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发赌场赢大风《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鸿发赌场赢大风《二》

    张建问道:“兄弟,这是什么?”

    小宝道:“大败毒!”

    “治什么?”

    “专治杨梅大疮(梅毒)!”

    “您要干什么?”

    “你把这些东西炼好,炼蜜为丸,然后分给各营号目,叫他们当秘医,给这些人治病,不过治病前唯一条件,就是要结义拜把子,传药不传方,十颗包好!”

    “兄弟,还是你这招高,不动一刀一枪,不伤一兵一卒,跟他们拜把子,不全拉过来了么?”

    “张大哥,咱们的底,可不能让他们知道,万一泄了密,不但前功尽弃,各位还有杀身之祸呢!”

    “兄弟放心,这我知道!”

    这天小宝等四人,正同三个哨官一起在第一楼叫歌妓陪着吃花酒。

    其中一个哨官道:“兄弟们,既是关德少东,家资万贯,你们好赌,何不到咱们这西安府最大的一家赌场,去谕妫俊!”

    小宝明知他指的是‘鸿发’,但他装糊涂,问道:“大哥,这西安府还有大赌场么?”

    “当然有,而且还是中原第一家呢!”

    “大哥常去么?”

    “哈哈哈哈!我们要不傍着你们几位财神爷,连门口都不敢站一站!”

    “为什么?”

    “你别看我这位哨官是六品,跟孙太爷同品级,可是月俸不到两百两,还得养活一大家子人,听说那‘鸿发’赌场,一把就是上百银子,还那儿敢傍边啊!”

    “大哥,没关系,今几个我让你们几位,过足了赌瘾!”

    说着,掏也一大把兴德的银票,数了数,整三万两。

    他送给这三人道:“咱们哥儿们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来来,这是三万两,三位大哥每人一万两!”

    其中一位哨官道:“兄弟,这怎么好意思!”

    “大哥,你这话就错了,钱财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况咱哥儿们是好朋友!”

    他们把银票接过去了,其中另一人道:“兄弟,这算暂时向你借的,赢了钱,连本带利一起还!”

    “大哥,你这像什么话,我刚才还说有福同享呢!何况先师给我们留下全国兴德钱庄,躺着花,这辈子也花不完哪!等下赌的时候,一万两不够,只管开口!”

    好!他不但大方,而且豪迈。

    一万两,足够这些哨官干五年的。

    三位哨官,当然乐得笑纳了!

    鸿发赌场,不愧为中原第一大赌场。

    这赌场原是前朝一位大官府邸,门前四棵龙扑槐。

    门旁一对石狮子,还有上马石、下马石。

    门对面是八字雪白影壁,两边全是紧马椿。

    门口高台阶就有十多级!

    朱红大门,铜铁环,光这门口气势,就足够唬人了。

    何况门口站着四个彪形大汉,手中虽然没带着兵刃,可是个个紧身短打,露胳膊,挽袖子,跟门神一样。

    再看这所宅子!

    中间是住宅,足足七间正面,但不知深几许?

    右边是同样深的花园,由墙外看,花园中还有楼。

    右边是大车门,原来是车库,马厮。

    三位哨官加四宝,来到了门前。

    别看这三位哨官,在万马营中有胆冲锋陷阵,可是到了这么个赌场,硬没敢上台阶。

    站门的一个汉子笑了,道:“唷!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旗营的哨官老爷光临了,咱们得列队迎接了!”

    他说完了,四个彪形汉子,一起哈哈大笑。

    这三位哨官被看门保镖的损了一顿,楞是没敢发脾气。

    小宝在一边看不过去了,冷哼了一声并骂道:“狗仗人事的东西!”

    这四个汉子被他一骂,就要犯粗!

    小宝又说了:“远近驰名的大赌当,难道是土匪窝,还没叫客人看看红绿点,就要打抢么?”

    这四个汉子被他说住了‘理’没敢动。

    可是其中一个道:“你们即知这儿是大赌当,那就不是三两,二两能上台子的!”

    “嘿嘿嘿嘿,狗眼看人低!”

    小宝从怀中掏出颗‘夜明珠’来,足有鸡蛋大,大白天都青光闪闪。

    保镖的虽不懂珠宝,但乍见这东西的样子,准知价值不菲。

    立时全变了态度,为首的更是鞠躬哈腰道:“小的们有眼无珠,小爷同官爷,只当我们个‘屁’放了吧!”

    说着,奴颜婢膝的往里让。

    几个人进了大门一看!哇塞!更气派!门洞两边是门房,里面还有几名大汉呢!

    再往两边看,一面是账房,一边是住处。

    二进前面还砌了道墙,开了个重门,内外遍植花草!

    原来二进大厅就是赌场!他们进入一看,还真热闹,屋子里放了六张桌子。

    每张桌子的庄家,全不一样!

    头一桌大牌九,庄家是个生意人打扮,四十来岁,白净净的,两手指还留了长长指甲,推起庄来,期期文文的。

    这一桌的输羸不大,可是赌注人每注最少限十两。

    这时赌场丫环见这几位生客注视大牌九这桌,忙过来请了个安道:“官爷同几位少爷,您几位要不要坐下来?我去给您换码?”

    噢!这儿是不用现银,还是先换码。

    这三位哨官,每人掏出五百两的银票交给了丫环。

    丫头接过一看是‘兴德’的银票,立即行礼告退。

    这三个哨官对大牌九没兴趣,转到小牌九这一桌。

    小牌九快,一翻两瞪眼。

    当庄的确是一位年轻的大姑娘,人长的不算太美,可是有股子媚劲,尤其那对水汪汪的大眼,不时的对每人面上转动,真能色魂摄魄。

    幸好她推的小牌九,要是她推大牌九的话准会主配错牌。

    这三位哨官一见,女庄家正向他们飞眼呢!

    底下的二先生,立即唰的一声,来了个举枪礼。

    他们三位心动归心动,可是这儿是赌场,也只好叫二先生在裤裆支帐蓬吧!

    就为这双竖旗杆,也不好再往别处走动了,就玩玩小牌九吧!

    同桌赌友,一见他们三位是旗营官爷,忙让了三个坐子。

    三位哨官坐下后,转头问小宝道:“你们……”

    小宝道:“各桌瞧瞧,看顺眼再来,三位大哥就玩小牌九吧!等我们看完了再来找你们!”

    这时丫环已把筹码送来了!三位哨官就在这桌赌,而小宝他们就到各桌观光。

    第三桌是黑红宝,庄家只是看堂子,另有个用布幔围的小房间,坐宝的在布幔内,不与大家见面,这里还有个幼童做宝官,负责传,可是这庄家却很着眼,跟推牌九的那位差不多,不过年龄大点。

    四人到这桌之后,大牛笑道:“小宝,押宝嘿!”

    他赌,押宝最内行,所以见了就手痒。

    小宝白了他一眼道:“押你个头!”

    大牛也不含乎,来了句:“押你个屁!”

    逗得这桌赌客,哄堂大笑。

    小癞痢这时问道:“大牛哥,这把应该押几?”

    大牛表现也押宝的特殊功力来了,郑重道:“咱们刚到,宝没开,押三,这叫闯三,押大拐,三孤丁,准赢,你要胆子小,押三堂也行!”

    他这番论调,吓得庄家差点没尿裤子。

    结果这群押宝的,谁也没听他的改注。

    庄家这才放了心!

    宝盒子揭开之后果是红的冲三。

    做宝的暗房,第二宝又上来了。

    庄家又燕语莺声的叫押了:“下下,多下多赢,少下少赢!”特别望了望他们四宝笑笑道:“不下不赢!”

    小宝冲她扭扭嘴,挤挤眼!

    逗得赌客又哈哈大笑!

    小癞痢又问道:“大牛哥,这宝押几?”

    大牛道:“仍押三,跟刚才一样!”

    这时有个老赌徒说了:“紧改,慢坐窝,宝官一进去就出来了,这宝不可能是三!”

    大牛笑笑没说话!

    押宝的赌客,见大牛猜的真准,很多人都想押三,可是这位一说,大家听着也有道理,结果没一个押三的

    庄家刚听大牛说三,心都提到嗓子眼啦!这人一打岔,心又放下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