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忍“辱”负“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忍“辱”负“重”

    不到半个时辰后,常伯志无力地瘫倒在骆冰清艳的**身*上,常赫志在一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们兄弟功力深厚、不但气脉悠长,回气特别迅速,以往和其他女性xxoo时,不论对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良家妇女和ji女、还是武功高强的侠女,也不论对方是自愿的还是被逼的,每次最少都能支持大半个时辰以上,如果是两兄弟联手,更是所向无敌,一个做完、另一个刚好回过气再来,此去彼来,每次都能把对手干得半死不活,甚至有把对手草死的纪录。

    但在今天早上,他们同时在骆冰的身*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在骆冰那一副近乎完美的玉*体之下,两兄弟都在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内就忍不住**泄了,回气不及,自然无法像以往一样,两人都觉得很丢脸。

    【和谐千字】*******************

    常赫志心头火起,一脚踩在骆冰的脸上,怒骂道:「臭*婊*子!干什么?找死吗?」

    常伯志忙抓住他的小腿,笑道:「五哥,别生气!这不关她的事!」

    常赫志怒道:「她吐了咱一身,还说不关她的事?这事难道应该怪咱?」

    常伯志笑道:「对!就是你,你自讨苦吃,不怪你怪谁?」他见常赫志一脸茫然,续道:「你忘记了那件事吗?」

    常赫志问道:「哪件事?」

    常伯志道:「你记得四哥那次喝醉后跟咱们说过的,四嫂最讨厌的味道是什么?」

    常赫志一拍头道:「对啊!好像是……*精的味道?」

    常伯志道:「对啊!你把她最讨厌的味道放到她的鼻子前面,怎么能怪她吐出来?」

    常赫志闻言释然,随即哈哈大笑道:「*精的味道!……*精的味道!想不到她还真的那么敏感?刘七!还有多远才到下一个落脚点?」

    「禀大爷!咱们现在离分舵大概有三十多里,离前的村子还有二十几里路,快的话再一个时辰多一点就到了!」车夫从外应道。

    「还那么远!咱要洗*澡,附近有没有干净的水源?」

    「离这两里外有个山沟,里面有个泉眼,水很干净!」

    常赫志向常伯志道:「沾了这一身霉气,连半刻都忍不了,怎么能再忍一个时辰?算了!反正天色已经黑了,咱们就在那山沟里过一晚吧!刘七!就到那山沟去吧!」

    不久,车子到了一个深深的山沟之中,这时,一轮明月已升上了半空,明亮的月色把山沟映照的一片清幽明静。马车停定后,常氏兄弟留下那马夫清理车厢,两兄弟衣服也不穿,赤*条*条地扛着骆冰就往水潭走去。

    到了水边,常伯志把骆冰***伸手便要把她推到水里去,骆冰柳腰一扭,闪身避过。常伯志便要再推,常赫志伸手拦住,阴阴地向骆冰道:「四嫂!你身上现在酸酸臭臭的,脏得很,让这些污物留在身上也不舒服,还是洗一洗吧!但如果你不想洗的话,咱也不勉强你,不过你得留在咱兄弟看得到你的地方,不要到处乱跑,咱们兄弟现在就要下去洗个痛快!你要洗的话就下去吧!」说完,向常伯志招呼了一声,两人留下了呆在当地的骆冰,向潭中走去。

    这时,骆冰心中犹如潮涌,矛盾之极,心中一个声音在大叫道:「这两只禽*兽y辱是我杀夫毁身的大仇人,我怎么能和他们共浴,按他们的性格,只要我一下水,肯定又会被他们y辱的,不……乘他们在水中,这是个脱身的大好机会,我还是赶快逃!离开他们,逃得远远的,以后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们!」。

    马上的,这个声音被另一个声音否决了:「不可能的,这两只禽*兽的武功我高那么多,而我又是赤*身**,就算是逃也一定逃不掉的,如果被再被他们抓住,还是一样会被y辱的,而且这样还会令他们加强戒心,以后要跑就更不容易了……」

    这时,两人在水中的玩笑传进骆冰耳中,她浑身一震,心中的呐喊声雷似的一道一道地响起:

    「不!就算可以跑我也不要跑!」

    「我要报仇!我要留下来报仇!」

    「只有留下来,我才有机会报仇!」

    「我不但要留下来,还要下去!我要让他们放弃对我的戒心!」

    「只要留下来,走下去,才能令他们开始放弃对我的戒心!」

    「对!不惜任何手段,我也要得到他们的信任,只要能忍住一时的耻辱,以后就复仇的机会!」

    「反正我的身体已经被他们沾*污了,被j一次和j十次也没有什么分别!只要报得了仇,这不祥的身体就随得他们想j就j,要y就y吧!」

    转头又想道:「算一算再过几天我的月*事就来了,这几天再做这事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如果要留在他们身边待机复仇,那就不是一两个月的事了,那期间万一怀上了这两只禽*兽的孽*种怎么办?」最后,她终于有了决定:「就算不为四哥,会中数千兄弟的仇也不能不理!就算怀上了孽*种,那也是命!等报仇之后,一并处理好了!」

    ****************

    就这样,三人在水中展开了一场追来逐去的比斗,一时间,潭中水花四溅,月色和水光反映下,常氏兄弟吆来喝去,状似刚从地狱中逃出的色*鬼,面目狰狞、形相丑陋,而骆冰则左闪右避,容貌美如天上谪仙,容色清艳、惊中带羞,远远看去,活脱是一幕二鬼月下戏嫦娥的场面,情景诡异yinhui之极。

    很快地,骆冰的力气开始不继,渐渐地被常氏兄弟逼到了死角。看着那两兄弟一左一右地越逼越近,骆冰无法可施,一咬牙,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猛子,向两人之间潜去,希望能脱出重围。谁知潜行不到五尺,右脚一紧,一只大手已抓住了她的脚踝,她本能地伸腿便蹬,谁知腿才蹬出,左肩一麻,已被人拿住,骆冰心中大急,*体像被网住了的鱼儿一样拼命地挣扎了起来;常伯志见骆冰不肯就范,只手用力一捏,顿时痛得她张口欲呼,如果在陆地,这一叫也没什么,但这却是水里,她的樱*唇才张开,未等叫得出来,已呛了几口水,忍不住猛烈地咳嗽起来。

    常伯志抓住了骆冰,心中大喜,示威似地看了常赫志一眼,便把骆冰的身子翻了过来,常赫志失望地摇摇头,走上前去,乘骆冰咳得全身无力,只手扣住了她的只臂,让她的玉*背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和谐千字】……

    一时间,两人yin声秽响在山沟里的凉风中不止不休地回响、漂荡着

    陕西宜川县,位于黄河之畔,和对岸的山西吉县隔河相对,虽然两县间只隔了一道铁索桥,但跨桥便是跨省,是两省的交通枢纽,也是长安到云中山的必经之路。

    这天一早,天色尚未亮透,两个样貌丑陋的大汉押着一个美艳从县衙后门走了出来,走向一辆停在门口的大车;那肤色白*腻,虽然满脸倦容,却掩不住那绝美的脸庞,她身上衣衫不整,胡乱地套了一件褂裙,每走一步,的在裙缘褂间忽隐忽现,引人暇思,里面竟像是什么都没穿似的,还好这里是县衙后门,又是大清早,街上行人不多,因此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否则,这样一幕诱*人的场面,肯定会让这个小县乱起来。他们让那女子上了车,两人却走到一旁低声交谈了起来。

    常伯志兴奋地道:「五哥!十四弟妹又累又饿,应该跑不远的,咱们再加把劲,很快就可以抓到她了!昨天如果不是她那丫头拼死缠着咱们,老子早就把她抓住了,这次要再让咱追上,看她哪里再找一个丫头来拦住咱们?」

    常赫志阴笑道:「老六!别高兴得太早了!赶狗入穷巷,小心被反咬一口,再说十四弟妹性子刚烈,真的把她逼急了,像那丫头那样来个一死了事,那就可惜了!」

    常伯志阴笑道:「死?那有死得那么容易,像她那丫头一样,死之前还不是被咱们干了个痛快?如果不是刘七这混蛋没看稳她,她怎能死得了?再说,老子很清楚她的为人:她这人死心眼得很,咱们杀了十四弟,她一定会想尽办法为夫报仇,就算受到屈辱,也不会自杀的!等她落到咱们手里后,老子再告诉她,她老子也是被老子亲手干掉的,她老母也叫老子j了个够后再送到军j营去的,到时候她会自杀才怪!就像四嫂一样,她的性格不比十四弟妹刚烈贞*洁?如果不是为了报仇,失*身后还会苟活?这一身细皮*嫩*肉也不能让咱们兄弟这样随意玩弄!

    反正只要她不死,咱玩得一次是一次,总是有赚的!」

    常赫志道:「李可秀家门不幸,出了个逆女,如果我是乾隆,就把他斩首示众算了,现在只把他秘密处死,算是便宜他了,就可惜了他老婆,才三十多岁,细*皮*嫩*肉的,碰上那些如狼似虎的官兵,说不定不到三天就给草死了!」

    常伯志道:「说起李可秀那婆浪,我的心又痒起来了,那双奶*子……那身细*皮*嫩*肉,母亲是这样,不知女儿身上又是怎样一副光景?」

    常赫志道:「咱看她的身材娇小,那双奶*子应该不大,不过她还是个黄花处*子,奶*子不大却是正如其份!」顿了一顿,道:「只是让她知道了她老子是咱们杀的话,以后要收服她就不太可能了!」

    常伯志阴笑道:「不可能?我看也未必,只要得到了她的身子,她的心也不会守得很久的,就像四嫂一样,现在被咱们玩了这几天,久旱逢甘,我看她已经快失守了!」

    常赫志道:「这个咱们也别太早下定论!四嫂这人贞*烈得紧,不会那么容易失守的!」

    常赫志心中不以为然,口中却道:「这个当然,有机会咱还要试试她的!好了,走吧!」言罢,向车上走去后,两人坐定后,车夫吆喝一声,马车向连接两省的秦晋桥驶去。

    开车后,常伯志见骆冰眼望窗外,故意不看他们,便向她说道:「四嫂!你说秦晋桥上最好做什么?」骆冰和他们朝夕相对了几天,对两人的疯言疯语早已习以为常,闻言后继续看她的风景,对常伯志的话彷如未闻。

    常伯志伸手捏住骆冰的下巴,用力地把她的脸转向自己,阴笑道:「看到你这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老子的火又上来了!来!咱们来好好乐一乐!」说着,伸手便去解骆冰的衣服。

    【和谐三千字】***************************************

    过了不知多久,******常伯志看着瘫软在常赫志身下彷如春*梦未醒的骆冰,yin笑道:「怎么样?四嫂,还舒服吧!」

    骆冰听到「四嫂」两个字,浑身一震,眼睛猛地挣了开来,尖叫了一声,伸手要把身上的常赫志推开;但她才被常氏兄弟这两个精壮强健、气脉悠长的武林高手j弄了一个多时辰,这会儿连手都几乎举不起来,更别说是要把放软了身子的常赫志推开了,连推几下,见常赫志纹丝不动,神色一黯,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常伯志见骆冰一改刚烈坚强本色,眼泪说流就流,顿时慌了手脚,忙安慰道:「四嫂,有事好说,先不要哭嘛!」言罢向常赫志说道:「五哥,你先起来,不要压着四嫂!」常赫志闻言,忙爬起身来坐到常伯志身旁。

    骆冰卷着双*腿坐起身来,伸手一抓,随便抓了件衣服挡在胸*前,费力地退到了车子角落里,粉脸低垂,一言不发,只是不断地流泪。

    三人就这样沉默地对坐了一会,最后,常伯志首先忍不住,向骆冰道:「四嫂,你……」

    骆冰抬起头来,打断了他的话道:「不要叫我四嫂!你们……你们……你们把我弄得这样……我……我……你叫我怎样有脸去见四哥?他又怎么会认我这个失*贞的妻子?」说着,软弱的泪水又涌出的她的眼眶。

    常伯志见骆冰竟肯和他说话,而且语气软弱,其中似有圜转余地,大喜道:「你不喜欢老……我叫你四嫂,那我就不叫好了!」说话之际,心中强自克制,语气变得温柔起来。

    常赫志接口道:「四……你这是被咱两兄弟逼的,四哥怎能怪你呢?」

    骆冰泣道:「之前还算是被逼的……这……这次……」见常氏兄弟脸有喜色,俏脸一红,嗔怒道:「失*贞就是失*贞,哪有分什么自愿还是被逼的……」

    常氏兄弟被骆冰一时梨花带雨,一时浅嗔薄怒的美态弄得色*授魂系,同时用力摇了摇头,常赫志道:「就算你是心甘情愿的也没甚么,他生前已经欠你不少,而且死后你也为他守了那么久了,这都够抵数有余了!」

    常伯志接口道:「对呀!再说他生前也不是只有你一个女人,他和你一起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不安,现在他死了两年你才和别的男人交……那个,又有什么不安的?」

    骆冰听到常伯志中伤文泰来,出奇地没有发怒,只是摇头道:「胡说!他……他一直都是全心全意地对我,怎能有其他女子,你们不要中伤他!」

    常伯志道:「咱们没有中伤他!四……我跟你说,你们成婚后有几年不是聚少离多?那时候他常常去piao的,不暪你说,那时候咱兄弟也有跟他一起去的!」

    骆冰疑惑地道:「不会的!会规严禁piaoji,而且会中耳目众多,你们怎么能避过会中的耳目!」

    常赫志接口道:「当然!如果咱们光明正大的到妓院去,当然是避不过会中的耳目!但我们是先租了房子,然后再找人去j院去请些j女回来渡夜,会中那些饭桶怎能知道!」

    骆冰摇头道:「不是的!他以前和我……和我那个的时候,都……都是笨手笨脚的,不像是个常常……常常……那个的人!」说着,一片红霞涌上了粉白的脸颊。

    常氏兄弟同声道:「我发誓!咱说的全都是真的!骗你的咱就不是人!」

    常赫志见骆冰信心动摇,忙大鼓如簧之舌道:「咱们有证据的,四哥每次做那事的时候,都是一板正经,从来不用其他姿势,古板得很,对不对?这事咱兄弟也笑过他多次了,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咱还有其它证人,有很多人都能做证!龟*公、j女都能作证!」

    骆冰见常氏兄说得认真,呆了一呆,才止住了眼泪又再流出了眼眶,低下头去,双手掩脸,抽泣了起来。

    其实常氏兄弟刚才所说的话,只有关于他们去j的那一部份是正确的,文泰来深爱骆冰,对其他女子从来都是目不斜视的,更不要说去piaoji了,而他从来不用其他姿势这一点,更是弥天大谎;这几天来他们j辱骆冰的时候,发现她除了正常位以外,对其他的体位似乎都陌生得很,见她不肯相信文泰来有pj,便试着蒙她一下,见她低头不语,只道这一下叫他们给蒙上了──看来她已经相信了他们的谣言,心中不禁暗中偷笑。

    常赫志呆呆地看着骆冰白*腻的和楚楚可怜的神情,如虚似幻,心神忽然飘到了很久的从前………

    他们兄弟练的是黑沙掌,虽然威力极大,却是难学难精,尤其是第五层以上,非拥有天赋异禀和大毅力的人不能练成,所以近百年来,除了他们师父──峨嵋山的慧侣道人和他们以外,就从没有人练成黑沙掌第六层以上的功夫。

    由于慧侣道人和他们在江湖上的名声不恶,因此江湖上人人都以为黑沙掌是门正道武功,却不知道它其实是门邪*功,从第六层开始,练者会被欲*火烧心,除非每隔几天便去找个女人交*合以泄去欲*火,否则便很容易走火入魔,轻者功力全失,重者全身血管爆裂而亡。

    慧侣道人并不知道黑沙掌的邪处,结果在强练第六层时走火入魔了两次,第一次全身功力全失,但他是个从小修真的道人,对男*女之*事不太了解,还以为是自己练岔了气,没想清楚解决方法便开始重练,结果练到第六层,又开以出现走火入魔的迹象,这时,他们兄弟也刚开始练第六层,虽然走火入魔的迹象没有师父来得明显,也有欲*火焚心的现象,三师徒不敢怠慢,闭门研究之下找到了这走火入魔的原因,但这时他们练功已到了要紧的关头,就算马上停练也来不及了,如果不想走火入魔,唯一的方法就是和女性*交*合以泄去欲*火。

    慧侣道人是个正直修道人,怎肯为了性命坏了清名,苦忍了几天,终于再次走火入魔,全身血管爆裂,痛吼挣扎了一天一夜而死;他们本来也打算陪着师父一齐死的,但慧侣道人的死状实在太惨,两人的心在那一瞬间犹豫了。就在他们犹豫之间,师姑玉清道人带了她唯一的门人来访,见到慧侣道人的死状,便一口咬定是两人弑师,要代师兄清理门户,两人解释无效,只有被逼应战。

    他们两人已尽得师父真传,玉清道人虽然是慧侣道人师妹,却是以念经修真为主,武功和师兄差了一大截,加上她急怒攻心,十成功力只发挥了五六成,而她的徒弟则差得更远,只二十几个回合,两师徒便先后被他们制住了。

    他们本想把玉清道人师徒制住后再解释清楚,谁知她十分倔强,一点都不听两人的解释,把两人气得几乎吐血,就在这时,欲*火再次侵袭,两人气在头上,火在心中,顿时失去了理智,也顾不上尊卑之分了,一个按住玉清道人,一个按住师妹,幕天蓆地地就干了起来……;那玉清道人虽然是他们师姑,年纪却很轻,只有二十七、八左右,不但容貌秀美,一身也像骆冰一样,又白又嫩,而他们的师妹虽然比不上玉清道人美丽,也十分的清秀可人,最难得的是两人都还是处*子,破身时的婉*转*娇*吟间更令两人狂性大发,不能自已……

    事后,两人也没了主意,只有把她们两人软禁了起来,又过了几天,他们解决的方法还没想出来,如潮的欲*火却又来了,两人强忍了不到两个时辰,耐不住将那对可怜的师徒又了一次。

    自从那一次以后,他们便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了,他们把那对可怜的师徒的武功废掉,浑身脱*得一*丝*不*挂,不论任何时候,只要有需要便毫不犹豫地把她们拉过来*泄火、凌*辱。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一个月,他们不但在师姑和师妹的肉*体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也籍着那段时间大大地增强了黑沙掌的功力,直到有一天,那对已彻底崩溃了的师徒乘他们不注意的时候,一起跳进了一个深谷之中……

    那一次,他们不但尝到女子*肉*体的动人滋味,而且还深深地体会到,只要掩饰得好,就算做了天大的坏事也是不怕的;之后,他们若无其事地重回江湖,白天做他们的川西双侠,晚上则租个房子,招些j女回来泄*火,有时候找不到j女话,他们也会客串一下采花贼,捉个村姑、民女,甚至侠女来泄*火;由于两人行事慬慎,加上川西双侠的名头太大,所以从来也被人识破,自此,两人的胆子越来越大,离正途也越来越远……

    「五哥!……五哥!秦晋桥到了!」常伯志的声音把常赫志从回忆中拉到现实,常伯志回过神来,发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他挑开窗帘住外看去,见车子停在一道铁索桥边,前面冈哨中有两个官兵向车子走了过来,刘七刚从车上跳了下去,拿了份关文向那两个官兵走去。

    常赫志向已穿好了衣服的常伯志道:「老六,你下去问问看!」常伯志应了一声,推开车门跳了出去。

    常赫志一面穿着衣服,一面向还在那里抽泣的骆冰道:「四……你……烦人的事就不要再想那多了,我要下车走走,你要不要来?」骆冰抬起头来,擦了擦眼泪,理了理凌乱的头发,道:「你……你要去就自己去!……我……我现在这个样子,怎能见人?」

    常赫志自从认识骆冰以来,只听过她对文泰来说过这么女人化的话,心中暗喜,笑道:「这样很好呀!像你这样的美女,如果打扮好再出去的话,一定会引起混乱的!」

    骆冰闻言脸上一红,白了常赫志一眼道:「看不出你这木头人也会说这样的疯话!」

    常赫志装着一脸正经地说道:「我说的绝对是真的,十足真金!十足真金! 不会有假的!」骆冰看着他假正经的样子,十分有趣,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这一下玉容解冻,直如春花怒放,秋月生辉,美艳不可方物,看得常赫志整个人都呆住了。

    看到常赫志这样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骆冰不禁有点害羞,嗔道:「有什么好看的!」

    常赫志正待说话,车门「鸦!」的打开了,常伯志的丑脸从门外伸了进来,道:「五哥!……」看到骆冰的残留在嘴角间的清艳笑容,呆了一下,疑惑地道:「五哥!……你……你做了些什么?」

    骆冰终于落入中,常赫志心情大快,笑骂道:「去你的!你出去才多久,能做什么?别废话!关文验完了吗?」

    常伯志跳进车中,道:「验完了!可以走了,过桥两里就是吉县县城,咱们今天晚上就在那里过夜!」说话间,车子已缓缓起动,向桥中驰去。

    常伯志坐定下来,向骆冰问道:「你们刚才都说了些什么?那么高兴?」

    骆冰抬头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没什么!」

    看到骆冰这么儿女态的表情,常伯志大感疑惑,不解地望向常赫志,常赫志怎敢在骆冰面前泄露天机,只得说:「有空再告诉你!」一时间,车厢中再次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骆冰的头忽然低了下去,又哭了起来,两人面面相觑,同声安慰。骆冰摇头抽泣道:「我之前失*身于你们,还可以说是被逼的,这……这一次被你们……你们这样……却是自愿的,都是你们这两个妖怪,把我弄得……弄得像个yin妇似的,你们叫我怎么办?天啊!我……我该怎么办?我……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常伯志道:「四……四嫂!不用怕!你已经是咱们的人了,只要以后好好地跟着咱们,咱一定会好好地待你的!」

    骆冰答道:「怎么跟……?我是个女子,怎能常常跟着两个男人?人言可畏,就算你们是我的义兄弟也一样是不行的!」

    常伯志接口道:「那不如……你改嫁给咱们其中一人,比如说是我,那样你就有了名份,不会招人话了!」

    骆冰闻言吃了一惊道:「不行!我绝对不能改嫁,我毕竟是你们的四嫂!…  …四哥他……失*身给你们,我已经够对他不起的了,我绝不能再这么对他!」

    常伯志笑道:「也没什么的!他做初一你做十五,他能有其他女人,你为什么不能有其他男人?再说,他也已经死了两年多了,你要改嫁也没人能说你些什么!」

    骆冰流泪摇头道:「你还说!他是你们杀的!」

    常赫志:「四嫂……你要知道,就算咱们不杀他,他跟朝廷作对,也活不了多少年了,上次他被官兵抓住了,咱兄弟也出了大力来救他,不是咱们,他早就死了,那能等到那一天?我老实对你说,其实咱们也不想杀他的,那时候他听到了咱们和福大帅的话,要去向总舵主告发,咱们一时间没了办法才会杀他的,咱是多年的兄弟了,杀了他咱们也不好过!」

    骆冰闻言,痛苦地说道:「不要再说了!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不理,也不想知道,我……我失*身于你们,没脸再见他,就算将来死了,也不会去见他,他的事,就当是一场梦吧!其他……其他的事,以后……以后再说……」一时间,车厢中再次沉静了下来。

    两个时辰后,车子在县城的「大来栈」前停了下来,常赫志向刘七说:「咱们先去吃饭,你去给咱们租一间大房!」刘七应了一声,这时,骆冰忽然开口道:「慢着!常……你……五哥,无论我们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在外人面前,我始终你们的四嫂,怎能和你们同*房?」

    常赫志呆了一呆,彷有所悟地道:「好吧!」转头向刘七吩咐道:「你去给咱们租几个窋洞,中间相连的那一种!」言罢转头向骆冰道:「这样行了吧!」

    骆冰自知再难有更进一步的要求,低头道:「好吧!」不待常赫志吩咐,刘七转身去了。

    饭后,众人来到了一块山坡上──这是一块相常宽敞的空地,空地一侧是五个相连的窋洞,常氏兄弟叫刘七把所有的被子都铺到大厅的地上后,便带着骆冰走了出去。常赫志向骆冰道:「四……!你……咱们该叫你四嫂还是其他的?」

    骆冰沉默了一阵,喃喃地答:「四嫂……四嫂!……我怎能是你们四嫂?我不配做你们的四嫂!……我……算了!你们还是叫我四嫂吧!」

    常伯志道:「四嫂!不要想那么多了,咱们先洗个澡,再休息!」

    骆冰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好……好吧!」

    三人再次走进洞中后,骆冰在浴盘前停了下来,常赫志见她呆住了不动,从后轻轻地拥住了她,低头向她的粉颈吻去;

    【和谐五千字】***************************************

    骆冰见两人都已经在穿衣服,怕再拖延时间会招惹疑心,不敢再说什么,站起身便去拿衣服。

    过了吉县,他们继续驱车北上,但李沅芷似得了教训,行踪越加诡秘,过得两天,干脆影踪全无。这天,常氏兄弟在车上商议,反正大家目标一致,都是为了陆菲青,便决定先去绵山杀陆菲青,暂时不再追查李沅芷的行踪。

    ***************

    这天一早,骆冰和常氏兄弟从一间已丢空了的山神庙中走出,常赫志和骆冰走在最前,神情轻松,而常伯志走在最后,心不在焉,一双贼眼只在骆冰的下*身转来转去。三人先后上车,常赫志见常伯志心不在焉,问道:「怎么?肚子不舒服吗?」

    常伯志彷如未闻,心中却在盘来算去:「咱们好不容易才把这美丽的四嫂弄上手,才享受了几天神魂颠倒的温柔滋味,如果用强的话,一但惹恼了她,可能就会前尽费,除非是……,啊哈……对了……」想到这里,嘴角牵动,y笑了起来。

    原来骆冰前天刚好月迅来潮,无法满足他们交*欢的要求,但从那次和常赫志以后,骆冰又嫌脏又怕羞,两兄弟死磨活缠,她顶多也只是帮他们打个手铳,却死也不肯再为他们口**。

    殊不知这法子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看着那清艳得如同仙子临凡的四嫂帮自己打手铳,如同饮鸩止渴,结果是打完后欲*火更盛,比未打前更糟糕,加上他们这些天来都是夜夜春*宵惯了的,所以才不到两天,两兄弟便已忍得快疯掉了,如果不是因为女子经血对黑沙掌的功力有损,早就已经来个霸王硬上弓了。

    而刚才,他们进山神庙是去解手的,当时常伯志离骆冰近,骆冰在解手时,雪*白坚实的丰*臀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本来这也没有什么,但对一个欲*火焚身、饥渴难忍的男人来说,这却是一种致命的挑*逗,顿时间,他的心中闪起了一道曙光:「对啊!放着那么漂亮的屁*股不用,那不是暴殄天物吗?我真笨,怎么都没想到呢?」之后,他便一直盘算着如何才能让这美艳的四嫂甘心情愿的奉上自己的,翻来覆去地想了一会,终想到办法,心里盘算了几次,越想越是可行,越想越是兴奋,哪里还听得到常赫志的话?

    常赫志见他不答,转头问骆冰道:「四嫂,刚才解*手的时候你们离得最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骆冰见常伯志一脸y笑,不好气地答道:「看他一脸贼相,会有什么事了?」

    常伯志回过神来,刚好听到她这一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笑道:「那里贼了?」说完,靠着车壁,闭目养神了起来。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骆冰不安地想到:「奇怪?平常这时候他都会来烦我的,今天怎么不来了?这却是什么缘故?」念头才起,随即自责:「我这是怎么了?他不来烦我已经是万幸了,怎能去想那是什么缘故? 」常赫志兄弟同心,知他这样做必有原因,也闭上眼睛,不再追问。

    不久,马车到了个小镇,常伯志把车夫支走了,把常赫志拉到一旁窃窃私语,骆冰不敢跟去,只是远远留心细听,只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话,像是「迷*药」 、「油」、「从后」、「夹击他」、「用力剌*进去」、「流血」等等,听起来好像是要去对付一个人,那人应该武功甚高,所以他们要用「迷*药」迷他,如果迷他不倒,就用「油」,想来是要烧死他,至于「从后」、「夹击他」、「用力剌进去」、「流血」这些就更不用说了,究竟是谁,能让常氏兄弟那么害怕?难道是陆大爷?

    过了不久,那车夫带了一瓶酒和几包东西回来了,和常伯志说了一会子话后三人便上车。

    常氏兄弟酒量远不及骆冰,上车后和她对喝了两杯便推杯不喝,一齐闭起眼睛,养起神来。骆冰一面喝着闷酒,一面偷偷打量两人的表情,但见他们的神色轻松,不太像面临强敌的样子,心中疑惑愈甚,胡思乱想道:「难道不是陆大爷?莫不是芷妹妹,那「迷*药」、「从后」、「夹击她」都说得过去,而且他还是处*女,如果他们「用力剌进去」,那她确实是会「流血」,但这和「油」又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忽然惊醒,自责道:「芷妹妹和我情同姐妹,我怎能这样乱想? 」但心中奇怪,却始终难以抹去。

    过不一会,一瓶酒喝完,骆冰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们今天怎么奇怪?」

    常伯志睁眼道:「怎么奇怪了?」

    骆冰道:「平常……平常你们都要来烦人家的,今天怎么都不来了?」

    常伯志答道:「咱们是要养好气力,待会有件要紧的事要办!怎么?你想咱们来烦你吗?」

    骆冰装嗔道:「谁想你了,你不来烦我最好!」续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什么事那么要紧,那么认真?」

    常伯志呆了一下,y笑道:「也没什么,只是留下精*力去对付一个人!」

    骆冰心想果然不出所料,不敢追问下去,同时,脑里出现了一幅李沅芷在两人身下婉*转*娇*啼的画面,心中一痛,脸上不禁变色。

    常伯志见她脸色有异,问道:「怎样了?身子不舒服吗?」

    这时,常赫志睁开了眼,笑道:「身子不舒服吗?那咱来帮你按*摩一下「道」好了!」

    骆冰正不知该怎么混蒙过去,听到常赫志的疯言疯语,心中不恙反喜,媚*笑道:「还以为你们有多认真,装模做样也只是一下而已,就露出本来面目来了,幸好我现在是霞满鸿沟,行不得也「哥哥」,你们要点我的「」,再过些日子吧!」。

    常伯志刚才胡思乱想,心中早已蠢蠢欲*动,难以克制,这时见骆冰巧笑倩兮,端丽万方,再也忍耐不住,俯过身去,一把抱住了她***

    【和谐五千字】*************************

    一时间,车厢中y声大作、浪语四起……

    不到半个时辰后,常伯志无力地瘫倒在骆冰清艳的**身上,常赫志在一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们兄弟功力深厚、不但气脉悠长,回气特别迅速,以往和其他女性xxoo时,不论对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良家妇女和ji女、还是武功高强的侠女,也不论对方是自愿的还是被逼的,每次最少都能支持大半个时辰以上,如果是两兄弟联手,更是所向无敌,一个做完、另一个刚好回过气再来,此去彼来,每次都能把对手干得半死不活,甚至有把对手草死的纪录。

    但在今天早上,他们同时在骆冰的身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在骆冰那一副近乎完美的玉*体之下,两兄弟都在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内就忍不住**泄了,回气不及,自然无法像以往一样,两人都觉得很丢脸。

    【和谐千字】*******************

    常赫志心头火起,一脚踩在骆冰的脸上,怒骂道:「臭*婊*子!干什么?找死吗?」

    常伯志忙抓住他的小腿,笑道:「五哥,别生气!这不关她的事!」

    常赫志怒道:「她吐了咱一身,还说不关她的事?这事难道应该怪咱?」

    常伯志笑道:「对!就是你,你自讨苦吃,不怪你怪谁?」他见常赫志一脸茫然,续道:「你忘记了那件事吗?」

    常赫志问道:「哪件事?」

    常伯志道:「你记得四哥那次喝醉后跟咱们说过的,四嫂最讨厌的味道是什么?」

    常赫志一拍头道:「对啊!好像是……*精的味道?」

    常伯志道:「对啊!你把她最讨厌的味道放到她的鼻子前面,怎么能怪她吐出来?」

    常赫志闻言释然,随即哈哈大笑道:「*精的味道!……*精的味道!想不到她还真的那么敏感?刘七!还有多远才到下一个落脚点?」

    「禀大爷!咱们现在离分舵大概有三十多里,离前的村子还有二十几里路,快的话再一个时辰多一点就到了!」车夫从外应道。

    「还那么远!咱要洗*澡,附近有没有干净的水源?」

    「离这两里外有个山沟,里面有个泉眼,水很干净!」

    常赫志向常伯志道:「沾了这一身霉气,连半刻都忍不了,怎么能再忍一个时辰?算了!反正天色已经黑了,咱们就在那山沟里过一晚吧!刘七!就到那山沟去吧!」

    不久,车子到了一个深深的山沟之中,这时,一轮明月已升上了半空,明亮的月色把山沟映照的一片清幽明静。马车停定后,常氏兄弟留下那马夫清理车厢,两兄弟衣服也不穿,赤*条*条地扛着骆冰就往水潭走去。

    到了水边,常伯志把骆冰***伸手便要把她推到水里去,骆冰柳腰一扭,闪身避过。常伯志便要再推,常赫志伸手拦住,阴阴地向骆冰道:「四嫂!你身上现在酸酸臭臭的,脏得很,让这些污物留在身上也不舒服,还是洗一洗吧!但如果你不想洗的话,咱也不勉强你,不过你得留在咱兄弟看得到你的地方,不要到处乱跑,咱们兄弟现在就要下去洗个痛快!你要洗的话就下去吧!」说完,向常伯志招呼了一声,两人留下了呆在当地的骆冰,向潭中走去。

    这时,骆冰心中犹如潮涌,矛盾之极,心中一个声音在大叫道:「这两只禽*兽y辱是我杀夫毁身的大仇人,我怎么能和他们共浴,按他们的性格,只要我一下水,肯定又会被他们y辱的,不……乘他们在水中,这是个脱身的大好机会,我还是赶快逃!离开他们,逃得远远的,以后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们!」。

    马上的,这个声音被另一个声音否决了:「不可能的,这两只禽*兽的武功我高那么多,而我又是赤*身**,就算是逃也一定逃不掉的,如果被再被他们抓住,还是一样会被y辱的,而且这样还会令他们加强戒心,以后要跑就更不容易了……」

    这时,两人在水中的玩笑传进骆冰耳中,她浑身一震,心中的呐喊声雷似的一道一道地响起:

    「不!就算可以跑我也不要跑!」

    「我要报仇!我要留下来报仇!」

    「只有留下来,我才有机会报仇!」

    「我不但要留下来,还要下去!我要让他们放弃对我的戒心!」

    「只要留下来,走下去,才能令他们开始放弃对我的戒心!」

    「对!不惜任何手段,我也要得到他们的信任,只要能忍住一时的耻辱,以后就复仇的机会!」

    「反正我的身体已经被他们沾*污了,被j一次和j十次也没有什么分别!只要报得了仇,这不祥的身体就随得他们想j就j,要y就y吧!」

    转头又想道:「算一算再过几天我的月*事就来了,这几天再做这事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如果要留在他们身边待机复仇,那就不是一两个月的事了,那期间万一怀上了这两只禽*兽的孽*种怎么办?」最后,她终于有了决定:「就算不为四哥,会中数千兄弟的仇也不能不理!就算怀上了孽*种,那也是命!等报仇之后,一并处理好了!」

    ****************

    就这样,三人在水中展开了一场追来逐去的比斗,一时间,潭中水花四溅,月色和水光反映下,常氏兄弟吆来喝去,状似刚从地狱中逃出的色*鬼,面目狰狞、形相丑陋,而骆冰则左闪右避,容貌美如天上谪仙,容色清艳、惊中带羞,远远看去,活脱是一幕二鬼月下戏嫦娥的场面,情景诡异yinhui之极。

    很快地,骆冰的力气开始不继,渐渐地被常氏兄弟逼到了死角。看着那两兄弟一左一右地越逼越近,骆冰无法可施,一咬牙,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猛子,向两人之间潜去,希望能脱出重围。谁知潜行不到五尺,右脚一紧,一只大手已抓住了她的脚踝,她本能地伸腿便蹬,谁知腿才蹬出,左肩一麻,已被人拿住,骆冰心中大急,*体像被网住了的鱼儿一样拼命地挣扎了起来;常伯志见骆冰不肯就范,只手用力一捏,顿时痛得她张口欲呼,如果在陆地,这一叫也没什么,但这却是水里,她的樱*唇才张开,未等叫得出来,已呛了几口水,忍不住猛烈地咳嗽起来。

    常伯志抓住了骆冰,心中大喜,示威似地看了常赫志一眼,便把骆冰的身子翻了过来,常赫志失望地摇摇头,走上前去,乘骆冰咳得全身无力,只手扣住了她的只臂,让她的玉*背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和谐千字】……

    一时间,两人yin声秽响在山沟里的凉风中不止不休地回响、漂荡着

    陕西宜川县,位于黄河之畔,和对岸的山西吉县隔河相对,虽然两县间只隔了一道铁索桥,但跨桥便是跨省,是两省的交通枢纽,也是长安到云中山的必经之路。

    这天一早,天色尚未亮透,两个样貌丑陋的大汉押着一个美艳从县衙后门走了出来,走向一辆停在门口的大车;那肤色白*腻,虽然满脸倦容,却掩不住那绝美的脸庞,她身上衣衫不整,胡乱地套了一件褂裙,每走一步,的在裙缘褂间忽隐忽现,引人暇思,里面竟像是什么都没穿似的,还好这里是县衙后门,又是大清早,街上行人不多,因此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否则,这样一幕诱*人的场面,肯定会让这个小县乱起来。他们让那女子上了车,两人却走到一旁低声交谈了起来。

    常伯志兴奋地道:「五哥!十四弟妹又累又饿,应该跑不远的,咱们再加把劲,很快就可以抓到她了!昨天如果不是她那丫头拼死缠着咱们,老子早就把她抓住了,这次要再让咱追上,看她哪里再找一个丫头来拦住咱们?」

    常赫志阴笑道:「老六!别高兴得太早了!赶狗入穷巷,小心被反咬一口,再说十四弟妹性子刚烈,真的把她逼急了,像那丫头那样来个一死了事,那就可惜了!」

    常伯志阴笑道:「死?那有死得那么容易,像她那丫头一样,死之前还不是被咱们干了个痛快?如果不是刘七这混蛋没看稳她,她怎能死得了?再说,老子很清楚她的为人:她这人死心眼得很,咱们杀了十四弟,她一定会想尽办法为夫报仇,就算受到屈辱,也不会自杀的!等她落到咱们手里后,老子再告诉她,她老子也是被老子亲手干掉的,她老母也叫老子j了个够后再送到军j营去的,到时候她会自杀才怪!就像四嫂一样,她的性格不比十四弟妹刚烈贞*洁?如果不是为了报仇,失*身后还会苟活?这一身细皮*嫩*肉也不能让咱们兄弟这样随意玩弄!

    反正只要她不死,咱玩得一次是一次,总是有赚的!」

    常赫志道:「李可秀家门不幸,出了个逆女,如果我是乾隆,就把他斩首示众算了,现在只把他秘密处死,算是便宜他了,就可惜了他老婆,才三十多岁,细*皮*嫩*肉的,碰上那些如狼似虎的官兵,说不定不到三天就给草死了!」

    常伯志道:「说起李可秀那婆浪,我的心又痒起来了,那双奶*子……那身细*皮*嫩*肉,母亲是这样,不知女儿身上又是怎样一副光景?」

    常赫志道:「咱看她的身材娇小,那双奶*子应该不大,不过她还是个黄花处*子,奶*子不大却是正如其份!」顿了一顿,道:「只是让她知道了她老子是咱们杀的话,以后要收服她就不太可能了!」

    常伯志阴笑道:「不可能?我看也未必,只要得到了她的身子,她的心也不会守得很久的,就像四嫂一样,现在被咱们玩了这几天,久旱逢甘,我看她已经快失守了!」

    常赫志道:「这个咱们也别太早下定论!四嫂这人贞*烈得紧,不会那么容易失守的!」

    常赫志心中不以为然,口中却道:「这个当然,有机会咱还要试试她的!好了,走吧!」言罢,向车上走去后,两人坐定后,车夫吆喝一声,马车向连接两省的秦晋桥驶去。

    开车后,常伯志见骆冰眼望窗外,故意不看他们,便向她说道:「四嫂!你说秦晋桥上最好做什么?」骆冰和他们朝夕相对了几天,对两人的疯言疯语早已习以为常,闻言后继续看她的风景,对常伯志的话彷如未闻。

    常伯志伸手捏住骆冰的下巴,用力地把她的脸转向自己,阴笑道:「看到你这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老子的火又上来了!来!咱们来好好乐一乐!」说着,伸手便去解骆冰的衣服。

    【和谐三千字】***************************************

    过了不知多久,******常伯志看着瘫软在常赫志身下彷如春*梦未醒的骆冰,yin笑道:「怎么样?四嫂,还舒服吧!」

    骆冰听到「四嫂」两个字,浑身一震,眼睛猛地挣了开来,尖叫了一声,伸手要把身上的常赫志推开;但她才被常氏兄弟这两个精壮强健、气脉悠长的武林高手j弄了一个多时辰,这会儿连手都几乎举不起来,更别说是要把放软了身子的常赫志推开了,连推几下,见常赫志纹丝不动,神色一黯,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常伯志见骆冰一改刚烈坚强本色,眼泪说流就流,顿时慌了手脚,忙安慰道:「四嫂,有事好说,先不要哭嘛!」言罢向常赫志说道:「五哥,你先起来,不要压着四嫂!」常赫志闻言,忙爬起身来坐到常伯志身旁。

    骆冰卷着双*腿坐起身来,伸手一抓,随便抓了件衣服挡在胸*前,费力地退到了车子角落里,粉脸低垂,一言不发,只是不断地流泪。

    三人就这样沉默地对坐了一会,最后,常伯志首先忍不住,向骆冰道:「四嫂,你……」

    骆冰抬起头来,打断了他的话道:「不要叫我四嫂!你们……你们……你们把我弄得这样……我……我……你叫我怎样有脸去见四哥?他又怎么会认我这个失*贞的妻子?」说着,软弱的泪水又涌出的她的眼眶。

    常伯志见骆冰竟肯和他说话,而且语气软弱,其中似有圜转余地,大喜道:「你不喜欢老……我叫你四嫂,那我就不叫好了!」说话之际,心中强自克制,语气变得温柔起来。

    常赫志接口道:「四……你这是被咱两兄弟逼的,四哥怎能怪你呢?」

    骆冰泣道:「之前还算是被逼的……这……这次……」见常氏兄弟脸有喜色,俏脸一红,嗔怒道:「失*贞就是失*贞,哪有分什么自愿还是被逼的……」

    常氏兄弟被骆冰一时梨花带雨,一时浅嗔薄怒的美态弄得色*授魂系,同时用力摇了摇头,常赫志道:「就算你是心甘情愿的也没甚么,他生前已经欠你不少,而且死后你也为他守了那么久了,这都够抵数有余了!」

    常伯志接口道:「对呀!再说他生前也不是只有你一个女人,他和你一起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不安,现在他死了两年你才和别的男人交……那个,又有什么不安的?」

    骆冰听到常伯志中伤文泰来,出奇地没有发怒,只是摇头道:「胡说!他……他一直都是全心全意地对我,怎能有其他女子,你们不要中伤他!」

    常伯志道:「咱们没有中伤他!四……我跟你说,你们成婚后有几年不是聚少离多?那时候他常常去piao的,不暪你说,那时候咱兄弟也有跟他一起去的!」

    骆冰疑惑地道:「不会的!会规严禁piaoji,而且会中耳目众多,你们怎么能避过会中的耳目!」

    常赫志接口道:「当然!如果咱们光明正大的到妓院去,当然是避不过会中的耳目!但我们是先租了房子,然后再找人去j院去请些j女回来渡夜,会中那些饭桶怎能知道!」

    骆冰摇头道:「不是的!他以前和我……和我那个的时候,都……都是笨手笨脚的,不像是个常常……常常……那个的人!」说着,一片红霞涌上了粉白的脸颊。

    常氏兄弟同声道:「我发誓!咱说的全都是真的!骗你的咱就不是人!」

    常赫志见骆冰信心动摇,忙大鼓如簧之舌道:「咱们有证据的,四哥每次做那事的时候,都是一板正经,从来不用其他姿势,古板得很,对不对?这事咱兄弟也笑过他多次了,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咱还有其它证人,有很多人都能做证!龟*公、j女都能作证!」

    骆冰见常氏兄说得认真,呆了一呆,才止住了眼泪又再流出了眼眶,低下头去,双手掩脸,抽泣了起来。

    其实常氏兄弟刚才所说的话,只有关于他们去j的那一部份是正确的,文泰来深爱骆冰,对其他女子从来都是目不斜视的,更不要说去piaoji了,而他从来不用其他姿势这一点,更是弥天大谎;这几天来他们j辱骆冰的时候,发现她除了正常位以外,对其他的体位似乎都陌生得很,见她不肯相信文泰来有pj,便试着蒙她一下,见她低头不语,只道这一下叫他们给蒙上了──看来她已经相信了他们的谣言,心中不禁暗中偷笑。

    常赫志呆呆地看着骆冰白*腻的和楚楚可怜的神情,如虚似幻,心神忽然飘到了很久的从前………

    他们兄弟练的是黑沙掌,虽然威力极大,却是难学难精,尤其是第五层以上,非拥有天赋异禀和大毅力的人不能练成,所以近百年来,除了他们师父──峨嵋山的慧侣道人和他们以外,就从没有人练成黑沙掌第六层以上的功夫。

    由于慧侣道人和他们在江湖上的名声不恶,因此江湖上人人都以为黑沙掌是门正道武功,却不知道它其实是门邪*功,从第六层开始,练者会被欲*火烧心,除非每隔几天便去找个女人交*合以泄去欲*火,否则便很容易走火入魔,轻者功力全失,重者全身血管爆裂而亡。

    慧侣道人并不知道黑沙掌的邪处,结果在强练第六层时走火入魔了两次,第一次全身功力全失,但他是个从小修真的道人,对男*女之*事不太了解,还以为是自己练岔了气,没想清楚解决方法便开始重练,结果练到第六层,又开以出现走火入魔的迹象,这时,他们兄弟也刚开始练第六层,虽然走火入魔的迹象没有师父来得明显,也有欲*火焚心的现象,三师徒不敢怠慢,闭门研究之下找到了这走火入魔的原因,但这时他们练功已到了要紧的关头,就算马上停练也来不及了,如果不想走火入魔,唯一的方法就是和女*性*交*合以泄去欲*火。

    慧侣道人是个正直修道人,怎肯为了性命坏了清名,苦忍了几天,终于再次走火入魔,全身血管爆裂,痛吼挣扎了一天一夜而死;他们本来也打算陪着师父一齐死的,但慧侣道人的死状实在太惨,两人的心在那一瞬间犹豫了。就在他们犹豫之间,师姑玉清道人带了她唯一的门人来访,见到慧侣道人的死状,便一口咬定是两人弑师,要代师兄清理门户,两人解释无效,只有被逼应战。

    他们两人已尽得师父真传,玉清道人虽然是慧侣道人师妹,却是以念经修真为主,武功和师兄差了一大截,加上她急怒攻心,十成功力只发挥了五六成,而她的徒弟则差得更远,只二十几个回合,两师徒便先后被他们制住了。

    他们本想把玉清道人师徒制住后再解释清楚,谁知她十分倔强,一点都不听两人的解释,把两人气得几乎吐血,就在这时,欲*火再次侵袭,两人气在头上,火在心中,顿时失去了理智,也顾不上尊卑之分了,一个按住玉清道人,一个按住师妹,幕天蓆地地就干了起来……;那玉清道人虽然是他们师姑,年纪却很轻,只有二十七、八左右,不但容貌秀美,一身也像骆冰一样,又白又嫩,而他们的师妹虽然比不上玉清道人美丽,也十分的清秀可人,最难得的是两人都还是处*子,破身时的婉*转*娇*吟间更令两人狂性大发,不能自已……

    事后,两人也没了主意,只有把她们两人软禁了起来,又过了几天,他们解决的方法还没想出来,如潮的欲*火却又来了,两人强忍了不到两个时辰,耐不住将那对可怜的师徒又了一次。

    自从那一次以后,他们便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了,他们把那对可怜的师徒的武功废掉,浑身脱*得一*丝*不*挂,不论任何时候,只要有需要便毫不犹豫地把她们拉过来*泄火、凌*辱。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一个月,他们不但在师姑和师妹的肉*体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也籍着那段时间大大地增强了黑沙掌的功力,直到有一天,那对已彻底崩溃了的师徒乘他们不注意的时候,一起跳进了一个深谷之中……

    那一次,他们不但尝到女子*肉*体的动人滋味,而且还深深地体会到,只要掩饰得好,就算做了天大的坏事也是不怕的;之后,他们若无其事地重回江湖,白天做他们的川西双侠,晚上则租个房子,招些j女回来泄*火,有时候找不到j女话,他们也会客串一下采花贼,捉个村姑、民女,甚至侠女来泄*火;由于两人行事慬慎,加上川西双侠的名头太大,所以从来也被人识破,自此,两人的胆子越来越大,离正途也越来越远……

    「五哥!……五哥!秦晋桥到了!」常伯志的声音把常赫志从回忆中拉到现实,常伯志回过神来,发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他挑开窗帘住外看去,见车子停在一道铁索桥边,前面冈哨中有两个官兵向车子走了过来,刘七刚从车上跳了下去,拿了份关文向那两个官兵走去。

    常赫志向已穿好了衣服的常伯志道:「老六,你下去问问看!」常伯志应了一声,推开车门跳了出去。

    常赫志一面穿着衣服,一面向还在那里抽泣的骆冰道:「四……你……烦人的事就不要再想那多了,我要下车走走,你要不要来?」骆冰抬起头来,擦了擦眼泪,理了理凌乱的头发,道:「你……你要去就自己去!……我……我现在这个样子,怎能见人?」

    常赫志自从认识骆冰以来,只听过她对文泰来说过这么女人化的话,心中暗喜,笑道:「这样很好呀!像你这样的美女,如果打扮好再出去的话,一定会引起混乱的!」

    骆冰闻言脸上一红,白了常赫志一眼道:「看不出你这木头人也会说这样的疯话!」

    常赫志装着一脸正经地说道:「我说的绝对是真的,十足真金!十足真金! 不会有假的!」骆冰看着他假正经的样子,十分有趣,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这一下玉容解冻,直如春花怒放,秋月生辉,美艳不可方物,看得常赫志整个人都呆住了。

    看到常赫志这样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骆冰不禁有点害羞,嗔道:「有什么好看的!」

    常赫志正待说话,车门「鸦!」的打开了,常伯志的丑脸从门外伸了进来,道:「五哥!……」看到骆冰的残留在嘴角间的清艳笑容,呆了一下,疑惑地道:「五哥!……你……你做了些什么?」

    骆冰终于落入中,常赫志心情大快,笑骂道:「去你的!你出去才多久,能做什么?别废话!关文验完了吗?」

    常伯志跳进车中,道:「验完了!可以走了,过桥两里就是吉县县城,咱们今天晚上就在那里过夜!」说话间,车子已缓缓起动,向桥中驰去。

    常伯志坐定下来,向骆冰问道:「你们刚才都说了些什么?那么高兴?」

    骆冰抬头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没什么!」

    看到骆冰这么儿女态的表情,常伯志大感疑惑,不解地望向常赫志,常赫志怎敢在骆冰面前泄露天机,只得说:「有空再告诉你!」一时间,车厢中再次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骆冰的头忽然低了下去,又哭了起来,两人面面相觑,同声安慰。骆冰摇头抽泣道:「我之前失*身于你们,还可以说是被逼的,这……这一次被你们……你们这样……却是自愿的,都是你们这两个妖怪,把我弄得……弄得像个yin妇似的,你们叫我怎么办?天啊!我……我该怎么办?我……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常伯志道:「四……四嫂!不用怕!你已经是咱们的人了,只要以后好好地跟着咱们,咱一定会好好地待你的!」

    骆冰答道:「怎么跟……?我是个女子,怎能常常跟着两个男人?人言可畏,就算你们是我的义兄弟也一样是不行的!」

    常伯志接口道:「那不如……你改嫁给咱们其中一人,比如说是我,那样你就有了名份,不会招人话了!」

    骆冰闻言吃了一惊道:「不行!我绝对不能改嫁,我毕竟是你们的四嫂!…  …四哥他……失*身给你们,我已经够对他不起的了,我绝不能再这么对他!」

    常伯志笑道:「也没什么的!他做初一你做十五,他能有其他女人,你为什么不能有其他男人?再说,他也已经死了两年多了,你要改嫁也没人能说你些什么!」

    骆冰流泪摇头道:「你还说!他是你们杀的!」

    常赫志:「四嫂……你要知道,就算咱们不杀他,他跟朝廷作对,也活不了多少年了,上次他被官兵抓住了,咱兄弟也出了大力来救他,不是咱们,他早就死了,那能等到那一天?我老实对你说,其实咱们也不想杀他的,那时候他听到了咱们和福大帅的话,要去向总舵主告发,咱们一时间没了办法才会杀他的,咱是多年的兄弟了,杀了他咱们也不好过!」

    骆冰闻言,痛苦地说道:「不要再说了!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不理,也不想知道,我……我失*身于你们,没脸再见他,就算将来死了,也不会去见他,他的事,就当是一场梦吧!其他……其他的事,以后……以后再说……」一时间,车厢中再次沉静了下来。

    两个时辰后,车子在县城的「大来栈」前停了下来,常赫志向刘七说:「咱们先去吃饭,你去给咱们租一间大房!」刘七应了一声,这时,骆冰忽然开口道:「慢着!常……你……五哥,无论我们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在外人面前,我始终你们的四嫂,怎能和你们同*房?」

    常赫志呆了一呆,彷有所悟地道:「好吧!」转头向刘七吩咐道:「你去给咱们租几个窋洞,中间相连的那一种!」言罢转头向骆冰道:「这样行了吧!」

    骆冰自知再难有更进一步的要求,低头道:「好吧!」不待常赫志吩咐,刘七转身去了。

    饭后,众人来到了一块山坡上──这是一块相常宽敞的空地,空地一侧是五个相连的窋洞,常氏兄弟叫刘七把所有的被子都铺到大厅的地上后,便带着骆冰走了出去。常赫志向骆冰道:「四……!你……咱们该叫你四嫂还是其他的?」

    骆冰沉默了一阵,喃喃地答:「四嫂……四嫂!……我怎能是你们四嫂?我不配做你们的四嫂!……我……算了!你们还是叫我四嫂吧!」

    常伯志道:「四嫂!不要想那么多了,咱们先洗个澡,再休息!」

    骆冰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好……好吧!」

    三人再次走进洞中后,骆冰在浴盘前停了下来,常赫志见她呆住了不动,从后轻轻地拥住了她,低头向她的粉颈吻去;

    【和谐五千字】***************************************

    骆冰见两人都已经在穿衣服,怕再拖延时间会招惹疑心,不敢再说什么,站起身便去拿衣服。

    过了吉县,他们继续驱车北上,但李沅芷似得了教训,行踪越加诡秘,过得两天,干脆影踪全无。这天,常氏兄弟在车上商议,反正大家目标一致,都是为了陆菲青,便决定先去绵山杀陆菲青,暂时不再追查李沅芷的行踪。

    ***************

    这天一早,骆冰和常氏兄弟从一间已丢空了的山神庙中走出,常赫志和骆冰走在最前,神情轻松,而常伯志走在最后,心不在焉,一双贼眼只在骆冰的下*身转来转去。三人先后上车,常赫志见常伯志心不在焉,问道:「怎么?肚子不舒服吗?」

    常伯志彷如未闻,心中却在盘来算去:「咱们好不容易才把这美丽的四嫂弄上手,才享受了几天神魂颠倒的温柔滋味,如果用强的话,一但惹恼了她,可能就会前尽费,除非是……,啊哈……对了……」想到这里,嘴角牵动,y笑了起来。

    原来骆冰前天刚好月迅来潮,无法满足他们交*欢的要求,但从那次和常赫志以后,骆冰又嫌脏又怕羞,两兄弟死磨活缠,她顶多也只是帮他们打个手铳,却死也不肯再为他们口**。

    殊不知这法子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看着那清艳得如同仙子临凡的四嫂帮自己打手铳,如同饮鸩止渴,结果是打完后欲*火更盛,比未打前更糟糕,加上他们这些天来都是夜夜春*宵惯了的,所以才不到两天,两兄弟便已忍得快疯掉了,如果不是因为女子经血对黑沙掌的功力有损,早就已经来个霸王硬上弓了。

    而刚才,他们进山神庙是去解手的,当时常伯志离骆冰近,骆冰在解手时,雪*白坚实的丰*臀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本来这也没有什么,但对一个欲*火焚身、饥渴难忍的男人来说,这却是一种致命的挑*逗,顿时间,他的心中闪起了一道曙光:「对啊!放着那么漂亮的屁*股不用,那不是暴殄天物吗?我真笨,怎么都没想到呢?」之后,他便一直盘算着如何才能让这美艳的四嫂甘心情愿的奉上自己的,翻来覆去地想了一会,终想到办法,心里盘算了几次,越想越是可行,越想越是兴奋,哪里还听得到常赫志的话?

    常赫志见他不答,转头问骆冰道:「四嫂,刚才解*手的时候你们离得最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骆冰见常伯志一脸y笑,不好气地答道:「看他一脸贼相,会有什么事了?」

    常伯志回过神来,刚好听到她这一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笑道:「那里贼了?」说完,靠着车壁,闭目养神了起来。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骆冰不安地想到:「奇怪?平常这时候他都会来烦我的,今天怎么不来了?这却是什么缘故?」念头才起,随即自责:「我这是怎么了?他不来烦我已经是万幸了,怎能去想那是什么缘故? 」常赫志兄弟同心,知他这样做必有原因,也闭上眼睛,不再追问。

    不久,马车到了个小镇,常伯志把车夫支走了,把常赫志拉到一旁窃窃私语,骆冰不敢跟去,只是远远留心细听,只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话,像是「迷*药」 、「油」、「从后」、「夹击他」、「用力剌*进去」、「流血」等等,听起来好像是要去对付一个人,那人应该武功甚高,所以他们要用「迷*药」迷他,如果迷他不倒,就用「油」,想来是要烧死他,至于「从后」、「夹击他」、「用力剌进去」、「流血」这些就更不用说了,究竟是谁,能让常氏兄弟那么害怕?难道是陆大爷?

    过了不久,那车夫带了一瓶酒和几包东西回来了,和常伯志说了一会子话后三人便上车。

    常氏兄弟酒量远不及骆冰,上车后和她对喝了两杯便推杯不喝,一齐闭起眼睛,养起神来。骆冰一面喝着闷酒,一面偷偷打量两人的表情,但见他们的神色轻松,不太像面临强敌的样子,心中疑惑愈甚,胡思乱想道:「难道不是陆大爷?莫不是芷妹妹,那「迷*药」、「从后」、「夹击她」都说得过去,而且他还是处*女,如果他们「用力剌进去」,那她确实是会「流血」,但这和「油」又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忽然惊醒,自责道:「芷妹妹和我情同姐妹,我怎能这样乱想? 」但心中奇怪,却始终难以抹去。

    过不一会,一瓶酒喝完,骆冰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们今天怎么奇怪?」

    常伯志睁眼道:「怎么奇怪了?」

    骆冰道:「平常……平常你们都要来烦人家的,今天怎么都不来了?」

    常伯志答道:「咱们是要养好气力,待会有件要紧的事要办!怎么?你想咱们来烦你吗?」

    骆冰装嗔道:「谁想你了,你不来烦我最好!」续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什么事那么要紧,那么认真?」

    常伯志呆了一下,y笑道:「也没什么,只是留下精*力去对付一个人!」

    骆冰心想果然不出所料,不敢追问下去,同时,脑里出现了一幅李沅芷在两人身下婉*转*娇*啼的画面,心中一痛,脸上不禁变色。

    常伯志见她脸色有异,问道:「怎样了?身子不舒服吗?」

    这时,常赫志睁开了眼,笑道:「身子不舒服吗?那咱来帮你按*摩一下「道」好了!」

    骆冰正不知该怎么混蒙过去,听到常赫志的疯言疯语,心中不恙反喜,媚*笑道:「还以为你们有多认真,装模做样也只是一下而已,就露出本来面目来了,幸好我现在是霞满鸿沟,行不得也「哥哥」,你们要点我的「」,再过些日子吧!」。

    常伯志刚才胡思乱想,心中早已蠢蠢欲*动,难以克制,这时见骆冰巧笑倩兮,端丽万方,再也忍耐不住,俯过身去,一把抱住了她***

    【和谐五千字】*************************

    一时间,车厢中y声大作、浪语四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