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卓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52章 卓识

    “行云布雨!”

    方学渐大喝一声,手中的长鞭轻飘飘地横扫过去,如风吹柳絮,水送浮萍,鞭身恍若没有半分重量,及至离最前面三人还有二尺远近的时候蓦地蹿起,犹如神龙摆尾,啪地一声,在三人脸上各抽一鞭。

    三个家丁一时晕头转向,身子摇晃,向前又冲了三步,慢慢软倒在地。紧随其后的两个汉子腾身跃起,跳过人墙,长刀一挥,朝方学渐当头劈下,势力十分迅猛。

    方学渐挑起地上的一柄鱼叉,一脚踢出,送入一人的小腹,右臂鼓起内力,手中的鞭子登时变成一条长枪,还没等另一人落地,已把他刺了个透心凉。

    龙红灵扔掉手中的剑鞘,从地上拣起一根长矛,使劲投掷过去,一条汉子急忙往后一跳,还是迟了一步,大腿中标,鲜血淋漓,惨叫一声,“扑通”摔倒在地。

    方学渐见这法子比较不错,把鞭子交到左手,也从地上拣起一根长矛,运起十层内力,大喝一声,猛地投掷过去,哧的一声,黑光一晃,八尺长的长矛如一道诡异的闪电,瞬间掠过整条阴森的长廊。

    在一片惊恐的呼叫声中,五条牛一样健壮的汉子来不及躲避招架就被呼啸而来的长矛洞穿了胸腹。五人口喷鲜血,长长地连成一串,跌跌撞撞地退出大门,轰然倒地。

    其余的汉子见他如此神威,吓得目瞪口呆,突然发一声喊,纷纷掉头就逃。

    初荷跳出门来,提了一把鱼叉在手,犹豫着要不要投出去,见一班家丁突然见鬼似地往后逃跑,呀的一声,鱼叉飞出,不偏不倚地戳在最后一条汉子的屁股上。

    那汉子陡然飞来横祸,吓得魂飞魄散,尽管屁股受伤不重,还是受惊过度,口吐白沫,晕死过去。

    白衣女子左足轻点,流云般轻飘飘地掠过三人头顶,长剑陡转,直刺方学渐的咽喉。

    方学渐正得意于自己臂力之强劲,忽觉眼前银光一闪,晓得厉害,急忙侧身闪避,叮的一声,溅起几点火花,一把横过来的匕首架开了长剑。

    白衣女子哼了一声,在空中一个翻身,长剑前指,轻轻落地,目光灼灼地盯住初荷手中的匕首,道:“你也会使‘舞风回雪剑法’?”

    方学渐死里逃生,吓出一身冷汗,见她盯着初荷,心中暗叫糟糕,初荷的容貌和秦凌霜有五、六分相似,再加上会使飘渺峰的独门绝学“舞风回雪剑法”呆子都猜得出谁是谁了。

    “这位姐姐,有话好商量,动刀动枪有伤和气,半个月前,秦伯母已经上天山飘渺峰去了,你就不要再缠着她的女儿了吧?”

    方学渐虽然嘴上如此说,右手还是猛地一抖,使一招“起凤腾蛟”长鞭蓦地蹿出,蛇一般直取她的手腕,同时足尖一点,挑起一柄钢叉,用力一脚,投向她的小腹。

    白衣女子腾身跃起,长剑一挥,削去一段半尺长的鞭梢,双腿打开,呼的一声,钢叉从她的腿间穿过,迅速消失在走廊尽头。

    方学渐手腕再抖,催动内力,把鞭子当长枪使,直刺她的小腿膝头。龙红灵害怕又被她捉了去,忙不迭地从地上捡起一条长矛,使出家传“灵蛇剑法”矛头撒出点点银光,上前助阵。

    白衣女子嘿嘿一笑,双腿一曲,左右脚尖分别在鞭梢和矛头上一点,身子前倾,长剑递出,直刺他的手腕。

    方学渐急忙缩手,眼前银光一闪,长剑如影随形地追上他的手腕,来势迅捷无匹,眼看就要将他的整只手掌切下来。初荷守在他的身边,眼见情形不妙,挥出手中匕首,与长剑撞在一起,火花迸发。

    龙红灵握紧手中长矛,正要缩回手臂,眼前白影晃动,白衣女子的脚尖在长矛上连点,一只绣花小鞋朝她的面孔踢来。

    剑光霍霍,白衣女子攻势凌厉,把方、秦二人一连逼退了五步,右腕翻转,挺剑疾刺,正要把侧身避开她一脚的龙红灵刺个透心凉,忽听方学渐一声大叫:“小心!”

    身后呜的一响,某个物体破空飞来,急忙合身一扑,把龙红灵压在身下,长剑倒转竖起,护在自己脑后。

    叮的一声,一件金属物体猛地撞上了长剑,一股庞然大力涌到,手臂陡地一麻,长剑脱手飞出。龙红灵“啊”的一声惊叫,被白衣女子压个正着,胸脯贴着胸脯,轰然倒地。

    方学渐站住脚步,一瞥眼看见三个黑点从走廊那头迅速飞近,刚才踢过去的钢叉竟然又飞了回来,转身把初荷扑在地上,脑后一凉,钢叉呼的飞过,“咄”地钉在身后的石墙上。

    长廊尽头,一个男子哈哈大笑起来:“洛神府,想不到我的庄园下面竟然还有这样一个神仙洞府,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仙丹妙药?”

    笑声嘹亮而突兀,在走廊里轰隆隆的来回激荡。

    听到这笑声,方学渐的面孔一下变得苍白如纸。门口一暗,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人影憧憧,刀枪林立,不知跟了多少手下。漕帮老大龙四海终于来了。

    白衣女子夺过龙红灵手中的长矛,一拳打晕她,跳起身子,长矛伸出,点上初荷的咽喉,两道冷森森的目光射在他的脸上,一字一顿地道:“新郎倌,不想她死的话,帮我把那些杂碎赶出去。”

    “你疯了,那个大块头刀枪不入,脑袋比铁板还硬,我怎么打得过他?”

    方学渐嘴巴一阵发苦,慢慢松开抱住初荷的手臂。

    “打不打得过是你的事,我只知道,如果你不把他们从洛神府赶出去,这位漂亮的姑娘就死定了。”

    “好,我打,”

    方学渐从地上拣起两根长矛,右臂用力一甩,把其中一根投了出去,低头望了望面色苍白的初荷和龙红灵,心头蓦地一酸,道,“如果我死了,希望你不要为难她们,她们都是好人。”

    双手握紧另一根长矛,啊的一声大叫,朝蜂拥而入的人群冲了过去。

    龙四海伸出两条粗壮的手臂,握住了闪电一样飞来的长矛,不及掉转枪头,用木棍架开方学渐进攻的长矛。

    方学渐咬紧牙关,把全身的力气都运到了两条手臂上,疯子一样挺动手中的长矛,动作不成章法,却又快又狠,全是拼命的打法。

    方学渐胸前空门大开,身上破绽百出,龙四海如果有足够的腾挪空间,可以很轻松地一枪把他戳死,可惜走廊狭小,无论如何腾挪躲闪,都在长矛的攻击范围内,只得不停挥枪,架开他的长矛。

    “退后,退后!”

    龙四海高声大叫起来。方学渐内力深厚,架了几下,已把他震得手臂隐隐发酸。“十三太保横练”虽然刀枪不入,但只是对普通的刀枪而言,被一条附着了五十年内力的长矛戳中,不死也要脱一层皮的。

    漕帮帮众潮水般退到门口,走廊尽头只剩下两人一对一的决斗。“格勒”一声,两条长矛又一次猛烈地碰撞,断成了四截。方学渐血红的眼睛已分不清哪是眼白、哪是眼球,双足使劲一弹,身子猎豹一般蹿出,把手中的半截木棍戳进对方的小腹。

    龙四海大吼一声,身子向后飞出,挥起右臂,手中的木棍重重地敲在方学渐的头上。

    方学渐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脑袋仿佛裂开来一般,仰头“噗”地喷出一口鲜血,前冲的身子无意识地晃了一晃,双手再也无力把握长矛,脚下一软,砰地摔倒在地。

    两次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过招,都没占到一点便宜,还害得他在手下面前丢尽面子,龙四海怒发如狂,顾不得小腹上剧痛钻心,嘶声喊道:“快把他们全都砍了,挖出心肝,给我下酒。”

    方学渐脑门前金星乱舞,几欲昏死过去,耳中听到怪吼连连,脚步纷沓,吃力地张开眼睛,眼前人影晃动,无数条湿淋淋的裤管从铁门那边一涌而入,锋利的钢尖上流窜着揪心的寒芒。

    他舔舔干裂的嘴唇,猛地一咬牙齿,咬破的嘴唇上鲜血淋漓,方学渐喘出两口粗气,手扶门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侧身躲开冲在最前面的一柄钢叉,用力一推,半扇大门轰地关上。

    几件兵器“呛啷”落地,两个冲在前面的家丁被门板撞飞,哀号着和身后的同伴跌成一团,所谓“枪打出头鸟”一点都不错。

    白衣女子早就等在后面,跑过来推上另一扇门板,大门合上,门缝间夹住一条钢叉。剑光一闪,钢叉断成两截,剩下的木棍缩了回去,大门终于完全闭合。

    “你推着门,我找门闩。”

    白衣女子松开手,去墙角寻找门闩。

    砰地一声,大门猛地一震,外面开始组织力量撞门。方学渐推着门板的两条胳膊伸得笔直,青筋别别乱跳,黄豆大的汗珠挂满额头,口角的鲜血汩汩而出,长长地垂下来,在胸前来回摇荡。

    “找到了吗?”

    每一次撞门都好像顶在他的心窝上,方学渐鼻子酸酸的,两条猩红的液体爬了下来。

    “快啦,快啦,你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好,奇怪,门闩跑哪里去了?”

    “没…没有门闩,难道就…就不能用长矛代替吗?”

    血泪之言。

    “咦,小伙子,你这是在教我做事啊?”

    “这个…我…哪敢,求你…快…点好吗?”

    面无人色,气若游丝。

    “好吧,好吧,我偏不用长矛,我用鱼叉。”

    白衣女子见折磨得他够了,这才从地上捡起两条钢叉,扳断当门闩用。

    方学渐松一口气,脑中陡然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身子依着门板,慢慢软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好像一直浮在海面上,一个个浪头从背后打来,身子时沉时浮。忽听头顶上“格勒”一声,方学渐脑子一清,猛地惊醒。龙红灵一身红衣,依旧伏在走廊尽头的地上,却不见了那个白衣女子和初荷。

    “荷儿,你在不在?”

    他的心底隐隐冒出一个不祥的预感,越想越怕,“老婆,你快出来,我们回去了。”

    “老婆,你不要吓我了,快出来啊,我们回去了。”

    方学渐心如刀割,嘶声大叫起来,沙哑的回声在阴暗的走廊里轰轰回荡。

    砰的一声,身后的门板一阵颤栗,两截断裂的木棍掉到地上。他吓了一跳,急忙从地上捡起一根长矛,塞到门闩槽里。方学渐一个个房间找过去,白衣女子和初荷仿佛日头下的薄冰,凭空蒸发了。

    打开走廊尽头的最后一扇门户,门后是一条幽深的石板甬道,相隔一丈有一道开着的大铁门。方学渐呼呼喘气,恨得牙痒痒,初荷多半被那个变态的白衣老处女给抓走了。

    背起昏迷未醒的龙红灵,心中轻叹一声,“收之东隅,失之桑榆”也不知该喜欢,还是悲伤?

    方学渐从怀中摸出两粒夜明珠照明,走了一百五十二步,甬道尽头出现一条盘旋向上的台阶。走到九十九级的时候,台阶到了尽头,他在石壁上找到机关,伸手按下,一道三尺宽的石门慢慢移了开来,对面是一堵黑乎乎的墙壁,相距甚近,望不到边。

    方学渐弯腰钻出地道,才走了两步,差点一脚踩空,门户的外面居然是一个三丈多高的悬崖。举目四望,原来处身之地是在一块巨大的太湖石中间,四周另有三座小山似的太湖石遮着,下面是一条曲折的幽径通往外面,地势十分隐蔽。

    飞身下地,七拐八弯绕出乱石林,眼前豁然开朗,回廊起伏,小桥横卧,水波倒影,居然是一个数度曲折的荷花塘。方学渐心中一跳,在地道里绕来绕去,该不会又回到洛神园来了吧?看情形又不是太像。

    庭园山石参差、花木扶疏,楼阁错落有致,算得上一个清幽雅致的所在。秋风徐徐,落叶婆娑,沿着池边的鹅卵石小径朝回廊上走,两人的身影伴着一轮西沉的明月,在水面摇曳不清。

    离回廊还差着十几步远,突然一个怪异的声音在头顶上大声叫了起来:“不好啦,客人要跑了,不好啦,客人要跑了。”

    方学渐抬头一看,路旁小腿粗的一棵撒金柏,上面挂着一条横架,架子上面耀武扬威地蹲着一头绿毛鹦鹉,正在扯开喉咙大喊大叫。

    前面几个楼阁登时纷纷亮起灯来,暗沉沉的院子呼声四起,一个嗓子尖利的婆子高声叫道:“是哪个乌龟王八蛋,到老娘的醉香楼来撒泼偷腥,还真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抓住了非剥他一层皮不可。”

    纷乱中,五、六个衣衫凌乱的汉子提着扫把、木棍已从池塘那边赶了过来。

    方学渐原本打算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听见有人叫出“醉香楼”三字,心中一动,停下脚步。

    “你是什么人?深更半夜跑来这里干什么?”

    梅娘气喘吁吁地跑到,见方学渐一身鲜血,背上一个红衣女子,不知是死是活,心中嘀咕,难道他奸杀了院子里的姑娘,想找地方毁尸灭迹?

    方学渐身形一晃,右臂伸出,一下掐住她粗短的脖子,入手滑腻,好像抓一块肥厚的猪肉膘,沉声道:“听清楚了,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话,否则我就杀了你。”

    反腿踢出一脚,一个上来偷袭的龟奴闷哼一声,身子倒飞出去,“嘭”地撞上撒金柏的树干。

    架子上的绿毛鹦鹉惊叫一声,在空中翻个跟斗,扑扇翅膀,飞到旁边的一棵香花槐上去了。其余逼上来的龟奴吓了一跳,急忙退后几步。

    “‘醉香楼’有没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白衣女人?”

    “没有,你先放开我的脖子。”

    梅娘呼呼喘气。

    “真的没有?”

    方学渐的手掌收得更加紧了。

    “真的没有,我…我,你快放了我。”

    方学渐瞪着她不住翻白的水泡眼睛,面孔上的肌肉微微抽搐,知道问不出什么结果,心头一阵凄苦,慢慢松开五个手指,突然大叫一声,返身狂奔而去。

    星斗渐渐稀疏,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微微飘着几丝流红。方学渐翻过围墙,在空旷的长街上狂跑大嚷,心中的酸楚像发酵的酒酿一样塞满了胸襟,憋得他透不过气。木叶萧萧而下,他跪倒在路边的一棵梧桐树下,号啕大哭。

    “神经,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

    背上的龙红灵早就醒了,见他哭得伤心,忍不住开了口。

    “呜呜,我不是男人,我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我还算男人吗?”

    “哦,原来是老婆给人抓走了,哭得这么伤心,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丢了老婆嘛,另外再找一个呀,柳姑娘啊,花姑娘啊,你的相好不是挺多的吗?”

    “我哪里认识什么柳姑娘、花姑娘,除了老婆,我的相好就你一个,你又不肯嫁给我做老婆,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趣味,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方学渐痛哭流涕,把脑袋往树干上撞。

    “方学渐,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像什么?”

    “孬种、无赖、懦夫加流氓。”

    “你说我是孬种、无赖、懦夫加流氓?”

    “你就是孬种、无赖、懦夫加流氓。丢了老婆,哭哭啼啼有什么用?是个男人就把她找回来。耍流氓、耍无赖,只会让我看轻你,方学渐,你如果真想我做你的老婆,就拿出你的本事,光明正大地来追我。”

    方学渐抹去脸上的泪水,双手扶着梧桐树慢慢站起来,幽幽地问道:“大小姐,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我在你的心目中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玩物?”

    龙红灵从背后把他紧紧抱住,呼出的湿热气息喷在方学渐的耳根上,把他撩拨得心猿意马起来。

    她抬起头,痴迷的眸子和天边的星辰一样憔悴,月光晃悠悠地泼在她脸上,苍白得近乎透明,她看着落叶在晨风中翩翩起舞,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已经忘了,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

    这些日子,两人都经历了很多事情,吃了不少苦,方学渐固然不再是两个月前的方学渐,大小姐也不再是两个月前的大小姐了。

    两个月前的大小姐无忧无虑,就算天塌下来,娘亲都会帮她顶着,她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能逗她开心、陪她解闷的玩物。现在呢?两个月后的今天呢?她需要什么?是不是天塌下来都会帮她顶着的男人?

    两人绕道回转洛水北岸,在芦苇丛里找到呼呼大睡的冯保,寻路回到龙门客栈。两人并肩走在街上,迎面一片潮呼呼的露水味道,细风撩起大小姐精致的裙角,勾勒出这个清晨最优雅的宁静。

    早起的云雀在半明半暗的云空高啭歌喉,清亮而辽远,就像闵总管第一眼看见龙红灵的样子。她使劲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还没有睡醒,直到再一次睁大眼睛,看清楚眼前俏生生站着自己梦中念叨了无数遍的漂亮女孩。龙红灵“呀”的一声欢叫,像燕子一样扑进她的怀里。

    闵总管的眼眶红润润的,鼻子有些发酸,张开双臂把她搂得死紧死紧,脸上的肥肉激动地左右打颤,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笑着流泪道:“小姐,真的是你,我没有做梦,哈哈,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忙了一夜,方学渐疲累欲死,把冯保扔上床,自己也一头栽在枕头里,呼呼大睡。

    昏昏沉沉中,仿佛回到了清冽的冰溪河边,河堤两岸的垂柳被大自然梳理的像少女的秀发,随风飘动,婀娜多姿。

    铃铛轻摇,一匹高头骏马踏碎深夜的沉寂,一溜欢快的小跑。大小姐软软地偎在他的怀里,发丝如缎,星眸欲醉,身上弥漫的芬芳醇香如酒。

    方学渐的身子好像炉膛里的木材一般熊熊燃烧,灵魂深处的欲望在黑暗中花一样悄然开放。他闭上眼睛,把嘴唇凑过去,感觉两张嘴唇间,呵护了一团灼热而明亮的火焰。这团火焰把两人都烧得滚烫如沸,一串串呻吟放肆地翻腾吟唱。

    他的双臂越收越紧,怀里的绣花枕头仿佛成了千娇百媚的龙红灵,噘着嘴,一个又一个火辣辣的热吻落在空气里,情难自禁,忽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伸手一抓,摸到一只细嫩光滑的小手,脑子一清,睁开眼来,只见一双横波欲流的大眼睛亮闪闪的,笑眯眯地望着自己,说不出的顾盼灵动。

    “老婆,太好了,你回来啦?”

    方学渐欣喜若狂,跳起身来,怀中的枕头扑通落地,猛地觉出有些不对头,仔细一看,原来是龙红灵。

    “哟,做梦都在亲嘴,睁眼就叫老婆,真是夫妻情深啊,难得。”

    龙红灵云髻高耸,双头凤钗左右贯穿,光灿灿的金步摇缀着点点头钻,垂向前额,垂向双耳和双肩,仿佛闪烁在乌云间的星光;点蓝点翠的银饰珠花,恰到好处地衬出黑亮的秀发和俊俏的面孔。

    眼前的美人儿太过光彩眩目,方学渐只得不停地眨动眼睛,问道:“你…这身衣服,我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龙红灵轻盈地转了个身,笑盈盈地道:“好看吗?”

    一件月白色的小缎袄外披了一幅湖蓝色绣着云水潇湘图的云肩,玉色罗裙高系至腰上,长拖到地,鲜艳的裙带上系着翡翠九龙佩和羊脂白玉环,长长的轻飘飘的帛带披在双肩,垂向身后,更映出潇洒出尘的婷婷风姿。

    “好…好看,可是,这好像是我老婆的衣服?”

    “我暂时没衣服换,拿来穿一下都不行吗?方大公子,你以前好像不是这样小气的人啊。”

    龙红灵哼了一声,噘起小嘴巴,赌气似地往外走。

    “大小姐,我不是小气,你明知我会睹物伤心,还穿着她的衣服到处招摇,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我就是要你伤心,我就是要你的命,我就是要把你活活气死,你又能怎么样?换件衣服快点出来,我们要出发了。”

    龙红灵走到门口,天色已经大亮,明媚的霞光从天边泻下来,像无数支生动的画笔,把远处的楼宇、街道和林木,以最细致的轮廓勾勒清晰。

    “出发,出什么发?”

    方学渐低下头,自己胸口的衣襟上有一大滩血迹。

    “出发去天山啊,你不想去救老婆?”

    大小姐的人已在走廊上,百灵鸟一样的声音穿过薄薄的纸窗,闪烁的阳光在上面尽情跳舞。

    “去,去,等等我,我马上来。”

    方学渐大喜过望,手忙脚乱地从包袱里挑出一套衣裤,换去身上的脏衣服。草草地梳洗一番,扛了包袱叫冯保下楼,和大家会合。

    洛阳的食物果然都是些汤汤水水,早饭是一大碗花花绿绿的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凑合起来的“丸子汤”盖子一揭,腾腾的热气让人有些眼热,鼻子凑上去,却是骨头汤的膻腥味道,倒人胃口。

    冯保被安置在老麻车里,龙红灵则爬上了闵总管的马车。旧主人平安归来,方学渐这个“篡权”庄主多少当得有些尴尬了,他捏着鼻子灌下半碗“丸子汤”然后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故意不去理会三个车夫暧昧的笑容,钻进车厢后才自怨自伤的叹了口气,在逍遥椅上躺下来,想了一会初荷的音容笑貌,在车子的轻微摇摆中慢慢进入梦乡。

    车子出洛阳城,一路向北,经孟津县城,向东绕过邙山,终于在会盟镇找到了渡口。一行人在镇上的一家饭馆打尖,菜肴主要是一些牛羊肉,全用粗瓷海碗装着,分量十足。

    闵总管匆匆吃完,去渡口联系船只。冯保要害中刀,轻易不能下地,偏偏治伤灵药“天山雪莲丸”被白衣女子夺走了,方学渐心中有愧,只得叫店小二炖一碗浓浓的三鞭肉汤给他喝,聊表心意。

    黄河上游是一条碧波荡漾的大河,能看到水底下的卵石和水中嬉戏的小鱼。

    滔滔大江流经西北的黄土高原,带走了大量的泥沙,河水变浊,这才成为名副其实的“黄”河。

    两岸峰峦叠嶂,涛声惊心动魄,桀骜不驯的黄龙浊浪汹涌,穿过无数高山峻岭,一路上犹如万马咆哮,势不可挡。过了三门峡,水道才开始变宽,流速慢慢减缓,进入河南境内,江面陡然开阔,两岸是富饶肥沃的中州平原,水势浩荡,一马平川。

    方学渐静静地站在船头,江风掀起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眼前的黄河从西流向东,从远古流到今天,流出了两岸多少辈出的豪杰,流出了多少美妙的传说和故事,但又都随着黄河的水流走了,流得烟消云散,把那些壮怀激烈的历史流得浑浑的,浊浊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