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书剑卷 第三十九章哎呀好舒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卷 书剑卷 第三十九章哎呀好舒服

    夜深了,一弯下弦的残月孤寂地漫步在争辉夺耀的繁星里,向下俯视着苍茫的大地,连绵起伏的黄土岗峦淡淡的泛发着暗淡的反光,竭力地向着老天爷展示它光秃不毛、荒芜凄凉的外表,彷佛想藉此遮掩住它这时山腹里暗藏的春色。

    就在这广袤雄浑的高原脚下、一间小小的洞室里,土炕上一床薄被像起伏的波浪般鼓动着,从中不时发出「哧!哧」的嘻笑声和甜腻的浅喘。

    最后,一颗钗横髻散、云发蓬松的头颅钻了出来,显露出一张如珠膏玉沐般容光焕发的娇美脸庞,两只嫩藕似的柔荑紧跟着伸出被外,轻拢着披散的发丝,一双水汪汪的星眸中春意流泛、的粉颊上潮红带羞、展现出雨滋露润后妩媚的迷人风韵。

    经过几度狂乱的云交雨合,骆冰体内郁积多时的终于获得彻底的解放,但是在卸下疯狂的外衣之后,理智与羞耻却又悄悄地浮现,只闻她在几声嘘叹之后轻轻的拨开心砚那只仍在上捻弄不休的魔手,将身子侧转过去、像哀求又似嗔怒的说道:

    「好了!好了!砚弟!别再弄了!今天晚上你折腾得我还不够吗?…我们…

    唉……我怎么又……」

    心砚闻声从被褥里钻出头来,俊逸的脸上布满兴奋的光采,他迅速的将前胸紧贴上骆冰光滑细致的后背,微软的顶触着她耸翘、弹性十足的圆臀,同时探过手去一把捞住义姐垂实的,边把玩着边嘻皮笑脸地回道:

    「和姐在一起再多几次也嫌不够呢!怎么?这么快就累了吗?姐!」

    「唉!我们…我们这是怎么了,我说过:我不能害你!可是我…我怎么……

    唉!砚弟!姐的身子已经脏了,可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应该要有个干净的姑娘来配你,我们…唉!以后真的不能再这样了!我们不能再做这种事!

    砚弟!你听我说……哎呀……」

    心砚不等骆冰把话说完,把用力往前一顶!同时狠狠的掐紧了手中的,使着性子说道:

    「我不管!我就是想永远像这样和你在一起!姐!你别说了!我什么都不听!」

    ******************************************然后悠悠地接着说道:

    「砚弟!别还像个小孩一样!你该懂事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年轻人……」

    心砚不让骆冰再唠叨下去急急的插嘴说道:

    「知道!知道!「色是刮骨钢刀」!要有节制嘛!…可姐!这「体寒加衣,腹饥进食。」是天地间再正常不过的事!况且四爷他……他…,我只是想替四爷多安慰安慰你罢了!可不像十爷他们尽是欺负你。再说你不也说过:只要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做这种事是很美妙、很舒服的,不是吗?难道说你不喜欢我了吗?那么刚才你不是也表现得很快活?…嘻嘻!我记得你还一直叫着:「喔~好弟弟…

    快…快…嗯……啊啊…好舒服………」哎唷!」

    这回换他还未将话说完、已被骆冰狠狠的扭了一下。要知到心砚从小跟着「天池怪侠」袁士霄,所学的做人之道都是忠孝节义、除魔卫道的大方向,至于男女之间的恩爱与人伦关系则只字未闻,这也许和「天池怪侠」一辈子独身有关吧!所以在这方面心砚的想法非常单纯,加上他从骆冰身上追回了自小渴望的母爱也满足了少年对女性的幻想,下意识地便排斥任何想将这一切夺走的说法,以致于强词夺理起来。

    骆冰被他辩得啼笑皆非,听心砚越说越不象话,便伸手往他上狠狠一掐、又好气又好笑的娇声骂道:

    「小鬼!越说越离谱了!我哪有……像你叫……得那么恶心,你…你…简直是「断章取义」、瞎掰胡扯,去!去!起来!起来!我不理你了!」

    骆冰边说边推拒着心砚的身体,拉扯间将她的上身都露了出来,*********************************************

    这回姐弟俩是真正心满意足的拥卧在一起,静静的享受着后的余韵,尽管的依旧不留一隙地紧贴着,但已没有了的激情,更多的是抛开世俗桎梏后的解脱,虽然两人都没有作出任何的要求与承诺,但是他们知道:在往后人生的道路上他们将是一对有「默契」的义姐弟,只要两厢情愿,礼教于他们何道哉!

    ************

    骆冰静静地躺着,纤手轻轻着心砚依旧在她上的掌背,脑子里回想着这段日子以来的一幕幕经历,在短短年余的功夫里,自己从一个端庄贞静的转而像个思纵欲的,一向冰清玉洁的身体却已经经历好几个男人的狎弄和,虽然每次都能找到一个自我解嘲的理由,但是那具经过改造、训练后的对却有着越来越高昂的需求,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有时她真恨自己为什么那么不争气!受不了一丁点的撩拨,要怪廖庆海吗?

    是他将她带进的旋涡?但是在那之前自己不也已经和会里的余鱼同、章进、蒋四根有过媾合?也罢!就像「怪手仙猿」说过的:昔日的「鸳鸯刀」骆冰已经死了!对一个死去的人你还能苛求些什么?

    思虑至此骆冰不觉又开始怀疑:为什么这阵子自己对「怪手仙猿」廖庆海的思念会越来越淡薄呢?难道说在「天目山寨」那段耳厮鬓磨、轻怜蜜爱的日子所培养出来的感情就如同昙花般的脆弱与短暂?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时,却听到心砚在耳边轻声的问道:

    「姐!你想我们要不要找个机会逃出去呢?我真担心十爷不晓得能不能找到四爷和七爷他们,都已经许多天了!」

    「唉!要怎么逃呢?别说我现在身上一点武功也没有,这附近的地形七回八转,没人带路就像进了迷魂阵根本走不出去,再说单魁这魔头现在对我们还算礼遇,要是惹恼了他,我怕他会反脸无情啊!等四哥他们到了或许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现在只好顺其自然了。」

    骆冰回了回神、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悠悠地答道。

    「对了!姐!单魁这混蛋有没有对你……对你……」

    骆冰被心砚突然这么一问!想起这一路上受到的、折磨和自己羞人的表现,粉面刹时红透耳根,一颗芳心也扑跳个不停,强自按捺住起伏的情绪后故作镇静地答道:

    「他倒是没敢对我无礼,只是苦了芳妹。唉……她们真是可怜!」

    ……………………

    「姐?……」

    「嗯!……」

    「你困了吗?我……」

    「小鬼头你又想做什么?我可再经不起折腾了!」

    「不!不!姐你误会了!我只是想不懂那老小子为什么非要你去指点他那些猴孙们,他们比就比嘛!干啥要你去做示范?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姐!要不你明天回了他吧!我怕你出事啊!」

    「傻小子!切磋武艺嘛!这在武林中是很寻常的事,别想太多!我知道你关心我,放心!我自会应付的!再说既然已经承诺他了,姐也不能弱了咱们「红花会」的名头,是不?」

    「可是……」

    「睡吧!别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会如何明天自然就知道了,多想无益!养足精神才要紧,你也不想我临阵出丑吧?」

    「那……我……我……我要摸着你的睡觉!」

    「去!你真够烦人的……哎呀!轻点!……好!好!…怕了你啦……」

    轻微的动一会儿就平息了,当均匀的鼻息声响起时,天色已露出一片肚白……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