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落狼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落狼口

    夜,无风无月,让座落在京城东郊的吟松别馆显得特别孤寂,突然,「大炮!你 娘 的酒没了,快多拿点儿来!混 蛋!」随着一声马嘶般的吼叫在地牢的走廊中响起,一个狱卒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地牢。

    那狱卒一面走着,一面低声骂道:「他 妈 的灰熊!又要喝酒,又不付钱,就知道自己快 活,唔!」突然,三颗石子分别打中他的哑各两处麻,身上一软,便向地上倒去。这时,一条黑影从暗处扑出,把他拖进了黑暗之中。

    不一会,几个身穿夜行衣的幪面人从暗处走出,为首一人身形高挑,腿长腰细,却是个女的,看起来是这一行人的首领。她走到地牢门口,回头低声向手下吩咐了几句,便带着三人小心翼翼地进入了地牢。

    四人走进了地牢的走廊,看见在前方二十几步处有一个转角,转角的那边一片明亮,人影晃动,似是目标所在,众人忙向前走去。没走几步,那首领猛地停了下来,她那几个手下大惑不解,询问的眼神纷纷向她投去。她小心地向前走了一步,并用手指了指耳朵。那几人凝神细听,果然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呻 吟声从转角处传来。

    四人悄悄地接近了转角处,那首领偷偷地把头伸了过去……

    京城东直门旁,大石胡同里的一间房子内,一个美 艳不可方物的女郎坐在床 上,在她的对面,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

    那美貌女郎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当真是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正是回疆之花──翠羽黄衫霍青桐,而那脸色苍白的,却是红花会七当家的未亡人──俏李逵周绮。

    原来自从与红花会众人分手以后,霍青桐返回回疆招集旧部,重整家园,直到最近,她才把部属重整完毕,便想到中原一次,和红花会群雄聚上一聚。谁知才到京城,霍青桐便听到红花会北京分舵被破的消息,忙派出探子四处打听,这件事在京城闹得风风火火的,加上京城回民很多,消息还算灵通,探子派出去不到两天就有了结果:几队便衣的御林军和骁骑营官兵突然包围了红花会北京分舵和它附属的连络站,经过一轮激战之后,除了赵半山逃脱以外,重要干部全部被杀,连普通会众也几乎被擒杀殆尽。

    另外,探子们还打听到红花会武昌分舵也被破了,七当家徐天宏和岳丈周仲英被当场格杀,七当家夫人「俏李逵」周绮也被擒住,正关在福安康在东郊的别墅里审问;由于红花会众深悉乾隆的身世秘密,这次乾隆为免人多口杂,特地把消灭红花会的任务交给福康安去办。

    福康安自从劝降常氏兄弟后,红花会内的秘密己尽为其所悉,按理说周绮只是个当家夫人,所知的会中秘要有限,并没有多少审问的价值,本该正法,但不知何故,福康安并没那么做,而是把她送到自己的别墅中扣押。霍青桐得知周绮被囚的位置后,便组织了一次营救行动,还好那地方只是个别墅,匆匆布置之下,警卫己不算严密,自从红花会在京城的势力被连根拔起后,警卫们更是放心,戒心大为减弱,她没遇多少困难便救出了周绮。

    这时,周绮己说完她在武昌的遭遇,霍青桐听得心中不忍,劝她不要再说下去,周绮不听,用力地缩了缩己卷成了一团的身体,继续说了下去……

    ***************

    经过了十几天的急赶,周绮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杭州近郊。看着把天空染得七彩斑斓的夕阳,她暗叹了一口气:今天应该是来不及在城门关上以前进城的了,还是在附近找一家农户借宿一宵,明天才继续赶路为佳。

    不久,周绮在附近的一个农户家中歇了下来。户主是一对年老的夫妇,儿子和媳妇早死,女儿嫁到城里去了,剩下夫妇两人守着两块瘦田过日子,平常难得有客人上门,都十分寂寞,见到有人来借宿,都很高兴,跑来跑去的张罗饮食,打扫房间,把弄得周绮很不好意思。

    吃完饭后,三人聊了起来,夫妇二人听到周绮说要到城里去,都不安地大摇其头,那老妇道:「我说徐奶奶,你单身一人,现在进城可不是时候呀!」

    周绮心中暗叫不妙,不动声色地问道:「为什么?」

    那老妇续道:「十几天前,城里出了乱子,又是烧又是杀的,死了可多人了,听说是官兵在捕拿乱党,好像是……什么……冬瓜烩……还是什么花的会的,你看……这人老了,脑袋都不中用了!」

    周绮接口道:「是红花会吗?」

    那老妇拍头道:「对,对,就是红花会,看来这些乱党还真的很有名气,对了,那一次官兵来得可多了,都没穿号衣,之前还在咱们家门口走过,走完一群又一群,老伴开始还以为他们是土匪,说要偷偷地去报官,还好没去,不然出的丑就大了,后来听人说了,才知道那是官兵,为了不让乱党知道,才故意穿成这样的,他们过去才没几天,城里就闹起来了。」

    那一番话把周绮吓出一身泠汗,惊疑地问道:「奶,你在城外,怎能知道城里的事?」

    老妇续道:「那是我女儿告诉我的,那几天城里到处都乱烘烘的,官兵到处搜屋拿人,还有人乘火打劫,可可怕了,我女婿怕城里不安全,让人把我女儿和外孙送来这里避祸,本来说要多住几天的,昨天又来接回去了,说什么官兵要查户口,城里所有有户口的人都要衙门报到!听说这几天城里还是不太平静,不论男女,进出城都要检查,可疑的人都会马上被抓起来,我看你如果没什么大事的话,还是在这里多住几天,等官兵走了再说!」

    周绮这时恨不得生上翅膀,马上就飞进城去,那老妇的话哪里听得进去,道:「不行啊,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更要快些过去了,我叔叔就住在城里,我一定要尽快找到他才行,否则他要是搬走了就麻烦了!」

    三人又聊了一阵,周绮心中焦虑,想早起入城,谈不多久便要睡觉,这时夫妇两人也累了,便各自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周绮己起 床整理好一切,户主夫妇起床见她己收拾好东西了,都来劝她不要进城,周绮笑着对老妇说:「不行啊,奶,我真的要走了,不过我穿得这么好进城可能不是很好,能不能借一身衣服给我穿,还有这匹马,也一并寄养在你们这里好不好?」

    两人见她心意己决,知道劝也没用,便拿了一身干净的粗布衣裤给她换上,又包了一大包乾粮让她带上。

    当周绮赶到城门口时,己经快午时了,看到城门口前那几列排着等进城的人,她的心不禁紧张起来。排上了队以后,周绮仔细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离城墙十几尺远,有一条宽达四十多尺的护城河,一条跨河大桥连接着直通城里的大道,离大道两旁四十来尺的地方,各有几粿大树。在两边的大树下,各有几间临时盖好的房子,每间房子附近都有一队士兵守卫着。而周绮排队的地方,就在大道的左边,排队的人被分成三列,每一列由一个军官负责,一个一个地查问着排队的人,没问题的人就可以进城,可疑的人就会被带到那几间房子里去检查。

    过了不久,终于轮到周绮了,那军官一看到她那英气逼人的俏脸,眼光就像被粘在她身上一样,色 眯 眯地问道:「小 娘 子,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仕?」

    看到他那眼神,周绮心中一紧,低着头答道:「我夫家姓徐!河南南阳人氏!」

    那军官眼光扫向了她那的胸 部,续问道:「从南阳那么远来杭州干吗?

    就你一个人吗?你丈夫呢?」

    周绮答道:「两个月前咱们家乡发大水,我丈夫被淹死了,家里什么都冲走了,我一个人无法呆下去,所以来投靠在这里做卖买的叔叔!」

    那军官又问了几句,周绮一一回答,最后,那军官向她道:「你跟我来!」

    周绮跟着他向小屋走去,心中七上八下,不知在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但看那军官的反应,又不像是识破了她身份的样子,心中胡思乱想道:「如果我现在出手,那肯定会惊动其他的官兵,到时连一点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反正那又不是什么龙潭虎,就跟他进去看看再说,说不定他……」

    正在胡思乱想间,两人走进了其中一间房子,那军官回身看了周绮一眼,然后很快地把门关上。

    周绮心中一震,终于知道了这军官带他来这里来干什么,因为他脸上的神情,和十几天前那些让她痛不欲生的人的神情,简直一模一样:冲动,狂 野,凶暴,加上那种令人心寒的 。她不禁想到:「这鹰犬一定是看中了我的身 体,想要……!」

    果然不出所料,那军官把门关上以后,回过身来,一步一步地向周绮走去。

    ***和谐五百字***

    心中灵光一闪,周绮暗中从地上拿了一颗泥巴捏圆了,一手掰开了那军官的嘴巴,把它丢了进去,向他道:「你吃的这颗毒药叫蚀骨腐心散,解药的方子只有我才知道,如果你想死的话,就叫吧!」说完便解开了他的道。

    那军官只觉丢进口中那颗东西入口即化,顺着口水流下喉去,而且还带了一股中人欲呕的土霉味,心中正自惊疑不定,突听到它竟是颗毒药,名字还这么可怕,不禁暗自叫苦,就在这时,身上一松,就觉能够动弹了,忙向周绮求饶道:「女侠饶命!」

    周绮心中暗笑,道:「你放心,只要一切照我的吩咐去办,我自然会把解药给你,否则……哼!」

    那军官如获大赦,忙不迭地点头应道:「一定,一定,保证照办,保证照办!请问……女侠有什么吩咐!」

    周绮瞪了他一眼,道:「那我来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来在这里干什么?」

    「小的叫方天德,是……是个把总,奉命在这里设盘查处,盘查所有从这里进出城的人,从中找出乱党!」

    「什么乱党,是红花会的人吗?到现在为止,你们都抓了些什么人?」

    「女侠料事如神,那果然是红花会,咱们这次奇袭来了三千多人,都是精兵,神不知鬼不觉的,那些乱党一点也不知,咱们一发动,就干掉了他们三百多人……」看到周绮的脸色越来越黑,忽然醒觉到她应该是红花会的人,心中不禁暗怪自己笨蛋,吞了一口口水,小心地续道:「这一役红花会除了首脑陈家洛和无尘逃脱外,大部份被杀,另有五百多人被抓,己经在前几天押回京城了。」

    周绮听到红花会损失如此惨重,心中大痛,恨不得马上飞进城去,己没有心情再问下去了,胡乱地再问了一些城中布防和值班的问题,便要那军官让她进城。

    周绮在城里转了几天,密探了总舵和附属的几处秘密联络地,发现都被捣毁了,会中的人一个都不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漏网的会众,一问之下,才知道十几天前总舵被袭,事发的情况和那军官所说的一样:大批便衣官兵突然出现,总舵的人死伤惨重,除了陈家洛和无尘逃脱外,其余不是被杀被俘就是被投降。而他由于刚从西安分舵调过来,没多少人知道他的身份,才能幸免于难。

    周绮见再留在城中也没用了,决定独自上北京救人,于是便出城去了。

    到了那对老农家里,只有那老妇一人在家,老远看到周绮回来,进屋拿了个碗和一大壼泠茶出来给她解渴后,便到厨房做饭去了。周绮顶着大太阳赶了几个时辰的路,正渴得慌,也不客气,拿起茶壼,碗来碗乾,连喝了几碗。

    等了一会,那老妇从厨房出来,周绮发现她的神色不对,正要出言相询,眼前突然迷糊起来,她使劲地摇了摇头,但眼前反而越来越迷糊,心中灵光一闪,猜道茶中被下了药,猛地站了起来,向那老妇喝道:「你……!」话没说完,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周绮被一盘凉水淋醒了,她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吊,脚踝被牢牢地缚在一根约三尺长的棍子的两端,而她的身前则站了三人,为首一人,正是几天前那叫方天德的急色军官,见周绮醒来,忙把手里的盘子丢在地上。

    周绮见到是那军官,心中存了一线希望,叫道:「姓方的,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抓我,不怕毒发身亡吗?」

    三人闻言大笑,方天德笑道:「对啊,咱们不是约好了,你出城的时候会把解药给我吗?你怎么没来呢?看来就算我真的中了毒,你也不会给我解药的!」

    周绮嘴硬道:「没错是我是忘记了,但你竟敢如此对我,等着肠穿肚烂而死吧!」。

    方天德嘿嘿笑道:「你这谎话也太差了!告诉你吧,我其实不是个伍长,而是个军医,我当军医十几年了,大小金川也去过,回疆也去过,什么样的毒没见过,你用一颗泥土就想混蒙过关,也太小看我了,如果不是怕别人分了我的功劳去,我当时就把你擒下了!后来我就想,你一个女子,武功那么高,又忙着要进城,一定是红花会的要紧人物,所以我假装就范,放你进城,暗中却叫我这两个兄弟盯上了你,我就去找档案,发现你竟是大名鼎鼎红花会七当家夫人,啊哈!

    那真是天赐的良机,于是我便赶紧从你来的这个方向往回找,皇天不负有心人,竟被我找到了这地方,便在这里设个陷阱等你自投罗纲,怎么样,今天落在咱们手上,总算裁得不冤吧!」

    旁边一人接口道:「这次咱们「蓬门三杰」立了大功,看以后还有谁敢小看咱们!」

    周绮听完,心中暗怪自己粗心大意,骂道:「奸贼,枉你们是有字号的人物,用药这么下 三 滥的手段,不怕被天下英雄笑耻吗?」

    那三人闻言大笑,方天德笑道:「字号?你指的是「蓬门三杰」吗?哈哈……哈哈……!」

    周绮怒道:「难道不是?」

    方天德笑道:「是,是,我来替你引见一下吧!这位姓黄,外号「不倒翁」,这位姓林,外号「清炮管」,本人的外号是「无孔不入」,咱们每次到窋子,都杀得「敌人」丢盔弃甲,求饶不己,所以得了个「蓬门三杰」的名号,至于咱们这三根枪究竟有多厉害,徐夫人你马上就能领略到了,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忍不住大笑起来。

    ***和谐五千字****

    「呀……!」说到这里,周绮再也忍不住了,回身抱住了霍青桐,痛哭了起来,霍青桐不住安慰她,没说几句,心中一酸,眼泪也忍不住汹涌而出,两人抱头痛哭了起来。

    哭着哭着,周绮哭声越来越低,慢慢止去,霍青桐低头看去,见她己沉沉睡去,心想:「受了那么多折磨,也难怪她累了。她真可怜!不但失去了那么多至亲的人,而且连女子最珍贵的也失去了,还是被那么多的男人,连也……!如果换成是我,我会怎么办呢?自杀?对!自杀就不用面对那种可怕的屈辱了……不!自杀解决不了问题,我也会像她那样,不轻易放弃,要留下性命来报仇!」

    想到这里,心中一阵虚怯,脑海中不禁浮起陈家洛那俊逸的面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思绪渐渐漂向了远方……

    夜,无风无月,让座落在京城东郊的吟松别馆显得特别孤寂,突然,「大炮!你 娘 的酒没了,快多拿点儿来!混 蛋!」随着一声马嘶般的吼叫在地牢的走廊中响起,一个狱卒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地牢。

    那狱卒一面走着,一面低声骂道:「他 妈 的灰熊!又要喝酒,又不付钱,就知道自己快 活,唔!」突然,三颗石子分别打中他的哑各两处麻,身上一软,便向地上倒去。这时,一条黑影从暗处扑出,把他拖进了黑暗之中。

    不一会,几个身穿夜行衣的幪面人从暗处走出,为首一人身形高挑,腿长腰细,却是个女的,看起来是这一行人的首领。她走到地牢门口,回头低声向手下吩咐了几句,便带着三人小心翼翼地进入了地牢。

    四人走进了地牢的走廊,看见在前方二十几步处有一个转角,转角的那边一片明亮,人影晃动,似是目标所在,众人忙向前走去。没走几步,那首领猛地停了下来,她那几个手下大惑不解,询问的眼神纷纷向她投去。她小心地向前走了一步,并用手指了指耳朵。那几人凝神细听,果然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呻 吟声从转角处传来。

    四人悄悄地接近了转角处,那首领偷偷地把头伸了过去……

    京城东直门旁,大石胡同里的一间房子内,一个美 艳不可方物的女郎坐在床 上,在她的对面,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

    那美貌女郎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当真是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正是回疆之花──翠羽黄衫霍青桐,而那脸色苍白的,却是红花会七当家的未亡人──俏李逵周绮。

    原来自从与红花会众人分手以后,霍青桐返回回疆招集旧部,重整家园,直到最近,她才把部属重整完毕,便想到中原一次,和红花会群雄聚上一聚。谁知才到京城,霍青桐便听到红花会北京分舵被破的消息,忙派出探子四处打听,这件事在京城闹得风风火火的,加上京城回民很多,消息还算灵通,探子派出去不到两天就有了结果:几队便衣的御林军和骁骑营官兵突然包围了红花会北京分舵和它附属的连络站,经过一轮激战之后,除了赵半山逃脱以外,重要干部全部被杀,连普通会众也几乎被擒杀殆尽。

    另外,探子们还打听到红花会武昌分舵也被破了,七当家徐天宏和岳丈周仲英被当场格杀,七当家夫人「俏李逵」周绮也被擒住,正关在福安康在东郊的别墅里审问;由于红花会众深悉乾隆的身世秘密,这次乾隆为免人多口杂,特地把消灭红花会的任务交给福康安去办。

    福康安自从劝降常氏兄弟后,红花会内的秘密己尽为其所悉,按理说周绮只是个当家夫人,所知的会中秘要有限,并没有多少审问的价值,本该正法,但不知何故,福康安并没那么做,而是把她送到自己的别墅中扣押。霍青桐得知周绮被囚的位置后,便组织了一次营救行动,还好那地方只是个别墅,匆匆布置之下,警卫己不算严密,自从红花会在京城的势力被连根拔起后,警卫们更是放心,戒心大为减弱,她没遇多少困难便救出了周绮。

    这时,周绮己说完她在武昌的遭遇,霍青桐听得心中不忍,劝她不要再说下去,周绮不听,用力地缩了缩己卷成了一团的身体,继续说了下去……

    ***************

    经过了十几天的急赶,周绮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杭州近郊。看着把天空染得七彩斑斓的夕阳,她暗叹了一口气:今天应该是来不及在城门关上以前进城的了,还是在附近找一家农户借宿一宵,明天才继续赶路为佳。

    不久,周绮在附近的一个农户家中歇了下来。户主是一对年老的夫妇,儿子和媳妇早死,女儿嫁到城里去了,剩下夫妇两人守着两块瘦田过日子,平常难得有客人上门,都十分寂寞,见到有人来借宿,都很高兴,跑来跑去的张罗饮食,打扫房间,把弄得周绮很不好意思。

    吃完饭后,三人聊了起来,夫妇二人听到周绮说要到城里去,都不安地大摇其头,那老妇道:「我说徐奶奶,你单身一人,现在进城可不是时候呀!」

    周绮心中暗叫不妙,不动声色地问道:「为什么?」

    那老妇续道:「十几天前,城里出了乱子,又是烧又是杀的,死了可多人了,听说是官兵在捕拿乱党,好像是……什么……冬瓜烩……还是什么花的会的,你看……这人老了,脑袋都不中用了!」

    周绮接口道:「是红花会吗?」

    那老妇拍头道:「对,对,就是红花会,看来这些乱党还真的很有名气,对了,那一次官兵来得可多了,都没穿号衣,之前还在咱们家门口走过,走完一群又一群,老伴开始还以为他们是土匪,说要偷偷地去报官,还好没去,不然出的丑就大了,后来听人说了,才知道那是官兵,为了不让乱党知道,才故意穿成这样的,他们过去才没几天,城里就闹起来了。」

    那一番话把周绮吓出一身泠汗,惊疑地问道:「奶,你在城外,怎能知道城里的事?」

    老妇续道:「那是我女儿告诉我的,那几天城里到处都乱烘烘的,官兵到处搜屋拿人,还有人乘火打劫,可可怕了,我女婿怕城里不安全,让人把我女儿和外孙送来这里避祸,本来说要多住几天的,昨天又来接回去了,说什么官兵要查户口,城里所有有户口的人都要衙门报到!听说这几天城里还是不太平静,不论男女,进出城都要检查,可疑的人都会马上被抓起来,我看你如果没什么大事的话,还是在这里多住几天,等官兵走了再说!」

    周绮这时恨不得生上翅膀,马上就飞进城去,那老妇的话哪里听得进去,道:「不行啊,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更要快些过去了,我叔叔就住在城里,我一定要尽快找到他才行,否则他要是搬走了就麻烦了!」

    三人又聊了一阵,周绮心中焦虑,想早起入城,谈不多久便要睡觉,这时夫妇两人也累了,便各自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周绮己起 床整理好一切,户主夫妇起床见她己收拾好东西了,都来劝她不要进城,周绮笑着对老妇说:「不行啊,奶,我真的要走了,不过我穿得这么好进城可能不是很好,能不能借一身衣服给我穿,还有这匹马,也一并寄养在你们这里好不好?」

    两人见她心意己决,知道劝也没用,便拿了一身干净的粗布衣裤给她换上,又包了一大包乾粮让她带上。

    当周绮赶到城门口时,己经快午时了,看到城门口前那几列排着等进城的人,她的心不禁紧张起来。排上了队以后,周绮仔细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离城墙十几尺远,有一条宽达四十多尺的护城河,一条跨河大桥连接着直通城里的大道,离大道两旁四十来尺的地方,各有几粿大树。在两边的大树下,各有几间临时盖好的房子,每间房子附近都有一队士兵守卫着。而周绮排队的地方,就在大道的左边,排队的人被分成三列,每一列由一个军官负责,一个一个地查问着排队的人,没问题的人就可以进城,可疑的人就会被带到那几间房子里去检查。

    过了不久,终于轮到周绮了,那军官一看到她那英气逼人的俏脸,眼光就像被粘在她身上一样,色 眯 眯地问道:「小 娘 子,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仕?」

    看到他那眼神,周绮心中一紧,低着头答道:「我夫家姓徐!河南南阳人氏!」

    那军官眼光扫向了她那的胸 部,续问道:「从南阳那么远来杭州干吗?

    就你一个人吗?你丈夫呢?」

    周绮答道:「两个月前咱们家乡发大水,我丈夫被淹死了,家里什么都冲走了,我一个人无法呆下去,所以来投靠在这里做卖买的叔叔!」

    那军官又问了几句,周绮一一回答,最后,那军官向她道:「你跟我来!」

    周绮跟着他向小屋走去,心中七上八下,不知在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但看那军官的反应,又不像是识破了她身份的样子,心中胡思乱想道:「如果我现在出手,那肯定会惊动其他的官兵,到时连一点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反正那又不是什么龙潭虎,就跟他进去看看再说,说不定他……」

    正在胡思乱想间,两人走进了其中一间房子,那军官回身看了周绮一眼,然后很快地把门关上。

    周绮心中一震,终于知道了这军官带他来这里来干什么,因为他脸上的神情,和十几天前那些让她痛不欲生的人的神情,简直一模一样:冲动,狂 野,凶暴,加上那种令人心寒的 。她不禁想到:「这鹰犬一定是看中了我的身 体,想要……!」

    果然不出所料,那军官把门关上以后,回过身来,一步一步地向周绮走去。

    ***和谐五百字***

    心中灵光一闪,周绮暗中从地上拿了一颗泥巴捏圆了,一手掰开了那军官的嘴巴,把它丢了进去,向他道:「你吃的这颗毒药叫蚀骨腐心散,解药的方子只有我才知道,如果你想死的话,就叫吧!」说完便解开了他的道。

    那军官只觉丢进口中那颗东西入口即化,顺着口水流下喉去,而且还带了一股中人欲呕的土霉味,心中正自惊疑不定,突听到它竟是颗毒药,名字还这么可怕,不禁暗自叫苦,就在这时,身上一松,就觉能够动弹了,忙向周绮求饶道:「女侠饶命!」

    周绮心中暗笑,道:「你放心,只要一切照我的吩咐去办,我自然会把解药给你,否则……哼!」

    那军官如获大赦,忙不迭地点头应道:「一定,一定,保证照办,保证照办!请问……女侠有什么吩咐!」

    周绮瞪了他一眼,道:「那我来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来在这里干什么?」

    「小的叫方天德,是……是个把总,奉命在这里设盘查处,盘查所有从这里进出城的人,从中找出乱党!」

    「什么乱党,是红花会的人吗?到现在为止,你们都抓了些什么人?」

    「女侠料事如神,那果然是红花会,咱们这次奇袭来了三千多人,都是精兵,神不知鬼不觉的,那些乱党一点也不知,咱们一发动,就干掉了他们三百多人……」看到周绮的脸色越来越黑,忽然醒觉到她应该是红花会的人,心中不禁暗怪自己笨蛋,吞了一口口水,小心地续道:「这一役红花会除了首脑陈家洛和无尘逃脱外,大部份被杀,另有五百多人被抓,己经在前几天押回京城了。」

    周绮听到红花会损失如此惨重,心中大痛,恨不得马上飞进城去,己没有心情再问下去了,胡乱地再问了一些城中布防和值班的问题,便要那军官让她进城。

    周绮在城里转了几天,密探了总舵和附属的几处秘密联络地,发现都被捣毁了,会中的人一个都不见,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漏网的会众,一问之下,才知道十几天前总舵被袭,事发的情况和那军官所说的一样:大批便衣官兵突然出现,总舵的人死伤惨重,除了陈家洛和无尘逃脱外,其余不是被杀被俘就是被投降。而他由于刚从西安分舵调过来,没多少人知道他的身份,才能幸免于难。

    周绮见再留在城中也没用了,决定独自上北京救人,于是便出城去了。

    到了那对老农家里,只有那老妇一人在家,老远看到周绮回来,进屋拿了个碗和一大壼泠茶出来给她解渴后,便到厨房做饭去了。周绮顶着大太阳赶了几个时辰的路,正渴得慌,也不客气,拿起茶壼,碗来碗乾,连喝了几碗。

    等了一会,那老妇从厨房出来,周绮发现她的神色不对,正要出言相询,眼前突然迷糊起来,她使劲地摇了摇头,但眼前反而越来越迷糊,心中灵光一闪,猜道茶中被下了药,猛地站了起来,向那老妇喝道:「你……!」话没说完,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周绮被一盘凉水淋醒了,她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吊,脚踝被牢牢地缚在一根约三尺长的棍子的两端,而她的身前则站了三人,为首一人,正是几天前那叫方天德的急色军官,见周绮醒来,忙把手里的盘子丢在地上。

    周绮见到是那军官,心中存了一线希望,叫道:「姓方的,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抓我,不怕毒发身亡吗?」

    三人闻言大笑,方天德笑道:「对啊,咱们不是约好了,你出城的时候会把解药给我吗?你怎么没来呢?看来就算我真的中了毒,你也不会给我解药的!」

    周绮嘴硬道:「没错是我是忘记了,但你竟敢如此对我,等着肠穿肚烂而死吧!」。

    方天德嘿嘿笑道:「你这谎话也太差了!告诉你吧,我其实不是个伍长,而是个军医,我当军医十几年了,大小金川也去过,回疆也去过,什么样的毒没见过,你用一颗泥土就想混蒙过关,也太小看我了,如果不是怕别人分了我的功劳去,我当时就把你擒下了!后来我就想,你一个女子,武功那么高,又忙着要进城,一定是红花会的要紧人物,所以我假装就范,放你进城,暗中却叫我这两个兄弟盯上了你,我就去找档案,发现你竟是大名鼎鼎红花会七当家夫人,啊哈!

    那真是天赐的良机,于是我便赶紧从你来的这个方向往回找,皇天不负有心人,竟被我找到了这地方,便在这里设个陷阱等你自投罗纲,怎么样,今天落在咱们手上,总算裁得不冤吧!」

    旁边一人接口道:「这次咱们「蓬门三杰」立了大功,看以后还有谁敢小看咱们!」

    周绮听完,心中暗怪自己粗心大意,骂道:「奸贼,枉你们是有字号的人物,用药这么下 三 滥的手段,不怕被天下英雄笑耻吗?」

    那三人闻言大笑,方天德笑道:「字号?你指的是「蓬门三杰」吗?哈哈……哈哈……!」

    周绮怒道:「难道不是?」

    方天德笑道:「是,是,我来替你引见一下吧!这位姓黄,外号「不倒翁」,这位姓林,外号「清炮管」,本人的外号是「无孔不入」,咱们每次到窋子,都杀得「敌人」丢盔弃甲,求饶不己,所以得了个「蓬门三杰」的名号,至于咱们这三根枪究竟有多厉害,徐夫人你马上就能领略到了,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忍不住大笑起来。

    ***和谐五千字****

    「呀……!」说到这里,周绮再也忍不住了,回身抱住了霍青桐,痛哭了起来,霍青桐不住安慰她,没说几句,心中一酸,眼泪也忍不住汹涌而出,两人抱头痛哭了起来。

    哭着哭着,周绮哭声越来越低,慢慢止去,霍青桐低头看去,见她己沉沉睡去,心想:「受了那么多折磨,也难怪她累了。她真可怜!不但失去了那么多至亲的人,而且连女子最珍贵的也失去了,还是被那么多的男人,连也……!如果换成是我,我会怎么办呢?自杀?对!自杀就不用面对那种可怕的屈辱了……不!自杀解决不了问题,我也会像她那样,不轻易放弃,要留下性命来报仇!」

    想到这里,心中一阵虚怯,脑海中不禁浮起陈家洛那俊逸的面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思绪渐渐漂向了远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