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发赌场赢大风《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鸿发赌场赢大风《四》

    本来赌徒的心情都很紧张,他们这一逗口,轻松多啦!小宝他们又到另外一间。

    这间简单,只有三个赌客,庄家是位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长袍大袖,双手捧着一只海碗在摇,桌子上台布,只中央划了条线,一连写个‘单’字,一边写个‘双’字,原来这儿是押单双的。

    等赌客下好了赌注,庄家一揭盖,原来是个青铜钱。

    小宝他对这没意思,就去了最后一间。

    这间庄家也是个中年人,短衣小褂,袖子腕的高高的,露出小臂和手,桌子上一个大海碗,碗中四颗骰子,原来比点一一赶老羊。

    这间赌客也不少,有七、八位。

    他们全看完了!

    小宝道:“由我们大哥来,咱们看眼!”

    “下那门?”

    大牛道:“天门吧!”

    原来天门这位赌客,一见他们手中捧的筹码,识趣的自动让了位子出来。

    大牛坐了下去,小丫环因为刚才人家赏了二百两白花花,忙搬来三张凳子,放在大牛身边,并送上香敬,小宝他们三个,坐在大牛身边保驾。

    头一把,大牛就入了两个红码。

    乖乖,一上来就是一千两。

    庄家请他倒牌,大牛只是摇头笑笑,庄家又请他掷骰子。

    大牛笑道:“倒牌,打骰子,辊减点,我没那么罗嗦!”

    好!是赌徒,够干脆!庄家开门,掷骰子、分眚。

    各空配好之后,揭开一看,天门前面是两点,后面是天横。

    而庄家则是九九贯,双方平手,有赌,没输赢,可是庄家吃了初门问末门。

    庄家是高手,头一把礼让三分。

    第二把码好了方,庄家请赌客下注。

    大牛头一把一千两没输赢,第二把又加了两个红码。

    庄家这次,放给他点甜头,吃初门末门,赔天门。

    第三把又好了,大牛连赢的一起上,四千两。

    乖乖,别的赌客,眼睁的鸡蛋大,全望着他。

    庄家倒蛮不在乎,结果亮牌之后,庄家是地横,天九王,通杀。

    就这样,大牛跟庄家斗赌技。

    结果,势均力敌,平分秋色。

    半个时辰之后没分出高下来。

    小宝道:“大牌九太慢,咱们换一翻两瞪眼去吧!”

    四人到了小牌九这间!庄家这位紫衣艳妇冲他们笑道:“小兄弟们玩大牌九嫌输的慢哪,我这儿快!”接着嘻嘻媚笑。

    小宝吃豆腐笑道:“老东西尖嘴猴肋,那有大姐你养眼,一月饱看三十日,花应笑我太轻狂,看着你,别说赢钱,输了也痛快!”

    “好!小弟弟居然吃起老姐姐的豆腐来啦!等下你们输光了,我非扒你的裤子不可!”

    “行!只要你有本事,我就脱裤!”

    好!他们又语带双关斗了一阵。

    庄家问道:“下哪门?”

    “仍是天门!”

    原来天门这位赌客,在财势不如人的情势下,让位。

    他们四个,仍是大牛操刀上阵,其他坐在旁边看歪脖。

    这位女庄家,比刚才大牌九那位庄家高明多了,不到一刻,大牛这二万两筹码,就全到了庄家面前了。

    这位艳庄家,一面推,还一面同他们四块宝逗。

    小宝忽然道:“你这庄家,阴气大盛,咱们顶不住啦!快点走,不然真要被她脱裤子啦!”

    艳庄家娇笑道:“算你这小兔崽子们知机,这是吃老娘豆腐的下场!”

    小宝也以牙还牙道:“小妞啊!你先别美,老鼠不拉不锨,大头在后头呢,等下包你舒服!”

    他一边说,一边带着其他三人跑了。

    这举动,惹来一场哄堂大笑。

    第四间黑红宝的女庄家,一见大牛,心里就一哆嗦,她已接到账房暗示,知道这大个对黑红宝相当精。

    所幸刚才隔间传来消息,他在紫风那儿输了两万筹码,这她才算沉住了气。

    大牛由小癞痢手上接过一万筹码。

    庄家问他这把下不下?

    “下!当然下,一千两三堂、一千两大拐、五百两三孤丁,咱们仍然是闯三!哈哈哈哈!给父闯上就是三五一五加二千,一共三千五百两!”

    可是一开宝竟是‘么’。

    女庄家本以他独精押宝,谁知是蒙的,刚才被他吓了一裤裆‘尿’,真衰。

    本以为他是押宝专家,这回不灵了,一万两没下几把,一把没赢,就清洁溜溜了。

    翠妞一他们就调侃道:“唷!兄弟们,过了三关还得让姐姐给你们脱裤子啊!还剩了多少?来吧!”

    小宝道:“稍瓜打脸,去了大半,就等从你身上扒呢!”

    两人又逗上了嘴!

    这回小宝下场了!翠妞开始摇缸!小宝就抢着押:“大‘上一个红码,’单‘上一个红码。

    等注下完了,翠妞一揭盖,里面的骰子是两个‘二’,一个‘四’,加起来,八点‘小’而且是‘双’。

    头一注,小宝输了。

    接着又摇好了,小宝仍是原样不动。

    开出来,也是原样不动:二、二、四!

    小宝又输了!

    第三把又摇好了!小宝像是不会赌,押大、押单好像不会动。

    翠妞出怪,把把摇出来全是二、二、四!一连七把!小宝前四把,每把一千两,第五把二千、六把四千,第七把一下子就是八千两,可惜,全到庄家手上了。

    翠妞对他那仅剩的四个红码直招手,并娇笑道:“小兄弟,大姐姐要为你脱裤子啦!”

    小宝道:“反正是输了,这把我押的独点,请教下独点赔几倍?”

    “十八啦押独点赔六倍!”

    “好!这把我押你一、二、三小鞭子的‘六’!”

    翠妞听了一楞,接着又问了问:“真的么?”

    “当然!”

    翠妞一揭盖,可不正是一二三小鞭子六。

    她!二六一万二,这下子差不多又回来了。

    这把翠妞不以为他是碰上的呢!又摇好了!

    小宝冲她淫邪的笑。

    翠妞到蛮大方的,并向他媚笑问道:“还敢押独点么?”

    “我押你十八啦!三个六独点天豹子!”

    说着就把这二十八个红码往独点十八上一推。

    翠妞这下子傻眼了,算算看,一比六,一万四千两,一六六,四六二十四,合计八万四千两。

    翠妞的脸,马上唰白,像害了场大病,汗如雨下。

    立即向各位赌客一抱拳道:“我有点内急,告个便,这盖回头再揭!”

    老赌徒全明白,这把被人押中了,她得向老板去请示。

    可是小宝却装傻充愣,口叫道:“先揭盖也不影响你尿尿呀!”

    他这是捣蛋,惹得哄堂大笑。

    翠妞没里他,径自走了!

    没多久,慎重位推小牌九的计家,紫衣少妇来啦!

    到了就揭盖,照吃,不够赔呀!

    马上叫小丫环到几房取十万筹码来,现赔清爽,接着就摇缸。

    摇好之后,往中央一放,就叫下注!

    等大家全下好之后,小宝慢吞吞的,把九万八千两的筹码,全推在独点八上了。

    这位大姐也受了传染——尿急,走啦!

    过了没多久,难得一见的赌场主人来了。

    别看他青衣小帽,可是却满面红光,双目中还神芒内蕴,该是个武功高手。

    这位赌场主人,向大家一抱拳,正要发话,忽然后面追来一位混身火红的美如娘。

    赌客中就有人惊呼火凤凰。

    这姑娘一出现,害得大牛双目发呆,口水都流到了前襟。

    小宝拍了他一巴掌问道:“老大!这妞怎么样?”

    “嘿嘿嘿嘿,要能讨她做老婆,嘿嘿,这辈子没白活!”

    “好!老大,我把她赢过来给你!”

    好像他已赢定了,这妞归他所有似的。

    赌场主人霍云鹏道:“艳芳,你来做什么?”

    “爹!赌场出了这么大乱子,我能不来么?”

    “你来有什么办法?”

    “爹!您没听他们说想要我么!女儿想跟他们过两手!”

    老场主沉思了半天,也只有含泪点头了。

    这位火凤凰,上来就把摇缸的盖子揭了。

    换把小注的吃赔完了之后,对一般赌客道:“现在场子对开,各位有兴,明天请早!”

    赌客全知道将有一场热闹,不论输赢,谁也没胆子看下去,纷纷拿着筹码,到账房兑现走路!

    火凤凰转对小宝道:“鸿发没钱赔了,刚才听说你们想要我,开出价码谈吧!”

    别看大牛刚才流口水,现在硬没敢吭声。

    小宝却大大方言的道:“报个价吧!”

    “小溜理球,你看值多少?”

    小宝捉狭,由脚下慢条丝理的,看到头上,笑道:“天上少有,地下无双,不敢以阿堵物亵渎!”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鸿发没钱啦!”

    “依姑娘之见呢?”

    “鸿发还有我!”

    “你?”

    “对!赌我!”

    “这……”

    “小溜理球,你以赌胜,咱们较赌技!你赢,我跟你走,随你处置,为妾也好,为婢也好、为奴也好……”

    老场主忙道:“艳芳你……”

    “爹!我们姐妹四人,打从一小,被您收养,如今你有难,女儿挺身,不该么?”

    老场主被她说的无言垂泪!

    “爹!您该相信女儿的赌技,咱不一定输啊!”

    老场主一跺脚,含泪道了声:“好!”

    火凤凰接着道:“小溜理球,你输呢?”

    小宝道:“姑娘身价不凡,而且孝感动天,来吧!全部赌注,我另加十万两!”

    说着,由怀中取出一颗夜明珠,猫儿眼的蓝晶赞与大珍珠,足值二十万两。

    “这够么?”

    “足够十万,而且多多有余!”

    “那好!咱们当十万,我输了,这全部归你,我赢了,姑娘做我大嫂,这些东西算作聘礼!”

    大牛在一边咧着大嘴这个乐呀!

    要没耳挡着准到脖子后头去,他准知,已是美人在抱啦!

    火凤凰道:“你不太吃亏了么?”

    “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更何况将来成了一家人,还分彼此么?”

    “看样子,你好像赢定了似的!”

    “哈哈哈哈!你只敢赌,那就差不多!”

    “怎么赌法?”

    “客随主便!”

    “好!我贪多,咱们五场见胜负!”

    “好!划下道来吧!”

    “咱们头一场比麻将!”

    “嗯!”

    “二场比牌九!”

    “行!”

    “三场单双!”

    “好!”

    “四场比摇缸!”

    “可以!”

    “五场真刀真枪,四颗骰子赶老羊!”

    “一切由你,咱们现在就开始!”

    “好!第一场麻将,咱们比技艺,与一般人打法不同,把一付牌全翻过去,叫别人洗着,洗好之后,全部放在海里,你我由牌海中挑十四张,比牌大小,牌大者胜!”

    “那要一样呢?”

    “算和!”

    “好!你叫人洗牌吧!”

    这时紫凤又上来了,拿来一付麻将牌,倒在桌子上,然后翻成背面向上,然后洗牌,洗完之后,退在一边。

    火凤凰道:“我们在海中,各挑一付牌,比大小!”

    “好!”

    二人每人挑了十四张,倒下一看哪!火凤凰是清色的条子,而且是一条龙!小宝呢?全是乱七八糟的十三大么!

    结果,不用说,全是大满贯——平手!接着第二把,再洗牌!二人挑牌后,比较结果!火凤凰仍是原样,清一色条子一条龙大满贯。

    而小宝呢?却是红、白、发大三元,也是大满贯。

    二人仍不分胜负!第三把,火凤凰仍是外甥打灯龙,照旧。

    小宝则是清一色双龙抱珠,也是大满贯。

    比赛结果,仍是平手,这局算和。

    其实这局火凤凰是输了,你想,她三把全一亲,只要记住十四张牌就行,而小宝虽然同样三把大满贯可得要记住四十二张牌才能办到。

    既是当事人愿意和,咱们何必狗拿耗子?

    第二场是小牌九!这赌也兴普通赌法不同,是先用一块布,把所有天九眚盖上,然后叫人在布下洗牌、砌牌,双方准许侄牌与打骰子,二人分个初门、末门,没庄家,比硬点,相同为和。

    仍是紫风捉刀!

    结果,三把对分,又是‘和’。

    第三场赌单双,也是紫凤摇缸。

    两把结果写出交给公证人,这公证人是二秃子同那位翠妞,打开一看,结果完全一样,还是平手。

    第四场比摇缸,十八啦!仍是紫风摇缸!

    二人写出结果,又是一样。

    比五场,结果四场平手,就剩最后一局了。

    这场是颗骰子赶老羊!四颗骰子,一个大海碗!

    火凤凰先掷,这一并乃是她的拿手戏。

    四颗骰子一丢四个六——天豹子!小宝也毫不经意的甩——也是四个九仍是平手!

    第二把,又是一样——全是豹子。直到现在全是平手,就剩了最后这一掷定乾坤了。

    谁知,火凤凰在要命的时候,马失前蹄,居然掷出了个三六一个‘五’,当时粉面唰的变了颜色。

    小宝仍毫不在意的一甩!

    哇塞!下掷定乾坤——仍是四个六天豹子。

    火凤凰傻了,一切完蛋了,输啦!赌场有的人就要动粗被火凤凰拦了,道:“天意!”然后面对小宝道:“你赢了,打算怎么办吧!”

    小宝笑道:“你既认输,那就照约定办吧!”

    说话时,人冷的跟冰美人一样。

    小宝毫不在意,笑道:“所有我的赌注,改做花红彩礼,三天后,恭迎大嫂过门!”

    “行!但我也该知道知道你们的出身历吧!”

    “哈哈哈哈!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你打听清楚是对的!好,告诉你——我们四兄弟是‘兴德钱庄’的少主人,配得上大小姐你么?”

    火凤凰没说话,却低下了头。

    紫凤说话了:“唷!小兔崽子们来头还不小哪!”

    二秃子刚才当公证人,就站在她身边,接着道:“骚娘们你才知道哇!”乘机摸了摸她那诱人的双乳。

    “好小子,居然敢吃老娘的豆腐,老娘养你也养得出来了,我的儿子!”

    二秃子更绝,回口道:“大家全听见了,他能养我,叫我儿子,那好,我这儿子就替俺爹收个小,你就算俺小娘吧!”

    说着,他还真给紫风磕了个头。

    虽然双方还在敌对状况下,仍然弄得满堂大笑。

    谁知,后来紫凤还真成了马氏双的偏房,并对反清复汉的工作,尽了大力,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再说,一切尘埃落定,就等结婚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