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西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38章 西行

    第38章 西行(上)

    雕花大床“咯吱”作响,两具曲线玲珑的少女躯体柔若无骨,细腻的肌肤温润如玉,粉嫩的光泽惊心动魄,犹如一枝并蒂白莲,傲然盛开。被夹在中间的方学渐上下其手,口舌互动,如鱼得水。

    初荷的躯体不住发抖,双目紧闭,蛾眉微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丰盈的胸部波涛汹涌,两团雪球在男子灼热的掌下翻来滚去,身子渐渐化成一汪春水,瘫软在他的怀中。在方学渐的指点下,一双纤细的小手伸下来,握住了那条粗大的春笋。

    小昭绵软的手掌和湿热的唇舌在他身上四处逡巡,引逗着男子越来越强的欲望和渴求,像积蓄一池的奔腾狂放的洪流。方学渐全身的快乐神经迟钝又敏感,沸腾的血气一点点朝下身聚集,铁棒一样的阳根灼热如火,膨胀欲裂。

    明亮的烛光透过芙蓉纱帐,照在初荷线条柔美的双腿上,光滑洁白的肌肤细腻得犹如象牙。方学渐心跳如鼓,翻身坐起,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两条修长圆滑的大腿被慢慢扳开,美女神秘的方寸之地芳草如茵,风霜雨露凝结其上,闪烁出晶莹的光芒。

    小昭张开两条雪白手臂,从侧面抱住他的腰身,螓首钻到他怀里,灵巧的舌尖轻轻扫过方学渐的rǔ头,从肌肉发达的胸口蜿蜒而下,滑过杂草丛生的小腹,爬上横梁一般的红玉长箫,细细吹奏起来。

    方学渐身子一抖,热血如沸,下身更见挺拔茁壮,把两条丰润优美的白玉大腿架到自己的肩上。两朵害羞的红云飘上初荷的脸颊,眼睛水汪汪的,全身滚烫如沸,一缕妖艳的媚惑气息从她粉红色的肌肤上散发出来,勾人魂魄。

    美女的身体在小幅度的轻轻抖颤,平坦的小腹光滑如镜,丰盈的圆臀饱满如鼓,大腿上的细嫩肌肤晶莹如玉,菲薄得几乎呈半透明状,几条淡青色的细小脉络清楚可见。初荷微微地弓起柔软腰肢,雪白的胴体在男子饥渴的眼中勾勒出一道美丽绝伦的弧线。

    娇嫩的大腿根部亮起了水波一样的光泽,方学渐的中指小心奕奕地穿越浓密的森林,爬山涉水,沿着一条紧闭着的粉红隧道仔细探寻溪流的源头。处子饱满的神秘花园陡然有外客闯入,身子剧烈一抖,初荷的眼睛微微张开,汗水沁出额头,口中发出一声哭泣般的呜咽。

    在一片春光明媚的三角洲内躲藏着一条鲜嫩的细缝,两边水草丰美,溪水丁冬,两片晶莹粉红的饱满花唇紧紧地闭合,圆润而娇嫩,方学渐的手指敏捷地划过红艳的隧道,缓缓地钻入桃花洞口。

    初荷面红如火,喉咙深处不断地挤出烦恼的声音,两片玉臀频频闪躲,粉红的细缝间却羞答答地渗出了丝丝玉液,像一只破了点皮的水蜜桃,亮晶晶的果汁沾在手指上,闪烁着淫糜的光芒。

    方学渐的另一只手掌揉捏着小昭滑腻的圆臀,手指不时扫过娇羞柔弱的菊花门,总能惊起她的一阵颤栗,细密的牙齿轻轻磕碰男子的阳根,挺立的旗杆便会在她口中上下摇动,气势恢弘。

    小昭吐出被唾液沾湿的红玉长箫,微微别转螓首,双目之中娇羞无限,水一样的眸子里流淌着一种叫情意的东西,舌尖蜿蜒而上,含住他的耳垂,娇声道:“相公,初荷姐姐还欠你五百皮鞭呢。”

    从枕头边取过一幅白色的绸布,铺在了初荷的白玉臀下。

    方学渐伸出手臂抱住她圆润的细腰,“啧”地在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小昭好乖,懂得相公的心思,这五百皮鞭那是少不了的。”

    中指轻轻一勾,缓缓退出处子的花园圣地,指上挂着一条长长的银丝。

    初荷突然惊叫一声,僵硬的身子高高弓起,全身颤抖,细汗淋漓如雨。方学渐火热的阳根在小昭的牵引下,触到了她最娇嫩的少女禁区,热气灼人。细软的绒毛间便是神秘的花园洞口,饱满湿润的阴阜上顶了条狰狞的火棍,上下滑动,触目惊心。

    原本紧闭的粉色细缝被男子坚硬的分身划开了浅浅的一道口子,神秘的幽谷中冰雪开始融化,晶莹的溪水从里面缓缓流出,粗大的棒头鲜艳如火,一点点挤入她的两片嫩红花唇,像一朵正在展开的靡靡春花,与地狱的魔鬼一同起舞。

    下体稚嫩的花唇慢慢扭曲、变形,初荷颜面绯红,气喘加急,高高的胸脯急促起伏,一副说不清楚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诱人姿态。兰花似的芬芳随着婉转的呻吟在芙蓉帐内来回飘荡,宛如天籁一般悦耳动人。

    “荷儿,睁开你漂亮的大眼睛,你不是说没见过相公的裸体吗?现在大好机会,仔细地瞧上几遍,以后给相公画裸体也生动些。”

    方学渐嘻嘻一笑,不住扭动腰身,火炭似的棒头蜻蜓点水般蹂躏她湿漉漉的处女花唇,探入春水泛滥的河谷。

    “嘤”的一声,初荷的脸面上娇羞无限,睁大了迷蒙的眼睛,眸子中水光潋滟,说不出的娇媚动人,一开即合,十根手指深深嵌入丝被中。那方从未被人触及的桃源圣地遭受男子粗鲁而放肆的践踏,一波接一波强烈的快感从山谷深处传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肌肤泛出艳丽的桃红色,似乎全身的细胞都燃烧了起来。

    方学渐的下身已膨胀成一根又粗又硬的大棍子,鲜红的棒头颤巍巍地昂首挺立,极是威武雄壮。小昭绵软的小手握着棍子底端,指上用力,棒头便沿着湿润的细缝一阵滑动,逗得她娇喘细细,汗如雨下。

    初荷的身子不住颤抖,丰满贲起的阴阜微微抖动,已经分不出是渴望还是逃避。逗弄了半晌,小昭调整好棒头,让它在湿润的花房口徐徐打转,若即若离地不住轻轻触碰,弄得她连呼吸都仿佛热了起来,身体的欲求更加炽烈,晶莹的玉液从壶嘴里汹涌地涌出,打湿了好大一片被子。

    “啊”地一声,初荷轻呼出来,鲜艳的红唇微微颤动,眸子半开半闭,眼神迷离动人。满脸红潮,一脸的妩媚之色,灼热的肌肤上渗出了颗颗细小的汗粒,大腿内侧也变成汗津津的一片,散发出让人血脉贲张的幽香。

    男子粗大的棒头突如其来,已经侵占了少女幽谷的整个入口。从未接受过异性开垦的秘道温暖而狭窄,一下子被粗鲁的怪物占领,一种特别的滋味迅速传遍初荷的全身,芳心乱跳,也不知是兴奋,渴望,还是害怕?

    棒头的前进很快遇到了阻力,方学渐一挺腰身,冲锋号骤然响起,挺拔的旗杆昂首吐舌,向前猛一倾斜,强行撑开了处子柔软的梦想桃园。初荷雪白的肌肤变成了醒目的粉红色,全身阵阵颤抖,突然尖叫一声,道:“啊,好痛!”

    浑身剧烈一震,痛得哭了出来。

    一丝温热鲜红的液体从棒子与秘道间慢慢渗出来,荒芜的处女地第一次被男人的下体所开垦,初荷神秘的桃园圣地中虽有了一些湿润,仍然显得十分紧迫,方学渐爱怜地亲吻她的全身,旗杆停在洞内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缓慢地挺进。

    粗大的阳根徐徐后退,牵动着尚在渗出处女血的伤口,初荷疼痛不已,一面低低抽泣,一面捶打他的胸膛,方学渐伸手过去,用力地爱抚两座雪白的山峰,腰身轻摆,下体不依不饶地缓慢抽动。

    美女初为人事,开始很不适应,片刻后苦尽甘来,开始轻轻地哼了起来,绷紧的身子慢慢放松,一张雪白俊俏的脸蛋飞上了两片红霞,花苞内溪水泛滥,情欲勃发,明亮的眸子里水汪汪的一片,越来越诱人。

    方学渐使出“九浅一深”和“左三右四”之术,血色长箫缓缓进退,在她体内轻轻跳跃,挑逗着美女敏感的快乐神经。初荷的呼吸渐渐变得轻快,牙齿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清澈的眼神一点点变得迷离散乱,腻声道:“学渐哥哥,好痒,好难过,唔……”

    当方学渐的下身再一次恶狠狠地顶入那娇小的玉溪隧道时,终于到达了初荷花房的最深处。美女芳心轻颤,感受着玉体最深处那一波又一波的至强快感,在一阵酥麻的痉挛中,少女那稚嫩柔软的羞涩花蕊含羞轻合,与滚烫的棒头紧紧地亲吻在一起。

    第38章 西行(中)

    一整夜高强度的肉搏大战,方学渐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犹如一只忙碌的穿花蝴蝶,几番起落,在初荷和小昭娇嫩的花蕊上采来摘去,直到交了四更,一对新娘子被他折腾得再没有半点力气,软绵绵地瘫在床上,这才鸣金收兵,云散雨收。

    初荷圆臀下的白色绸布被撒上了点点猩红,犹如一朵迎雪盛开的腊梅,娇艳得近乎触目惊心。方学渐拿起绸布把两位爱妻的下身擦拭干净,拉过丝棉被子盖在她们身上,又用毛巾擦净自己的阳根,这才钻到一对玉人的中间,左搂右抱,亲嘴摸奶,温柔地安抚一番。三人连番作战,泄了好几次精,精神疲倦之下,搂抱在一起沉沉地睡去。

    日上三竿,天色已然大亮,阳光洒在窗台,斑斑驳驳地一片,新房中罗帐低垂,锦被深覆,三人贴胸交股,兀自高枕酣睡。方学渐是个孤儿,父母早亡,初荷和小昭用不着像一般的新媳妇那样,过门的第二天需要早早起床,去拜见公公和公婆。

    方学渐的身子被光滑绵软的玉臂雪股所缠绕,正睡得香,突然被怀里的一阵动静惊醒,睁眼看见一张千娇百媚的绝色容颜,美艳如花,脸颊上残存着一抹动人的红晕,彩霞隐隐浮动,散发出娇媚的瑰丽光泽,一双明亮的眸子正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见他醒来脸上微微一红,羞赧地避开目光。

    方学渐紧了紧抱住美女身子的手臂,胸前的肌肤立时感觉到了两粒樱桃的压力,小巧稚嫩的相思红豆软里带硬,在亲密的厮磨中渐渐发胀,阵阵醉人的乳香扑鼻飞来。男子的手掌伸下去,揉捏她浑圆的迷人丰臀,嘴唇凑到初荷的耳边,低声道:“宝贝儿,昨天晚上那五百皮鞭可足数了么?”

    初荷感觉出有一杆坚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上,芳心扑通乱跳,双颊滚烫如火,鼻中“嗯”的一声,晶莹剔透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声音轻的像蚊子叫:“早足数了。”

    一只又尖又细的小手从方学渐结实的肉臀上滑下来,灵巧地捉住了轻轻跳动的男子阳根,小昭芙蓉般的秀丽面容从他的肩膀上探出来,笑道:“相公昨晚大展神威,上下左右,前后深浅,足足抽了八百皮鞭,初荷姐姐除了上缴罚款,还有三百皮鞭的债可讨呢?”

    初荷娇嫩的肌肤纯洁得仿佛由冰玉雕琢而成,纤细圆润的腰身微微地摆动,逃避棒头火辣辣的挑逗,一对挺拔的雪白山峰饱满而柔软,颤巍巍地依偎在男子的胸前,娇羞莫可名状,颜面含春,两排晶莹的牙齿细如米粒,轻轻咬啮他的肩头。

    方学渐哎哟一声,笑道:“幸亏小老婆记得清楚,我还以为昨晚只抽了三百皮鞭呢,哪知道反欠了大老婆三百皮鞭,小昭,你说相公该怎么还这笔欠债?”

    小昭吃吃笑着,手腕一抖,血红的棒头掠过初荷下腹的黑森林,点上小巧精致的肚脐眼,说道:“这个还不容易,让初荷姐姐抽相公三百皮鞭不就得了。”

    方学渐哈哈一笑,在初荷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道:“这个主意最好,欠债还钱,欠抽还鞭,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做事最重要的就是公道,童叟无欺。来来来……相公躺在这里,等着亲亲大老婆的蹂躏手段,小昭一边帮忙。”

    身子一滚,让初荷的身子翻在自己的上面。

    初荷俏美的粉脸更红了,双臂撑在他的肩头,胸前巍峨的两座“圣女峰”垂挂下来,粉红色的玲珑蓓蕾娇小可爱,轻轻摇荡,艳光四射。她慢慢分开两条修长的雪白大腿,摆动赤裸裸的娇躯,跨坐在方学渐的腰身上,饱满的圆臀高高翘起,在男子的手掌下变幻着奇特的形状,滑腻绵软的肌肤映出润泽的迷人光晕,让人怦然心动。

    小昭的小手握住男子粗壮的分身,手掌用力,火热的棒头在初荷娇嫩的花房上前推后移,很快沾满了晶莹的玉露琼浆,幅度渐大,不时滑过敏感的菊花门,粉色的股道湿漉漉的,一片水光透亮。

    初荷羞涩地闭上了双眼,红晕满面,细眉轻轻皱起,光滑的胴体轻轻颤抖,秀靥上春色昂然,鼻中娇哼连连,强烈的刺激几乎让她呼吸停顿。草丛中红玉般的迷人花瓣若隐若现,上面汁液淋漓,羞答答地躲在美丽的神秘花园中,花房口液汁滴滴流下,直洒了方学渐一身。

    小昭灵巧的手指拨开纤柔卷曲的少女绒毛,艳红的花瓣中渗出点点蜜露,粉嫩的玉户上一片水痕,显得光润无比。分开两片肥美的红润花瓣,露出湿漉漉的私人花园,茂密的水草下是一条涓涓细流,神圣的玉溪洞口俨然在望。

    初荷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响了,胸前坚实的双峰动荡有致,乳房的肌肤光洁如雪,娇小玲珑的粉红蓓蕾含苞欲放,鲜红的乳晕娇羞初绽,妩媚至极。颤巍巍的“淑女峰”活蹦乱跳,好像一对可爱又淘气的玉兔。

    方学渐周身的血气波涛汹涌,有些口干舌燥,两只眼睛直盯着那两粒熟透了的红樱桃,如痴如狂,双掌蓦地伸出,把两只温暖的大白兔握在手心,饱满而酥软的愉悦感觉电流一般刺入他的大脑皮层,小腹下的阳根猛地翘了一下,差点让小昭把握不住。

    柔软而卷曲的绒毛下是一片粉色的丰饶平原,养育着男人最初的梦想和最终的渴望。两瓣肥美的花瓣中间是一道神秘的大峡谷,少女最珍贵的娇嫩花蕊就深埋在峡谷的底端。玉门微启,粗硬的男子阳根在洞外拨弄几下,火辣辣的棒头撑开两片娇艳的花瓣,慢慢钻了进去。

    在小昭的帮助下,神醉心驰的初荷羞答答地第一次演练这招“女上男下”的“倒浇红皮蜡烛”你情我愿,蜜里调油,正到了男欢女爱的紧要关头,突然砰地一声响,房门被人撞开,一个丫鬟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老爷,奶奶,不好了,出大事了……”

    那丫鬟气喘吁吁,撩起芙蓉纱帐,看见床上光溜溜的三人叠合在一起,正在行周公之礼,脸蛋一下胀得通红,讪讪地放下帐子。

    这丫鬟身材丰腴,脸形如一轮圆月,方学渐认出她是伺候秦凌霜的小杏,急忙问道:“小杏,是姨娘奶奶的病情恶化了吗?”

    “不…不是,老爷,姨娘奶奶,她…她突然不见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