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杀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56章 杀夫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方学渐躺在逍遥椅上,手捧一本精装版的《四书集注》高声朗诵。

    “能不能小点声?”

    大小姐坐在他的腿上,转头问道。

    方学渐的眉头拧成了一股绳,苦着脸道:“大小姐,一天一篇,很难的。”

    “那好,一天两篇,背不出不准吃饭。”

    方学渐张口结舌,半晌才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大小姐,如果你嫁给我做老婆,我一定……开心死了。”

    “真的?”

    “我敢对天发誓,我方学渐从来不对大小姐说半句假话。”

    “只怕是言不由衷,”

    龙红灵眨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嬉笑地望着他,“你就不怕我对你很凶?”

    “我怕,”

    方学渐把《四书集注》放到一边,坐起来抱住她的身子,双掌轻轻抚摩光滑的小腹,高挺的鼻子在她的后脖颈上不住摩挲,柔声道,“打是亲,骂是爱,宝贝灵儿,我怕的是你对我不够凶。”

    爱之深,才会责之切。方学渐出生以来,把他当一回事的,数来数去,不过四人。晦觉禅师毕竟是把世情看得很淡的出家人,虽然把他当成孙儿一样爱护,举止间比较含蓄,不露任何形迹。

    初荷纯洁善良,把他当成世上最好的玩伴、值得信赖的朋友和亲密无间的恋人,她的心里除了母亲,恐怕只有方学渐了。

    在龙红灵的巧妙安排下,小昭迷迷糊糊地失身于他,尽管心中委屈,也只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了方学渐。方学渐发达后,嫁给他做一个手握山庄实权的姨太太,也是她最好的出路了。

    龙红灵一开始只把他当玩物耍,但是玩火自焚,等她意识到危险时,早已情根深种,陷入爱的泥潭,难以自拔了。连两块硬邦邦的石头都能磨出火花,何况两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男女?

    大小姐“咯咯”地笑,捉住他慢慢下滑的一双手掌,回头瞟他一眼,笑道:“怕就好,赶快老老实实地给我背书,”

    脸上微微一红,“如果背得好,晚上给你奖励。”

    方学渐大喜过望,“啧”地在她右边的嫩脸上亲了一口,道:“有这样的好事,为什么不早说?”

    知道女孩子脸皮薄,又嘻嘻一笑,道,“什么奖励?”

    “暂时保密。”

    大小姐低下头,吐出来的字眼轻得好像蚊子叫,一张小脸已羞得像映山红了。

    “好,我背!就算我不吃饭,不睡觉,我也要把这两篇该死的《论语》背出来!”

    嫩黄色的晨曦从天边洒落下来,笔直的官道仿佛变成了一柄金色的长剑,把空旷无垠的田野一剖为二。

    马车出了西城门,一路疾驰,奔出八、九里路,远远就能望见一个小山包,方学渐记得谢榛的话,猜测那该是紫金山了。马车跑到近处,山脚下果然有座气魄非凡的庄园,屋宇层叠,林木幽森,只怕比自己的“灵昭学苑”小不了多少。

    “你在看什么?”

    龙红灵合上《金瓶梅词话》扭头望了他一眼。

    “喏,那个山脚下的庄园就是韩文公的故居,名叫文武山庄。”

    方学渐把窗帘掀到最大。

    “你怎么知道的?”

    龙红灵来了兴致。

    “山人自有妙计,我能算出我们成亲之后,你会替我生下四个大胖娃子,自然也能算出那是韩文公的文武山庄。”

    大小姐脸上一红,啐了一口,道:“吹牛,肯定是那个谢榛告诉你的。”

    方学渐伸长手臂,把她抱回自己怀中,双掌轻轻握住她胸前挺拔的双峰,笑道:“好聪明的灵儿,韩氏祠堂既然有问题,这座文武山庄自然也有问题,事关神龙山庄的独门蛇毒外泄的问题,自然要查个水落石出。”

    “我们要不要现在停下来去看一看?”

    龙红灵的脸蛋红扑扑的,声音有些发颤。

    “现在过去容易打草惊蛇,还是晚上来比较妥当,”

    方学渐慢慢使力,仔细地揉捏着两团鼓涨滑腻的嫩肉,大小姐的身子在他的怀里轻轻扭动,胸前挺拔的玉女峰随着她的呼吸在男子张大的十指下急促起伏,他用两片灼热的嘴唇含住大小姐的耳垂,道,“再往前走七十里就是济源城,我们今天就在那里住下,吃过晚饭再来不迟。”

    夜风习习,一轮柔和的明月冉冉升起,把一层清澈的寒光泼洒下来,淋了两人一头一脸。

    方学渐手拉缰绳,胯下一匹英姿非凡的黄骠马,一路上绞尽了脑汁,好不容易把两篇《论语》从肠子深处搜刮出来,喘了一口大气,道:“大小姐,满意了吧?”

    龙红灵点点头,嗯了一声,道:“背得还不错,是一个好的开始。”

    两人从济源城出来,正在赶往文武山庄的路上。七十里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一路慢跑过去,也得花上两个时辰。

    方学渐抽出腰刀,把下午研究过的三招《断风碎雪刀法》练习了几遍。这把腰刀是大小姐让老麻替他买的,花了十两银子,刀口还算锋利。

    龙红灵好像管家婆一样,整天守着方学渐,不是让他读这个,就是让他习那个,连客栈的大门都不让他出。

    方学渐不是好动的性子,有大美人陪在身边,倒也不觉得闷,一文一武,齐头并进。

    刀光霍霍,雪亮的锋刃化成月色下的一条银龙,在他的身边盘旋飞舞,煞是好看。龙红灵等他舞完,开口笑道:“想不到雪山派的刀法竟然绵密至此,也算一门十分难得的绝学了。”

    “这个自然,要不是昨夜天色太暗,那个高云龙一定能全身而退,可惜暗箭难防啊,”

    方学渐抬头望着天际的一轮明月,脸上露出惋惜之色,“尽管如此,他还是把五个刺客全都杀了,刀法真的很好啊。”

    “所以你打算用心学习这门刀法了?”

    “是啊,我觉得它和我比较有缘,就像你一样,有缘的东西我一定会加倍珍惜。”

    龙红灵脸蛋一热,转头望着他,道:“你现在是神龙山庄的庄主,不学《灵蛇剑法》却去学雪山派的什么断雪刀法,也不怕别人笑话。”

    “《灵蛇剑法》讲究灵动飘逸,适合女孩子练,雪山派的《断风碎雪刀法》沉稳凝厚,聚而不散,散而不乱,和我的性子比较相投……”

    “沉稳凝厚,聚而不散,散而不乱?嘻嘻,我看你是轻浮薄幸,有口无心,形散神也散。”

    方学渐轻轻一笑,道:“世上有几人了解自己,又有几人了解别人?人生数十年,匆匆如白驹过隙,滚滚红尘,有太多的世人总把眼光盯在远处,却不懂得珍惜眼前,可谓无智。”

    “我知道,方大公子不同流合污,是最有智的。”

    大小姐挖苦道。

    方学渐脸上的笑意更浓,缓缓说道:“大小姐,你让我背四书五经,我知道是为了我好,但是十年寒窗,把这些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教条背得滚瓜烂熟,然后写几篇酸不溜秋的八股文章,即使考中举人、进士又怎么样?不过是每年减了二石的赋税,能拿十两银子的月俸。”

    大小姐伸腿踢了他一脚,道:“听你这样说,你不打算读书啦?”

    **w*w*w**h*a**x*x*s*c*o*m*********明朝对读书人的政策:考中秀才入官学,地方政府免费供应食宿;考中举人每年免二石米的赋税;考中贡生、进士,待遇相对提升。一石等于120斤,大约相当于现在的200斤。

    明朝官吏安置一个非常不好的现象,县、州的一把手一般由中老年的贡生担任,导致大量地方上的腐败。(现在中央很强调干部年轻化。

    贡生:一榜进士,通过了笔试,却没有通过皇帝的面考。两关皆过,才能称为进士。

    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就算为了你这个颜如玉,我也要把四书五经硬啃下去。”

    龙红灵歪着脑袋望了他半晌,突然笑了笑,道:“我给你讲个故事,你想不想听?”

    “想听,什么故事?”

    “是关于韩文公取名字的故事。韩文公父母早亡,从小由哥哥嫂子抚养…”

    “他的身世和我倒有几分相似,只是我没有哥哥、嫂子。”

    “韩文公的大哥叫韩会,二哥叫韩介,会、介都是人字作头,象征他们都要做人群之首。会乃聚集,介乃耿直,含义都是很不错的。”

    “我叫学渐,就是要一点点的学习积累,直至水到渠成,大器晚成也。”

    “你不要打岔好不好?”

    见他点头,大小姐继续说道,“转眼到了入学的年龄,韩文公的大嫂郑氏在字书里挑来拣去,也想给他取个人字头的名字,却一时找不到称心的。”

    韩愈见嫂嫂为他起名为难,便道:“嫂嫂,你不必再翻字书了,人字作头的‘愈’字最佳了,我就叫韩愈好了。”

    郑氏一听,问道:“愈字有何佳意?”

    韩愈道:“愈,超越也。我长大以后,一定要作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前追古人,后无来者,决不当一个平庸之辈。”

    龙红灵瞟了他一眼,道:“一个六岁的小孩就有这样的志气和抱负,方大公子,你今年十六了吧,还整天浑浑噩噩,想着今朝有酒今朝醉,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半点不思进取,你不会想做第二个谢榛吧?”

    方学渐被她说得满面通红,在大小姐揶揄的目光下几乎抬不起头,低声道:“我也不是不想进取,只是……”

    “只是什么?”

    “我觉得……有些事情……做起来好难……”

    “难什么?天下无难事,就怕有心人。”

    “好,大小姐,我听你的,从今以后,我一定好好读书,考个举人、进士的风光一下。”

    “认识你到现在,这句才有点像人话。”

    “不是吧?难道我以前说的都不是人话?”

    大小姐一拉缰绳,胯下的坐骑蹿了出去,回头嘻嘻一笑,道:“是啊,以前说的全是鬼话,骗人的鬼话。”

    方学渐急忙赶了上去,喊道:“大小姐,我听说,首辅大人严嵩明码标价地出售官位,柳知同就是花了二万两银子,做了玉山县令的,不如我们也去买一个吧?”

    “那也得等你考上举人再说,没有功名,他想保举你也难啊。”

    两人一阵疾驰,在山脚的一个林子里拴了马,携手来到文武山庄的偏院,越墙而进。龙红灵柔声道:“你的轻身功夫好多了。”

    方学渐捏了捏她的掌心,道:“还不是你教的。”

    龙红灵听他称赞,想起以前两人交往的种种,心头只觉说不出的温馨甜美。

    穿过一个月季花圃,忽听得脚步声响,两个女子转过前院的圆洞门,一路谈笑而来。走到近前,一个提了一盏风灯,另一个提着一只食盒,却是两个青衣丫鬟。

    只听一人说道:“小菊,你说夫人老是弄些虎鞭、鹿茸、海狗肾的给公子爷吃,会不会……太那个了?”

    另一人“噗嗤”一笑,道:“那个是指哪一个啊?”

    先一人道:“那个……就是那个罗。”

    另一人笑道:“公子爷身体不好,夫人给他弄些补品吃一吃,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这些补品……都是补那个的呀。”

    “秋香姐,你这样关心他们夫妻俩的事,莫不是对公子爷……嘻嘻……”

    先一人嗔怒道:“你这臭小菊,就爱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哼哼,这话万一被夫人听去,那还得了?”

    另一人又是“嘻嘻”一笑,道:“何必这么紧张,这话保管进不了夫人的耳朵,我只在私底下说。”

    两人低声谈笑,渐渐走远。

    龙红灵拉着他的手,道:“我们跟上去瞧瞧。”

    举步跟上两个丫鬟。

    文武山庄好大的园林,跟着两人曲曲折折地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一个精致的阁楼前,纸窗上映出黄灿灿的烛火。那个叫秋香的走上台阶,敲了敲门,道:“夫人,虎鞭汤已经煮好了。”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白衣女子站在门内,面目如画,身姿窈窕,高高的流云髻优雅而飘逸,衬出她极佳的风姿。

    方学渐心中好奇,这个女人长得这般漂亮,为什么在韩氏祠堂的时候,没有太注意她呢?

    薛蓉儿接过丫鬟手中的食盒,吩咐道:“你们铺好被褥,早点去休息吧,我现在去书斋看看智奇。”

    两个丫鬟躬身应了。薛蓉儿走下台阶,袅袅婷婷地往另一条路去了。

    两人等她们进了阁楼,这才轻手轻脚地跟上去。石板路面扫得很干净,偶尔飘落的叶子反而增加了院子里的宁静。

    朦胧的月色下,佳人寒夜独行,一身纱衣白如初雪,婉约的身姿好像一个随风飘舞的精灵。薛蓉儿款款而行,细碎的步子轻盈如飞,纤柔的腰肢仿佛随着某种神秘的韵律在扭动,远远望去,犹如风摆杨柳,优雅而妖娆,让人禁不住面红心跳。

    方学渐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段小蛮腰,呼吸已经有些粗重,全身竟有了燥热之感。他突然想起洛阳百花节上那个波斯美女跳的肚皮舞,腰肢的轻轻摆动,就足以点燃男人心底下最汹涌的欲望。

    穿过一座垂花门,十丈外现出一栋灯火通明的二层阁楼。薛蓉儿突然闪身躲到路旁的一座假山后面,方、龙二人吃了一惊,急忙躲到院门之后,偷眼张望,只见两扇门板推开,两个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

    前面一人身披灰色道袍,颏下疏疏的三丛黑须,是个三十多岁的道人。后面的男子浓眉挺鼻,面目俊朗,一身丝衣洁白如雪,正是在韩氏祠堂见过一面的那个韩智奇。

    道士回身抱拳,道:“这便告辞,韩师弟请留步。”

    韩智奇把手中的一盏灯笼递给他,也抱了抱拳,道:“今夜已晚,明晨再请教《回风落雁剑》最后三式的精妙之处,大师兄走好。”

    那道士应了一声,提着灯笼从另一边走了。韩智奇伸了个懒腰,回身进房。

    薛蓉儿等道人走远,这才从假山后出来,提着食盒走到楼前,推门进去。

    两人轻手轻脚地绕到阁楼后面,纵身跃起,攀住二楼的檐头,从窗缝中向里观望。

    只见屋中整整齐齐十几排书柜,柜子里层层叠叠的全是书册。方学渐暗暗咂舌,心想不愧是书香门第,单这十几排书柜,怕不下一万册之多了。

    透过书柜望过去,韩智奇坐在一把镂空雕花的楠木椅上,手捧一本发黄的书册,正在诵读。

    薛蓉儿走近又宽又长的黄梨木书案,把食盒轻轻放下,笑道:“书呆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读书?”

    韩智奇咳嗽了一声,伸臂把她揽入怀里,笑道:“明年就要上京会试,自然要勤奋些,”

    看了桌上的食盒一眼,“这次是什么好吃的?”

    薛蓉儿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指,道:“考中进士又怎么样,关键是把你的身体养好,”

    站起身来,掀开盖子,把一碗热气腾腾的“虎鞭汤”递到他的手里,“喏,乘热吃。”

    韩智奇吃了几口,咂了咂舌头,道:“好吃。”

    舀了一汤匙递到她的嘴边,“娘子,你也来一口。”

    薛蓉儿脸上微微变色,道:“这是你们男人吃的东西,我怎生吃得?”

    韩智奇笑道:“壮阳的东西一般也滋阴,你的身子这般瘦弱,正该好好补一补了。”

    薛蓉儿满面通红,依旧推三阻四的不肯吃。正不可开交之际,只听楼梯口一个男子粗豪的声音,道:“她不肯吃这碗虎鞭汤,不是因为它能不能滋阴壮阳,而是因为里面放了‘十香软骨散’。”

    脚步噔噔,走上一个三十多岁的魁伟大汉,浓眉大眼,神态威猛,一身衣服漆黑如墨,手中提着一柄青锋长剑,寒意沁人。

    韩智奇脸上变色,汤匙脱手落下,“呛啷”一声,跌了个粉碎。他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黑衣汉子,道:“你是什么人?”

    双手撑在桌边,用力想站起来,但身子刚挺直,双膝酸软,又即坐倒。

    黑衣汉子曲指在长剑上弹了一下,嗡的一声龙吟,甚是悦耳,道:“你可认得这把剑?”

    “这是大师兄的琼林宝剑,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韩智奇连提三口真气,不料丹田中空荡荡地,修培了十余年的内力全不知跑去何处,便如一个溺水之人,双手拼命乱抓,却连一根稻草也抓不到。

    黑衣汉子得意地抖了一个剑花,道:“赵复阳想做阳台宫的掌门,觉得你是他最大的威胁,便给了我这把剑,让我来杀你。”

    “你撒谎!大师兄敦厚善良,心胸宽广,对师弟们一向极好,并不是利欲熏心之辈。”

    黑衣汉子笑嘻嘻地望了薛蓉儿一眼,道:“赵复阳表面上道貌傲然,暗地里垂涎令夫人的美色,早就有了李代桃僵之心,啧啧…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是个男人都会动心的。”

    韩智奇额头的冷汗涔涔而下,早已乱了方寸,目光一点点移到结发三年的妻子身上,心中更是痛似刀绞,颤声道:“蓉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薛蓉儿早走到一排书架前,听了他的呼唤,背对他的背脊微微一颤,脖颈一直,却没有转过身来,等了半晌,才轻声说道:“智奇,你不要怪我,我以前劝过你多次,让你把阳台宫掌门弟子的位置争下来,可是你不听,一定要去考什么牢什子的举人、进士?”

    韩智奇太阳穴上的青筋别别乱跳,苦涩地道:“文武山庄,先文后武,这是韩氏祖先定下的规矩,我因为自小体弱多病,才拜入阳台宫学习武艺,这样做本末倒置,已有违祖训,你却还要我去争掌门之位,不是要陷我于不孝不义吗?何况大师兄德才兼备,正是出任掌门的最佳人选……”

    “赵复阳何德何能,论才智、论武功、论文采、论人品,你都比他强上了百倍,你不做掌门谁做掌门?”

    薛蓉儿的肩头不住颤动,道,“智奇,你死抱着老韩家的酸腐书包不放,一心就想读书出仕,可是你看看这个世界,严嵩因为做了几首好青词,博得皇帝喜欢,安安稳稳地高居相位,独揽政权;你的师伯陶仲文没念过几本书,不但出任礼部尚书,还身兼三孤,拜侯封地,大明开国以来,哪个大臣有他这般风光?”

    黑衣汉子一步步地走到韩智奇的身前,突然长剑挥出,“嚓嚓”切断了他的两只手腕,左手一抓,把他从椅子上提了起来,长剑一横,架上他的脖子,笑道:“韩庄主,凭你的文才武学,也算难得的人才,可惜不识时务,难怪尊夫人要生这么大的气。”

    鲜血一滴滴的落上苍白的衣襟,仿佛大雪天突然绽放的一朵朵红梅,艳得触目惊心。韩智奇痛得不住发颤,额上的冷汗涔涔而下,他咬着嘴唇死死地瞪着薛蓉儿,一双眸子红得似要流出血来。

    薛蓉儿轻轻一叹,幽幽地道:“做女人的,哪一个不盼着夫尊妻贵,在人前风风光光、体体面面?也只有这样,才不冤了到世上走这么一遭。智奇,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太死心眼。”

    韩智奇目光中的绝望越来越深,突然大声说道:“你这样讨厌我,为什么不敢回头望我一眼?”

    薛蓉儿的背脊猛地一颤,纤弱的身子一阵阵地颤栗,犹如风中的一杆芦苇,过了好久都没有转过头去。

    黑衣汉子哈哈一笑,道:“韩庄主,你这样强人所难,可不是君子所为啊,时候不早了,我该送你一程了。”

    一手拎着他的胸前衣襟,一手挺着长剑往前送出,噗的一声,剑锋穿喉而过。

    方学渐看着几缕鲜血斜斜喷出,点点滴滴地撒上暗红色的书架,吓得一颗心怦怦乱跳,正要转头去看大小姐的脸色,只听屋中“咄”的一响,张眼望去,只见韩智奇瘦削的身子已被高高地钉在靠窗的木柱上,一双充血通红的眸子瞪得滚圆,喉间的长剑“嗡嗡”低鸣,犹自颤动不休。

    黑衣汉子抚掌大笑,道:“蓉儿,你看我这招‘白云出岫’,可还使得?”

    薛蓉儿转头望了韩智奇一眼,明亮的眸子蓦地一暗,低头叹了一声,道:“烈哥,我可是把什么都交给你了,你…你以后可不能负我。”

    娇怯怯的,语带抽噎。

    黑衣汉子喜动颜色,一把拥她入怀,道:“宝贝蓉儿,到了今天,你难道还不懂我的心?”

    薛蓉儿哭得更加伤心,呜咽道:“你们男人家嘴上一套,心里又是一套,一个个都是见异思迁的花心大萝卜,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以后有了年轻漂亮的,哪里还会记得我这个黄脸婆?”

    黑衣汉子把胸脯拍得震天响,道:“这可真是冤煞人了,我‘霹雳虎’齐烈也算江湖上堂堂正正的一条汉子,岂是那些偷鸡摸狗的小白脸可比?”

    凑到她的耳边,温言道,“蓉儿,你不要哭了,不要说世上根本找不出第二个比你更好看的,就算有,我也绝对不看。”

    薛蓉儿“扑哧”一笑,回身在他的额头点了一指,道:“就喜欢说些疯话,堂堂正正和见异思迁扯得上关系吗?”

    齐烈见到她破涕为笑,一张光洁的小脸上缀着几粒晶莹的泪珠,犹如雨打梨花、露滴海棠,说不出得娇媚动人,嬉笑着张臂把她抱了个正着,口里亲亲、宝贝,噘着嘴巴便要亲吻。

    薛蓉儿伸手挡住他的嘴唇,歪着脖子道:“昨天的三个人都处理好了吗?”

    “早就处理好了,割下脑袋送去洛阳,那个高云龙是福王爷的爱将,丢了夫人又折兵,这下可要心疼死了。”

    薛蓉儿嘻嘻一笑,道:“上次偷袭龙四海不成,那个杀手的家属你可照顾好了?”

    “早活埋了。来嘛,宝贝,让我亲一口。”

    方学渐听了一怔,随即恍然大悟,原来那个敲龙四海后脑的刺客是这两人派去的,就算杀不了龙四海,也可以嫁祸给福王爷,真是一举两得,这计谋虽然简单,也够毒辣的。

    他心里不停推敲,越发觉得事情蹊跷。昨天晚上派刺客杀死高云龙等三人,并把他们头颅送去洛阳,显然是想激怒福王爷,挑拨他和龙四海好好打上一架。

    可是这样做,他们的目的何在?难道,这个“霹雳虎”齐烈也是漕帮的重要人物?福王爷和龙四海原本就势同水火,他这样火上浇油,就等着鹬蚌相争,好坐收渔翁之利?

    薛蓉儿的小脸红扑扑的,左抵右挡就是不让他亲,问道:“西域的驼队走的是秦岭线,你说龙四海会在哪里设伏?”

    “恶虎滩,那里可是个鬼门关。”

    齐烈抓住她的白嫩小手,叭地亲了一下。

    恶虎滩位于秦岭中段,四面全是插天绝壁,只有一条羊肠小路可通,地势十分险要。山道的中间是一方五、六十亩的乱石滩,却有两条急流在那里汇合,如果事先在河的上流堵住水源,再用滚木、山石封住两边的通道,等到水量聚够,两边同时决口,不要说三百驼队,就是三千,也给冲得无影无踪了。

    “在恶虎滩设伏,龙四海难免准备仓促,最多调集南洛河、泾河和你北洛河的三支人马,你和袁老头又都不肯出死力,调集的人马不会超过一千,这可有点悬……”

    “这有什么悬的?袁老头负责堵死北边的道口,我的人马负责筑坝和放水,南洛河的人马由龙四海自己领着,三百堵路,二百散在山涧下游打捞救人。到了水里,还不是漕帮的兄弟说了算?”

    薛蓉儿嘻嘻一笑,道:“我听说,除了王府侍卫和金马镖局,福王爷还有熊耳山天狼寨的一票人马,天狼寨的六百盗匪虽然武艺不高,却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奇兵,我想这时候,他们早就埋伏在恶虎滩了。”

    **********************************************************************注:(1)洛河有两条分支,南的在洛阳,北的在西安,流经的地域广阔而富饶,洛河分舵在黄河漕帮中势力最雄厚,也就不难理解了。

    (2)明朝中后期,封藩的王爷勾结盗寇流氓,暗中培植势力,在地方上坐大,是一种普遍现象。

    (3)据《李自成》凡洛阳周边早熟的麦田全都是福王的田产,其数不可计。

    当时,全国最大的地主占有7万多公顷的土地(一百多万亩)嘉靖皇帝的第四个儿子景王载圳在九江占了四万公顷土地(六十万亩)大学士徐阶在家乡松江拥有二十五万亩良田。全国超过万亩的大地主多达三千八百多人,一大半是皇亲贵胄和各级官僚。

    在商业方面,最富有的是盐商(专卖)其次是茶商、绸缎商。专门从事商业活动的大富翁,家产超过五十万两白银的(相当于现在的亿万富翁)有十七人(严世藩语)多数是盐商。

    富贵不离家,仅扬州一地,明朝出过一百六十一个进士,其中盐商子弟占了一百三十一个。举人的比例还要高些。首辅张四维便是山西第一盐商张允龄的儿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