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书剑卷 第四十七章受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卷 书剑卷 第四十七章受辱

    其他人见他那么急色,话没说完就已经开始动手了,都无奈地退了开来,从地上捡了几根树枝做成签子,你一我二地抽了起来。

    那头领见到众人已经走开了,心中再无挂碍,动作更是加倍地放肆起来;这时,周绮的腰带已经被解了开来,看着面前这英姿动人的美丽,那头领连解开她衣服的耐性都没有,一只手忙乱地去解她的钮扣,另一只手已急不及待地从周绮的衣服下摆和肚兜下伸了进去。

    手才伸进去,那头领只觉触手处温柔软滑,说不出的过瘾,接着便再往上摸*去,攀上了周绮那高耸坚实的乳*房,想来是她平常勤练武功的关系吧!他只觉手中这个乳*房和以前摸*过的女人都不一样,不单弹力十足,而且又软腻又坚*挺,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嫩滑,简直让人爱不释手,忍不住狠狠地抓了一下。抓验完了周绮的乳*房后,他很满意地把手向她的裤子里伸去。

    就在这时,他只觉脖子一紧一痛,接着眼前一黑,便已失去了知觉;原来周绮只是痛攻心昏了过去,但她是名门之后,根基打得极好,虽然一时昏了过去,恢复却是极快,加上那头领在她身上乱*摸乱揉,加速了她的血气运行,所以她很快便惊醒过来。

    周绮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一个男人压在地上,而他的一只手正在解她的衣服,另一只手却在她的身上重要的部位上乱*摸,一时间又羞又怒,身体不知从那里来的力气,手臂只一圈,一勒,一扭,只听「喀勒!」一声,那头领颈骨折断,登时了帐,周绮从身旁捡起一把刀,跳了起来,猛地向站在一旁的的那七名汉子冲去。

    那七人见到周绮状若疯妇地往自己冲来,心中不免怯惧,发一声喊,四散奔逃,就在这时,那剌死徐天宏的大汉踩上了一件东西,脚下一软,「啪!」的一声拌倒在地上,他回头来一看,原来拌倒他的却是周汉光,一时间如获至宝,忙回身把周汉光抱了起来,刀子往他的脖子上一架,向正在冲前的周绮喝道:「站住!」

    周绮夫君被杀,又险些失贞受辱,又羞又恨,已没打算再活下去,本想拼上一命多杀几个仇人,忽见爱子落入敌人手中,才想起自己如果死了,那爱子怎么办呢?一呆之下脚步登时慢了下来。那人见这招奏效,悬在半空的心定了下来,手中的刀一紧,大声喝道:「给我站住!」

    周汉光年纪还小,被那声大喝吓了一跳,登时哭了出来。周绮听到爱子哭叫,一时间六神无主,只有听命停步。那人续道:「徐夫人,把你的刀丢掉,然后束手就擒,否则我杀了你的宝贝儿子,让这姓徐的绝子绝孙!」

    周绮闻言大惊,叫道:「你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用一个小孩来威胁别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哈哈哈……哈哈哈!」那人闻言后捧腹大笑道:「咱们十几人围攻你们夫妇两人,杀了你的老公,抢了你的儿子,早就不是英雄好汉了,你还要问?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那人话才出口,只听周围响起了一阵「嘻嘻嘻……」「哈哈哈……!」「呵呵呵……!」的笑声,原来那剩下的几个大汉见到大局已定,便又聚了过来,刚好听到那人的话,纷纷向周绮发出嘲笑声。

    周绮气得浑身发抖,那人见她不动,催道:「快把刀丢掉吧!咱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只要你不拒捕,咱们不会伤害你的!」

    周绮见众人yin笑连连,眼光不断地在自己的脸上,胸口和大*腿等重要部位上瞄来瞄去,意图明显之极,加上刚上才被那头领非礼的经历,心中已想到如果真的束手就缚的话,后果之糟糕,实在令她不敢想像,颤声道:「狗贼!你们和刚才那yin贼都是同一窝出来的,都不是好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你们只是想沾污我的身子而已!做梦!你们杀了我的丈夫,我早就不想活了,我只要一死,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那人听到周绮的回答,yin笑道:「咱们是不是这样想的不关你的事,不过你最好想清楚,你死了咱们就不能把你怎么样吗?要是你的裸尸被挂在洛阳城门口上,再挂上“铁胆庄主周仲英之女,红花会七当家徐天宏之妻——周绮”这几个大字,那你——连带你的父亲和那姓徐的死鬼,就算死了也是不乾不净!」

    周绮闻言,登时羞得满脸通红,心想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那碓实是死也死得不干净,心中大乱,忍不住哭了出来,道:「你……你们敢这样做,还有人性没有?」

    那人看到周绮六神无主,续劝道:「嗳!你再想一想,这孩子还小,如果你死了他怎么办,咱们是非得把他交出去的,你是要诛连九族的反贼,你儿子虽然年纪还小,还是免不了一刀的,但如果你束手就缚的话,咱们倒可以通融一下,把他给放了,这样你既可以为徐,周两家留下一点血脉,又可以暂时留下命来,一举两得。怎么样?快点决定吧!你也不要再讲废话来拖延时间了,在这种荒山野岭别说不会有人会来帮你,就算有,我也一刀杀了你的宝贝儿子再说,你也别想一走了之,只要你敢动一动,我就给你的宝贝儿子一刀。不过话说回来嘛,咱们又不是全无人性的畜生,如果不是逼于无奈,谁愿意去伤害个小孩子,只要徐夫人肯束手受缚,咱们绝不伤害你的儿子的一根头发。兄弟们,我说得对吧!」

    这时众人正在把握机会,仔细地打量眼前这动人的美女,看到虽然她头发散乱,浑身血污,但却掩不住她那英气逼人的美貌和出众的身材,而被解开了一半的上衣中露出了里面鲜红色的肚兜和大片的,更显的诱*惑难当。众人无不看得眼珠和裤裆齐凸,恨不得马上把她扑倒,玩个痛快,闻言纷纷表示赞同,一时间「对啊!」「没错!」「是嘛!他说的不错啦!」「对啊!投降不就没事了吗?」「照啊!咱们一定把儿子还给你的!」之声此起彼落。

    周绮怒道:「呸!你们讲得倒好听,狗贼!我不会上你们的当的!」

    那人奸笑着续道:「话我是讲完了,要不要束手就缚随你的便,不过我提醒你,在做决定之前可要先顾及后果!」说罢在怀中取出一把小刀,在小周汉光的手上轻轻地划了一刀,小子受痛,哭得更大声了,周绮眼爱子受伤,心如刀割,但又不敢上前拼命,除了焦急地不停顿脚以外,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惊喊道:「住手!」。

    那人又催道:「我这是提醒你,快!快丢掉你的刀!否则我的第二刀又要割下去了!」说罢作势又割。周绮肝肠寸断,一咬银牙道:「狗贼住手,我认了!只要不伤害我儿子,你们想怎么样就来吧!」

    那人看到奸计得逞,得意地向站在身旁的三个大汉叫道:「贺老六,四平,良山,快,去找根绳子来,快!」然后转过头来,yin笑着向周绮发令道:「徐夫人,这就对了,来!先把刀丢掉,丢远一点!」

    周绮怨毒地瞪了那人一眼,强忍泪水,怀着满腔悲愤和屈辱,但又不得不听命地,把她唯一的防身利器远远地丢开。那人见周绮把刀丢掉后,续道:「好!然后给我跪在地上,额头顶在地面上,再把双手放到身后叠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