磨,天,火凤凰再也忍不住了,叫出声来了。

    “噢……噢……啊……啊……大……大……牛……哥……我……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别……再……折……磨……我……啦……噢……”

    大牛听她叫出声来,知道这座冰山,彻底融化了,可是他并不急着提枪上马,到是用舌头把她的嘴堵住了。

    一回是火凤凰的舌头攻入大牛口中。

    一回又是大牛的舌头反攻回去。

    他们的舌头战,不但互攻,而且小嘴还在互吸,舌头彼此还在互舔。

    大牛的右手中指,现在进入了胡康河谷啦!哇!湿湿的,滑腻腻的,火凤凰早已洪河泛滥啦!

    “嗯……嗯……哥……受……不了……啦……里……头……痒……死……啦……哥……快……拿……大……鸡……巴……插吧……”

    大牛知道是时候了,翻身而上,八寸长的大jī巴顶住了yīn蒂不住的磨,就是不入港。

    火凤凰真急啦!双手抓住他的大yáng具,就要往穴里塞。

    大牛屁股往后一缩,就是不进洞。

    火凤凰没辙,求饶了,道:“亲哥,求你快给我插上吧!今后我再也不敢对你冷淡了,亲哥……我一个人的亲哥……!”

    好!大牛屁股一沉,‘滋’的声,弄到底啦!

    “嗳唷唷,我的妈呀!痛!”

    原来处女膜破了,痛得火凤凰大声呼叫,混身颤抖。

    大牛知她这是破瓜之痛,大jī巴紧顶花心,暂停动作。

    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火凤凰的划痛过去了,穴里塞个大jī巴,这时涨得有点发痒了,又道:“大jī巴哥哥,现在里面痛好点了,有些痒了!”

    说完就象大章鱼一样,手脚环绕在大牛背后。

    大牛知她穴里痒了,就开始轻轻的抽提了,操送了。

    没几下子,火凤凰就开始唱淫歌了。

    大如娘头一夜开苞真是——头一下儿痛,二一下儿麻,三一下儿好像蚂蚁爬。

    听!“嗯……嗯……大牛哥……你真好……哎啊……这下肏到心……心……上……心上了……噢……力……快……哎……唷……好……好……美……美……上……美……上……天……了……啊……噢……亲……亲……亲哥哥……噢……哎……亲……亲……连……连……依……唔……好……好……丈……夫……你……真行……老……公……爽……爽……舒……舒服……啊……哎……哎……噢……我……我……要……要……要……丢……丢……丢……了……”

    行!火凤凰泄了身子,双手仍然紧抱着大牛。

    大牛见她泄了身子,把大jī巴紧顶花心,承受阴精冲激大头的美感,同时享受着她那花心一紧一松吸吮大头的乐趣。

    足足有十分钟,火凤凰又恢复了精力。

    二人接演二段的盘肠大战!

    有了人生第一次的经验,两个都是聪明人,当然,聪明人不作傻事,第二次么,就花样百出,极尽享乐啦!

    大牛一感觉火凤凰身子不停扭动,就知,她想要啦!马上亲了个嘴。

    火凤凰张口一吸,两张嘴就分不开啦!大牛的jī巴本来就硬挺挺的在穴里插着,这一来就更轻磨慢转,大头不住的磨那小花心。

    原来女人花心,有个跟头一样的小肉瘤,男人的阳物要不够尽寸哪!女人一辈子也休想得到高度快感。

    大牛就有这本钱,可是他那大头每磨蹭小肉瘤一次,火凤凰就是一个冷颤,舒服透了,美极啦!要是官府衙役问案时,有这么套功夫,不必用大弄,叫她说什么,包险一个字不错的会全招了。

    火凤凰实在忍不住了,叫道:“牛郎!”

    大牛笑道:“嗳唷唷,我成‘牛郎’啦!好说您哪,我的‘织女’!”

    火凤凰被他操的,双手紧抱着他的后背,双脚盘在他屁股上,而屁股则不停的摇晃‘筛糠’。

    大牛这时这个美呀!简直三万六千个毛孔全张开了。

    火凤凰筛了一阵,实在忍不住了,唱了:“嗳呀……亲……哥……啊……情……人……我……那……大……鸡……巴……哥呀……好……好……好爽……嗯……痛……痛……快……好……好痛……快……嗳……嗳唷我的郎……啊……啊……”

    大牛一听她唱的好,忙改变战略,九浅一深。

    在穴内一寸处拉九次琴弦(一寸处古中医家称琴弦),然后猛入到底,直抵宝(古中医认女阴五寸为宝),如今言即宝抵花心,顶住小肉瘤。

    美……美……美!火凤凰简直美她发的美,美……花……啦!

    火凤凰大在大牛一路猛攻之下,实在忍不住了,唱吧!

    “噢……郎啊……你真历害……雪……雪……雪……哦……哦……哦……唔……噢……哥……大……鸡……巴……哥呀……啊……啊……快……快……大力……对……再……用大力……噢……我……我……我又要……要……要丢……丢……丢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