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仗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18章 仗义

    房门紧闭,牙床抖动,孤男寡女,春光旖旎。

    “大小姐,您火眼金睛,早该看出那姓谭的是一条狡猾无比的老狐狸,这好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是螳螂,下个套子让他钻,结果他老谋深算,棋高一招,变成黄雀蹲在后面,硬是弄得我们赔了夫人又折兵……啊……男女有别,大小姐……这个地方,不能乱摸……”

    方学渐连连求饶,双手护住胸前衣襟,顽强抵抗着龙大小姐凶悍无比的“分花拂柳手”“姓谭的没有付钱,你刚才干嘛笑得那般开心,这里面一定有鬼,快…给…我…拿…出…来!”

    龙红灵十指游动,隔着衣服摸了半天,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心中早就不耐,双目一瞪,挺起身来,右掌蓦地缩回,五指张开,徐徐展成龙爪模样。

    房内突然安静了下来,窗外的桂树花芽初绽,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的处子芬芳。龙红灵的五根香葱手指,玉石一般润泽剔透,擎在半空,白嫩得晃人眼睛,指端尖利的甲片却冒着一股森森寒意,如毒蛇尖利的獠牙,犬齿交错,既具“少林龙抓手”之形,又有“九阴白骨爪”之势,冷芒闪烁,摄人心魄。

    方学渐睁大双眼,心中惊恐之极,自知再难幸免,刚想闪身躲避,耳中已然响起呼呼风声,五道白练似的银光猛扑而下,势如闪电,数起数落,“嘶嘶”声中,无数金色衣片离体而去,在房内四处飘舞,犹如天女散花,又似蝶群翻飞。

    “妈呀,救命……”

    方学渐长声惨呼,双手乱舞,起初用“八卦游龙掌”抵挡,后用“大慈大悲千叶手”补洞,随着身上肌肤暴露的面积越来越多,美女射过来的目光也越来越亮,只得把心一横,舍却其余,保全关键,双掌一合,紧紧护住了自己的裆部。

    龙红灵嘿嘿冷笑,十指如飞,不过片刻,地上已然落满了破布碎片,方学渐胸前被划了好几道口子,血痕宛然,一件好好的衣服像春秋战国的中原大地,东一块,西一条,四分五裂,凌乱地挂在身上,狼狈不堪,活脱脱一个还未开化的南蛮野人。那个装着隋侯珠的锦盒,自然水落石出,难逃龙大小姐的法眼。

    龙红灵探出三个指头,拈起盒子,把玩了一会,露出一脸的揶揄,提高嗓门道:“好漂亮的盒子,方公子好大面子,不知哪个冤大头白白送给你的?”

    方学渐见阴谋败露,私吞不成,哪里还敢抵赖,只得实话实说:“谭掌门见我眼圈发黑,给我看了看相,说我这几天妖气缠身,恐怕不久便要大祸临头,特意送了这粒孔雀蛋给我,说不但能驱邪辟恶,还能保佑我今年娶房媳妇过门。”

    神情拘谨,却是一脸的憨态。

    龙红灵屈指在他脑门打了一个响亮的“暴栗”嗔道:“真是傻子,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只要乖乖听姑奶奶的话,小昭妹妹跑的了吗?”

    打开盒子,只见里面黑黢黢一样物事,拿到眼前仔细一看,这哪里是什么孔雀蛋,分明是一颗粗制滥造的铅球。

    方学渐见她脸上变色、神情不善,怯怯地道:“大小姐,这颗孔雀蛋可是真的么?”

    龙红灵转头过来,啐了一口,拿着铅球就往他的嘴巴里塞,骂道:“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冤大头,把个破铜烂铁当成宝贝,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像你这么笨的人,以后被人卖了还要给人家数钱。”

    心中嘀咕,湘西谭门家资百万,原想诓他万把两银子使使,没料想谭铁青却是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罢了,罢了,算姑娘这回白干了。

    方学渐躺在床上,一个措手不及,铁蛋入口差点滚进肚去,幸好舌头灵活,勉强抵住后颚。舌尖触处,一股蜜糖似的津液突然从铅球里流了出来,沿着口腔渗入喉管,滚烫温热,如火烧一般,瞬间滑进胃肠。他大吃一惊,忙侧过脑袋,把宝珠吐了出来。

    “咳咳,大小姐,就算鸟蛋是假的,你也不用呛死我啊?”

    方学渐脸上红光隐现,手抚喉咙,咳嗽两声,吞了口唾沫,胃里翻腾不止,传遍全身,似乎每个毛孔都在灼烧。

    “嘻嘻,活该,这个盒子倒值百多两银子,也算对得起我的那几颗草药。换个盒子,没意见吧?”

    龙红灵从怀中取出装着夜明珠的盒子,交换了一下,把好的据为己有。眼角突然瞟见一样怪事,方学渐原本“平平无奇”的两腿之间突然鼓涨起来,像一个迅速吹大的气球。

    她知道那是男子命根所在,只是这种“升旗仪式”毕竟第一次经历,心中咚咚乱跳,又羞又慌,急忙别转头去,腕上使力,手中的檀木盒子化成一道红光,正击在男子小腹处的旗杆之上,道:“你那个地方,好像很不老实啊。”

    方学渐“啊”的一声,丹田热气受外力一激,更加汹涌激荡,全身犹如火烧一般,一阵阵的滚烫出来。他原本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下身吃痛,又听了她的言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下面出了问题,低头一看,果然,裤子正中顶起老高的一个帐篷,孤峰耸立,甚是巍峨壮观,面上不由一红,急忙伸手护住,喃喃道:“这次是它不告而举,纯属意外事故。”

    龙红灵脸颊羞红,轻啐一口,斜眼打量那座突兀陡峭的蒙古包,芳心乱颤,既兴奋又好奇,既害怕又期待,轻咬嘴唇,恨恨道:“天下哪里会有这种怪事?油嘴滑舌之徒,定是你心生歹意,意图对我欲行不轨…”

    说到后来,螓首低垂,声音愈来愈低。

    龙红灵自幼饱读医书,对男女之事她也略有所知,只是书中记载实在过于简单抽象,很难形成深刻的系统认识,半懂不懂之下,更是遐想连篇,心中极度好奇。山庄偏僻冷清,深闺寂寞难耐,难得有异性与她接触,就算有,也大多态度毕恭毕敬,一脸的诚惶诚恐,惟恐惹她这个未来的庄主生气,丢了饭碗。

    她上次随母外出,在山谷小屋遇上方学渐,生擒而回,这便成就了一次千载难逢的破解心中疑惑的大好机会,只是一个清白女儿身,如何可以去亲身尝试这种事情,她虽然胆大泼辣,毕竟女孩天生脸嫩,只得把小昭当成自己的替身,在浴桶之中放了一些催情药物,和方学渐云雨一回,自己则躲在一旁偷看。

    方学渐见她粉面含羞,娇丽似三月一朵盛开的桃花,眼波潮润,温柔如一池春水轻轻荡漾,心口怦怦乱跳,喉咙有些干涩,情难自禁,凑过嘴去,在她光滑无比的脸颊之上,轻轻吻了一下。

    龙红灵“啊”的一声,脚尖一点,飞身跃开五尺,差点撞上身后一个凳子,眼波流转,在男子脸上惊鸿一瞥,一触即退。脖颈低垂,白嫩如一条刚出水的莲藕,俏丽的面容之上布满红霞,娇艳欲滴,如缺德菜贩手中,一只用药剂催熟过的西红柿。

    方学渐猛然清醒,大叫糟糕,撑着上身,直勾勾望定大小姐那张快要滴出血来的面孔,心中七上八下,一颗脑子高速运转,盘算着如何花言巧语逃过此劫。

    古人语:祸从口出,果然如此。方学渐又悔又恨,心乱如麻,思前想后,从上古娥皇、女英共侍舜帝,一直想到去年开春,桐城县一个丧尽天良、人称“周扒皮”的大地主娶第十七房小妾过门。

    可是,这些有什么用?现在迫切要解决的难题是怎样说服面前的雌老虎,自己亲她一口,也是一件突发的意外事件,动机绝对单纯,绝没有一丝一毫不轨的企图。可是,她会相信吗?

    方学渐头顶冒汗,看着美女的面孔阵红阵白,心里越想越是害怕,身子栗栗发抖,暗叫“完了、完了”皮鞭、夹棍、烙铁、老虎凳和辣椒水,一样接着一样从眼前缓缓飘过,一个个都像张开了血盆大口的恶魔,马上就要扑向自己鲜活的皮肉,随心所欲的撕咬,肆无忌惮的欺凌,无休无止的虐待……

    “我肚子饿了,要到冰溪楼去吃烤乳猪,你去不去?”

    龙红灵突然抬起头来,脸上还剩了一抹残霞未退,聚在颊尖,犹如抹着一层娇艳无比的胭脂,滑腻亮丽,逗人遐思。

    “啊?”

    饶是方学渐自认聪明天下第一,老虎凳突然变成烤乳猪,一时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呆了三秒种,这才大喜过望,一跳而起,道:“去,当然去,我也饿了,这次算我请客……”

    喊到一半,突然发现美女的目光有异,这才意识到下身的帐篷,因为自己的跳动在剧烈抖动,上下晃荡,高低起伏,比龙大小姐胸前的惊涛怒浪居然还要波澜壮阔一些。

    方学渐急忙拿手遮住,一脸歉意道:“不好意思,这个地方好像不太受我的指挥,我现在心无杂念,心灰意懒,心如止水,它就是这么意气风发,我真的不是故意……”

    龙红灵面上一红,斜眼望去,见他身上的衣衫七零八落,如何出门见人,低下头来,轻声道:“你在这里稍等一会,我去找些衣衫给你换上。”

    转身朝房外走去,临出门时又停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忍住了。

    在美女出门未归的一刻钟内,方学渐对自己下身的帐篷发动了无数次的猛烈进攻,拳打脚踢,掌切勾抓,只差没有动用兵刃,刀光剑影了。但是,敌人的堡垒十分坚固,抵抗也比较顽固,这场攻坚战役打得异常惨烈……

    “你在干什么?”

    在推开房门的一刹那,龙红灵惊奇地发现,站在房子中间的方学渐,手里正提着一张凳子,高举过顶,似要打砸什么东西。

    “哦,没什么,”

    方学渐全身一震,回转头来,面如新娘子的大红盖头,左掌插在腰上,右手提着圆凳的一只腿,使力挺举了几下道,“我正在练臂力。”

    “真的?”

    龙红灵把一堆衣衫放到桌上,一脸狐疑。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这一身发达的肌肉,就是抓紧一分一秒的空余时间,苦练出来的。”

    方学渐见她不信,急运丹田真气,热气周游全身,劲力到处,全身肌肉登时鼓突出来,凹凸虬结,油光发亮,连脸上的腮帮子都鼓囔囔的,像塞了两颗大大的胡桃。

    龙红灵扑哧一笑,道:“你这样子挺像一只呱呱叫的田鸡,时候不早,快些换了衣服,烤乳猪要凉了。”

    方学渐取过衣服,却是一套淡青色的长袍,乌皂靴、白绫袜、方士巾,一样不少,急忙躲到墙角飞快换了,套好鞋子,戴好头巾,却依旧站在那里,不肯转过身来。

    龙红灵不耐久等,见他换好衣衫,道:“我已向钱伯要了两匹马,就停在客栈门口,我们这就走吧。”

    方学渐见她伸手要去开门,心中无奈,急忙开口道:“大小姐,你看我现在这个模样,怎生出门?”

    语带哭腔,扭扭捏捏地转过身来。

    龙红灵的手指已然搭上门把,听他声音有异,转头过来,见他眉清目秀,身段风流,衣裳清楚,一番打扮之后,倒也颇像一个出得厅堂的体面人物,只是长袍中间有一处高高顶起,像撑着一把纸扇,甚是突兀不雅。

    龙红灵目光一滞,惊讶道:“你这个地方,怎么还是这副模样?”

    方学渐低垂头颈,心中羞愧,恨不得立时挖个地洞钻下去,口中喃喃:“大小姐,这地方…今天好像走火入魔了。”

    两人相对静立片刻,龙红灵见他一副可怜的尴尬模样,一股莫名柔情从心底泛起,粉面微微一红,道:“如果你求求我,我便帮你弄出来。”

    声音颤抖,几不可闻。

    美女短短的十余字,却像一个个响雷,在方学渐的耳边轰然炸开,他只觉膝盖发软,激动得几乎要跪下来三呼大小姐万岁。方学渐心脏狂跳,呼吸急促,两只熊猫眼睛睁得比狗熊还大,小心翼翼地问:“真的?”

    龙红灵面红耳赤,手指轻轻搓着一片衣角,突然抬起头来,眼波之中是无限的羞涩和一点点的恶作剧,道:“老规矩,先叫三声亲爱的姑奶奶来听听。”

    窗外阳光明媚,一根桂枝斜伸过来,鬼鬼祟祟地探进房中,挂满绿叶的枝梢绽开一线青嫩花蕊,如一只正偷窥人间春色的好色眼睛,眯缝起来,慢慢欣赏。

    “我抓、我戳、我斩、我……”

    “大小姐,我那地方也是肉长的,你…啊…不要…”

    方学渐满头大汗,如一条砧板上待宰的活鱼,被美女的残暴、野蛮行径弄得心惊肉跳。他抬起脖颈,正看见龙红灵握紧拳头,往自己的命根子上狠命捶来,不禁吓了一跳。

    “你这地方是肉长的?我为什么觉得比铁还硬?我捶!”

    龙红灵左手握住阳根,把正位置,右拳不停,一招大力金刚锤,重重地敲在苦命男人的炭棒尖端。

    方学渐哀叫一声,身子一阵剧烈颤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泪鼻涕一齐涌出,痛得他几乎要从床上弹跳起来。

    “大小姐,您这哪里是来帮我忙,您这简直是要我的命啊。”

    方学渐雪雪呼痛,伸出衣袖去擦脸上的混合液体。

    “你的意思,就是不要我帮忙了?”

    龙红灵嘻嘻一笑,弯曲食指,在挺直的旗杆上猛弹一下,鲜红色的阳根登时像一艘在海上遇到了飓风的帆船,前后摇摆起来。

    “大小姐,我敢向佛祖发誓,绝对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您动手的时候…能不能稍微温柔点。”

    方学渐急忙连连摇手,可怜巴巴地看着面前的美女。

    龙红灵见他一脸哀戚,双目青肿,眼角犹自挂着两颗亮晶晶的泪珠,心中毕竟有些不忍,当下轻叹一声道:“唉,不是我不帮你,硬碰硬的强攻你吃不消,难道以柔克刚的软攻,你就能受得了?”

    “受得了,受得了,我最喜欢以柔克刚了。”

    方学渐猛点其头,暗舒口气,心想你折腾够了,也该让我苦尽甘来了吧。

    “好,到时候不要求饶,这是本姑娘独创的乾坤搓揉大法,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它的厉害。”

    说着,伸手过去,夹住他粗大的分身,双掌同时使力,一前一后,像搓一条麻绳,迅疾无比地搓动起来。

    方学渐的下身又胀又硬,起先被她尖利的指甲又戳又抓,早已伤痕累累,幸好不是在其它地方,否则乌青肿斑肯定不计其数。如此超强度的虐待,痛苦之中居然隐隐夹着一股难言的快感,真是痛并快乐。只是最后那一记粉拳,劲力实在老道,又正中要害,可谓疼痛钻心。

    阳物乃命根所在,是男子最坚硬也是最娇嫩的所在,如何经得起如此强殴。

    方学渐只觉巨痛过后,阳根之上竟变得有些麻木起来,心里正在担心,浑不料美女的“乾坤搓揉大法”说来就来,一下发动,两只白嫩小手软绵绵、热乎乎的夹紧他火烫的分身,一番激情搓揉,身子不自禁一阵抖擞,仿佛被闪电击了一下。

    龙红灵感受着手掌中间男子阳根的粗大雄伟和灼人热度,一颗芳心不由怦怦乱跳起来。她竭力压制住羞怯的情绪,眉梢低垂,星眸微睁,看见男子的脸上露出快美的神色,笑道:“你觉得怎么样,姑奶奶的手段还使得么?”

    方学渐呼吸渐渐急促,下身的快感如潮涌至,全身舒坦,心中受用无比,睁眼望去,看见美女饱满的胸膛波澜起伏,圆润的鹅蛋脸上抹着一层薄薄的羞红,睫毛似剪,眼波如水,额头零星点缀着几粒细小的汗珠,更增娇美,说不出的好看。

    “你傻乎乎的,在看什么?”

    龙红灵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眼波流转,好奇地眨了一下眼睛。

    “大小姐,你真好看,还有,你的‘乾坤搓揉大法’,我比较满意。”

    方学渐长吸口气,冲她感激一笑。

    “哎呀,不好,”

    龙红灵仿佛想起了什么,匆忙松开握住ròu棒的手掌,突然惊叫起来,“你这里会突然喷出黏糊糊的东西来,万一……不行,我不能帮你弄了。”

    话未说完,翻身便要下床。

    方学渐的下身原本像吃饱了风的船帆,正在高速行驶,此时骤然失了刺激,仿佛船帆突然破了一个大孔,航行的船只失去动力,登时晕头转向,原地打转。

    方学渐心中大急,手臂一长,抓住她的脚脖子,恳求道:“大小姐,好姐姐,亲爱的姑奶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可千万不能半途而废啊。”

    “不行,我如果用手给你弄出来,你肯定又会喷到我的脸上……总之,不行啦。”

    “大小姐,上次是不小心,我保证这次绝对不会了,你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在脸上蒙块布。”

    方学渐咬牙切齿,信誓旦旦。

    “不行,如果喷到我的眼睛里怎么办?”

    “小事一桩,你把眼睛也一同蒙起来,不就行了?”

    龙红灵睁大两只丹凤妙目,清澈如一汪碧波秋水,瞪了他半晌,突然眼珠一转,道:“不行,我把眼睛蒙起来,万一你要对我动手动脚怎么办?”

    方学渐急得都要哭出来了,两腿间的阳根高高扬起,依旧肿胀不堪,双手抓牢美女的脚脖子,兀自不肯放松,突然心头一动,道:“大小姐,你怕被我射到脸上,不肯动手,那么动脚总可以吧?”

    龙红灵正待伸手去扳他手指,听他如此一说,又看看了那根“擎天一柱”不免有些心动。她身长五尺,在南方女子中可算中等偏高,兼之脚和脸的距离较远,方学渐的“阳根喷雾大法”功力再高,轻易也喷不到她的面门。

    龙红灵的眼眶之中隐隐透有湿润之意,桃腮生晕,侧着脑袋看了他片刻,突然噗嗤一笑,道:“好吧,你那三声姑奶奶总不能白叫的。你先帮我把袜子给脱了。”

    说着,伸腿过去,把两只精美的三寸小脚架在男子的胸膛之上。

    方学渐见她答应,大喜过望,轻轻捉住两只玲珑美足,恨不得凑过去啃上两口。龙红灵的小脚和她的人一样,圆润丰腴而又不失秀气。隔着薄薄的一层凉丝袜子,入手柔软光滑,不盈一握。

    龙红灵低吟一声,心口突突乱跳,脚掌之处密布神经末梢,异常敏感,虽是她主动请缨,毕竟是第一次被男子握在手中,一阵酥麻的感觉突然从脚心传来,心中慌乱,双腿一时竟变得有些乏力难移。

    方学渐的心中也是一番别样的激动,右掌握住美女左脚的脚弯,轻轻抬起,左手五指轻轻颤抖,咽下口唾沫,好不容易才褪下足上凉袜。接着又褪下了右足的袜子。一双丰美光洁的玉足露了出来,脚踝纤秀,脚踵窄小,皮肉细滑白嫩,如两块质地优良的美玉,散发着一层温润、柔和的光泽,诱人心魄。

    美女的脚掌仅长三寸,曲线优美饱满,像梅雨深处的江南,那一池洋洋然、丰沛欲溢的西湖之水。脚掌的上端整齐并列着五个细长的脚趾,白里透红,晶莹剔透,微微弯曲,似五片淡红色的花瓣,被三月的和风从桃树上轻轻摇落,牵动着一分怀春少女特有羞涩和矜持,留恋着一线藕断丝连之后的兴奋和期盼。

    **w*w*w**h*a**x*x*s*c*o*m*********巡回吃喝周结束,继续连载。

    对那些过年还守在电脑前等着看这部小说的读者朋友道声:抱歉,请原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