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诱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61章 诱惑

    方学渐好像一只火烧了屁股的兔子,膝盖都没有弯一下,猛地又跳了起来,心中一动,托在龙红灵腰上的十个手指弹琵琶似的一阵乱抓。

    根据多次的实践证明,龙大小姐最怕痒的地方有三个,脚底心、胳肢窝和腰眼。只要在这三个地方轻轻地抓上一会,她就会全身发软,笑得喘不过气,百试不爽啊。

    这一招果然灵验,才搔了三下,龙红灵的脸上就泛起了阵阵的潮红,只是这一次没有听到她又甜又软的娇笑声。

    两人搂得很紧,脸颊和脸颊贴在一起。方学渐微微转头,只觉一缕凉沁沁的液体正从对方的脸上慢慢地流入自己的嘴角,舌头舔了一下,带着一丝酸酸的苦涩。

    他硬了硬心肠,更加用劲地搔。龙红灵终于忍受不住,喉咙深处挤出一声悲怆的呜咽,晶莹的泪珠扑簌簌地滚落下来,两条胳膊终于松了开来。

    方学渐双臂使劲,把龙红灵的身子往前一推,大叫道:“你快跑,找个结实的帐篷跳上去,那些狼就咬不到你了。”

    伸手拔出腰间钢刀,在身子将落未落之际,猛地向后劈出。

    “当”的一声,钢刀撞在狼牙上,迸出几点火星。他借势一个翻身,轻巧地落在一丈开外,和龇牙咧嘴的狼王面面相对。

    冷风吹进裤裆,方学渐一摸屁股,哎哟一声,两片光光的屁股蛋儿全露了出来,上面还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大灰狼的喉咙里滚动着低低的咆哮,浓稠的馋涎沿着白森森的尖牙,一滴滴地流到沙子上,突然怒吼一声,飞奔着猛扑过来。

    锋利的爪子在空中闪过黑黝黝的光芒,一股浓郁的腥臭味扑鼻而来。方学渐胸中豪气顿生,自从练习《断风碎雪刀法》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敌,向左退开两步,一招“风断浪止”斜斩它的腰身。

    狼是“铜头铁尾豆腐腰麻秸腿”来了就打它的腰,往往一击奏效。灰茫茫的狼群已逼到他身前四丈的距离,方学渐希望速战速决,解决掉这头阴魂不散的狼王,逃命的希望就大多了。

    这头狼王果然非比寻常,矫健的腰身一伏一甩,猛地掉过头来,硬生生地咬住了刀背。

    方学渐吃了一惊,窥准它的脖子,一脚猛踢过去。狼王松开钢刀,猛地掉过头来,两排白牙锋利如刀。方学渐哎哟一声,踢出去的右脚一下子送入张开的狼嘴中。

    尽管小牛皮制成的靴子结实耐磨,可是到了狼嘴里,最硬的牛骨头都碎了,区区一张牛皮抵得什么用。

    一对血红色的狼眼近在咫尺,方学渐和它面面相觑,吓得魂魄都散了,右腿好像被闪电突然击了一下,忙不迭地回缩。才退出一半,脚背上陡然一痛,脑中“嗡”的一声,心中痛极,大叫一声:“我的右脚啊!”

    正绝望间,一抹白芒蓦地闪过,一柄长剑斜斜向下,刺在狼王的耳朵上,几点血珠溅了出来。狼王仰头一声悲嚎,方学渐乘机抽回脚掌,鞋面上已整齐地印下了一排细孔。

    他不及多想,大喝着提起钢刀重重地劈下,“咯”的一声,刀刃起了卷,狼王的头上只破了一块皮。方学渐转过头,只见龙红灵握着一柄白晃晃的长剑,一招招地往大灰狼的软肋上招呼,剑法又快又刁,犹如灵蛇盘旋飞舞,煞是好看。

    狼王的左耳显然受了伤,躲避起来有些迟钝,被她逼得一步步地后退,口中“呜呜”低吼,好像很不服气。

    “靠,你怎么还在这里?”

    方学渐急忙跑上去帮忙,一刀刀往它头上招呼,一把十两银子的钢刀很快成了一块破铁,狼王的脑袋也被修理得五彩斑斓、光辉夺目。

    龙红灵的眼睛红红的,咬着嘴唇道:“我说过,要死,也死在一起。”

    耳中奔腾之声大作,一排排森森然的白牙此起彼落,上千只狼眼碧油油的,好像乱坟堆上漂游的鬼火。一大片野狼好像一朵迅速移动的乌云,灰扑扑地从沙丘上压下来,和两人的距离已不过两丈。

    “我们快跑吧,这样打不行啊。”

    方学渐瞧准时机,在狼王的右耳上剁了一刀,只是刀太钝了,没把耳朵砍下来。

    狼王大吼一声,终于激得野性大发,前爪一伏,身子人立而起,张开大口向他扑来。

    方学渐不料它如此凶悍,一时收刀不及,鼻中闻到一股浓烈无比的腥臭,眼前满是钢牙晃动,无处用拳,只得上身后仰,“嘶”的一声,胸前衣襟已被锋利的狼爪扯去一块。

    他心中一沉,正要伸手去掐狼王的咽喉,一柄长剑如电飞来,噗的一响,刺进它的右边腰身,眼前血花激扬,一个亮晶晶的剑头从左边腰身穿了出来。

    狼王的身子猛地抖了一抖,仰头吼出一声凄惨无比的嚎叫,壮硕的身子剧烈地痉挛了几下,在血液喷射的“丝丝”声中,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方学渐吁出一口粗气,仰起上身,正要向龙红灵竖一竖大拇指,几样东西突然从胸口滑了出去,掉在地上。

    原来是胸前的衣袋被狼爪子抓出了一个大洞。他急忙俯身去捡,一个是装银票的钱包,一个是装奇珍异宝的宝贝袋,还有一个是包着那枚“姹紫嫣红”箭头的布包。因为怕箭头上的毒药外泄,所以用一块长布条厚厚地卷起来。

    四下里尘沙飞溅,黑云般涌动的狼群突然发出长声嚎叫,声音甚是惨烈。滚滚烟尘中,无数狰狞的狼头高高昂起,皎洁如玉的冰盘又浮了出来。

    “快点!”

    看着他有条不紊地捡起三个布袋,然后一个个塞到内衣襟里,龙红灵心急火燎地伸出脚去,在他光溜溜的屁股上印下两个脚底板。

    “幸好裤带没被咬断,否则没有地方藏东西了。”

    方学渐微笑着立起身子,映入眼帘的是八尺开外的一张张血盆大口,大叫一声:“快跑!”

    龙红灵三寸金莲,走路都扭扭捏捏的,在沙地上跑路更是费力。方学渐右手提着那条棍子不像棍子,刀不像刀的钢片,左臂一伸,圈住她的细腰,拔腿飞奔起来。

    骆驼和马匹已被牵走,在暗影重重的帐篷前面,二百五十个西域汉子排出了一道整齐的队列。火把摇曳的血光流上雪亮的马刀,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神采在飞扬。

    刀光后面是一双双沉稳而坚毅的眼睛,面对近千数量的狼群,居然没有一只握刀的手掌在发抖,这果然是一支久经战场的铁血之师。

    哈密国王派出这样一支军队,不会仅仅是出使大明这样简单。

    身后怒吼阵阵,方学渐健步如飞,离西域汉子由马刀和人体组成的墙壁越来越近,心中的疑团也越来越大,突然纵身跃起,轻飘飘地拔起二丈多高,下面一声大喊,脚步纷沓响起,二百多人的刀墙推了出去。

    狂奔的狼群犹如咆哮的怒浪,漫山遍野地卷涌过来。锋利的爪子在暗夜中掠过黑黝黝的光芒,白森森的牙齿和倒竖起来的棕色颈毛像浪花一样起伏翻涌,犹如一列列的地狱恶鬼排山倒海般地压来。

    尘沙滚滚中,人声与狼嚎突然激越起来,西域勇士的刀锋与狼群扑腾的钢牙迅速地撞在一起,血肉和断肢四下乱飞。

    月色如冰,冲在最前头的百余匹狼在距离七尺远的时候突然凌空跃起,张开满嘴的利牙扑向勇士们的咽喉,第二排的野狼怒吼着扑向大腿,然后是第三排、第四排,它们的配合是如此纯熟而无懈可击。

    野狼成群的可怕远非一般人所能想象,同等数量的狼群可以和装备精良的蒙古骑兵抗衡。与生俱来的凶悍、残暴和团结使它们成为席卷草原和荒漠的无敌之旅,所到之处,人畜一空。

    数百道耀眼的刀光同时亮起,刀锋切入骨头的声音掺在此起彼落的惨厉嚎叫中,听来让人头皮发麻。羼腥味的狼血直喷出来,将众人洒得满头满脸。

    浓郁的鲜血的气味弥散开来,即使是同类的,也让饥饿的狼群暴躁得近乎癫狂。

    西域勇士且战且退,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个是即使有同伴被狼咬了,也可以迅速地修补人墙,不用担心被狼群分割包围;另一个是留下狼的尸体让它们争抢,可以减轻正面的攻击压力。

    方学渐拉着大小姐的玉手跳上最近的帐篷,原本打着“坐山观狼斗”的好主意,结果帐篷塌下来,摔了重重一交。

    所有的帐篷全由几根绳子绷挺起来,没有练过“凌波微步”的龙红灵踩在上面,自然非塌不可。

    方学渐揉着屁股站起来,抬头望见十几个男女站在五丈外的一块空地上,仔细地一看,原来是阿托尔和金马镖局一行人,柳轻烟和黛菲亚也在其中。刀剑出鞘,人人目注前方,脸上的神色都很凝重。

    后面沙沙声响,几十个西域汉子急步赶来,大概安置妥了骆驼和马匹,前来增援。

    这些汉子跑到阿托尔面前,简短有力地行了一礼,带头的贝鲁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蒙古话,方学渐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阿托尔脸色凝重地指着狼群的方向,高声吩咐了几句,这些西域汉子突然大喊一声,齐刷刷地拔出马刀,口中“嚯嚯”叫着,列成长长的一排,步履整齐地朝前移去。

    刀光和血光齐飞,队列中不时有人哀号着倒下,七、八头恶狼扑上来,整个人很快被撕成血肉模糊的几块,连坚硬如铁的头盖骨都被“嘎嘣、嘎嘣”地咬得粉碎。

    幸好野狼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和同伴争夺尸体上,几次冲开的缺口才得以及时填补。在退到帐篷前一丈的时候,二百五十人的队伍已剩下不到二百,贝鲁领着几十条汉子加入了战斗。

    野狼们虽然损失了二百多条同伴的性命,却发了疯似的,依旧前赴后继地朝前扑来。只这片刻工夫,短短的三丈沙地,就铺满了累累的碎骨,粘着血迹的狼牙、布条和马刀。

    粘稠的血液稀粥一样慢慢蠕动,流进一个个梅花形的狼爪坑中,然后费力地渗入干涸的地下。

    方学渐紧紧地握着龙红灵的小手,不住往后退步。看着那些挺拔坚毅的西域汉子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他的心中七上八下,现在最好的一条出路是赶紧骑马跑去星星峡,然后打道回府,把大小姐娶进门,安安稳稳地做玉山县第一阔佬。至于去天山救初荷和秦凌霜,只有在梦里头想想了。

    龙红灵看着他的脸色一会变红,一会又变白,以为他喉咙上的疯狗病发作,凑过去仔细察看了一下,问道:“你的伤口痒不痒?”

    方学渐松开她的手掌,在她红扑扑的小脸上拍了几下,微笑道:“我很好,别担心。”

    他伸手探进自己的内衣襟,把裹着那枚箭头的小包掏了出来,继续说:“灵儿,你现在赶快回去,让老麻他们备好快马,在原地等我半个时辰,如果半个时辰我没有回来,你们就回玉山去吧。记住,那些骆驼和帐篷不要管了,只要带上几只水囊和一些干粮就可以了。”

    龙红灵看着他把那根长布条一圈圈地缠在自己的左手上,布条的尽头露出了一枚形状十分普通的铁箭头,只是表层是少见的紫红色。

    方学渐把这枚箭头紧紧地握在包满了布条的手中。

    她的脸色随着布条的解开一点点变得苍白,她现在终于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龙红灵抬起头来,双眼迷离地望着他,两片粉红的嘴唇微微抖颤,哽咽着说道:“你真的要去?”

    方学渐在她娇嫩的眼皮上轻轻吻了一下,笑道:“放心,你教给我的轻功很有用,那些四条腿的狼崽子肯定跑不过我的。”

    龙红灵望着他自信的目光,光洁的脸上漾起了一层灿烂的笑容,两行泪水却依旧从眼角悄无声息地溢了出来。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哭的,我又不是去送死。”

    方学渐捡起地上那把破烂不堪的钢刀,“呀”的一声大叫,向着刀光血海的战场冲了上去。

    西域人的队伍已退到帐篷边缘,金香玉和她的七个手下上前加入战团,岌岌可危的阵列终于没有崩溃。

    马行空手持一对乌沉沉的大铁钩,左右开弓,每一次递出,都会带出一大蓬的鲜血。在他划破第十五头野狼的肚皮,肠子流了一地的时候,后面的恶狼终于露出了恐惧之色,纷纷掉头避开,去找其他的敌人动嘴了。

    经过这一番搏杀,野狼还有五百多条,西域汉子加上金马镖局的八人大约还有二百之数。只要守住阵列,不被狼群分割包围,就没有腹背受敌的后顾之忧,狼群的威胁也就相对减少一半,最后鹿死谁手还未为可知。

    方学渐气呼呼地跑到近前,一瞥眼瞧见两丈外的金香玉,柳叶刀横向一挥,将一匹扑上来的野狼斩成两段。血花飞溅中,狼头“呼”的飞起老高,身子却继续前扑,一招“双龙抢珠”两只狼爪子正中她胸前的要害。

    方学渐心中大大地不以为然,暗“靠”一声,这狼也太色了,她胸前什么都没有,抓了也是白抓。正在揣度金香玉胸口被抓的感觉,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入耳中,前面一个西域汉子被一头野狼在膝盖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鲜血涌出,痛入骨髓。

    膝盖受伤,整条小腿登时绵软无力。那条恶狼把肉一口吞下,又飞扑上来咬他的胸口。西域大汉摇晃了几下,提起马刀猛地砍下,锐利的刀锋在狼的腰身上一闪而过,他也重心不稳扑翻在地。

    狼身在半空中哗地裂成两半,飞扬的鲜血焰火一样四下炸开。方学渐右臂一伸,将变形的钢刀插进张开的狼嘴里,随手一抖,狼尸笔直飞出,正撞到另一头扑上来的野狼身上。

    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这野狼张嘴咬下了同伴的半个头颅,然后“嘎嘣、嘎嘣”地咀嚼起来。

    方学渐正要丢下钢刀去救那个膝盖受伤的汉子,哪知道从边上又蹿过来一条野狼,利齿伸出,一口就将他的喉管咬断了。

    四五匹狼蜂拥而上,一阵疯狂的你撕我咬,那汉子只来得及撑起半个身子,头颅、小腹、胳膊和大腿都被利爪尖牙硬生生撕开来,然后又响起了那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咀嚼声。

    方学渐看得眼睛都绿了。

    空气中弥漫开浓烈的血腥味,不多一会,一条健壮如牛的汉子只剩下了一些碎布和几块残骨。

    一头没抢到食物的饿狼恶狠狠地朝他扑来。方学渐急忙侧身避开,左手箭头一送,在它的脖子上刺了一下。

    那野狼四肢着地,一双蓝幽幽闪着火苗的眼睛突然泛起了紫光,呜地叫了半声,便扑地而死。方学渐心中大喜,抛去右手钢刀,弯腰去抓它的尾巴。

    不等他挺起身子,呼的一声,又一头野狼扑了过来。方学渐抓住尾巴用力一甩,两头野狼嘭地撞在一起。另一头哼都不哼,就被震晕过去。

    三头恶狼又争先恐后地扑来,他将手中那狼抛了出去,三张狼嘴登时掉头咬住同伴的尸身,又撕又扯,翻腾咬啮起来。

    方学渐抓起晕过去的那狼,也在它的脖子上刺了一下。眼看着一点紫红从狼眼的瞳仁深处弥散开来,心中又喜又怕,这种“姹紫嫣红”的蛇毒,发作得实在太快了。

    才吞了一口鲜肉下肚,那三头恶狼就像喝醉了酒似的,身子晃了晃,接连倒在地上,大腿蹬了几下便不再动了。四周瘦得皮包骨头的饿狼“呜呜”嚎叫着,发疯似地猛扑上来,你争我夺地撕咬起这三头恶狼的尸身。

    不过片刻工夫,他的面前便躺满了一地的野狼尸身,足有三、四十头之多,圈子外的饿狼露出了深深的恐惧之色,纷纷扭身躲避,即使饿得前心贴后背,也不敢再去碰地上的尸体一下。

    方学渐把胳膊抡圆,将手中那狼远远地扔出去,那边还不知道尸体有毒,一番争抢吞食之后,又死了一大片。

    方学渐身旁的汉子全都瞧得呆了,刚才还和自己殊死搏斗的野狼居然平白无故地就倒了一地,如果不是手中的马刀还滴着鲜血,真要怀疑这是在做梦了。

    他们张大了嘴巴,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光屁股的“南蛮子”赤手空拳地闯进狼群,手舞足蹈之间,把一头头不知道死了还是晕过去的野狼往四面八方乱抛。

    奇迹就这样出现了。

    中毒的狼尸落在哪里,哪里的野狼就会成批地倒下来,就像镰刀下成熟的麦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野狼们也为它们凶残的天性付出了代价。

    刚才还漫山遍野的灰扑扑一大片,不过一盅茶的工夫,稀稀落落的已不足两百头。空地上铺满了累累的尸体和粘稠的血浆,剩下的野狼“呜呜”哀鸣,缩着脖子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它们的意志已经崩溃,它们的血胆已经冷却。

    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二百多名西域猛士擎起雪亮的马刀,呼喝着冲了出去。

    坚硬的牛皮靴子踏过流满了鲜血的沙地,扬起一股股粉色的薄雾。腥臭的雾气扑在脸上,居然生出一种嗜血的快感。

    残余的群狼开始夹着尾巴四下逃散。尽管四条腿的跑起来比两条腿的要快上不少,仍有三十几头脑子不够灵光的野狼被蜂拥而上的长刀砍成了肉酱。

    方学渐伸手去捡地上的一把马刀,也想冲出去砍几头过过瘾,一股冷风蓦地刮来,只觉裤裆里一片冰凉,突然想起自己的屁股还坦荡荡地露在外面,得赶紧找条裤子来挡风遮雨。

    自己救了这么多人的命,趁他们正忙着又冲又杀,溜到帐篷里去偷一条裤子穿穿,这些西域汉子应该不会太介意吧。打定主意,方学渐转身就走,走出没几步,一眼望见地上的那柄破烂钢刀,心中好笑,脚步都跨过去了,又想想不好,返身把它捡了起来。

    正当他兴冲冲地跑到最近的一个帐篷,正要掀开帘子往里钻,暗影中突然扑出一个人来,一下子从身后把他牢牢抱住,喜极而泣地道:“方先生,你真是太勇敢了,我真的好感激你,你是上天赐给哈密人的救星,哦,你就像天山峰顶的雄鹰,你是博斯腾湖底的蛟龙,赞美你,亲爱的方先生,你是亦力把里大漠上的巴特尔!”

    (巴特尔,蒙古语,英雄的意思。

    方学渐吓了一大跳,正要把箭头往他的手背上刺下,猛听得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高声赞美,才听出是哈密国王的特使阿托尔将军,紧张的神经才松弛下来,微笑道:“将军阁下,能不能先把我的身子从你的手臂里解放出来,我不太习惯和男人抱在一起说话。”

    “哦,对不起,我实在太激动了,我刚才以为自己肯定活不过今晚上了,”

    阿托尔松开了手臂,脸上红光焕发,兴奋地道,“你知道,大漠上的狼群是最可怕的,有史以来,无论多厉害的猛兽、军队,都无法对它以少胜多。”

    “大漠上经常有狼群出现吗?它们真的好难对付,我差点就没命了。”

    方学渐把带毒的箭头放到地上,开始一匝匝地解下左手的布条,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裹了回去。

    “不是很经常,不过每次出现,都会给牧民造成很大的损失,”

    阿托尔的目光移到他脚下的那把刀上,微微一笑道,“刀口都卷成这样了,一定用它杀了不少狼,我打算把马黑麻国王赐给我的这柄‘百炼缅刀’转赠给你,这不仅仅是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感谢,更是因为只有像你这样的英雄,才真正配得上这把英雄之刀。”

    说着,解下腰间的宝刀,双手平端着递到他的面前。

    方学渐把布包藏好,一把抓过“百炼缅刀”笑道:“那就多谢你了,”

    脸色微微一苦,“不过将军阁下,你有没有多余的裤子,借我一条?”

    篝火熊熊,方学渐是被六条大汉抬出阿托尔的帐篷的,回到营地的西域汉子欢呼着簇拥上来,争着想目睹一下把他们从狼口下救出来的英雄人物。

    欢呼声一阵响过一阵,方学渐也被六条汉子一次次地抛上天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捂着胸口,不让自己价值连城的钱包和宝贝袋掉下去。场面这么乱,掉下去就完了。

    就在他被抛得晕头转向,连哪边是天哪边是地都有些分不清楚的时候,汉子们终于把他放了下来。

    双脚才一着地,耳朵边就听得一声喜悦无尽的欢呼,一个穿着火红色狐裘,外罩一件紫绒毛披风的女子裹着一股浓郁的香风,小鸟依人似地扑进他的怀里,“啧”的一声,嘴对嘴地亲了他一口。

    方学渐定了定神,这才看清面前的美人竟是黛菲亚。高鼻雪肤,秋波流慧,微微上翘的眼角洋溢着无限的风情,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地凝视一个波斯美女。

    方学渐只觉又一阵头晕目眩,这次是被她奶蜜色的光洁肌肤晃花了眼睛。

    围在旁边的西域汉子又喊又笑地大声起哄。

    “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男人。”

    黛菲亚的手臂用力地搂抱着他的脖子,噘起丰满的朱唇,又一次送上了她的香吻。

    这种自动送上门来的便宜,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的。方学渐被捧得晕晕乎乎的,两手握住美人柔滑圆润的细腰,心中得意洋洋,只觉每天都能像现在这样大出风头,才不冤了来人间走这么一遭。

    鼻中香泽暗闻,一条细软的丁香小舌滑入他的双唇之间。方学渐心口怦怦乱跳,正要含住细细吮咂,右眼角突然跳了两下,隐约瞥见人群中一角的黯然的紫色,睁眼一看,龙红灵正双手叉腰地瞪着他,腮帮子气鼓鼓的,两只滚圆的眼球似要喷出火来。

    方学渐知道大事不妙,急忙把怀中香艳绝伦的波斯美女推到一边,耷拉着脑袋走到她面前,道:“灵儿,你……”

    啪的一声脆响,一个老大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方学渐的面孔一下子红得好像两片猴子屁股。

    由于这一记耳光实在太过响亮,挨打的又是刚把他们从狼嘴里救出来的模范英雄,圈里圈外的汉子们登时停下欢笑和嬉闹,惊愕地看着这一对面红耳赤的帅哥靓妹。

    明月在云层中穿梭,广袤的沙漠明明灭灭。时急时缓的北风盘旋着掠过人们的头顶,噼啪作响的篝火火星乱飞,整个营地一刹那陷入了一片尴尬的沉寂。

    方学渐慢慢转过身子,血红的脸上露出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高声道:“没事,没事,她只是帮我打了一只蚊子,大家继续,该跳的跳,该唱的唱,继续啊。”

    众人面面相觑,贝鲁的脑子比较灵光,赶紧把他的话用蒙古语大声地翻译了一遍。西域汉子们登时轰然大笑起来,笑完之后又齐刷刷地用理解和同情的目光回视他。

    笑声低下去的时候,随风飘来的一阵号啕大哭就显得很刺耳了。大伙儿面露惊异,一番交头接耳,循着哭声的来源,一窝蜂地涌到南面的沙丘下。

    累累的尸体中间,金香玉匍匐在地,柔弱的腰背不住抽动,呜呜的嚎哭惊天动地。旁边站着七个手执各种兵器的汉子,正是金马镖局的七大高手。

    “靠,不就抓了一下胸脯嘛,又不是死了老公,用得着哭得这么凄惨?”

    方学渐嬉笑着凑到龙红灵的耳边,低声问道:“宝贝灵儿,如果我被狼吃了,你会不会哭得这么伤心?”

    “这里没什么好看的,”

    龙红灵打了一个呵欠,用手轻拍小嘴,没有转头看他,“我困了,想回去睡觉,你走不走?”

    “这个…”

    方学渐一转头望见人群中的黛菲亚,凝脂般柔腻的肌肤在淡淡的月色下熠熠生辉,一双随波流动的美眸正痴痴地凝望自己,登时一阵心猿意马,“这里的风光不错,难得来大漠一次,我想……”

    “你想看的,恐怕不是这里的风景,而是那个骚女人吧?快跟我走!”

    龙红灵一把扯住他的耳朵,拉了就走,轻蔑地瞥了瞥黛菲亚,哼了声,低低地骂道,“臭女人。”

    拖拖拉拉地走出七、八丈远,背后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喊道:“好女人,走慢点,摔着就不好了。”

    方学渐回头望去,俏生生的波斯美人站在两个帐篷的中间,寒风拂动一头柔滑的长发,修长的身姿在朦胧的夜色下半隐半现,妖娆成一束挺拔的性感。

    一炷香之后,喧嚣的大漠开始归于沉寂。

    夜明珠的光华在帐篷深色的帆布上轻轻摇晃,柔软的虎皮垫子上,少女纯洁的身躯微微蜷缩着,完美得犹如一座冰雕玉琢的玉女神像。

    龙红灵的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娇腻之极的呻吟,两条光滑圆润的大腿被一寸寸地扳开,羞答答的密处又一次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情郎的眼底。雪白光洁的圆臀,细软乌黑的绒毛,粉红鲜嫩的花苞,羞赧紧缩的菊花门,纤毫毕露,一目了然。

    方学渐把两条匀称修长的美腿扛到肩上,将夜明珠移过来,凑上去一点点地仔细观摩,灼热的鼻息喷在上面,让她的呻吟更大了。他用指尖轻轻地拨弄了一下粉色的花瓣,赞道:“好可爱啊。”

    龙红灵眯缝着美丽的眸子,激动得“哦”了一声,大腿反射性地夹紧了他的脖子。下面的花房微微一颤,仿佛受不了男子滚烫的目光,开始轻雾朦胧。

    方学渐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双腿间的肉棍子把裤子高高顶起,已经挺拔如山了。双手握着白嫩的大腿,灵巧的舌尖开始在花房的四周逡巡游弋,一直到她的呼吸完全失去了控制,这才嘴巴一张,含住了湿热的花房口。

    龙红灵的神态娇媚之极,白嫩的额头沁出了一层细汗,口中不断“呀呀”的低声呼叫,一双白嫩纤巧的秀足绷得笔直,紧闭的玉门羞涩地躲在柔软的灌木丛中,艳红的花瓣却已渗出了点点蜜露。

    男女间灼热的激情驱散了大漠的寒意,连帆布帐篷都仿佛要融化了。大小姐娇艳的牡丹花一点点地清晰绽放,花瓣上带着几滴摇摇欲坠的晶莹花蜜,一阵阵的芬芳飘荡。男子的舌尖细心地舔去那些花蜜,然后将肥厚充血的花瓣吞入口里慢慢吮吸。

    龙红灵眼中的情欲快要变成有形的火花了,只觉酥麻发痒的花蕊深处,好像有一股熊熊大火在炙烤,强烈的快感电流一般迅速地传遍全身,口中呜呜乱叫,圆润的腰身扭来扭去,丰润柔美的臀部却一下下地挺起来,迎合和鼓舞着他的撩拨。

    伴着美女一声声迷人的呻吟,晶莹的雨露从粉红的细缝中一粒粒渗出来,沿着粉嫩的股道溜滑下去,将羞涩的菊花蕾浸染得更加娇艳欲滴。

    方学渐用力地抱起她的圆臀,细软的舌尖追逐着一粒透明的花蜜,钻入她毫无防备的菊花门。龙红灵全身一震,呼呼地喘着气,腻声道:“哦,亲哥哥……不要……”

    股道的肌肤湿滑无比,润润的透着淫靡的红光。粉嫩的花房离娇羞的菊花蕾不足一寸,男子的舌头开始做长距离的上下舔舐。

    龙红灵被刺激得不停低哼,秀丽的桃腮上布满了娇羞的红晕,挺起毫无赘肉的纤腰迎接情郎的挑逗和抚弄,每一次菊花门和花房口被偷袭,都会敏感地收缩一下,花蜜源源而出,连虎皮垫子都湿了好大一块。

    方学渐正要打起全副精神好好地伺候她一回,忽觉身后一阵香风拂过,腰间陡然一麻,正要开口惊叫,一只细柔嫩滑的手掌伸过来掩住了他的嘴巴。

    龙红灵正陶醉在源源不绝的快感中,还没有发现情况有异,喉咙和腰上已分别中指,全身一麻,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还没睁开眼睛,已听到一个女子柔媚的声音道:“正经的好女人,你的这个姿势看起来好骚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