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发赌场赢大风《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鸿发赌场赢大风《一》

    西安!

    古称长安,位于陕西关中平原中部!

    南临终南山、以华山,东接骊山、华山。

    澧水、水绕其西,镐水、谲水灌其南!东面产河、霸河,北流渭河,经河!

    依山带水,土壤肥活,地势雄伟,物产非富。

    西安!它不但为我国六大古都之一,而且是王朝建立最多之地,一般人通称九朝建都之地!仔细算来,似乎又不太对劲。

    由周文王姬昌建都起,历经西汉、新莽、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和隋、唐。

    算算看,八成是十一个朝代吧!

    西安!

    由于久为皇朝都城,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政经中心。

    在清朝雍正的皇位,来之不易,于是全国设有密线营,血滴子衙队,亲自掌握,临视着各地官员。

    平时,他这些人全由女护驾‘红燕子’连络,可是一切事务,全得由他指示办理,所以在雍正年间各地方官吏,没有一个胆敢欺上瞒下,营私舞弊的。

    在满清二百六十八年统治中,雍正该算吏治清明的一代皇帝。

    当然,这种令人人自危的作法,得力于他那些情治人员——血滴子,而这驻外的密线营的血滴子,大本营就设在西安,由密线营大领班统领之。

    天山这四块宝货,来到西安之后,首先去到绿野山庄。

    这绿野山庄的主人正是与帮以前保定分舵主——沈奎,现任丐帮中,彩衣帮主,他也就是段小宝的父亲与师父三位结义兄弟的老大,现时他还是天山西北一带的‘兴德钱庄’的总负责人。

    四个小子一下天山,山上就用玉翎雕早传信他了。

    当四小一近山庄十里左右时,庄上就已发觉了。原来这山庄早年建立时,早由‘璇玑叟’加以布置,警报临控设备齐全。

    任何人,只要一接近山庄十里,庄上就会发现。

    沈奎发现四小前来,立好派人前来迎接。

    既是自己晚辈,何须派人迎接?其实这山庄十里之内,早己布了生克阵法,如无人引导,外人休想进入,铁定陷在阵中。

    一见有人来迎,小宝上前一抱拳道:“小弟段恺悦,率同三位兄长来给大伯父请安的!”

    来人乃‘璇玑叟’的三子,大巴三义中的老三,也一抱拳道:“四位兄弟下山,山上早有通知来,现在庄主正在客厅候驾,快跟我来吧!”

    四人随他进入大厅,见了沈奎,全拜了下去。

    沈奎哈哈大笑,并受了个全礼,才带笑道:“起来吧!”然后一指空椅子道:“坐下来,咱爷们好讲话!”

    四小规规矩矩坐下。

    沈奎也是先一抱拳,问道:“神尼,师太可好?”

    小宝忙回道:“托大伯鸿福,二老安好!”

    “你师父,除你玉女师娘给他生了个梅玉莲之外,其余三位师娘到现在一点信都没有么?”

    “大伯,小师妹今年已十六了,其她师娘全说有一个就够了,都不肯生了!”

    “那你师父没儿子就不想要个么?”

    “师父说,有徒弟就行了,何必要儿子呢!”

    他说到这忽觉话中有语病,忙一伸舌头,挤挤眼,还一缩脖子。

    他这动作,逗的大家哄堂大笑!

    “嗯!你师父八成想拿徒弟当半子,哈哈哈哈!”

    小宝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师父只有我同大哥两个徒弟玉莲小师妹喜欢谁?谁知道?她要都看不上?”

    忽然双肩一耸,两手一伸,做了个无可奈何状。

    逗得大家又是哄堂大笑!

    二秃子道:“沈大伯,恺华兄弟可比小宝漂亮多啦!”

    小宝毫不在乎道:“小师妹跟老大也好,跟我也好,她要嫁到我们段家,那就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嘛!”

    沈奎笑道:“你真不害臊!”

    小宝一伸舌头,头上却被大牛打了个巴掌。

    大家逗了一阵了,沈奎叫人开饭。

    席间,众人边吃、边谈。

    小宝把他们几个进关后所做的事,向沈奎禀告了一番沈奎笑道:“你们几个果然不错,这不等于收复了‘嘉峪关’么?啊哈哈哈哈!”

    小宝问道:“大伯,您在西安多年,又兼领甘陕一带兴德钱庄,想必定对地方上的情形十分清楚,还请您给我们点指示!”

    “嗯!这甘陕一带是由我负责跟山上连络,他们这带归陕甘总督所辖:总督府设在西安!”

    “大伯,咱们人跟他们旗营有来往么?”

    “年羹尧任陕某总督时,军纪森严,除罗小七按月向兴德为那几名号兵领津贴之外,可以说毫无接触,不过年羹尧被赐自尽之后,现在这任总督可就差多了,咱们人跟他们下级官兵就多不来往了!”

    “那好!我们这回在这儿得多玩些日子,跟他们打打聊聊!”

    “你们要想跟他们下级官兵打聊聊哪,那好,还可以走咱们已经打进去的号兵路线!”

    “大伯,号兵谁在这儿?”

    “跟罗小七一起的那个张建!”

    “我听师父说过,他跟七哥一起进年羹尧旗营时,就是个跟禁统(诱长)的号官哪!现在听说七哥己是四品全国总号官,在京里禁衙军中(御林军),这张建大哥,是个什么官了?”

    “亮晶晶的水晶顶,甘陕总司号教练官!”

    “好神气!同五品比孙太爷还大!”

    哈哈哈哈!大伙同时大笑!

    沈奎郑重道:“你们跟他们连络,可千万要小心哪!胤祯的驻外密线营的大本营,本来在直隶省保定府,可是他当了皇上,就挪到西安来啦!而且全成了驻外血滴子衙队啦!傍午侦事,无孔不入!”

    “大伯,这我知道,红燕子姐姐,现在是胤祯的护驾,仍然负责与密线营驻外人员连络,她早把详情报到山上啦!西安‘鸿发赌场’,就是他们的总部!”

    “好!你既知道这些,我就放心啦!”

    “大伯,您放心吧!我还想到‘鸿发’逗逗他们呢!”

    小宝他们四个,以少东家的身份,住进了西安兴德钱庄。

    当然,少不得以再晚之礼,见过了爷爷辈的禹大侠。

    禹大侠也少不了问候山上诸人!

    在兴德住了两天,禹大侠就叫人邀约旗营号官张建与他们见面,经过寒喧之后,张建就安排了进行步聚。

    翌日!

    西安驻轧各旗营的号目,全到了长安第一楼。

    他们以罗汉请观音的方式,公宴段恺悦等四人。

    在席间,小宝等一看,这二十多名号目,青一色来自山上全是二代弟子,吹号是量、罗卜的亲传。

    大家明白了,也就心照不喧啦!

    席开两桌,倒也山珍海味。

    而席开后居然来了四位歌妓,不但驻唱、陪酒,缠头如果谈拢,她们还肯陪宿呢!

    酒足饭饱之后,谁也没敢来余兴节目开晕。

    各营号目回去,就传说出去了,当年梅大侠的后人,来了西安。

    各哨(连)的小号兵,当年全受过梅大侠的恩惠,到今天号兵还是双份粮响呢!一听恩人后代来啦!

    全都要表表心意,于是各营哨的号目号兵,轮流做东,宴请段恺悦等人,西安城的大馆子,几乎全吃遍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小宝等四人,也照方抓草药,还席,这一来,他们整整吃了一个多月。

    俗说喝酒厚了,赌钱赌薄了。

    他们大家这么一喝酒,所有原来旗营自己挑出来的小号兵,也全跟他们成了好朋友。

    他们就利用这机会,顺流而下,天天到旗营看朋友。

    号兵是营中三兵、三夫的头。

    那三兵三夫?那就是号兵、勤务兵、理发兵,伙夫、马夫与挑夫。

    而号兵关是双粮双棒,又是跟着主官发布号令,地位特殊,所以亲兵夫役,下尊他们为头了。

    这群号嘴子,除了吹号就没事干,平时就跟这些下级兵混在一块儿,更因为他们都奉有更神圣的使命,就同这些人打成一片,不分彼此,生死兄弟。

    一者有这群号兵的引介,再者小宝他们又天生具有亲和力,没几天,就混成了你哥子,我兄弟了。

    那年头是庄家人靠土,当兵的靠赌。

    各旗营的营盘,就可说是个大赌场!大是大,可是输赢可不多,那是当兵的薪饷太少,想大也大不起来。

    小宝他们,现在是人熟不拘礼,也下场赌了。

    他们四块宝,以‘兴德钱庄’少东的身份下场,那些阿兵哥的满州兵勇,那得不乐。

    尤其他们四个,一上场,就是高丽国进京——送铜钱来了,四个人,每天轮流输个几百两。

    那时旗营风纪不严,官兵经常在一起赌。

    他们四个,就由赌上,结识了许多哨官(连长)与哨长(排长),反正他们家里是大财主——兴德钱庄遍全国,输个几十万两银子有啥关系,何况目前每天也不过千儿八百两?他们不但输了不在乎,还请客呢!

    他们在那儿赌,不论输多少,事完准请头(班长)以上的哨官、哨长大吃一顿,晚上还顺带划几名歌妓,伺候、伺候哨官和哨长。

    日久天长,他们简直跟西安满州八旗子弟,打成了一片。

    旗营那些兵勇,平时每人只有八两银子,扣除伙食,也不过只剩五、六两,买点日用品,也就所剩无几了,别说讨老婆啦!

    就是每月想逛趟窑子(妓女户)也办不到哇!

    如今跟小宝他们一赌,每人手头都有了几十两银子了,所谓饱暖思淫欲,这一来,西安城的三等窑子,也大发了个利市。

    话又说回来了,任何窑子,又与杨梅大疮性病是一家的,这些有了钱猛打炮的旗人兵勇,十九全得了病,走路全是用八爷步。

    小宝他们看了,真是喜在心中,笑在脸上。

    但他们并不想让这骸症候蔓延开来,他要用另一种方式,收买这群人,他们到西安所有药房,搜购了大批毒物——像蝎子,蜈蚣、长虫(毒蛇)壁虎等等大毒之物,并另外加些个杀菌草药,开了个方子,交给了张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