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泯灭(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33章 泯灭(上)

    秋风呜咽,阳光血一般泼下来,染红了整个练武场。一声尖锐的口哨响起,“雪鹫”挥动巨大的羽翼,驱赶围拢上来的众人,有两个放“暗青子”的庄丁,被利爪轻轻划过,立时身首异处。

    “叮”的一声,长剑在方学渐的面前横过,溅起一点火星,一枚寸许长的银针在空中翻了七、八个筋斗,刺入两块青砖的缝隙间,方圆三尺内的野草立时冻僵、枯萎,连那两块青砖都似有些发白。

    方学渐抬起头来,眼前青光闪烁,只见一团紫影和一团绿影都在场中急速旋转,手执长剑,倏分倏合之际,发出密如连珠般的“叮叮”声响。两人的身法迅捷,翻滚来去,正在全力相搏。

    他低下头,用自己的面孔去贴初荷的脸,肌肤相接之际不禁打了个冷战,脸上犹如贴了一块寒冰,那里还有一点生人的气息?方学渐心如刀割,身子筛糠般剧烈颤抖,突然怒吼一声,手掌在地上用力一拍,身子腾空飞起,三起三落,朝那个紫色人影扑去。

    袁紫衣正在全力抵挡秦凌霜的凌厉进攻,头顶风起,知道有人扑下,身子一缩,右掌伸出,一招“举火燎天”波的一声响,正拍中那人的肩头。

    方学渐肩头一痛,一股阴冷的寒流冲将过来,霎时间全身冰冷透骨,他内力一滞,砰地落地。袁紫衣心中一喜,长剑舞动,寒芒点点,用一招“杏花春雨”挡住秦凌霜的一招“神驼骏足”右腿一提,朝方学渐的面孔踢去。

    秦凌霜挺剑直刺,剑尖将到之际,突然圈转,左足轻点,身子凌空拔起,剑光霍霍,虚虚实实,将对方的上身要害尽数笼罩在剑光之下,正是《舞风飘雪剑法》中的一招“飞雪漫天”她上次受袁紫衣暗算,身中“冰魄银针”到现在还没痊愈,此刻担心女儿的伤势,出招更加快捷迅猛。

    方学渐心伤初荷的惨死,脑中一直昏昏沉沉,神不守舍,被袁紫衣用“寒冰掌”击中肩头,犹如身在一个冰窖之中,冷得牙关格格乱抖,眼前突然一花,一只紫缎小鞋踢了过来,他想也不想,张嘴一口咬去。

    袁紫衣是西域弥勒教的高手,少年时入中原办事,她精通内媚之术,深知男女间的各项淫乐法门。“玉面郎君”龙啸天那时正值年少,初晓情事,和她一经接触,登时迷得神魂颠倒,乖乖地臣服在她魅力无边的肚皮上。相识不到半月,他就把旧时的情人,“中看不中吃”的秦凌霜抛在脑后,毅然娶她为妻。

    袁紫衣的内功以《素女心经》为基础,走的是“纯阴”路子,随着功力的增长,对男女的性爱需求越大。《素女心经》练到第三重后,三日不和男子交欢,内力就会停止不前,七日没有阳气补充,轻者功力倒退,重者走火入魔,欲火焚身而死。

    刚成亲的时候还好,小夫妻蜜里调油,日夜欢娱不足为奇,两人还生下一个女儿,到了第三年,袁紫衣神功有成,如狼似虎起来,胃口越来越大。龙啸天尽管武功高强,人物风流,又兼正在壮年,却也经不起她每天采补,不出一年便神情混沌,骨瘦如柴,只得找些借口离家外游。

    袁紫衣嫁入神龙山庄有其目的,又不是真的喜欢龙啸天,自然不会为他守活寡,丈夫外出的第三天,她就勾引了山庄里最壮实的男丁,外号“种马溜”的项大龙做自己的床榻嘉宾,翻云覆雨,腾云驾雾,着实快活了一番。

    由于两人是暗中来往,龙啸天又往往一去数月,所以平平安安地过了三年。

    项大龙虽然号称“种马溜”天生伟大,一条大肉棍子如八、九岁的孩童胳膊,方圆百里无人能敌,却总归抵不住袁紫衣的软泡硬磨和《素女心经》的吮吸无度,终于天阳耗尽,挺举乏力,被恼羞成怒的袁紫衣扔下了“万蛇窟”袁紫衣有了项大龙的滋润,一时神功大进,知道平常的男子再也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千方百计弄来了一本《洞玄子秘注十三经》让新挑选的情夫王猛动刻苦修炼。

    王猛动是龙啸天的得意弟子,天生一条“独角龙王”的硕大阳根,虽然比项大龙巨无霸的“尺三长矛”小了两个档次,袁紫衣春闺寂寞,心急火燎间也找不到更大的,只能凑合着使用。

    两人苟合了三年,王猛动毕竟年纪太轻,天资不如项大龙厚实,师娘又只赏了一个相貌平平、身材臃肿的使女萧笑供他采补,练功虽然勤快,供大于求的情况却一直没有扭转,终于形销骨瘦,男子的精髓一点点被吸吮净空,终于成了一条人干,下场自然也好不到那里去。

    金威是袁紫衣的第三位枕席情郎,长相威猛,一条火棒硕大伟岸,上面青筋密布,层层盘绕,隐隐有顶天立地、气吞山河之浩瀚气势。袁紫衣见了这根“盘龙天柱”芳心大喜,对他爱护有加。有了先前的经验,明媒正娶之外,还给他讨了两个小妾,供其采补、享用。

    比起项大龙和王猛动,金威的心计显然要深沉许多,他不甘心一辈子做师娘袁紫衣的交欢种马,他要占有整个神龙山庄,做一庄之主。他先放出风声,让龙啸天知道有人和袁紫衣私通,两夫妻顿时反目成仇;他再煽动袁紫衣设计除去龙啸天,一碗“断魂夺魄散”和一枚“冰魄银针”要了他大半条命,可惜让龙啸天跳下悬崖,没有亲眼见到他的尸体。

    做庄主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母女通吃,可惜天下没有哪一个母亲,肯把女儿和自己共享一个情郎,淫荡丑恶如海陵王的昭妃阿里虎,一个让两个丈夫髓竭而死,欲求无度的绝代淫娃,得知女儿重节被海陵王勾引失身,也要打闹一通,反目成仇。

    何况龙红灵当时只有十一岁,雌蕊未生,花苞还没长成,如何轻易采摘?一等就是五年,女大十八变,大小姐终于出落成一个姿容艳丽、意态妖娆的标致美女,蛾眉带秀,凤眼含情,腰如弱柳迎风,面似娇花拂水,当真艳如桃李,人见人爱。

    师娘不肯,只有自己动手,可惜半路上突然杀出一个“袁明善”这小子看上去斯文有礼,摸上去精瘦如柴,下体的棍子再大也有限,怎么会获得龙小姐的好感?居然点头同意了?

    幸好这小子吃错了药,深更半夜闯到了后院,这不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自投罗网,自找死路,活腻了,好,成全你。那一脚“飞龙在天”是从“神龙鞭法”变化出来的,凝聚了毕生的功力,狠、准、毒、辣,一击致命,是头牛都给我踢死了。

    把他轻轻送入“万蛇窟”美人和山庄就这样回来了。那一夜真兴奋,和袁紫衣一连做了八次,比第一天被她勾引上床还多了一次。师娘在我身下“嗷嗷”欢叫,我闭上眼睛,脑子里却是龙红灵在我身下“嗷嗷”欢叫,我咬着牙齿,腰干起伏,猛抽狠送,心里念一遍“红灵”就顶一次。

    死了一个“袁明善”就会有第二个“袁明善”上天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思前想后,我终于决定先向大小姐的侍女小昭下手,只要控制了小昭,攻克龙红灵这个总堡垒只是时间问题。

    小昭这个丫头蛮乖巧的,长得也十分讨人喜爱,收做偏房最好。我略施小计就把她骗了出来,在人迹罕至的“万蛇窟”下,孤男寡女,哈哈,要圆要扁,还不是我说了算。可惜半路上又杀出了那个“袁明善”掐他脖子还不会断气,真他妈的倒霉。

    袁紫衣昨夜被“姹紫嫣红”咬伤,虽然及时服下了解毒灵药“青眼冰蟾”体内的残毒却未除尽,武功多少打了一些折扣。她和秦凌霜十几年来明争暗斗数十次,功力始终不相上下,此次相斗,也是半斤八两。

    她见对方剑招飘渺,难以捉摸,长剑划圈,使一招“三环套月”抵挡,脚下一缩,想要退避一步。才划了一个圆圈,右脚突然一痛,却是被方学渐的牙齿咬住了鞋头。接着小腿被人抱住,一时立足不稳定,身子后仰,左腿翘起,“嗤”的一声,已被长剑划了一道五寸长的口子,鲜血涌出,湿了裤子。

    方学渐如何肯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双手猛拉她的小腿,身子一扑,一个手肘撞向她的小腹。袁紫衣身经百战,反应何等迅速,身子后仰,左掌伸出,拍向地面,右手的长剑一招“横扫千军”扫向方学渐的脖颈。

    秦凌霜只需长剑直刺,就可以杀了这个和自己有十几年宿仇的情敌,但方学渐的性命势必就此断送。

    她天性和善,外冷心热,肠子柔软,长剑陡转,一招“流泉浮雪”刺到了一半,变成了“风卷残梅”锋刃擦着方学渐的面颊过去,“当”的一声,长剑相交,震得他耳中“嗡嗡”直响。

    方学渐的手肘直直下落,终于重重地击在袁紫衣的小腹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