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发赌场赢大风《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鸿发赌场赢大风《三》

    开宝,果然又是三!

    很多人气一跺脚,本来想押三,被这东西一说,意志动摇了,结果庄家通吃。

    第三宝,很久才做好,保官送上来了。

    赌客全望着大牛!

    大牛只是望着庄家笑,不但笑,而且笑的邪,庄家已老大不小了,还真被他笑的脸一红。

    庄家赶紧催大家下注,道:“快!快!,船开不等客!”

    大家没听大牛说话,也只好纷纷下注。

    等大家注下好了,三秃子问道:“大牛哥,你猜了两把红,这把还敢猜么?”

    “二秃子!这把是‘二’!”

    “为什么是二?”

    “这做宝的是高人,这叫黑虎下山!”

    这时赌客们就在嘀咕:“他猜了两把红,这把也许没准,既押了,就不动了!”

    有押黑拐(二或三之间)心说,三也赢,二也赢,当然也不动了。

    也有些人,抱着试试的心态,把押在别门的,挪到二上。

    庄家看看,输赢不大,也就开了。

    果然是‘二’,大伙这才知道,大牛果是高眼。

    第四宝上来之后,大家全不押了,望着大牛,等他开口!

    大牛捉狭,冲庄家作了个飞吻,扭头走啦!

    庄家这颗心,噗通,噗通直咣,你钻桌子底下看看,这位漂亮的女庄家,裤子不但湿了,闻了,准有骚味儿。

    他闪到了下一桌,原来是骰子,十八啦!一个大海碗,三颗猴骨头!

    当庄的是个起眼的男人!四小宝看了几把当庄的虽是个郎中,但技艺平平,没什么好看的,他们只转到下一桌。

    这桌也是骰子,是用缸摇的,原来只是两颗骰子。

    摇红的是位如娘——这如娘,美——简直美极啦!

    年约十七、八岁,一身绿,紧身上袄,身材一级棒,该高的高,该细的细,下面绿色裙子,还绣着牡丹花,要多艳,有多艳,在她这桌,别说赢了,输了都甘心。

    可是人,却很正派,目不邪视。

    小宝四个,逗了半天,少女硬是沉着,只望着他们,脸带微笑,请他们下注,再没别的表示。

    四人落了无趣,只好到最后一桌。

    这桌也是骰子,不过是四颗也是在大海碗里掷。

    四人看遍了全场,认为不值得瞧,又回到小牌九那桌的三位哨官身边。

    也许女庄家头天见到旗营里的官爷来赌,让他们保了个不输不赢。

    小宝看了一会儿笑道:“大哥,你们这不是赌哇!”

    其中一个问道:“不赌这叫干什么?”

    “简直是在磨手指头,大哥大干几把,营里快晚点名啦!”

    其中一位哨官道:“是快晚点了,咱们再玩几把回营吧!不然不假外出再加上夜不归营,非挨管带(营长)一顿生活不可(打屁股军棍)!”

    另外两个哨官也忙道:“多下点再玩几把赶紧走!”

    好!这下子他们狠了,可是每注最多也不过百两。

    女庄家识趣,营旗官爷很少来,虽然她们这家赌场,连陕甘总督也不放在眼里,但对这些旗子弟,却另眼相看,没几把,让他们三个哨官,每人赢了几百两银子。

    这三位哨官也见好就收,每人带着赢来的跟小宝送的,约一万多两,回去点名了。

    他们一走,女庄家挤着媚眼笑道:“小兄弟们是不是要接手!”

    小宝也跟她挤眉弄眼!

    他长得,乍看之下,真有点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这一挤眉弄眼,更令人感到滑稽可笑,于是大伙哄然大笑。

    女庄家忍俊道:“下不下,快点!”

    她这一忍俊,更使人捧腹,有的还顺便吃她豆腐。

    小宝两眼捏连连的道:“太小了!”

    啊!每注十两下限,百两上限还嫌小?女庄家冲他点点头,笑道:“兄弟嫌小哇?三进大,下限五十两,上限五百两,手气背起来可得上万银子啊!”

    “啊哈哈哈哈!看看吧!”

    他说着,带同其他三宝,到了三进!好!这三进比二进可好多了。

    二进足有赌客七、八十位,这三进,不到五十位,各个衣冠楚楚,看样子,各个都有点身家。

    仍然是六个台子赌客每桌不过七、八位,斯文多啦!小宝仔细看看,庄家男女各半!他一桌桌的往下看!

    赌场丫环,跟尾巴一样,紧盯不舍。

    小宝诙谐笑道:“就这么大么?”

    丫环诌笑道:“公子爷,这儿不小啦!五十两起,五百两上限,一注下来,穷人可活一年呢!”

    小宝在她脸上摸了一把道:“好香,等我看看再说!”

    他一桌桌的看,头一桌大牌九,庄家是女的,比刚才那位生意人,强多了。

    第二桌,小牌九庄家到是个男的,约四十多岁,比二进那位女的,也高,合计三进要比二进强。

    他一桌桌看过后,心里已经有的数,转身问跟在身后的丫环道:“这也小,还有大的么?”

    小丫环恭身道:“那各位爷只有到五进贵宾厅了!”

    “那儿有多少限制?”

    小丫环道:“最少二百两,无限大!”

    “好!”带路。

    小丫环望了望他们,一低头,前面带路。

    过四进,原来四进是餐厅,席开流水,在这家赌,不论输了,赢了,全管饭,而且均是美洒佳肴。

    小宝道:“不论输赢,这顿吃喝还不错呢!”

    其他三宝笑得打跌!

    到五进,他们进去了,见厅中已隔了间,仍是六间,头一间,可不同二、三进是大牌九,而是赌场难得一见的——麻将牌。

    啊!赌场还有‘麻将’?真绝!跟在后头的小丫环忙解释道:“这麻将是打餐的,三千两的底,八圈牌,坐地抽一成的头!”

    好!八圈牌最多也不过两个时辰。

    抽头一千二百两,一尽夜可以打六交通,足足有七千多两的头钱。

    小丫环忙道:“几位少爷,刚好一桌,要不要为几位另摆一桌?”

    小宝哈哈笑道:“八圈牌抽头一千二百两,我们买栋房子,可以赌一辈子!”

    小丫环听了虽然心里十分不高兴,可是在赌场久了,脸上仍然带着笑容道:“少爷,你真会寻开心逗乐子!”

    他们一桌一桌的看完了。

    小宝道:“什么都好,就是赌注太小!”

    小丫环听了一楞道:“公子爷,赌注还小哇?二百两起,不限大,那是赌客下的少,您多下,场子上全能接!”

    “好!即是这样,你给我们去换筹码!”

    结果,大牛换两万两,其余每人一万两。

    在小丫头换筹码时,几房先生给她打了招呼,这些人中,要特别对大个子留意,筹码他换的最多,头场子上的黑红宝台子报过,这四个中间,大个子似是特别精,会连挑三宝红。

    她把筹码换回,给了他们。

    小宝顺手塞了两个黄码给她!

    乖乖,筹码这进只用红、黄两色,红的五百两,黄的一百两,两黄码就是二百两白花花,他可真够大方。

    他们可真沉得住气,手上拿着大把筹码还不肯就下注,硬是一间间的看过。

    除麻将外,还有五间。

    一间大牌九,当庄的做手,是个尖嘴猴腮的半百老者,两只袖子高挽,露出半截小臂,洗牌、砌牌、打骰子、发牌,交待的清清爽爽,可算得干净利落。

    小宝一看,这位是高手,功夫不比大牛他们三个差。

    另一间是小牌九,庄家更‘水’!是女的,全身紫,虽然三十来岁了,可是皮白肉嫩,用手指头轻轻一按,包你可以压出水来,人说女人三十一枝花,一点也不错,更是成熟风流,骚媚入骨。

    你别看这庄家,既美且媚,手底下玩牌的功夫,比刚才玩大牌九的那位更高,大牛他们三个难望项背。

    再一间是黑红宝,当然也有做宝的暗间,台子上的当庄的也是女的,她虽然年轻,但没刚才那位的风韵,这桌纯粹是押宝的与暗间做宝的斗智。

    第四间一进门,就使人眼睛一亮。

    当庄的是位二十郎当的妙龄女郎,一身翠绿,雪白的肌肤,红嘴唇,玉石牙根十指修长尖尖的指甲,涂着茔丹,面带微笑还有两个酒窝。

    只要她一眼,包你下面要竖旗杆。

    这桌也别致,台面上一张大方格子的台布,各格上面有字,分大小,单双,由三至下八的独点。

    女郎手中的是摇缸,里面是三颗骰子,哗啷哗啷正在摇。

    小宝他们一进门这女庄家一面摇,一面转头望了过去,小宝耍宝嘲她呶呶嘴,挤挤眼还来了个飞吻。

    大伙赌客,见这其貌不扬的大孩子还弄这滑稽像,莫不哄堂大笑。

    庄家摇好了,把骰缸放在中央,特别对小宝他们四人道:“我叫你们兄弟可以吗?这把下不下?”

    小宝笑问道:“你这儿什么时候打烊?”

    “只要客人在兴趣,我可以陪你赌通宵!”

    “在这一场,还是另外一场?”

    “都可以!”

    好!二人还没赌呢,先斗上的嘴皮子,又逗得赌客哈哈大笑,接着纷纷下注。

    这位姑娘又问小宝他们四个:“兄弟下不下?”

    小宝说道:“你到急,咱们一桌桌看过去,等下再来到时杀你叫苦连天,你才知道小爷的历害!”

    好!他语带双关!

    翠妞也不含乎:“等下我不赢得你们脱裤子,叫你们光屁股爬出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