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书剑卷 第十八章贪绝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卷 书剑卷 第十八章贪绝色

    午后的平安酒楼没什么客人,二楼靠窗的座位上,只章进一个人独自在喝着闷酒,刚才丢人的表现,大大伤了他男性的自尊,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今天会这么窝囊?不由怀念起在天目山寨的那段日子,那时,骆冰丰腴可人的,是如何在自己婉转娇啼,自己就像君临天下的王,主宰着一切……但是,唉!

    正当酒樽里的酒空无一滴时,续有财一瘸一瘸的挨了过来:「小二!再给我打一壶酒来!」

    「大爷!您已喝了不少啦!看您好像碰到不如意的事了,如果我没猜错……嗯~~也许我可以帮得上忙。」

    「嗤!帮忙?哈~~哈~~老子需要你帮忙?走开!走开!……」

    「大爷,是女人!对不?我……我……都看到了。」续有财挨近驼子身边,小声的说道。

    「什么!你……你看到了些什么?」章进惊得酒意全消,一把揪住有财的衣襟,手上暗中运劲,两眼暴睁的瞪着他。

    「唉~~唉~~大爷您先放手!我真的是一片好意,您对我那么好,给了我一块银子,我内心底感激的很,想报答、报答您罢了!您别误会,先听我说。」

    「你给我听着!老老实实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哼!」驼子把手松开,对着桌角轻轻一划,如刀切豆腐般就掉下一块来。

    续有财边抚着胸口边拉着章进坐下,说道:「中午您不是要我出去吗?后来您的朋友,就是穿黄衫的那位小娘子要用马,我只好拐回去喽!就看到您……您的手在……在……ㄟ~~ㄟ~~您先别急!先别急!我知道大爷您们都是武林好汉,就是杀了我,我也不敢多说一句,我只当什么都没见到!况且我立时回头,还拉着您朋友好一会儿呢!只是……这女人嘛……」

    驼子按捺着性子听他说话,这时见他竟卖起关子来,不由环眼一瞪,说道:「怎么!吊我胃口啊?」

    「喔!不、不、不!我只是在想怎么跟您解释……唉!想当年……」

    章进想不到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店小二,居然曾有过那么多采多姿的过去,渐渐的被有财那生动的叙述所吸引。听他讲到当年如何整治金陵名妓白牡丹,如何从花园干到寝室,又如何用十八种不同的方式,  得白牡丹哀哀告饶……不禁悠然神往,幻想自己就是那神勇的骑士,而骆冰则是那匹胭脂马。

    「所以,我说这女人呐……」

    这时候楼下传来召唤续有财的声音,驼子正听得入神,哪肯放人,拉开嗓门吼道:「掌柜的!我正有事问他呢!你找其他人去!顺便再给我拿壶酒来!」回头一迭声的催道:「接着说!接着说!这女人怎么啦?」

    续有财咂了咂嘴,说道:「这女人下面那张毛嘴,天生就是一个洞,我们男人是怎么都敌不过的,除非你练有『闭精锁阳』之术。大爷!你们武林中不是有人会这种功夫吗?你可有相熟的?」

    章进讪讪的说道:「那都是些邪派中人,一向都没有往来。」

    「喔~~是!是!是!您是江湖好汉,他们怎配与您交往,我的意思是°°大家道不相同嘛!大爷您说是吧?」

    这个时候两个人越说越投契了,章进替续有财也斟了一杯酒,说道:「续老弟!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收拾娘们吗?听你的口气好像意犹未尽呢!」

    「大爷!其实我来找您正是这个意思,对付女人有内外两个门道,一般人难得修到内功,便只能从外道邢率郑皇且梦颐悄腥四堋撼志谩唬是让女?『献身』,不瞒您说,我珍藏了一些当年的玩意儿,那时可是重金购的呐!如果您有兴趣,我可以割爱,肯定对您有帮助的!」

    章进有点失望的撇了撇嘴说道:「去!还不是些春药之类的东西!」

    「嘿!嘿!大爷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春药这里头学问可深呢!有只让人昏迷的,有昏而痒的,有痒而不昏的,有……总之,这女人只要有办法  得她大泄特泄,以后还怕不对你死心蹋地?」

    接着又解说了一些妇女的窍门和技巧,及一些具的种类和妙用,把个章驼子听得心痒难捺,恨不得立刻演一翻,便插口说道:「续老弟,你的东西我全要了!你出个价吧!」

    续有财直直地看着章进好一会儿,才阴阴的说道:「这价钱嘛,好商量!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快说!快说!我都可以答应你。」

    「大爷您可不要答得这么爽快,其实也没什么,只要您和您那个……那个嫂子在快活时,让我在一边瞧着就行了!」

    「什么!」章进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这个瘸子,心中的怒火一下烧了起来,磔磔怪笑道:「嘿!嘿!你可真有胆子啊!叫大爷表演活春宫给你瞧?我看你准是活腻了!」

    续有财有恃无恐的,一边把玩着酒杯,一边淡然的说道:「大爷!这回您又错了!我这可是为您着想呐!您想,纵使你让女人在,总是借助药物,难保事后她不怨恨,但是如果当着不认识的人面前她,那以后她便羞于开口,不是更让您予取予求?况且,嘿!嘿!那可是刺激得很呐!」

    章进被他的话说得怦然心动,不由回想起和蒋四根一起奸弄义嫂的往事,只觉得全身一阵子火热,霍的站了起来,一拍续有财的肩头说道:「好!就这么说定!」

    ***    ***    ***    ***

    董素云神思不属的做着手上的针线活,不时让针扎到指头,叹了一口气,停下手边的工作,呆呆的望向窗牖外,想起前天晚上的遭遇仍然心有余悸……

    那晚,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才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裸的仰躺在木椅上,秽迹一片,有些红肿,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来喜儿发出的呼噜声。一切是那么的平静,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但是那丑陋的面容和粗黑的,印像又是那么鲜明,不由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颤,莫非碰上了山精鬼魅?

    还记得那夜紧抱着身躯一直不敢阖眼,渴望丈夫快点归来,然而续有财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来,只说已在客栈谋到差使,以后每十天才能回来一次……云云,之后,携了简单的衣物又匆匆忙忙的走了。但是,即便他留下来又如何?这种事能跟他开口吗?

    此时屋外隐约传来的交谈声,打断了素云的沉思……

    续有财神情愉悦的带着章进往家里走去,内心暗暗的窃喜诡计得逞,从看到骆冰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断地幻想着她衣裳底下那副丰莹的胴体,心底大声的呐喊道:「天啊!要是能够让我亲眼目睹她的样子,就是立时瞎了我都愿意!」但是当时他也明白,那只是疑人作梦!

    直到无意中让他看到章进那双手,那双在丰耸□乳上肆虐的手,他知道,这个令人神魂俱醉的,并不是高不可攀的女神。于是暗中他将过程看在眼里,虽然厢房里发生的事他没有胆子去偷窥,但是久历花丛的他,看到驼子垂头丧气的出来,马上明白了其中底细。

    几乎同时,一个恶的构思在脑中成形,现在计谋已成功了一半,也难怪平时不算短的一段路,今天走来,那只瘸腿出奇的轻松愉快。

    ***    ***    ***    ***

    「章大爷,请进!请进!……这是我浑家……  ,娘子啊!你赶紧去沏个茶来!」续有财一迭声的招呼着,并没有发现到妻子脸色苍白,全身发抖。

    「大爷!您坐一会儿,我进去把东西拿出来!」

    ……

    「大……爷!……请……用……茶……」

    章进看妇人害怕紧张的样子,便压低了嗓门说道:「大嫂子!我们还可真有缘呐!你不用怕!只要你不说,我是不会跟他说什么的。嘿!嘿!那头畜生还好吧?」

    素云的脸一阵白一阵红,转身飞快的奔进内堂里去。章进端起桌上的茶,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微笑……

    ***    ***    ***    ***

    续有财怀中抱了一个雕工精细的木漆盒子出来,慎重其事的将锁打开,只见其中琳琅满目,物样繁多,但无论一瓶一罐都是白玉雕成外刻案,光只外观就已让人爱不释手。

    只见他一件一件的拿将出来,口中一边解说道:「呐!大爷您看!这是『一日春』,只要一滴就能让人昏睡一整天任你摆布;

    这个叫『蟾□散』,妇人吃了全身无力,但是神智清醒;

    这叫『露滴牡丹开』,是用抹的,只要在那上轻轻一抹,再贞烈的妇女也要求人;

    这两柱香珍贵得很,叫『神女求王香』,外边裹的是一般的檀香料,点着了和普通的香没什么两样,稀奇的是里边的竹枝,乃是用天竺国的竹根制作而成的,无色无味,但是与檀香一混合,就会勾动女子思,越闻就会越想;

    呐!再来您看!这瓶里有五粒金色的丹丸叫『霸王不倒丹』吃了能连御数女不泄;

    这玩意儿叫『西门刺莲如意袋』,瞧!看到这倒插的毛不?!没有几个娘们禁得起它在上刷弄而不的;还有这叫『虎豹双钩』……」

    这些下五门的秽东西,把个久历江湖的章驼子看得目瞪口呆,大感惊叹不已,拉着续有财道:「好了!好了!我全要了,你说个价钱吧!」

    续有财看着章进好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道:「大爷!现在我才发现,咱们俩可真是绝配呐!我瘸了一条腿,您~~您~~哈!哈!或许老天爷有心要促成我们,恕我大胆,不知您愿不愿意认我这个『界双残』的老二?」

    章进一下子没听明白,过了好一阵子才会过意来,不动声色的说道:「『界双残』?好!好!亏你想得出这个名字……不过老弟,我们相识不久,你又不是武林中人,除了这些东西之外,你又凭藉些什么?况且……说得难听点,光是你说的有多么神奇,我没试过,又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好叫大哥知晓,不瞒你说,我还珍藏有一本《藏精归元御女心法》,那些口诀我是一点都不明白,日后正好请大哥多多指点,你想试试这些东西的妙用?行!行!咱们现在就到怡春院去……」续有财仍然一头热衷的说道。

    「这勾栏院里的又怎试得出真假?你若真的有心,不如……」章进不怀好意的瞟了内堂一眼。

    续有财大感踌躇,对这个妻子他是心存感激的。正在天人交战时,脑中闪过骆冰艳丽的姿容,一咬牙狠声说道:「好!就算是我献给大哥的见面礼吧,妻子如衣服,只要大哥喜欢,我们现在就……嗯~~我看用『飞燕春散』好了。」

    当下计议妥当,便叫出妇人,只说庆祝两人结义,要她速去整治一桌酒菜,席间更要她作陪,酒酣耳热之余,开始谈些风花雪月、词小调。这董素云起先还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后来看章进绝口不提那天的事,又送了她一块玉佩当见面礼,也就心防渐松,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这时候章进开口道:「我说弟妹啊!现在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你是不是该跟我喝一杯呢?」

    「是极!是极!素云你赶紧敬大哥一杯!」

    「大哥,我以茶代酒好了,我真的不善饮酒,请你见谅!」

    「那怎么行?一点诚意也没有。来!来!来!我帮你斟少一点,你就喝这么一杯!」续有财殷勤的替妻子另外倒了一杯酒。

    不久之后,素云感到身体越来越躁热,一阵阵的痕痒,内好像有一把火在燃烧,已微微张开,正往外哈着热气,带出一淙淙的浪水,立刻就将花园濡湿了一块……便将衣襟稍稍地松开,原本紧夹的双腿也在裙下一张一阖。

    续有财突然对章进说道:「大哥!热死人了!我们把上衣脱了吧!」

    「这~~这~~不大好吧?」

    「没关系的,自家人嘛!……咦?素云,你的脸怎么那么红?热吧?来!我也帮你脱了,凉快些!」说完已一把搂住妇人,七手八脚的解她衣服,手掌更伸入肚兜下……

    此时,原本还在极力克制的素云,当丈夫的手抚上自己肿胀的时,理智的堤防终于溃决,反身一把搂住男人,深深的亲吻了起来,一只手更主动的往他摸索,蛇腰扭个不停,嘴里开始发出模糊的。衣裳滑落到腰际,薄薄的肚兜只剩脖子上的一根细绳吊着,肥嫩的已跑出一边来,正随着娇躯的扭动不停的晃荡。两夫妻进入的前戏,忘我的相互抚弄着……

    章进被眼前这一幕快速的变化给愣住了,一只手下意识的撸动早已肿胀发痛的,一时间忘了有所动作;直到续有财一声清咳,他才如梦清醒,便绕过桌子来到妇人身后。

    这时节,素云已双腿并拢的跪在板椅上,正津津有味的舔吸着丈夫的,一只手穿过下,在蜜  上,左右扭摆着。驼子一把将妇人的裙子掀到腰上,露出白馥馥的圆臀,只见两片肥唇已胀成紫红色,蜜处汁淋漓,素云的两根手指正使劲的在上摩挲,女体的使得他忍不住对着白嫩嫩的大一口咬了下去……

    「哎呀!嗯~~大哥好坏!咬得人家痛死了!」妇人惊叫出声,吐出嘴里的,回头娇嗔的说道,然后又迫不急待的将含回口中,「啧啧」有声的吮咂起来。

    这时,两个男人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章进便挺起硬翘的对准洞插了进去;续有财也开始在老婆的嘴里,更不时弯下腰来挤捏垂荡的,碰到对方也伸手过来玩弄时,便很有默契的一左一右,你搓我捻。

    同时受到三方攻击的素云,在强烈春药的刺激下像一只发情的,不断,迎合的,一手紧抓住丈夫的,一手五指齐张,对着不休,嘴里的口涎在进出时,呈泡末状不停的流下,喉头含糊的发出不成调的……

    戏不断的在进行,瘦弱的续有财首先忍不住在老婆的口中缴械,虚脱似的移到旁边的椅上喘着大气。

    素云一口吞下射入的,咋了咋舌头,喃喃的念道:「再来!再来!……我还要嘛!……呜~~求求你,给我!给我啊!」

    章进两手紧扶着妇人的,看着在洞里,两片唇翻进翻出,「噗哧、噗哧」带出一股股的浪水,肥白有弹性的臀肉一下下撞击在上,刺激得越加高涨;再看到妇人浪的模样,忍不住一掌拍在她白嫩的上,狠狠的往前一顶,嘴里连声问道:

    「浪货!大哥  ……得你爽……不爽啊?……说呀!你说呀……是我……的…………好还是……那只死猪的……鞭好……啊?啊?……我  死你!……我  ……死你!你……这让畜生…………干的小妇……」

    这董氏让那几下狠抽猛顶,撞击得酸麻难忍,身子往前一扑,几个哆嗦便泄出来,嘴里浪声的叫道:「啊~~好哥……哥……你……好厉……害呦……  ……得我爽……死了……亲丈……夫,我不行……了……啊~~又要……来了……你……比来喜……啊呀……啊呀……强……强太多了……啊~~啊~~我要死了……  死我……  死我……啊~~」

    一旁的续有财让这一段对话给惊呆了,阴沉的他不发一语,陷入了长长的沉思,身边的戏还在不断进行着……

    几乎在同一时间,平安客栈里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