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逃身“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逃身“劫”

    半个多月后,连接杜家村和秀容县的道路上,一骑急如星火地向东而去,马上乘客是个少年,一身书生的打扮,用一块纱布幪在脸上挡尘,只露出一双大眼,和一双白嫩小手,这人不是别人,却是去找陆菲青的李沅芷;自从上次几乎被常氏兄弟抓住以后,李沅芷思前想后,觉得不能下去,把心一横,连劫了几个大户,拿了不少银子,换成男装后买了两匹马交替着骑,不但不再昼伏夜出,而且专拣大路来走,除了吃饭睡觉外,一路急奔,只在遇到关卡时才绕道而行,这一决定,果然有效,不到五天,便已看到了云中山的山脉。

    由于云中山的范围很大,而陆菲菁所留的地址又不明,李沅芷在附近转来转去也找不到,过得几天,常氏兄弟也到了,李沅芷既要找人,又要避开他们,愈加辛苦,结果找了半个多月后,李沅芷终于找到了陆菲青的老友,但那时陆菲青却已走了两天,说要回分舵去,李沅芷怕师傅在路上遇到常氏兄弟,敌我不明下遭到毒手,不敢再作勾留,马上便往回追。

    这天,李沅芷到了秀容县城,见天色将暗,便找了家客店住了下来。一切安顿好后,李沅芷便到对面的饭馆吃饭。这时正值用餐时间,饭馆大堂里人还不少,几乎都坐满了,店小二见李沅芷打扮光鲜,气度不凡,便建议她到楼上雅座去;她正怕人多眼杂,欣然上楼。那雅座大堂虽然只比楼下大堂的空间小了一点,但桌数却少了不少,为了让客人放心谈话,桌与桌之间还以屏风隔开,相常窝心体贴。

    点了菜,另要了一壼酒和几小碟小菜,慢慢吃着。忽然,一把让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她对面的屏风那一头传来:「陆大哥!兄弟惭愧,没有管好十四弟,累得四嫂受辱、十四弟妹失踪,唉……!」却是常赫志的声音。

    「这是那里的话,鱼同不知自爱,须怪不得你们,如果当时是我,我也容他不得,唉……!其实发生了这事,我也有责任!」这却是陆菲青的声音,李沅芷乍然听到师父的声音,一时间惊喜交集,惊的是常氏兄弟比她先一步找到陆菲青,喜的是师父还未遭到他们的毒手。

    三人不料旁边有人偷听,陆菲青续道:「平常我见鱼同看文夫人的眼光,就已觉得有问题!但以为他为人还算光明磊落,不会做出些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去说他!想不道这畜*生……!唉……当初我力主沅芷和他成亲,现在看来,竟是错了!」李沅芷回想起那天余鱼同和骆冰的对话,枉自己对他的一往情深,到头来竟是自作多情,心头一酸,再也支持不住,苦忍多时的泪水忍不住如泉涌出。

    流了一阵子泪后,李沅芷渐渐定下神来,也从三人的谈话中听出了个大概:他们三人是进来吃饭时刚好在楼下碰见的,只比她上来早不到半个时辰,想来是这里人多眼杂,不太方便,所以常氏兄弟才没有对陆菲青下手。李沅芷心中念头急转,该怎么尽快通知师父而不让常氏兄弟知晓。

    不久,陆、常三人结帐离开,李沅芷丢了锭金子在桌子上,然后叫店小二过来。店小二见到那锭金子,登时眼睛发直,李沅芷说道:「小二,我想你帮我做几件事!这锭金子只是订金,事成之后还有重赏!」店小二见锭金子约有五两重,如兑成银子,足够一家五口舒舒服服地用上几年,然而这只是「订金」而已,事成之后还有「重赏」,那还得了,一时间高兴得几欲昏去,怕李沅芷反悔,忙拿起来,忙不迭地道:「没问题!没问题!没问题!有什么事要小人去办,公子尽量吩咐好了!」忍不住金子上咬了一口。

    李沅芷见他一副贪婪相,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那店小二听得声音有异,抬头看去,见她虽作男装打扮,但眉如春水、脸如桃花,明明是个绝美的女子,一时间看得呆住。

    李沅芷从怀中拿出一枚金针吩咐道:「第一,我要你帮我去查一查刚才那三位大爷住在那里!第二,你帮我把这枚金针交给那位年纪大一点的陆大爷,但是不要让另外两人知道!第三,跟陆大爷说,要他小心另外两人,他们是白铁像! 」这是红花会中的暗语,是内*奸的意思,灵感源自杭州岳王庙中的秦桧像。她见店小二头不懂,补充道:「你照说就是了!」店小二点头称是。

    李沅芷续道:「第四!你请陆大爷找个机会独自到云来栈黄字三房一聚,也不要让另两人知道!第五,话传到以后,你请陆大爷给个信物带回来!就这五件事,行吗?」店小二本还以是什么难办的事,听得竟如此简单,顿时喜出望外,一面忙不迭地答应,一面转头就跑。

    李沅芷目送小二走出去,心中不安,一会儿想着等会见到师傅该说什么,一会儿想着该怎么报仇,一会儿又想到余鱼同无情无义,一会儿又想到冰姐姐被虏受辱,一路上必定受了不少苦头,各种念头、记忆在脑中翻来覆去,起伏不定。

    过了半个时辰,那小二终于回来了,李沅芷见他神色有点慌张,忙问道:「干嘛那么慌张?我叫你办的事办得怎样了?」

    那小二喘定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两枚芙蓉金针,答道:「我的公子爷,刚才真的好险:我从陆大爷的房间出来的时候,几乎被那两人看到,还好我机警,躲到茅厕去了,才没被他们发现……五两金子几乎泡汤,的!……对不起,我不是说你,那厕所又脏又臭,有多少天没洗了,也不怕客人倒胃口,我才进去一那一会儿……」

    李沅芷听得不耐烦,打住他道:「别讲那些废话!我叫你办的事办得怎样了?」

    那小二答道:「是、是,五件事全都照你的吩咐办好了!这是陆大爷的信物,但他说在这镇上见面不方便,让你明天寅时到城外五里坡上的龙王庙会面!」

    李沅芷想想也是,但转念又觉得有点怀疑,问道:「陆大爷有没说为什么要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去会面?」

    小二答道:「他说他本已约了朋友在那里见面,另外那两位大爷也知道的,所以不会有问题!」李沅芷晃然大悟:「既然常氏兄已经知道师傅有约,那他单独出去就不会招他们怀疑了!」又问了店小二和陆菲青见面的情况和龙神庙的位置,店小二一一回答,李沅芷见再问不出什么,便给了他一另锭金,小二欢天喜地地去了。

    这天晚上李沅芷翻来覆去睡不着,等到不耐烦了,才是丑时而已,见外面月色不错,暗忖反正又睡不着,还不如早点出发,于是起床稍为梳洗了一下,便出发往山神庙去。

    那龙王庙建在一个名叫五里坡的山包上,山包只有一百多尺高,然而它的四周是一片广阔的平地,所以站在上面,真的可以看到好几里外的东西。故老相传,这山包本是个人工堆成点将台,后来有人看中这里的地势,便在上面建了一座龙王庙。初期庙里香火还算鼎盛,后来连闹了几年旱、涝,便有人说这里曾经是点将台,杀气太重,龙王不喜欢,于是人们便在城里另建了一座,说来也奇怪,自从城里的龙王庙建好了以后,往后几年,这一带还竟然真的风调雨顺,灾星绝迹,这样一来,人们就更相信这种说法了,自此以后,这座旧的龙王庙便行人绝迹、香火渐衰,最后,连庙祝都走了,除了每月初一修破补漏的人以外,平常就个鬼影也没有。

    李沅芷出得城来,骑马向龙王庙踱去,一路上嫦娥大洒晶花银粉,映得到处一片银光闪耀,一阵阵晚风掠过,把路旁的麦叶吹起一波*波的晶波银浪,配上远处偶而传来的一两声犬吠鴞鸣,更显得四野清幽明净、平逸安宁,换了平时,在这样的美景下,她一定会停马驻足,感受一刻这动人的时光,但现在,她却没有这样的心情。她摇了摇头,玉*腿轻夹马腹,顿时,一阵轻碎的马蹄声敲破了月夜的宁静,向龙王庙传去。

    李沅芷踪马走上五里坡,心里不期然地警戒了起来:这坡上除了树大林疏,躲藏不易,而坡外又是一片空旷,如果这次约会是常氏兄弟订下来的诡计,自己要逃恐怕还真不容易。想到此处,她跳下了马,把马牵到树林里,缚在一棵离路边二十几丈远的大树上,之后便借着枝叶间洒下的月色,向坡顶掩去。

    李沅芷借着稀疏的林木掩护,慢慢走近庙门。只见庙门口的空地上烧了一堆火,火旁坐着一人,却是陆菲青。李沅芷见师父不言不动,情况大是不妙,心中忐忑,更加不敢出去,从地上捡了颗石子,「啪!」的一声,丢到陆菲青身旁。

    陆菲青彷如未觉,端坐如昔,李沅芷心中一凉,想到:「师父一定是遭了他们的毒手!」想到此际,顿时一阵忙乱,转身便逃。

    跑得两步,李沅芷猛地停了下来,想到:「师恩深重,如果我只为了自己便抛下他,还算是人么?」咬了咬牙,回过身去,慢步走出树林。

    李沅芷一面走近陆菲青,一面扬声道:「姓常的奸贼!有种就给我出来,枉你们是成名以久的人物,还干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话声才落,一人从庙里走了出来,阴笑道:「十四弟妹不要大惊小怪,咱不是出来了吗?其实咱躲起来,只是要给你一个惊喜,既然你已经看穿了,我就出来罢了!」

    李沅芷见只有常赫志出来,叫道:「常赫志,你……常伯志呢?溜到那里去了?」

    常赫志y笑道:「老六?他接四嫂去了,好让你们姑嫂相会,想不到你这样念着他!不枉他对你念念不忘!」

    李沅芷硬压怒火,道:「我师父怎么样了?你们怎么知道我约了他的?」。

    常赫志一面上上下下地不断打量她,一面答道:「咱们来交换!你先回答你知道的,我再回答我知道的!」

    李沅芷道肉在砧板上,不得不答道:「好,你想知到什么?」

    常赫志道:「那天红花亭的事!」

    李沅芷俏脸暗地一红,道:「那天……」

    原来那天早上李沅芷看见骆、余、常四人先后出门,心中奇怪,便跟了过去,到了山上,刚好听到余鱼同向常氏兄弟的自白。那时,李沅芷心中气苦,便欲出去把余鱼同一剑杀了,再横剑自刎,谁知常氏兄弟话锋一转,转而劝余鱼同归顺朝廷,余鱼同虽然私德不佳,却颇有些民族良知,宁死不从,二人见劝降无效,便把他杀了,当时事出突然,李沅芷救之不及。后来待得二人走回亭中,她便暗中跟了过去,见常赫志正在污*辱骆冰,她本想现身相救,但转念一想,觉得他们武功太高,出去了也是白饶,何况他们的秘密影响红花会的命运,两者一比,轻重立判,便不敢逗留,找了个空子下山去了……

    李沅芷说完,向常赫志道:「我说完了,该你说了吧!」

    常赫志阴笑道:「你和咱们在云中山玩了几天捉迷藏,你道咱们不知道吗?

    后来咱们醒悟到了,与其这样乱*摸乱撞的找人,还不如守在你们离开的必经之路处,来个攻其不备的好,所以咱们就回到这里等你们。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昨天,咱们在镇上碰到陆老头;说真的咱兄弟还真有点怕他,本以为他是来找咱们晦气的,一谈之下才知道他还不知道咱们的事,饭后回到客店,咱兄弟怕夜长梦多,便找个机会把他做翻了。后来,你派来的那个贪心店小二过来,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他,却又不甘心那五两金子,没办法,反正你也没有在场监视,便打破约定,来找咱们商量,咱兄弟成人之美,赏了那小二五两金子,另加二十两,条件是要他把信物和谎话带到,结果他果然不负所托,至于之后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就不再废话了!」

    李沅芷眼看陆菲菁,问道:「你们把我师父怎样了!」

    常赫志阴笑道:「他是咱们的心腹之患,怎能留下来,当然是送他跟师兄和师弟会面去了!」

    说完,伸脚一踢,陆菲菁的身体应脚而倒,火光掩映下,双目圆睁,却是死不瞑目。

    李沅芷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几欲昏去,忙深吸一口气,强定下心神,但眼泪已忍不住夺眶而出,问道:「那冰姐姐和小翠呢?」

    常赫志yxiao道:「四嫂已经原谅了咱们,这些日子都和咱们在一块!快乐的很!不信?待会你见到她就知道了!至于你那丫头嘛!长得不错,身材也好,而且像她的主人一样,是个处*女,咱怎么会暴殄天物?当然是即时便替她开*苞了! *

    本来咱兄弟也十分爱惜她的,可惜她看不开,两天后乘咱们不在意,跳崖死了!」

    李沅芷连受打搫,再也忍受不住,尖叫一声,抢上前去,一拳向常赫志胸口捣去,常赫志见她状似疯癫,不想跟她纠缠,侧身避过,回了一拳,李沅芷虽然神志大乱,但招式纯熟,随手拨开,二人顿时拳来脚往地打了起来。

    李沅芷练的是玄门正宗内功,内力运转之下,絮乱的心神渐定,一招一式间,渐见家数。又拆了十数招,常赫志劲沉力猛,招式狠辣,李沅芷委实难以招架,瞧个空档,迎面就是一把金针,他知她芙蓉金针厉害,早已有备,低头避过,她见金针伤他不得,跳出圈子,拔出长剑,左手针、右手剑,又和他战在一起。

    一个不敢伤人,一个存心拼命,两人又翻来覆去地又拆了二十几招,常赫志却始终抢不近李沅芷的身边,心中焦躁道:「她虽然招式纯熟,但内力只是平平,怎地交手那么多招还拿她不下?」左手一伸,竟从李沅芷的剑锋抓去,李沅芷不知是诈,力贯剑身,用力削了下去!眼看可以把他的一只手掌砍下来,谁知他手掌一反,「铮!」的一声,一指弹在剑脊上,李沅芷只觉手中一阵大力传来,长剑几欲脱手而出,忙用力抓住,但常赫志借着她长剑一荡之间,抢到了她的身前。

    李沅芷大惊,扬手便欲发针,但常赫志是何等人,好不容易抢近她的身边,怎会让她得逞,右掌如电拍出,「呀!」的一声,李沅芷左臂中掌,一把金针掉在地上。

    常赫志乘机伸手一捞,搂住了李沅芷的纤*腰,顿时温香玉暖抱满怀,李沅芷回剑不及,惊怒之下张口便向他鼻子咬去,常赫志不料她会咬人,吓了一跳,本能一推,把她推了开去。

    常赫志定了定神,又向李沅芷逼去,道:「你打我不过的,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李沅芷逃过一劫,娇喘不定,见常赫志又逼了过来,便欲再战,但刚才透支太大,剑虽举了起来,却是颤抖无力,脑中闪过骆冰受*辱时的情景,心更是不安:「这奸*贼如此下*贱,如果落在他手上,后果实在不堪设想!」想到此际,脑中灵光一闪:「他功力远胜于我,我之所以能挡上那么多招,全因为他们要得到我的身*子!」心中想着,便把剑架到脖子上,向常赫志道:「我打你不过,死总可以吧!」作势便欲自刎。

    常赫志不料她有此一招,顿时没了办法,停了下来,强装镇定道:「你以为一死便可以保住贞*了吗?别傻了,就算你死了,咱也可以奸*尸,你死了也是不清不白的!」

    李沅芷听得心头呯呯乱跳,嘴硬道:「至少我生前没受你们污*辱!」常赫志一时语塞。

    两人对恃了一阵子,常赫志终于打破沉默,道:「好!我这次就放过你,你走吧!」

    李沅芷大为意外,喝道:「本姑娘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谁要你放?你……

    你别想耍什么花样!」

    常赫志不怒反笑,道:「反正没有陆菲青在碍手碍脚,只要你不死,咱要抓你的机会还很多!又何必急在一时呢?」

    李沅芷骂道:「y贼住口!我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你们……你们……」她本想用句恶毒的话来骂他,但生性斯文,纵然心中气苦,仍是骂不出口。

    常赫志笑着挥手道:「好了!好了,骂完就快走吧!」

    李沅芷看了师父的尸身一眼,慢慢退走,心道:「还好听桐妹说过她在大漠的遭遇,否则今天实在难以脱身!」退得二十几步,见常赫志真的没有追来,心中暗喜,娇躯一扭,闪进林中,三步并做两步地到了缚马处,正欲解马,眼角一间,一只大手向自己腰间软麻点来,大骇之间纤*腰一扭,一记手刀同时向那只怪手砍去;这一下反应之快,变招之速,连自己也觉意外,满心以为这一下准可以避过了,谁知她快,那手更快,只是稍为一侧,便避过了那记手刀,顺手把她腰上的长剑摘去。

    李沅芷突遭变故,忙闪到一旁,这时,天色已经微亮,晨光中常伯志的脸像妖魔般狰狞,李沅芷心中一慌,伸手掏针,结果掏了个空──原来针囊已不知在什么时候丢失了。

    李沅芷手无寸铁,心神不禁大乱,见常伯志逼近,不敢恋战,转身便逃。跑没两步,只觉后领一紧,已被常伯志抓住了,大惊之下用力一挣,「撕!」的一声,李沅芷的衣领从中裂开,露出了雪*白粉*嫩的玉背,她顾不上害羞,身子往前急冲而去,常伯志只抓到一条布条,往空中一丢,快步追去。

    李沅芷慌不择路地在林中左闪右避,过不一会,头巾已被树枝挂掉了,外衣也被常伯志一块一块地撕走了,只剩下肚*兜和束*胸,再走了一段,一棵大树向前斜伸,挡住了去路,她急停下来就要绕过去,谁知玉*腿才动,便觉酸痛难当,身体不禁向那斜伸的树干趴去去;要知她今天休息不足,恶战连场,体力实已到了透支的地步了,全赖一口气在苦苦支撑,一但停了下来,便无法支持下去了。她才趴下,后面沙沙作响,常伯志已然追到,她自问无力再逃,咬一咬牙,挣扎地撑起身子,回过头来,向常伯志喝道:「姓常的!你欺人太甚,本姑娘跟你拼了!」说着,勉强站直,摆出架式。

    常伯志哈哈大笑,道:「好!你不逃最好!」说着,突然加速,身体鬼魅般贴上了李沅芷的娇*躯。

    李沅芷拙不及防,玉*体已被常伯志紧紧地压住,只觉一阵强烈的男性气息直冲鼻端,尖叫一声,那顾得上什么架式,双手便向常伯志的脸上抓去。

    常伯志女子的经验甚多,李沅芷的反应早已在其意料之中,挡、引、按、捺,才三两下就把她制住;他用一只左手扣住李沅芷的双腕,往上一提,接着下*身往前一靠,她娇*小的身体便被紧紧地压在树干上。李沅芷双脚乱踼,无奈他的身*体压在她两*腿之间,她用力虽猛,却作用不大,常伯志见她的动作威胁不大,腾出右手便向她的胸*部抓去。

    【和谐五千字】*********************************

    常志伯抱着软瘫无力的李沅芷向坡顶走去。

    到了坡顶,常赫志和骆冰一起迎了过去,李沅芷被摧残得软弱无力的**玉*体瘫在常伯志身上,眼光发呆,一动不动,嘴里还塞了块破布,常赫志和骆冰心中不禁有点不忍,常赫志把李沅芷嘴里的破布拔掉,道:「老六!怎样那么猴急粗鲁,把十四弟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弄成这样?」

    常赫志道:「别提了!原来她已经不是原封货了,咱们和老十四都叫她给骗了!」

    常赫志奇道:「怎么可能!」常伯志见他不信,便把刚才的事一一说了。

    听完常伯志的序述,骆冰娇笑了起来,道:「六哥,你误会芷妹妹了,她确实还是个处*子!」

    常伯志道:「她又没有落*红,也没有处*女*膜,怎么还是个处*子?四嫂你不要帮她讲好话了!」

    骆冰道:「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几年前,有一天芷妹妹跑来找我,说下*体痛得厉害,还流了血,我便帮她看了,原来她练功时不小心,弄破了处*女*膜!所以十四弟说的还是对的……你其实真的有破了她的处*子之身!」

    常伯志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的!难怪她那里那么紧,原来还真是个处*女!」

    李沅芷之前见骆冰和两个杀夫仇人一起,行为熟稔,见到常伯志赤*祼的身体也不避开眼光,已自十分奇怪,现在听到她毫不忌惮地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他们,不禁又惊、又羞、又气,一时不知从那里生出来的气力,挣扎着破口骂道:「冰……骆冰……你……你……你无耻!」

    骆冰被骂得呆住,李沅芷见她默然无语,又骂道:「你……你……他们是你的杀夫杀弟的仇人,你不思报仇,反而和他们……和他们一起侮辱我,你……你……怎么对得起四哥?怎么对得起你十四弟??怎么对得起我???」说着说着,激动的眼泪夺眶而出。

    这些天来,骆冰和常氏兄弟朝夕相对、夜夜春*宵,那被高度满足的久旷肉*体,让本来贞**洁*节的心在不知不觉中雌服在两人的胯*下,杀夫杀弟的仇恨,也想得越来越少了,就算想起,也是如云朵般轻轻飘过,而当初立的委身仇敌、待机复仇的主意,也是越来越淡,几乎要消逝无踪了,这时听到李沅芷的怒骂,勾起了心中的伤痛,低下头去,抽泣了起来。

    常赫志见骆冰脸现愧色,心中大骇;他们兄弟联手,使尽浑身解数,连春*药和迷*药也用上了,才令这天仙化人的四嫂委身相许,现在她经李沅芷这一阵喝骂,竟似心生悔意,再下去怎么得了?忙把骆冰搂在胸前,向李沅芷喝道:「你又好得了多少?你的身子已经叫老六破掉了!又有什么骂人的资格?」说完,向常伯志打个眼色,常伯志会意,把李沅芷抱到车上。

    骆冰伏在常赫志胸前哭个不停,常赫志手足无措,过了半晌,方才安慰道:「四嫂!她什么都不知道,别理她!」

    骆冰抽泣道:「她说得对!夫仇不报,我死后一定会被打入十八层地岳!」

    常赫志道:「胡说,四哥和你已恩断情绝了,你要替他守上五年不嫁,就已经还足给他了,他和十四弟不肯归顺朝廷,迟早也要一死,咱兄弟只不过是替天行道而已,一切都是顺天而行,否则,上天怎么会让十四弟妹落在咱们手里?」

    说着,一手绕到了骆冰的身*下,隔着衣服揉*弄那柔美的胸*部。

    【和谐五千字,合集见】**************************************……

    不知过了多久,常氏兄弟的*****她昏迷不醒,便把她丢在一旁,去逗骆冰说话。

    之前,不知是吃醋还是自惭形秽,骆冰对常氏兄弟念念不忘李沅芷甚是不满,但因为刚才的事,她的不满大部份己转移到李沅芷身上了,这时见常赫志来逗自己说话,表示他还在意自己,心里一高兴,那剩余的一些不满也消失无踪了,媚*笑地和二人打*情*骂*俏了起来……

    ***************

    傍晚,天色渐暗,马车离开了官道,驰进了一条支路,车内,可怜的李沅芷兀自昏迷不醒,*********************************,而常氏兄弟和骆冰却正在一面调笑,一面大杯酒大块肉地吃喝着。

    吃喝谈笑间,常伯志忽然笑道:「五哥!十四弟妹不愧是大家闺秀、名门淑女,你看她双手盘胸,大*腿紧夹,这种睡姿,实在让人无机可乘!」

    常赫志笑道:「什么无机可乘?你来看咱的!」说着,侧身躺了下去【和谐千字】*****************************************……

    一会儿,常赫志隐约觉得有些不对,但却说不上那是什么……就在这时,他只觉腰间一麻,软麻己被人封住了,他猛吃一惊:点了他道的人,竟是在他身下一直昏迷不醒的李沅芷。

    常赫志张口欲呼,但李沅芷动作很快,他的嘴巴才张开,一团衣服己塞住了他的嘴,常赫志软倒下来,心中顿时明白了之前的疑惑:如果李沅芷只是暂时昏睡未醒的话,在他**强烈剌激下,就算道未解,她的身体或多或少也会有些反应,但在刚才,无论他的***怎样的抽*送盘旋,李沅芷的身子都像木头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那根本是不合理的,除非她根本就是醒着的,而且一直在强自克制,才会有这种反应!

    随着常赫志的倒下,李沅芷绷紧了的心终于暂时松弛了下来,她吃力地把压在身上那副丑恶的身躯推开;虽然她之前确实是被常赫志干得昏了过去,但没过多久就醒来了,只是一来怕那两只禽*兽会再来侵犯自己,二来也想能乘他们不备杀上一个,就算真杀不到,能逃走也是好的,所以她继续装昏下去,一面暗中聚力,一面盘算如何弑仇逃生,也幸好她武当一派的内功以阴*柔为主,她暗中运功聚力,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总算冲开了被封的道,常氏兄弟和骆冰一点也没发觉,直到常伯志三人离开,她把握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举偷袭成功。

    李沅芷怕夜长梦多,伸手点了常赫志的死,随便在身上套了件长袍,刚想再找其它衣物,却隐约听到那车夫破锣的声音传来,心中一急,连亵*衣裤也顾不上拿了,忙跳出车子,向大路走去。

    才没走几步,李沅芷脚下一软,几乎摔倒,忙挣扎着站直身子,内力一转之下,发现自己体力已竭,内力已衰,根本无法再走,她一咬牙,回过身来,一拐一拐走进了磨坊里……

    李沅芷的身影才刚消失,常伯志、骆冰和车夫己经走出磨坊,那车夫笑道:「偌大一个磨坊,只有一个老掉了牙的老家伙在管,也不怕遇贼了!」常伯志接口道:「这磨坊什么都没有,贼来偷什么?」说罢,示意车夫把车子拉过来,那车夫应了一声,向车子跑去。

    车夫走到车厢旁边,听得车内声息全无,心中暗觉不妥:刚才他们离开的时候,常赫志才刚开始**李沅芷,要知道他们兄弟俩精力充沛、耐力持*久,不太可能才这一阵子便己完事。他轻轻敲了敲车门,试道:「五爷!」车厢里一片寂静,车夫又叫道:「五爷!六爷请你出来!」

    连敲几下,车厢内还是毫无反应,这时,常伯志己等得不耐烦了,走过来拉开车门……

    「哇!」常赫志连吐了几口紫红色的瘀血,然倒下,骆冰忙给他喂伤药,车夫拿了毛巾替他擦去衣衫上的瘀血;原来之前李沅芷碓实是点中了常赫志的死,但一来他功力十分深厚,所练的又是十分耐打的黑沙掌内功,二来她被他们兄弟蹂*躏了一整天,身虚体弱,最重要的是她道才冲开不久,血脉涩滞,所以那一指所聚之力并不足够,常赫志吃她这一记,虽然受了极重的内伤,却死不了。

    常赫志一面喘着粗气,一面不知是在赞还是骂道:「咳咳……这臭*婊**子!咳……!好!够奸*诈!够辣!咳……要再让老子再抓到,老子要让她……咳……让她好看!快!她没走多久,咱们快去追,咳咳咳……!」说完,那车夫会意地走出车厢外,跳上御座,「叭!」的一声鞭向,马车向大路驰去。

    听着马蹄和车轮声渐渐远去,李沅芷暗中松了一口气,脚下一软,缓缓坐倒在地上。才刚坐倒,她便觉得一阵阵睡意排山倒海般袭来,眼皮禁不住地打起架来,她狠狠地咬了咬嘴唇,心中暗道:「不能睡!我现在身处险境,那群禽*兽随时都会回来,我绝对不能睡在这里!一定要尽快找个地方藏起来!」强撑着爬起身来,摇摇晃晃地没入磨坊房舍的暗影中。

    李沅芷找了一阵子,发现柴房里有一垛堆得高高的乾麦杆,心中大喜,忙绕到它后头,也顾不上那东西剌肉生痛了,扯了一堆摊在自己身上,才刚隐蔽好,她己经支持不住,沉沉睡去……

    马车急赶了一阵,连鬼影子也没看见到一个,常伯志坐得不耐,向常伯志道:「六哥,这里就只有一条路,那小贱*人不可能跑得这么快的!不如你和刘七先在这等着,咱和四嫂四处搜一搜!」常伯志沉吟了一下,道:「也好!……这样吧!你们到处搜一搜,咱和刘七再往前赶一段,如果实在没有发现,就各自回磨坊会合!」常伯志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吧!」说完,拖着骆冰的手跳出车外。

    马车在无人的路上又走了一段,常赫志见依然没有李沅芷的影踪,心想她一定没有走大道,再找下去也是枉然,便吩咐那车夫道:「刘七!不要再走了,咱们先回去!明天再找!」那车夫应了一声,马车回头往磨坊走去。

    常赫志回到磨坊,打坐运气了一会儿后,常伯志和骆冰也两手空空地回来了。三人胡乱吃了些乾粮后,讨论起怎么追捕李沅芷,常伯志一面烘火一面骂道:「的!这贱*人还真狡猾,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骆冰软声安慰道:「你放心好了,外面路又难走、又快下雨了,我想她就算真走了也走不了多远的,说不定还在附近那里躲着!我看明天一早起来,我们别忙着去追,先在在附近找一找比较好!」

    常伯志闻言,转怒为喜,凑过身去一把搂住,笑道:「那贱*人没本心,还是四嫂你比较好!」

    说着,便己毛手毛脚了起来,骆冰白了他一眼,挣开身子,嗔道:「讨厌!

    我今天己经很累了,没有心情和你闹,再说,我们明天还要一早起来去找芷妹妹!」常伯志想想也是,不再向她纠缠,在火堆中添了些柴草后,倒头便睡。

    第二天天才刚亮,常伯志和骆冰便己出发,在附近寻找李沅芷的踪迹;这时,常伯志的内伤己经好了七成,足以制得住李沅芷,本可和他们一起出去,但他怕不理这三成内伤会留下后患,所以便留下来继续疗伤。而那车夫虽然也有一点武功底子,可以参予搜索,但一来要做早饭,二来要照顾常赫志和马车,所以也留了下来。

    刘七洗了一把脸,抖擞精神,才半个时辰就把马和马车都洗好了,休息了一阵子,便去厨房准备做饭。到了厨房后,他发现用来诱*火的草己经用得差不多了,便到柴房去拿。

    刘七推门进去,只见一垛麦杆堆得像座小山似的,便待抱一抱回去,但麦杆才一上手,却发现那是受了潮的,再看附近的,也都多多少少地受了点潮,于是他便绕到堆的后面去,打算拿些没受潮的。

    刘七绕到麦杆堆的后面,见几层麦杆平平地铺在地上,金黄亮丽的,看起来相常干燥,便弯下*身去扒。他的手才扒下去,突然碰到一个温暖滑*腻的东西,就在这时,那摊麦杆突然动了一动,似是其中藏了什么活物,他吓了一跳,以为碰到了大蛇,顿时一动不敢动;那摊麦杆动了一下后便又再恢复平静,过得半晌,他见没有什么动静,便小心奕奕地抽出手来,然后留心观察眼前那一摊麦杆;之前他一心来拿柴草,所以没有发现什么,现在留意观察,立刻被他看到那摊麦杆前面,有几缕长发露了出来,而在他扒开了的地方,一片晶莹的耀目生辉。

    「李沅芷!」一个名字在刘七心里如闪电般掠过,心里一阵慌乱,便欲拔脚便跑,但他毕竟是个打过仗的军人,才跨出两步,己经镇定下来,心道:「***的!我这是干嘛?只不过是个娘*们,就算真是那个李沅芷又怎样?老子至不济也能持个十招八招的,何况常老五就在外面,只要老子喊一声就来了,到时还会怕她?」想着,缓缓回过头来,又走了回去。 *

    刘七走回原位,见那一摊麦杆还是毫无动静,顿时放心不少,蹲下*身去,大着胆子轻轻地、一把一把地把麦杆拿开。十几把过后,一双纤*细*娇*美的小*腿顿时露了出来,那如春草般的纤*细和柔*弱,不是李沅芷的却是谁的?要知道在这两个月的追捕押送期间,常氏兄弟在y辱二女时,都十分放肆,不但不分时地,而且还不太避讳,这样一来,骆、李两人娇*吟故然被他听了不少,那动人的玉*体娇姿也是没少看了,所以他只看到小*腿,就肯定那是李沅芷的。

    刘七心里砰砰乱跳,手下却是不曾稍停,很快地,遮往李沅芷下*身的麦杆己被他拿走,曲*线*玲*珑,即使有长袍的遮掩,却是一样的引人暇思,看着这样的情景,他的**顿时变成了一根铁棒。

    这时,刘七心里好生矛盾:看现在这种情形,李沅芷应该是睡死了或是昏过去了,按理说,他本应立刻去向常赫志报告,只是如果就这样把她交出去,心里又实在不甘;要知道骆冰和李沅芷这红花会双娇,一个艳*丽一个娇美,都是他生平仅见、梦茔魂牵的绝顶美女,平常的暗里偷看,那及得这样的活*色生香在眼前?现在机会难得,如能乘机捞上点油水,那就不枉此生了,但李沅芷的武功他是知道的,以常赫志这样的功力,一时不察也险些送了命,何况是自己?但如果让这样的机会白白溜走,以后回想起来,下半辈子恐怕都要在捶胸顿足中度过。

    刘七天人交战了一会,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便不再犹豫,站起身来,退后一步,然后伸脚在李沅芷的大*腿上轻轻地踢了几下…………

    李沅芷被刘七的扰惊醒了过来,本能挺起身来。刘七虽然早己有备,但她这样破草而出,也吓了一跳,忙退后一步,凝神戒备。

    李沅芷一觉醒来,却见到仇人的同党站在身前,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忙跳起身来,就要向他一掌击去,就在这时,那獐头鼠目的猥琐汉子突然向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她心中大奇,不知这家伙在搅什么鬼,忙把准备击出的一掌凝住不发。

    刘七见李沅芷停了手,心下稍安,向旁边努一努嘴,轻声道:「他们就在隔壁,这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马上就会知道,到时你就算想逃也逃不掉!」

    李沅芷环顾四周,见只有他一个人,心下稍安,轻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把他们叫过来?你想怎么样?」

    刘七涎脸笑道:「我想跟李女侠你打个商量!」

    李沅芷见他面容猥琐,心里一阵说不出的厌恶,道:「有话便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刘七笑道:「好!那我就直说了!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只要我一喊出来,你就完了,当然,如果我放你一马,那又另当别论!」

    李沅芷打断他道:「你现在自身难保,还说什么放我一马,凭你那一点低微武艺,我杀了你之后再走还来得及!」

    刘七道:「是吗?想不想来赌一赌?反正结果马上就知道了,我是没什么,大不了命一条罢了,你的赌本可贵了,别忘了,常……常家兄弟和骆冰己经背叛了红花会,现在只有你一个能揭穿他们!如果你被再被抓住,那红花会很快就会被灭掉,男的被斩首示众,女的被送去做军j,像你*娘一样。」

    李沅芷听他辱及亲母,脸色大变,素手一扬,像他脸上打去,眼见就打到,却见到刘七张口欲喊,心中一震,忙凝掌不发,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宁愿被他们抓住,也要先杀了你!」

    刘七见她有所顾虑,提起了老高的心放了下来,涎脸笑道:「好!好!我不说那个!」续道:「常氏兄弟杀了你的父亲、丈夫、师父、使女和朋友,又j污了……又奸污你!如果你再被他们抓住,这些仇恐怕都不能报了,其实我也很同情你,很想帮你,只是这私放重犯的罪名非同小可,我跟你非亲非故,这个……」说到这里,闭口不言。

    李沅芷听他的语气似是要交换条件,心里还以为他要的是钱,忙道:「你想要银子罢了,要多少!说吧!」说完,见他摇头微笑,便道:「那你要什么?」

    刘七闻言后,一面上下打量着她,一面涎脸笑道:「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心里就忘不了你,如果……如果你能让我一亲芳*泽,我就冒一次险,放你离开!」

    李沅芷被他的眼光看得浑身发毛,又听得他竟然这样不知廉耻,竟然要以自己的身*体来作交换条件,一时间只气得浑身发抖,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刘七本来心中忐忑,见她没有立刻发作,心里希望之火顿时烧了开来,涎脸笑道:「怎么样?」

    李沅芷终于反应过来,颤声道:「你……你想乘人之危!……做梦!」

    刘七道:「这可算不上是乘人之危,我也要冒险的,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不死也得脱层皮了!我要的又不多,只不过是交*欢一次而已……反正你己经失*身给他们了,再给我一次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但如果你再被他们抓到的话,别说红花会和你的血海深仇无法再报!就算是他们怎么累、怎么良心发现,也总不会只奸污你一次吧?算起来,你是赚了十分的便宜!」

    刘七的话像惊雷一样击在李沅芷的心里,「对!如果我被他们再抓住,那爹娘、师父的血海深仇和红花会的前途就完了!」想到这里,她的情绪顿时平静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是他们的同党,我凭什么要信你?」

    刘七见她态度软化,心下暗喜,忙道:「这个你可以放心,现在常家兄弟己经把你当成是他们的女人,怎么受得了其他人给他们戴绿头巾?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要了你的身*子,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除非我活腻了,否则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会出卖你!」

    李沅芷闻言也觉有理,一时间无言以对,心里实在己经认同了,只是实在不甘心于就这样失*身于人,唯有道:「我己经是个残*花*败*柳了,有什么好的!不如你要别的东西吧!我可以给你很多银子,我也可以教你高深的武功!」

    刘七几乎大笑出声,忙掩口道:「你也太笨了,就算我真的要钱,你身上干干净净的,又什么可以给我?你可别说是写借据或者抵押什么的,那些东西要被人发现,可是个杀头的证据,我还不会笨得去要这不切实际的东西!至于高深的武功嘛!更扯淡,你的武功如果是真厉害的话,又怎么会被常家兄弟抓到?」说完,催促道:「怎么样,别再拖延时间了,快点决定吧!」

    这时,李沅芷己没了办法,待要答应,但想到要把身子交给这样一个猥*琐的马夫,又实在接受不了,心里一急,开口求道:「算我求求你了,只要你放过我,我和红花会上下,永感你的大德!」

    刘七不理她的软语相求,摧道:「我不要什么大德小德,我只要你的身*体,你说!肯还是不肯!」说完,作势欲叫。

    李沅芷无计可施,暗叹一声:「罢了!」咬牙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今天这事只有你有你知我知!不能告诉别人……还有,在交……做那事的时候,你的手不准乱*摸,也不能……不能……吻我,你的……你的……**也不能我里面!」她心中羞赧,这几句讨价还价的话说得一句比一句小声,最后几句,几乎细不可闻。

    刘七这时正处于上风,那肯让步?笑道:「我只能答你应不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但其他的却不行,两人交*欢,这也不行,哪也不行,还有什么味道可言! 」说完,又摧道:「这己经是我的底价了,快说!行还是不行?」

    李沅芷呆了一呆,咬牙道:「只要你不把**里面,其他的都随你!这也是我的底价,你要就要,不要就拉倒!」说完,眼角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刘七见她咬牙切齿的,态度甚是坚决,心中暗笑道:「笨蛋!到时老子的宝贝就在你里面,你想不要都不行!」嘴里却道:「好!我们一言为定!」说着,便去动手解*腰*带。

    【和谐两千字】*********************************************……

    刘七让李沅芷摆好了姿势,***便欲再度占有这俏丽的侠女,就在这时,只觉身上一麻,顿时动弹不得,他转过眼珠斜望过去,顿时惊得魂飞魄散:制住他道的,却是他这时最怕见到的人──常赫志。

    原来常赫志刚才喝光了开水,便到厨房去找刘七,想让他给烧点,待到了厨房,他见刘七不在,便猜他到柴房来了,于是便来柴房找他。常赫志才接近柴房,便听到房中隐约有碰撞声传来,一时好奇心起,便不动声息地掩近,那时,刘七背对着门口,而李沅芷却正在闭眼苦忍痛苦,因此两人都没发现他进了柴房。

    【和谐千字】*******************************************

    李沅芷双脚乱蹬,但却阻止不了常赫志的侵犯;******……

    这天中午,一辆马车缓缓驶离了磨坊,向通往北京的大道驰去,在车夫的座位上,坐了一个脸青鼻肿的车夫,而车厢内,是四个浑身赤*裸的男女……

    半个多月后,连接杜家村和秀容县的道路上,一骑急如星火地向东而去,马上乘客是个少年,一身书生的打扮,用一块纱布幪在脸上挡尘,只露出一双大眼,和一双白嫩小手,这人不是别人,却是去找陆菲青的李沅芷;自从上次几乎被常氏兄弟抓住以后,李沅芷思前想后,觉得不能下去,把心一横,连劫了几个大户,拿了不少银子,换成男装后买了两匹马交替着骑,不但不再昼伏夜出,而且专拣大路来走,除了吃饭睡觉外,一路急奔,只在遇到关卡时才绕道而行,这一决定,果然有效,不到五天,便已看到了云中山的山脉。

    由于云中山的范围很大,而陆菲菁所留的地址又不明,李沅芷在附近转来转去也找不到,过得几天,常氏兄弟也到了,李沅芷既要找人,又要避开他们,愈加辛苦,结果找了半个多月后,李沅芷终于找到了陆菲青的老友,但那时陆菲青却已走了两天,说要回分舵去,李沅芷怕师傅在路上遇到常氏兄弟,敌我不明下遭到毒手,不敢再作勾留,马上便往回追。

    这天,李沅芷到了秀容县城,见天色将暗,便找了家客店住了下来。一切安顿好后,李沅芷便到对面的饭馆吃饭。这时正值用餐时间,饭馆大堂里人还不少,几乎都坐满了,店小二见李沅芷打扮光鲜,气度不凡,便建议她到楼上雅座去;她正怕人多眼杂,欣然上楼。那雅座大堂虽然只比楼下大堂的空间小了一点,但桌数却少了不少,为了让客人放心谈话,桌与桌之间还以屏风隔开,相常窝心体贴。

    点了菜,另要了一壼酒和几小碟小菜,慢慢吃着。忽然,一把让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她对面的屏风那一头传来:「陆大哥!兄弟惭愧,没有管好十四弟,累得四嫂受辱、十四弟妹失踪,唉……!」却是常赫志的声音。

    「这是那里的话,鱼同不知自爱,须怪不得你们,如果当时是我,我也容他不得,唉……!其实发生了这事,我也有责任!」这却是陆菲青的声音,李沅芷乍然听到师父的声音,一时间惊喜交集,惊的是常氏兄弟比她先一步找到陆菲青,喜的是师父还未遭到他们的毒手。

    三人不料旁边有人偷听,陆菲青续道:「平常我见鱼同看文夫人的眼光,就已觉得有问题!但以为他为人还算光明磊落,不会做出些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去说他!想不道这畜*生……!唉……当初我力主沅芷和他成亲,现在看来,竟是错了!」李沅芷回想起那天余鱼同和骆冰的对话,枉自己对他的一往情深,到头来竟是自作多情,心头一酸,再也支持不住,苦忍多时的泪水忍不住如泉涌出。

    流了一阵子泪后,李沅芷渐渐定下神来,也从三人的谈话中听出了个大概:他们三人是进来吃饭时刚好在楼下碰见的,只比她上来早不到半个时辰,想来是这里人多眼杂,不太方便,所以常氏兄弟才没有对陆菲青下手。李沅芷心中念头急转,该怎么尽快通知师父而不让常氏兄弟知晓。

    不久,陆、常三人结帐离开,李沅芷丢了锭金子在桌子上,然后叫店小二过来。店小二见到那锭金子,登时眼睛发直,李沅芷说道:「小二,我想你帮我做几件事!这锭金子只是订金,事成之后还有重赏!」店小二见锭金子约有五两重,如兑成银子,足够一家五口舒舒服服地用上几年,然而这只是「订金」而已,事成之后还有「重赏」,那还得了,一时间高兴得几欲昏去,怕李沅芷反悔,忙拿起来,忙不迭地道:「没问题!没问题!没问题!有什么事要小人去办,公子尽量吩咐好了!」忍不住金子上咬了一口。

    李沅芷见他一副贪婪相,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那店小二听得声音有异,抬头看去,见她虽作男装打扮,但眉如春水、脸如桃花,明明是个绝美的女子,一时间看得呆住。

    李沅芷从怀中拿出一枚金针吩咐道:「第一,我要你帮我去查一查刚才那三位大爷住在那里!第二,你帮我把这枚金针交给那位年纪大一点的陆大爷,但是不要让另外两人知道!第三,跟陆大爷说,要他小心另外两人,他们是白铁像! 」这是红花会中的暗语,是内*奸的意思,灵感源自杭州岳王庙中的秦桧像。她见店小二头不懂,补充道:「你照说就是了!」店小二点头称是。

    李沅芷续道:「第四!你请陆大爷找个机会独自到云来栈黄字三房一聚,也不要让另两人知道!第五,话传到以后,你请陆大爷给个信物带回来!就这五件事,行吗?」店小二本还以是什么难办的事,听得竟如此简单,顿时喜出望外,一面忙不迭地答应,一面转头就跑。

    李沅芷目送小二走出去,心中不安,一会儿想着等会见到师傅该说什么,一会儿想着该怎么报仇,一会儿又想到余鱼同无情无义,一会儿又想到冰姐姐被虏受辱,一路上必定受了不少苦头,各种念头、记忆在脑中翻来覆去,起伏不定。

    过了半个时辰,那小二终于回来了,李沅芷见他神色有点慌张,忙问道:「干嘛那么慌张?我叫你办的事办得怎样了?」

    那小二喘定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两枚芙蓉金针,答道:「我的公子爷,刚才真的好险:我从陆大爷的房间出来的时候,几乎被那两人看到,还好我机警,躲到茅厕去了,才没被他们发现……五两金子几乎泡汤,的!……对不起,我不是说你,那厕所又脏又臭,有多少天没洗了,也不怕客人倒胃口,我才进去一那一会儿……」

    李沅芷听得不耐烦,打住他道:「别讲那些废话!我叫你办的事办得怎样了?」

    那小二答道:「是、是,五件事全都照你的吩咐办好了!这是陆大爷的信物,但他说在这镇上见面不方便,让你明天寅时到城外五里坡上的龙王庙会面!」

    李沅芷想想也是,但转念又觉得有点怀疑,问道:「陆大爷有没说为什么要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去会面?」

    小二答道:「他说他本已约了朋友在那里见面,另外那两位大爷也知道的,所以不会有问题!」李沅芷晃然大悟:「既然常氏兄已经知道师傅有约,那他单独出去就不会招他们怀疑了!」又问了店小二和陆菲青见面的情况和龙神庙的位置,店小二一一回答,李沅芷见再问不出什么,便给了他一另锭金,小二欢天喜地地去了。

    这天晚上李沅芷翻来覆去睡不着,等到不耐烦了,才是丑时而已,见外面月色不错,暗忖反正又睡不着,还不如早点出发,于是起床稍为梳洗了一下,便出发往山神庙去。

    那龙王庙建在一个名叫五里坡的山包上,山包只有一百多尺高,然而它的四周是一片广阔的平地,所以站在上面,真的可以看到好几里外的东西。故老相传,这山包本是个人工堆成点将台,后来有人看中这里的地势,便在上面建了一座龙王庙。初期庙里香火还算鼎盛,后来连闹了几年旱、涝,便有人说这里曾经是点将台,杀气太重,龙王不喜欢,于是人们便在城里另建了一座,说来也奇怪,自从城里的龙王庙建好了以后,往后几年,这一带还竟然真的风调雨顺,灾星绝迹,这样一来,人们就更相信这种说法了,自此以后,这座旧的龙王庙便行人绝迹、香火渐衰,最后,连庙祝都走了,除了每月初一修破补漏的人以外,平常就个鬼影也没有。

    李沅芷出得城来,骑马向龙王庙踱去,一路上嫦娥大洒晶花银粉,映得到处一片银光闪耀,一阵阵晚风掠过,把路旁的麦叶吹起一波*波的晶波银浪,配上远处偶而传来的一两声犬吠鴞鸣,更显得四野清幽明净、平逸安宁,换了平时,在这样的美景下,她一定会停马驻足,感受一刻这动人的时光,但现在,她却没有这样的心情。她摇了摇头,玉*腿轻夹马腹,顿时,一阵轻碎的马蹄声敲破了月夜的宁静,向龙王庙传去。

    李沅芷踪马走上五里坡,心里不期然地警戒了起来:这坡上除了树大林疏,躲藏不易,而坡外又是一片空旷,如果这次约会是常氏兄弟订下来的诡计,自己要逃恐怕还真不容易。想到此处,她跳下了马,把马牵到树林里,缚在一棵离路边二十几丈远的大树上,之后便借着枝叶间洒下的月色,向坡顶掩去。

    李沅芷借着稀疏的林木掩护,慢慢走近庙门。只见庙门口的空地上烧了一堆火,火旁坐着一人,却是陆菲青。李沅芷见师父不言不动,情况大是不妙,心中忐忑,更加不敢出去,从地上捡了颗石子,「啪!」的一声,丢到陆菲青身旁。

    陆菲青彷如未觉,端坐如昔,李沅芷心中一凉,想到:「师父一定是遭了他们的毒手!」想到此际,顿时一阵忙乱,转身便逃。

    跑得两步,李沅芷猛地停了下来,想到:「师恩深重,如果我只为了自己便抛下他,还算是人么?」咬了咬牙,回过身去,慢步走出树林。

    李沅芷一面走近陆菲青,一面扬声道:「姓常的奸贼!有种就给我出来,枉你们是成名以久的人物,还干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话声才落,一人从庙里走了出来,阴笑道:「十四弟妹不要大惊小怪,咱不是出来了吗?其实咱躲起来,只是要给你一个惊喜,既然你已经看穿了,我就出来罢了!」

    李沅芷见只有常赫志出来,叫道:「常赫志,你……常伯志呢?溜到那里去了?」

    常赫志y笑道:「老六?他接四嫂去了,好让你们姑嫂相会,想不到你这样念着他!不枉他对你念念不忘!」

    李沅芷硬压怒火,道:「我师父怎么样了?你们怎么知道我约了他的?」。

    常赫志一面上上下下地不断打量她,一面答道:「咱们来交换!你先回答你知道的,我再回答我知道的!」

    李沅芷道肉在砧板上,不得不答道:「好,你想知到什么?」

    常赫志道:「那天红花亭的事!」

    李沅芷俏脸暗地一红,道:「那天……」

    原来那天早上李沅芷看见骆、余、常四人先后出门,心中奇怪,便跟了过去,到了山上,刚好听到余鱼同向常氏兄弟的自白。那时,李沅芷心中气苦,便欲出去把余鱼同一剑杀了,再横剑自刎,谁知常氏兄弟话锋一转,转而劝余鱼同归顺朝廷,余鱼同虽然私德不佳,却颇有些民族良知,宁死不从,二人见劝降无效,便把他杀了,当时事出突然,李沅芷救之不及。后来待得二人走回亭中,她便暗中跟了过去,见常赫志正在污*辱骆冰,她本想现身相救,但转念一想,觉得他们武功太高,出去了也是白饶,何况他们的秘密影响红花会的命运,两者一比,轻重立判,便不敢逗留,找了个空子下山去了……

    李沅芷说完,向常赫志道:「我说完了,该你说了吧!」

    常赫志阴笑道:「你和咱们在云中山玩了几天捉迷藏,你道咱们不知道吗?

    后来咱们醒悟到了,与其这样乱*摸乱撞的找人,还不如守在你们离开的必经之路处,来个攻其不备的好,所以咱们就回到这里等你们。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昨天,咱们在镇上碰到陆老头;说真的咱兄弟还真有点怕他,本以为他是来找咱们晦气的,一谈之下才知道他还不知道咱们的事,饭后回到客店,咱兄弟怕夜长梦多,便找个机会把他做翻了。后来,你派来的那个贪心店小二过来,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他,却又不甘心那五两金子,没办法,反正你也没有在场监视,便打破约定,来找咱们商量,咱兄弟成人之美,赏了那小二五两金子,另加二十两,条件是要他把信物和谎话带到,结果他果然不负所托,至于之后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就不再废话了!」

    李沅芷眼看陆菲菁,问道:「你们把我师父怎样了!」

    常赫志阴笑道:「他是咱们的心腹之患,怎能留下来,当然是送他跟师兄和师弟会面去了!」

    说完,伸脚一踢,陆菲菁的身体应脚而倒,火光掩映下,双目圆睁,却是死不瞑目。

    李沅芷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几欲昏去,忙深吸一口气,强定下心神,但眼泪已忍不住夺眶而出,问道:「那冰姐姐和小翠呢?」

    常赫志yxiao道:「四嫂已经原谅了咱们,这些日子都和咱们在一块!快乐的很!不信?待会你见到她就知道了!至于你那丫头嘛!长得不错,身材也好,而且像她的主人一样,是个处*女,咱怎么会暴殄天物?当然是即时便替她开*苞了! *

    本来咱兄弟也十分爱惜她的,可惜她看不开,两天后乘咱们不在意,跳崖死了!」

    李沅芷连受打搫,再也忍受不住,尖叫一声,抢上前去,一拳向常赫志胸口捣去,常赫志见她状似疯癫,不想跟她纠缠,侧身避过,回了一拳,李沅芷虽然神志大乱,但招式纯熟,随手拨开,二人顿时拳来脚往地打了起来。

    李沅芷练的是玄门正宗内功,内力运转之下,絮乱的心神渐定,一招一式间,渐见家数。又拆了十数招,常赫志劲沉力猛,招式狠辣,李沅芷委实难以招架,瞧个空档,迎面就是一把金针,他知她芙蓉金针厉害,早已有备,低头避过,她见金针伤他不得,跳出圈子,拔出长剑,左手针、右手剑,又和他战在一起。

    一个不敢伤人,一个存心拼命,两人又翻来覆去地又拆了二十几招,常赫志却始终抢不近李沅芷的身边,心中焦躁道:「她虽然招式纯熟,但内力只是平平,怎地交手那么多招还拿她不下?」左手一伸,竟从李沅芷的剑锋抓去,李沅芷不知是诈,力贯剑身,用力削了下去!眼看可以把他的一只手掌砍下来,谁知他手掌一反,「铮!」的一声,一指弹在剑脊上,李沅芷只觉手中一阵大力传来,长剑几欲脱手而出,忙用力抓住,但常赫志借着她长剑一荡之间,抢到了她的身前。

    李沅芷大惊,扬手便欲发针,但常赫志是何等人,好不容易抢近她的身边,怎会让她得逞,右掌如电拍出,「呀!」的一声,李沅芷左臂中掌,一把金针掉在地上。

    常赫志乘机伸手一捞,搂住了李沅芷的纤*腰,顿时温香玉暖抱满怀,李沅芷回剑不及,惊怒之下张口便向他鼻子咬去,常赫志不料她会咬人,吓了一跳,本能一推,把她推了开去。

    常赫志定了定神,又向李沅芷逼去,道:「你打我不过的,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李沅芷逃过一劫,娇喘不定,见常赫志又逼了过来,便欲再战,但刚才透支太大,剑虽举了起来,却是颤抖无力,脑中闪过骆冰受*辱时的情景,心更是不安:「这奸*贼如此下*贱,如果落在他手上,后果实在不堪设想!」想到此际,脑中灵光一闪:「他功力远胜于我,我之所以能挡上那么多招,全因为他们要得到我的身*子!」心中想着,便把剑架到脖子上,向常赫志道:「我打你不过,死总可以吧!」作势便欲自刎。

    常赫志不料她有此一招,顿时没了办法,停了下来,强装镇定道:「你以为一死便可以保住贞*了吗?别傻了,就算你死了,咱也可以奸*尸,你死了也是不清不白的!」

    李沅芷听得心头呯呯乱跳,嘴硬道:「至少我生前没受你们污*辱!」常赫志一时语塞。

    两人对恃了一阵子,常赫志终于打破沉默,道:「好!我这次就放过你,你走吧!」

    李沅芷大为意外,喝道:「本姑娘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谁要你放?你……

    你别想耍什么花样!」

    常赫志不怒反笑,道:「反正没有陆菲青在碍手碍脚,只要你不死,咱要抓你的机会还很多!又何必急在一时呢?」

    李沅芷骂道:「y贼住口!我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你们……你们……」她本想用句恶毒的话来骂他,但生性斯文,纵然心中气苦,仍是骂不出口。

    常赫志笑着挥手道:「好了!好了,骂完就快走吧!」

    李沅芷看了师父的尸身一眼,慢慢退走,心道:「还好听桐妹说过她在大漠的遭遇,否则今天实在难以脱身!」退得二十几步,见常赫志真的没有追来,心中暗喜,娇躯一扭,闪进林中,三步并做两步地到了缚马处,正欲解马,眼角一间,一只大手向自己腰间软麻点来,大骇之间纤*腰一扭,一记手刀同时向那只怪手砍去;这一下反应之快,变招之速,连自己也觉意外,满心以为这一下准可以避过了,谁知她快,那手更快,只是稍为一侧,便避过了那记手刀,顺手把她腰上的长剑摘去。

    李沅芷突遭变故,忙闪到一旁,这时,天色已经微亮,晨光中常伯志的脸像妖魔般狰狞,李沅芷心中一慌,伸手掏针,结果掏了个空──原来针囊已不知在什么时候丢失了。

    李沅芷手无寸铁,心神不禁大乱,见常伯志逼近,不敢恋战,转身便逃。跑没两步,只觉后领一紧,已被常伯志抓住了,大惊之下用力一挣,「撕!」的一声,李沅芷的衣领从中裂开,露出了雪*白粉*嫩的玉背,她顾不上害羞,身子往前急冲而去,常伯志只抓到一条布条,往空中一丢,快步追去。

    李沅芷慌不择路地在林中左闪右避,过不一会,头巾已被树枝挂掉了,外衣也被常伯志一块一块地撕走了,只剩下肚*兜和束*胸,再走了一段,一棵大树向前斜伸,挡住了去路,她急停下来就要绕过去,谁知玉*腿才动,便觉酸痛难当,身体不禁向那斜伸的树干趴去去;要知她今天休息不足,恶战连场,体力实已到了透支的地步了,全赖一口气在苦苦支撑,一但停了下来,便无法支持下去了。她才趴下,后面沙沙作响,常伯志已然追到,她自问无力再逃,咬一咬牙,挣扎地撑起身子,回过头来,向常伯志喝道:「姓常的!你欺人太甚,本姑娘跟你拼了!」说着,勉强站直,摆出架式。

    常伯志哈哈大笑,道:「好!你不逃最好!」说着,突然加速,身体鬼魅般贴上了李沅芷的娇*躯。

    李沅芷拙不及防,玉*体已被常伯志紧紧地压住,只觉一阵强烈的男性气息直冲鼻端,尖叫一声,那顾得上什么架式,双手便向常伯志的脸上抓去。

    常伯志女子的经验甚多,李沅芷的反应早已在其意料之中,挡、引、按、捺,才三两下就把她制住;他用一只左手扣住李沅芷的双腕,往上一提,接着下*身往前一靠,她娇*小的身体便被紧紧地压在树干上。李沅芷双脚乱踼,无奈他的身*体压在她两*腿之间,她用力虽猛,却作用不大,常伯志见她的动作威胁不大,腾出右手便向她的胸*部抓去。

    【和谐五千字】*********************************

    常志伯抱着软瘫无力的李沅芷向坡顶走去。

    到了坡顶,常赫志和骆冰一起迎了过去,李沅芷被摧残得软弱无力的**玉*体瘫在常伯志身上,眼光发呆,一动不动,嘴里还塞了块破布,常赫志和骆冰心中不禁有点不忍,常赫志把李沅芷嘴里的破布拔掉,道:「老六!怎样那么猴急粗鲁,把十四弟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弄成这样?」

    常赫志道:「别提了!原来她已经不是原封货了,咱们和老十四都叫她给骗了!」

    常赫志奇道:「怎么可能!」常伯志见他不信,便把刚才的事一一说了。

    听完常伯志的序述,骆冰娇笑了起来,道:「六哥,你误会芷妹妹了,她确实还是个处*子!」

    常伯志道:「她又没有落*红,也没有处*女*膜,怎么还是个处*子?四嫂你不要帮她讲好话了!」

    骆冰道:「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几年前,有一天芷妹妹跑来找我,说下*体痛得厉害,还流了血,我便帮她看了,原来她练功时不小心,弄破了处*女*膜!所以十四弟说的还是对的……你其实真的有破了她的处*子之身!」

    常伯志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的!难怪她那里那么紧,原来还真是个处*女!」

    李沅芷之前见骆冰和两个杀夫仇人一起,行为熟稔,见到常伯志赤*祼的身体也不避开眼光,已自十分奇怪,现在听到她毫不忌惮地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他们,不禁又惊、又羞、又气,一时不知从那里生出来的气力,挣扎着破口骂道:「冰……骆冰……你……你……你无耻!」

    骆冰被骂得呆住,李沅芷见她默然无语,又骂道:「你……你……他们是你的杀夫杀弟的仇人,你不思报仇,反而和他们……和他们一起侮辱我,你……你……怎么对得起四哥?怎么对得起你十四弟??怎么对得起我???」说着说着,激动的眼泪夺眶而出。

    这些天来,骆冰和常氏兄弟朝夕相对、夜夜春*宵,那被高度满足的久旷肉*体,让本来贞**洁*节的心在不知不觉中雌服在两人的胯*下,杀夫杀弟的仇恨,也想得越来越少了,就算想起,也是如云朵般轻轻飘过,而当初立的委身仇敌、待机复仇的主意,也是越来越淡,几乎要消逝无踪了,这时听到李沅芷的怒骂,勾起了心中的伤痛,低下头去,抽泣了起来。

    常赫志见骆冰脸现愧色,心中大骇;他们兄弟联手,使尽浑身解数,连春*药和迷*药也用上了,才令这天仙化人的四嫂委身相许,现在她经李沅芷这一阵喝骂,竟似心生悔意,再下去怎么得了?忙把骆冰搂在胸前,向李沅芷喝道:「你又好得了多少?你的身子已经叫老六破掉了!又有什么骂人的资格?」说完,向常伯志打个眼色,常伯志会意,把李沅芷抱到车上。

    骆冰伏在常赫志胸前哭个不停,常赫志手足无措,过了半晌,方才安慰道:「四嫂!她什么都不知道,别理她!」

    骆冰抽泣道:「她说得对!夫仇不报,我死后一定会被打入十八层地岳!」

    常赫志道:「胡说,四哥和你已恩断情绝了,你要替他守上五年不嫁,就已经还足给他了,他和十四弟不肯归顺朝廷,迟早也要一死,咱兄弟只不过是替天行道而已,一切都是顺天而行,否则,上天怎么会让十四弟妹落在咱们手里?」

    说着,一手绕到了骆冰的身*下,隔着衣服揉*弄那柔美的胸*部。

    【和谐五千字,合集见】**************************************……

    不知过了多久,常氏兄弟的*****她昏迷不醒,便把她丢在一旁,去逗骆冰说话。

    之前,不知是吃醋还是自惭形秽,骆冰对常氏兄弟念念不忘李沅芷甚是不满,但因为刚才的事,她的不满大部份己转移到李沅芷身上了,这时见常赫志来逗自己说话,表示他还在意自己,心里一高兴,那剩余的一些不满也消失无踪了,媚*笑地和二人打*情*骂*俏了起来……

    ***************

    傍晚,天色渐暗,马车离开了官道,驰进了一条支路,车内,可怜的李沅芷兀自昏迷不醒,*********************************,而常氏兄弟和骆冰却正在一面调笑,一面大杯酒大块肉地吃喝着。

    吃喝谈笑间,常伯志忽然笑道:「五哥!十四弟妹不愧是大家闺秀、名门淑女,你看她双手盘胸,大*腿紧夹,这种睡姿,实在让人无机可乘!」

    常赫志笑道:「什么无机可乘?你来看咱的!」说着,侧身躺了下去【和谐千字】*****************************************……

    一会儿,常赫志隐约觉得有些不对,但却说不上那是什么……就在这时,他只觉腰间一麻,软麻己被人封住了,他猛吃一惊:点了他道的人,竟是在他身下一直昏迷不醒的李沅芷。

    常赫志张口欲呼,但李沅芷动作很快,他的嘴巴才张开,一团衣服己塞住了他的嘴,常赫志软倒下来,心中顿时明白了之前的疑惑:如果李沅芷只是暂时昏睡未醒的话,在他**强烈剌激下,就算道未解,她的身体或多或少也会有些反应,但在刚才,无论他的***怎样的抽*送盘旋,李沅芷的身子都像木头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那根本是不合理的,除非她根本就是醒着的,而且一直在强自克制,才会有这种反应!

    随着常赫志的倒下,李沅芷绷紧了的心终于暂时松弛了下来,她吃力地把压在身上那副丑恶的身躯推开;虽然她之前确实是被常赫志干得昏了过去,但没过多久就醒来了,只是一来怕那两只禽*兽会再来侵犯自己,二来也想能乘他们不备杀上一个,就算真杀不到,能逃走也是好的,所以她继续装昏下去,一面暗中聚力,一面盘算如何弑仇逃生,也幸好她武当一派的内功以阴*柔为主,她暗中运功聚力,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总算冲开了被封的道,常氏兄弟和骆冰一点也没发觉,直到常伯志三人离开,她把握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举偷袭成功。

    李沅芷怕夜长梦多,伸手点了常赫志的死,随便在身上套了件长袍,刚想再找其它衣物,却隐约听到那车夫破锣的声音传来,心中一急,连亵*衣裤也顾不上拿了,忙跳出车子,向大路走去。

    才没走几步,李沅芷脚下一软,几乎摔倒,忙挣扎着站直身子,内力一转之下,发现自己体力已竭,内力已衰,根本无法再走,她一咬牙,回过身来,一拐一拐走进了磨坊里……

    李沅芷的身影才刚消失,常伯志、骆冰和车夫己经走出磨坊,那车夫笑道:「偌大一个磨坊,只有一个老掉了牙的老家伙在管,也不怕遇贼了!」常伯志接口道:「这磨坊什么都没有,贼来偷什么?」说罢,示意车夫把车子拉过来,那车夫应了一声,向车子跑去。

    车夫走到车厢旁边,听得车内声息全无,心中暗觉不妥:刚才他们离开的时候,常赫志才刚开始**李沅芷,要知道他们兄弟俩精力充沛、耐力持*久,不太可能才这一阵子便己完事。他轻轻敲了敲车门,试道:「五爷!」车厢里一片寂静,车夫又叫道:「五爷!六爷请你出来!」

    连敲几下,车厢内还是毫无反应,这时,常伯志己等得不耐烦了,走过来拉开车门……

    「哇!」常赫志连吐了几口紫红色的瘀血,然倒下,骆冰忙给他喂伤药,车夫拿了毛巾替他擦去衣衫上的瘀血;原来之前李沅芷碓实是点中了常赫志的死,但一来他功力十分深厚,所练的又是十分耐打的黑沙掌内功,二来她被他们兄弟蹂*躏了一整天,身虚体弱,最重要的是她道才冲开不久,血脉涩滞,所以那一指所聚之力并不足够,常赫志吃她这一记,虽然受了极重的内伤,却死不了。

    常赫志一面喘着粗气,一面不知是在赞还是骂道:「咳咳……这臭*婊**子!咳……!好!够奸*诈!够辣!咳……要再让老子再抓到,老子要让她……咳……让她好看!快!她没走多久,咱们快去追,咳咳咳……!」说完,那车夫会意地走出车厢外,跳上御座,「叭!」的一声鞭向,马车向大路驰去。

    听着马蹄和车轮声渐渐远去,李沅芷暗中松了一口气,脚下一软,缓缓坐倒在地上。才刚坐倒,她便觉得一阵阵睡意排山倒海般袭来,眼皮禁不住地打起架来,她狠狠地咬了咬嘴唇,心中暗道:「不能睡!我现在身处险境,那群禽*兽随时都会回来,我绝对不能睡在这里!一定要尽快找个地方藏起来!」强撑着爬起身来,摇摇晃晃地没入磨坊房舍的暗影中。

    李沅芷找了一阵子,发现柴房里有一垛堆得高高的乾麦杆,心中大喜,忙绕到它后头,也顾不上那东西剌肉生痛了,扯了一堆摊在自己身上,才刚隐蔽好,她己经支持不住,沉沉睡去……

    马车急赶了一阵,连鬼影子也没看见到一个,常伯志坐得不耐,向常伯志道:「六哥,这里就只有一条路,那小贱*人不可能跑得这么快的!不如你和刘七先在这等着,咱和四嫂四处搜一搜!」常伯志沉吟了一下,道:「也好!……这样吧!你们到处搜一搜,咱和刘七再往前赶一段,如果实在没有发现,就各自回磨坊会合!」常伯志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吧!」说完,拖着骆冰的手跳出车外。

    马车在无人的路上又走了一段,常赫志见依然没有李沅芷的影踪,心想她一定没有走大道,再找下去也是枉然,便吩咐那车夫道:「刘七!不要再走了,咱们先回去!明天再找!」那车夫应了一声,马车回头往磨坊走去。

    常赫志回到磨坊,打坐运气了一会儿后,常伯志和骆冰也两手空空地回来了。三人胡乱吃了些乾粮后,讨论起怎么追捕李沅芷,常伯志一面烘火一面骂道:「的!这贱*人还真狡猾,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骆冰软声安慰道:「你放心好了,外面路又难走、又快下雨了,我想她就算真走了也走不了多远的,说不定还在附近那里躲着!我看明天一早起来,我们别忙着去追,先在在附近找一找比较好!」

    常伯志闻言,转怒为喜,凑过身去一把搂住,笑道:「那贱*人没本心,还是四嫂你比较好!」

    说着,便己毛手毛脚了起来,骆冰白了他一眼,挣开身子,嗔道:「讨厌!

    我今天己经很累了,没有心情和你闹,再说,我们明天还要一早起来去找芷妹妹!」常伯志想想也是,不再向她纠缠,在火堆中添了些柴草后,倒头便睡。

    第二天天才刚亮,常伯志和骆冰便己出发,在附近寻找李沅芷的踪迹;这时,常伯志的内伤己经好了七成,足以制得住李沅芷,本可和他们一起出去,但他怕不理这三成内伤会留下后患,所以便留下来继续疗伤。而那车夫虽然也有一点武功底子,可以参予搜索,但一来要做早饭,二来要照顾常赫志和马车,所以也留了下来。

    刘七洗了一把脸,抖擞精神,才半个时辰就把马和马车都洗好了,休息了一阵子,便去厨房准备做饭。到了厨房后,他发现用来诱*火的草己经用得差不多了,便到柴房去拿。

    刘七推门进去,只见一垛麦杆堆得像座小山似的,便待抱一抱回去,但麦杆才一上手,却发现那是受了潮的,再看附近的,也都多多少少地受了点潮,于是他便绕到堆的后面去,打算拿些没受潮的。

    刘七绕到麦杆堆的后面,见几层麦杆平平地铺在地上,金黄亮丽的,看起来相常干燥,便弯下*身去扒。他的手才扒下去,突然碰到一个温暖滑*腻的东西,就在这时,那摊麦杆突然动了一动,似是其中藏了什么活物,他吓了一跳,以为碰到了大蛇,顿时一动不敢动;那摊麦杆动了一下后便又再恢复平静,过得半晌,他见没有什么动静,便小心奕奕地抽出手来,然后留心观察眼前那一摊麦杆;之前他一心来拿柴草,所以没有发现什么,现在留意观察,立刻被他看到那摊麦杆前面,有几缕长发露了出来,而在他扒开了的地方,一片晶莹的耀目生辉。

    「李沅芷!」一个名字在刘七心里如闪电般掠过,心里一阵慌乱,便欲拔脚便跑,但他毕竟是个打过仗的军人,才跨出两步,己经镇定下来,心道:「***的!我这是干嘛?只不过是个娘*们,就算真是那个李沅芷又怎样?老子至不济也能持个十招八招的,何况常老五就在外面,只要老子喊一声就来了,到时还会怕她?」想着,缓缓回过头来,又走了回去。

    刘七走回原位,见那一摊麦杆还是毫无动静,顿时放心不少,蹲下*身去,大着胆子轻轻地、一把一把地把麦杆拿开。十几把过后,一双纤*细*娇*美的小*腿顿时露了出来,那如春草般的纤*细和柔*弱,不是李沅芷的却是谁的?要知道在这两个月的追捕押送期间,常氏兄弟在y辱二女时,都十分放肆,不但不分时地,而且还不太避讳,这样一来,骆、李两人娇*吟故然被他听了不少,那动人的玉*体娇姿也是没少看了,所以他只看到小*腿,就肯定那是李沅芷的。

    刘七心里砰砰乱跳,手下却是不曾稍停,很快地,遮往李沅芷下*身的麦杆己被他拿走,曲*线*玲*珑,即使有长袍的遮掩,却是一样的引人暇思,看着这样的情景,他的**顿时变成了一根铁棒。

    这时,刘七心里好生矛盾:看现在这种情形,李沅芷应该是睡死了或是昏过去了,按理说,他本应立刻去向常赫志报告,只是如果就这样把她交出去,心里又实在不甘;要知道骆冰和李沅芷这红花会双娇,一个艳*丽一个娇美,都是他生平仅见、梦茔魂牵的绝顶美女,平常的暗里偷看,那及得这样的活*色生香在眼前?现在机会难得,如能乘机捞上点油水,那就不枉此生了,但李沅芷的武功他是知道的,以常赫志这样的功力,一时不察也险些送了命,何况是自己?但如果让这样的机会白白溜走,以后回想起来,下半辈子恐怕都要在捶胸顿足中度过。

    刘七天人交战了一会,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便不再犹豫,站起身来,退后一步,然后伸脚在李沅芷的大*腿上轻轻地踢了几下…………

    李沅芷被刘七的扰惊醒了过来,本能挺起身来。刘七虽然早己有备,但她这样破草而出,也吓了一跳,忙退后一步,凝神戒备。

    李沅芷一觉醒来,却见到仇人的同党站在身前,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忙跳起身来,就要向他一掌击去,就在这时,那獐头鼠目的猥琐汉子突然向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她心中大奇,不知这家伙在搅什么鬼,忙把准备击出的一掌凝住不发。

    刘七见李沅芷停了手,心下稍安,向旁边努一努嘴,轻声道:「他们就在隔壁,这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马上就会知道,到时你就算想逃也逃不掉!」

    李沅芷环顾四周,见只有他一个人,心下稍安,轻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把他们叫过来?你想怎么样?」

    刘七涎脸笑道:「我想跟李女侠你打个商量!」

    李沅芷见他面容猥琐,心里一阵说不出的厌恶,道:「有话便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刘七笑道:「好!那我就直说了!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只要我一喊出来,你就完了,当然,如果我放你一马,那又另当别论!」

    李沅芷打断他道:「你现在自身难保,还说什么放我一马,凭你那一点低微武艺,我杀了你之后再走还来得及!」

    刘七道:「是吗?想不想来赌一赌?反正结果马上就知道了,我是没什么,大不了命一条罢了,你的赌本可贵了,别忘了,常……常家兄弟和骆冰己经背叛了红花会,现在只有你一个能揭穿他们!如果你被再被抓住,那红花会很快就会被灭掉,男的被斩首示众,女的被送去做军j,像你*娘一样。」

    李沅芷听他辱及亲母,脸色大变,素手一扬,像他脸上打去,眼见就打到,却见到刘七张口欲喊,心中一震,忙凝掌不发,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宁愿被他们抓住,也要先杀了你!」

    刘七见她有所顾虑,提起了老高的心放了下来,涎脸笑道:「好!好!我不说那个!」续道:「常氏兄弟杀了你的父亲、丈夫、师父、使女和朋友,又j污了……又奸污你!如果你再被他们抓住,这些仇恐怕都不能报了,其实我也很同情你,很想帮你,只是这私放重犯的罪名非同小可,我跟你非亲非故,这个……」说到这里,闭口不言。

    李沅芷听他的语气似是要交换条件,心里还以为他要的是钱,忙道:「你想要银子罢了,要多少!说吧!」说完,见他摇头微笑,便道:「那你要什么?」

    刘七闻言后,一面上下打量着她,一面涎脸笑道:「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心里就忘不了你,如果……如果你能让我一亲芳*泽,我就冒一次险,放你离开!」

    李沅芷被他的眼光看得浑身发毛,又听得他竟然这样不知廉耻,竟然要以自己的身*体来作交换条件,一时间只气得浑身发抖,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刘七本来心中忐忑,见她没有立刻发作,心里希望之火顿时烧了开来,涎脸笑道:「怎么样?」

    李沅芷终于反应过来,颤声道:「你……你想乘人之危!……做梦!」

    刘七道:「这可算不上是乘人之危,我也要冒险的,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不死也得脱层皮了!我要的又不多,只不过是交*欢一次而已……反正你己经失*身给他们了,再给我一次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但如果你再被他们抓到的话,别说红花会和你的血海深仇无法再报!就算是他们怎么累、怎么良心发现,也总不会只奸污你一次吧?算起来,你是赚了十分的便宜!」

    刘七的话像惊雷一样击在李沅芷的心里,「对!如果我被他们再抓住,那爹娘、师父的血海深仇和红花会的前途就完了!」想到这里,她的情绪顿时平静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是他们的同党,我凭什么要信你?」

    刘七见她态度软化,心下暗喜,忙道:「这个你可以放心,现在常家兄弟己经把你当成是他们的女人,怎么受得了其他人给他们戴绿头巾?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要了你的身*子,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除非我活腻了,否则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会出卖你!」

    李沅芷闻言也觉有理,一时间无言以对,心里实在己经认同了,只是实在不甘心于就这样失*身于人,唯有道:「我己经是个残*花*败*柳了,有什么好的!不如你要别的东西吧!我可以给你很多银子,我也可以教你高深的武功!」

    刘七几乎大笑出声,忙掩口道:「你也太笨了,就算我真的要钱,你身上干干净净的,又什么可以给我?你可别说是写借据或者抵押什么的,那些东西要被人发现,可是个杀头的证据,我还不会笨得去要这不切实际的东西!至于高深的武功嘛!更扯淡,你的武功如果是真厉害的话,又怎么会被常家兄弟抓到?」说完,催促道:「怎么样,别再拖延时间了,快点决定吧!」

    这时,李沅芷己没了办法,待要答应,但想到要把身子交给这样一个猥*琐的马夫,又实在接受不了,心里一急,开口求道:「算我求求你了,只要你放过我,我和红花会上下,永感你的大德!」

    刘七不理她的软语相求,摧道:「我不要什么大德小德,我只要你的身*体,你说!肯还是不肯!」说完,作势欲叫。

    李沅芷无计可施,暗叹一声:「罢了!」咬牙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今天这事只有你有你知我知!不能告诉别人……还有,在交……做那事的时候,你的手不准乱*摸,也不能……不能……吻我,你的……你的……**也不能我里面!」她心中羞赧,这几句讨价还价的话说得一句比一句小声,最后几句,几乎细不可闻。

    刘七这时正处于上风,那肯让步?笑道:「我只能答你应不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但其他的却不行,两人交*欢,这也不行,哪也不行,还有什么味道可言! 」说完,又摧道:「这己经是我的底价了,快说!行还是不行?」

    李沅芷呆了一呆,咬牙道:「只要你不把**里面,其他的都随你!这也是我的底价,你要就要,不要就拉倒!」说完,眼角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刘七见她咬牙切齿的,态度甚是坚决,心中暗笑道:「笨蛋!到时老子的宝贝就在你里面,你想不要都不行!」嘴里却道:「好!我们一言为定!」说着,便去动手解*腰*带。

    【和谐两千字】*********************************************……

    刘七让李沅芷摆好了姿势,***便欲再度占有这俏丽的侠女,就在这时,只觉身上一麻,顿时动弹不得,他转过眼珠斜望过去,顿时惊得魂飞魄散:制住他道的,却是他这时最怕见到的人──常赫志。

    原来常赫志刚才喝光了开水,便到厨房去找刘七,想让他给烧点,待到了厨房,他见刘七不在,便猜他到柴房来了,于是便来柴房找他。常赫志才接近柴房,便听到房中隐约有碰撞声传来,一时好奇心起,便不动声息地掩近,那时,刘七背对着门口,而李沅芷却正在闭眼苦忍痛苦,因此两人都没发现他进了柴房。

    【和谐千字】*******************************************

    李沅芷双脚乱蹬,但却阻止不了常赫志的侵犯;******……

    这天中午,一辆马车缓缓驶离了磨坊,向通往北京的大道驰去,在车夫的座位上,坐了一个脸青鼻肿的车夫,而车厢内,是四个浑身赤*裸的男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