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卷 第十四章寻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卷 序卷 第十四章寻芳

    出得锦华居大门,迎面凉风习习,梁金古只觉是心酥神畅,快意非常,这才察觉背后美少女的娇躯是如此香软动人。先前急于救人,根本没有半丝他念,现在心神松弛之下,各种美妙的感触立时就袭上心头,少女丰柔挺秀的,浑圆娇俏的,如麝如兰的暗香,均已深深刻划在他的脑海后,甚至一闭上眼,她们的形状触感气息就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来,让梁金古的一颗心是怦怦乱跳,情难自禁。

    在这空旷寂静的大街上,梁金古也不知走了多久,宛如梦游,直到觉得寒气渐重,才忆起背后的少女还是重伤初愈,若是再受了风寒那可是麻烦糟糕之极。

    应该把她送到哪里去呢?梁金古权衡一下,将她送回西湖岸边的小舟上度过漫漫长夜,好象不是个好主意,还是回自己住的客栈吧,万一她的伤情也什么反复,自己也好照顾她,梁金古越来越觉得自己会为别人做打算了。

    回到小客栈,梁金古看到伙计疑惑的眼神,也不加理会,径直就回了房间。将殷素素放到房内唯一的一张,见到她左手衣袖上的斑斑血迹,真想给她换件衣衫,可想到她那明晃晃的长剑还是放弃了这的打算,和衣一起将被子给她盖好后,自己也和衣躺在她的身侧。

    相对而卧,处子的幽香更加浓郁,直熏得梁金古是心痒难抑,忆起她种种楚楚可人的娇态,心狠手辣的恶行,刁蛮乖张的个性,暗道:将来谁要是娶了她,还真不知是福是祸呢?

    蓦地想起替她度气喂药的一幕,竟没有刻意品尝一下她那樱桃小嘴的滋味,实在遗憾,要不要乘她还未醒转时补偿一下自己呢?禁不住这香艳的,梁金古将头向前挪动一下,离殷素素的玉面只不过寸许,已能感受到她那细醇悠棉的香腻鼻息。

    突然梁金古的脑海里闪现出花万紫述说石中玉恶行时的厌恶表情,自己现在偷偷亲吻一个昏睡中的女孩,是不是也会遭到她的唾弃呢?这是不是小人行径呢?天人交战之下,梁金古终还是放弃了这龌龊的念头,暗下决心道:要吻也应该光明正大,决不能偷偷摸摸象个小贼一般,弱了自己的名头。

    梁金古缩回颈子,闭上眼睛刚想入睡,却听得对面扑哧一声笑,张眼一看,只见殷素素正笑吟吟地注视着自己,喜道:“素姐姐,你醒啦!”殷素素道:“你刚才偷偷摸摸地做什么?怎么到半截又缩回去啦?”

    梁金古一听就知她早已醒转,只是没有睁眼,却把自己的诸般行为尽皆看在眼里,不过见她并无恼怒之色,也就放下心来,大起胆子调侃道:“我本想尝尝姐姐的胭脂味儿,不过没得到姐姐的允许却也不敢擅自为之。现在姐姐醒啦,可不可以给我品尝一下啊!”

    殷素素没想到他的色胆如此之大,说出如此没脸没皮的话来,羞得满面通红,伸指在他脸上一扭道:“好啊!刚刚给你一点好脸色,你就敢骑在我头上吃我的豆腐啦,过两天还不得了了。”梁金古不依地辩道:“我可是姐姐的救命恩人,姐姐不思报答,却如此对我,好没良心。”

    殷素素这才察觉毒伤已去,心中大喜,忙道:“看来这薛神医还真是名不虚传,你快给我讲讲这其中的经过。”梁金古就将她昏迷后的情形一一说给她听,末了还不忘邀功道:“我一路这么辛苦把姐姐背来背去找大夫,老天保佑,终于治好了姐姐的毒伤,姐姐是不是应该奖励奖励我。”

    半晌没有听到回应,梁金古才察觉有些不妙,只见殷素素正神色不善地盯着自己,心中不解,怯怯地摇摇她道:“素素姐,你怎么啦?”

    蓦地殷素素突然翻身骑到梁金古的身上,两手拧着梁金古的两个腮帮子使劲扭捏着道:“还说没有占我便宜,我的嘴巴都被你给亲吻啦,快还我初吻,小坏蛋,还我的初吻!”梁金古一愣,好一会才明白她指的是喂药时自己走夺了她的吻,忙道:“我还,我还。”

    殷素素闻言松开手道:“你怎么还?”梁金古将她的玉首轻轻拉下来道:“当然是让姐姐吻回来哟!”未等说完,不待殷素素有所反应,就将嘴印在了她的柔唇上。殷素素娇躯一震,奋力一挣,哪想毒伤初愈身子尚虚,竟没有挣脱,随即就迷失在这唇舌交织的美妙中,不知自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