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庸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17章 庸医

    天气开始转凉,夏蝉偃旗息鼓也有些日子了,更显得天清客栈的后院宁静非常。阳光是一个顽皮的孩子,轻手轻脚地爬上屋前几道已经褪了色的樟木台阶,伸长脖颈,把一束好奇的目光探进虚掩的门内。

    这间屋子仅有一扇窗格,却关得严严实实,难道屋内之人是个见不得阳光的亡魂幽灵?或是一窗之隔,便要将大千世界所有的喧嚣和烦恼都关在外头的愤世之徒?

    桌几陈旧而整洁,一对儿臂粗细的蜡烛,窜起半尺高的火焰,闪动摇曳,如两条吞吐的蛇信。烛光水波般轻轻荡漾,浓厚的药香弥漫在屋内的每个角落,它们是这里最强横的两个军阀,一个割据着人们的视觉,一个霸占了人们的嗅觉。

    屋内寂静而沉闷,烛火不住跳跃,红色的光芒映在众人严肃的脸上,如踩着纷乱的碎步在那翩翩起舞。方学渐老老实实地坐在门边,手捧木箱,头靠椅背,似睡非睡。薄荷清凉的味道飘在空中,在他敏感的鼻腔之内,酝酿着一个酣畅淋漓的喷嚏。

    蚊帐撩起了一半,一个年轻男子躺在床上,二十上下年纪,长方脸上颧骨高耸,眼窝深陷,印堂发黑,阔口之中呼呼喘气,如一个不住抽动的小型风箱。

    男子的右腿露在床外,腿弯处扎了一块布条,整条小腿肿成海碗粗细,漆黑发亮。脚掌下面垫着一个凳子,中间悬空,伤口流脓,不时有黑色的毒血溢出,积得沉了,滴落下来,砸在木盆之中,便发出清脆的叮咚一声。

    一日不见,谭铁青的面容更加苍白,干瘦的脸上缀满了细密的汗珠,一双血红的眸子一会看看床上的儿子,一会看看站在床边检查伤口的龙红灵,额上青筋突突跳动。

    “唉……”

    检视良久,龙红灵终于从椅上站起身来,长叹一声,一脸悲戚和无奈地望向湘西谭门的当家老大。

    谭铁青只觉身子一阵发冷,胸膛里空落落的,变成了一个漆黑的大洞,自己的心脏正在往下滑落。

    “龙…龙小姐,我儿子他……”

    “唉……”

    龙红灵又是一声长叹,连带着摇了摇头。

    谭铁青的面孔一下变得铁青,定定地站在床前,瘦长的身子瑟瑟发抖,眼睛潮红,几乎便要当场流下泪来。

    “龙小姐,真的没有办法吗?你可一定要救救大少爷啊!”

    谭门老管家一脸哭腔,眼巴巴地瞅着娇艳如花的美女,只差没有给她跪下磕头了。

    “唉……很难。”

    又是一声长叹,不过,最后一个“很难”无疑像一粒火种,点燃了病人家属心中的希望。

    弓腰驼背的老管家已经跪在地上,“咚咚”地磕起头来。谭铁青也是喜形于色,露出一脸的恳求和期盼,道:“龙…龙小姐,有什么要求你只管提,只要你能救活桂儿,再难我也答应。”

    声音颤抖,心中激动可想而知。

    龙小姐粉脸一红,急忙扶起地上的老管家,转头面对谭铁青,正色道:“谭门主,谭公子所中之毒十分奇怪,血液之中竟然混着九种不同的毒性,在我记忆之中,咬伤令郎的应该是苗疆一种非常罕见的毒蛇‘九幽黑阎王’。此蛇体内有九种毒性,互相克制,所以被它咬伤之人不会毒发就死,一定要过上九天,这才从内脏腐烂出来,恶臭无比。烂足九天九夜,这才最后断气。”

    “还来得及,还来得及,我家公子才过了八天。”

    老管家喜极而泣,眼泪鼻涕泉涌而出,抹了一把又一把。

    “龙小姐,你说很难,可是有什么药物特别难找么?”

    谭铁青毕竟是一门之主,很快想到了症结所在。

    龙红灵脸色郑重,点了点头,道:“九种毒性便需九种解药,再加调和缓冲的,共需一十五种之多,我这里有一十三种,只两味没有,一样是天山雪莲、另一样是苗疆介子草,不知道这玉山县城里有没有?”

    天山雪莲在北,介子草在南,一样极其珍贵,一样极其普通,这两样东西不要说玉山这样的小城,便是安庆这样的中等城市也极难找到。

    谭铁青的脸色又恢复了苍白,只是苍白得近乎透明,苍白得没了一丝人色。

    老管家看着谭铁青的面色,心如刀绞,牙齿一咬,决然道:“门主,少爷是我看大的,老奴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把这两味药找到,如果我明日此时还没有回来,门主也不用惦挂着老奴了……”

    说着,便要奔出门去。

    方学渐早看不下去了,一把抱住老管家瘦弱的身子,回头冲龙红灵喊道:“大小姐,你还犹豫什么,青眼冰蟾虽然昂贵无比,是山庄的镇庄之宝,但是现在,人命关天啊。”

    龙红灵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怪他泄露了山庄的秘密。

    “龙小姐,外界宣扬,青眼冰蟾原产于天山绝顶的青玉池中,治伤病,解百毒,灵验无比,小姐不肯轻易动用,可是怕令父母责怪么?”

    谭铁青听闻有此宝物,马上像打了一剂强心针,脸色和暖,笑对佳人。

    龙红灵沉吟片刻,抬头道:“谭门主,青眼冰蟾是神龙山庄的镇庄之宝,能解百毒确有其事,只是这冰蟾是极稀罕之物,流传至今,山庄总共才剩了一只,如果被令郎服用,要想再找,却是极难的了。”

    “咚、咚、咚、”老管家连磕三个响头,跪在地上,脸上老泪横流,哭喊道:“大小姐,你行行好,就当可怜可怜我老人家,救救我家少爷吧,我一大把年纪……再给你磕三个头。”

    说着,俯下腰去,又要磕头。

    方学渐一把将他抱起,歪着脖子,道:“大小姐,这可是一条…不,两条人命啊。”

    谭铁青也是一脸郑重,望着龙红灵,道:“龙小姐,只要你肯用冰蟾救活桂儿,我谭门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大恩大德。”

    龙红灵见他说的认真,低头沉思片刻,突然一咬牙,道:“好吧,谭门主,我拼着受父母责怪,家法鞭打,也决定救上一回。只是,须要依我一条。”

    见她开口答应,谭铁青心中欣喜若狂,爽快说道:“但凭小姐吩咐。”

    龙红灵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道“这是家门之秘,救治之时,外人最好能回避……”

    “好,好,我们出去。”

    不等她说完,谭铁青呵呵一笑,迈开脚步,朝外走去。

    看着老管家也出了房门,方学渐走上几步,把木箱放到桌上,回头嘻嘻一笑道:“大小姐,要我帮忙么?”

    “去去去,你能帮什么忙。”

    龙红灵粉面含春,连推带搡,把他撵了出去。

    “砰”的一声,房门在他身后重重关上。方学渐转头过来,正对上谭铁青温和的笑容,他赶紧亮了亮牙齿,回了一个笑容。

    “方公子,年轻的女孩要么不玩,一玩起来都是很疯的,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啊。”

    谭铁青脸露微笑,锐利的目光停在方学渐的两只“熊猫眼”上。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再见,却是眼睛浮肿,眼圈乌黑,昨天晚上肯定没有休息,操劳了一个整夜。说不定,在赶来玉山的路上还在补交家庭作业呢。

    方学渐愣了一愣,见他的笑容有些别样,隐隐猜到怎么回事,却又不敢十分确定,心中有些不悦,随口答道:“是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谭门主是一家之主,更要好好保重的。”

    谭铁青见他一副病恹恹的疲塌模样,心中突然一动,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只镶珠嵌玉手工精致的黄金盒子,笑得更甜,道:“我已是半个身子进棺材的人了,保不保重无甚分别。方公子年纪轻轻,日夜操劳之下,难免长力不继,如果没有一、两样神物防身,长此以往,亏空多多,如何得了?所谓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我这里有一枚隋侯珠,对男女行房极有好处,这便送与公子吧。”

    锦盒精巧而别致,单是上面的珠玉装饰,就是价格不菲之物,盒中所藏的隋侯珠,料来更加非比寻常了。方学渐听他言语,眼睛登时一亮,喜动眉梢,道声多谢,伸手接过。

    盒子入手,微微一沉,盒子虽小,所装之物居然有四两轻重,也不知这隋侯珠是什么奇异好玩的物事。方学渐只觉脸上一阵发烧,呼吸艰涩,心脏狂跳,喜悦得似要从里面开出花来。他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指,温柔地抚摩镶满了珠玉的盒子外壳,如同抚摩小昭光洁的脸庞。

    “古语有云:随珠和璧。这隋侯珠和名满天下的和氏璧并列,都是天底下最最稀罕的宝贝。龙小姐肯用青眼冰蟾救我儿的性命,我用这颗宝珠相赠公子,也算可以抵得过了。方公子,打开瞧瞧吧。”

    谭铁青望着方学渐手中的锦盒,目光中的笑意潮水般退了下去,涌上来的是严肃和一点点的不舍。

    方学渐抬头笑了一下,很明显的意思: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屈指拉下锁扣,慢慢推开一线,意料之中一道能晃花眼睛的绝世光华没有出现。盒子还是那个盒子,心目中的价钱却已经掉了不少。

    方学渐深吸口气,心中不停安慰自己,不是每个珠子都会发光发热的,世上发光发热的珠子太多太多,只有不会发光发热的珠子才是特别珍贵的宝贝。

    盒子慢慢打开,方学渐的两只熊猫眼睛也随之慢慢睁大。在盒子完全打开的时候,他的两个眼眶已经撑到一个活人所能承受的最大极限,两粒黑白分明的眼球挂在外面,摇摇欲坠,仿佛随时要掉下来一般。

    盒子里面铺着一方腥红色的湖州绸缎,绸缎中间躺着一粒灰不溜秋的泥丸似的东西,非金非木,倒像一个用焦碳涂黑了的鸽蛋。这就是和那块价值十五城的和氏璧齐名的隋侯珠?拿根鸡毛当令箭,拿颗鸟蛋充宝珠,当我是三岁孩童,真是不想活了。

    如果不是顾忌对方是一门之主,武功很可能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点,方学渐早把手中的鸟蛋砸过去了,不过话说回来,万一砸伤人了怎么办,就算没砸到人,砸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不好嘛。

    方学渐心中有气,脸上灿烂的笑容难免打了一些折扣,眯着眼睛,道:“谭门主,这颗宝珠,长得还蛮奇特啊。”

    “方公子果然见多识广,神眼如炬,这么快就看出了它的奇特之处。”

    谭铁青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佩服。

    方学渐被他“崇敬”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搔了搔头皮,声音微微发涩,道:“这鸽……宝珠还有什么奇特之处?小子眼拙,愣是没有看出来,还请谭门主指教一二。”

    谭铁青呵呵一笑,道:“天下人只知和氏璧,却不知这隋侯珠,方公子,你道为何原因?”

    他见方学渐摇头,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同是王家之物,和氏璧是君王身份的象征,自然名声在外,隋侯珠乃后宫神器,是每代帝王必欲得之而后快的宝贝,意在闺房寻乐,自然知者甚少。你想啊,每朝皇帝都有三宫六院,佳丽上千,如果没有什么利器防身,皇帝老儿就算健壮如牛,三年五载下来,也被抽空吸尽,挺举不得了。”

    “难道这宝珠能助男子固本培元?”

    方学渐毕竟翻过几页《天魔御女神功》知道行房之时,男子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便是吸吮女子动情时口中分泌出来的津液,这对男子固本培元,尽早重振雄风具有神效。

    “不仅固本培元这么简单,”

    看着方学渐的眸子又开始发亮,谭铁青心中得意,眼望宝珠,娓娓道来,“这隋侯珠随我已经十年,那年我在江都城外,挖一座……咳咳,方公子,我们谭门以赶尸为业,这挖坟之事,有时候,迫不得已,也是免不了的。”

    方学渐连忙点头,一脸的理解和赞同,心中却想,你们谭门多半挖坟盗墓才是正业,赶尸只是骗骗江湖人的幌子。这种生意也未免太好做了,让那些不知疲倦的僵尸挖坟,你们翘着二郎腿坐收渔利,从唐朝挖到宋朝,从宋朝挖到元朝,腰包里的宝贝自然是不会少了。

    谭铁青又干咳两声,这才继续道:“那是一座郊外荒坟,年代久远,几不可辨,我让两个僵尸掘了半天,从里面挖出一具断头的男子尸体,心中好不失望,正想填回原地,突然发现一件奇事。”

    “什么奇事?”

    方学渐睁大了双眼。

    “那尸体显然已有好些年头,身上的衣衫尽皆腐败不堪,他的肉身却依旧保存完好,更加出奇的是,那尸体的下身居然还笔直挺立,形状巨硕,剑拔弩张,和活人兴奋时勃起的yáng具竟然一般无二。”

    “有这样的事?难道这人死时正在行房不成?”

    “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后来脑中突然灵光一现,用刀剖开那人的肚子,在胃腔之中发现了这颗珠子。当时,我还不知道这珠子便是隋侯珠,直到我回家以后,查阅了大量的经书典籍,这才找到了一丝头绪。”

    “什么头绪?”

    “那个无头尸体就是九百年前,在江都被反叛的禁军将领宇文化及杀死的隋炀帝杨广。杨广号称千古以来第一荒淫好色之徒,做了一十五年的皇帝,玩过的女子没有十万,也满八万。他在位之时,不理朝纲,专心荒淫,日日洞房,夜夜新郎,每天晚上非得连御十女而不乐。白天更是过分,让一大堆傧妃、宫女光着身子在花园里奔跑,像捉迷藏,逮谁就上谁……”

    “靠,他那里是铁打的吗?”

    方学渐摇着脑袋,一脸的难以相信。

    谭铁青嘿嘿一笑,伸出一根瘦骨嶙峋的细长手指,指向锦盒中的鸽蛋,道:“隋炀帝的身子当然不是铁打的,但是有了这颗宝珠,再没用的男人也都会变成铁打的了。”

    珠子还是那珠子,灰不溜秋,毫不起眼,但在方学渐此刻的心目中,拿一百颗闪闪发光、亮如星辰的夜明珠来换,他也肯定一口拒绝。

    方学渐的眼角眉梢洋溢着有生以来最开心的笑意,两条慈爱的目光像被磁石吸住的铁粉,牢牢地钉在隋侯珠上,过了好久好久,这才吁出口气,仰起头来,嘿嘿一笑,道:“这礼实在太重了,谭门主如此厚爱,小子脸薄,如果再和你讲客气,那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了。”

    当下眉开眼笑,小心盖好盒子,喜滋滋地收入自己的怀中。

    谭铁青心中痛惜不已,面上挂笑,却是依旧纹丝不动,等他收好盒子,这才开口道:“大丈夫存于天地之间,所争之物无非两样,一样江山,一样美人。自古风月江湖路,是真英雄真豪杰,才是真风流。所谓爱江山更爱美人,和氏璧虽然价值十五城,却又如何比得上能赢天下美女芳心的隋侯珠?”

    “说的好,尽说到我的心坎里面去了,谭门主真好见识,不愧是称霸一方的当代豪强。小子学浅,今天真是领教了。隋珠和璧,一个好比美人,一个好比江山,古人将美人放在江山的前面,果然有道理。爱江山更爱美人,这才是男儿本色。”

    听了谭铁青的一席言语,方学渐心中豪气翻滚,大起知己之感。

    时光匆匆,人活百岁,转瞬即过,如果有机会能像岳飞、文天祥等人精忠报国,青史留名固然是好,但娶妻生子,延续香火,享受天伦之乐也是做人所必不可少的。

    谭铁青受他吹捧,心中不免得意,有些飘飘然起来,猛然忆起还没有把隋侯珠的具体用法告诉他,正欲张口,突听“吱呀”一声轻响,急忙转头回望,只见房门徐徐打开,一个全身红衣的美貌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谭铁青心头一紧,迈步上前,急切地道:“龙小姐,我儿身上的毒,全解了么?”

    龙红灵面色凝重,缓缓摇了摇头,道:“‘九幽黑阎王’的毒性实在太过厉害,再加上谭公子一路颠簸,中毒已入肺腑,一只冰蟾服下,竟只解去大半,还有一些余毒留在体内。安危现在应该无甚大碍,只是以后还须用药物多加调理,大概修养半年之后,才能完全康复。”

    谭铁青面色发白,听到最后一句,紧张的神情才松弛下来,长吁口气,连连称谢,想起还要用“药物”多加调理,具体的事宜无疑还须依靠这个神龙山庄的大小姐点拨,登时弯下腰身,脸上堆满亲切的笑容,道:“龙小姐,这调理的药物,你能不能能给开张药方?”

    龙红灵转动目光,瞟了方学渐一眼,见他的脸上眉花眼笑,一副喜悦无限、心满意足的样子,当即低低应了一声,回转房内,摊开笔墨,无须思索,挥毫而就。

    谭铁青凑眼一看,字迹娟秀,透着一股勃勃的英气,上面所写,无非是些熊胆、首乌、茯苓、红花等去毒消炎类的药物。

    治病之事告一段落,宾主相送。临出门时,龙红灵还在谆谆告诫:养病期间千万戒酒,多出汗少生气,多饮水少见风。苦口婆心,求善向仁,也算有些名医风范了。

    午时已过,太阳火辣辣的目光投在后院的小径上,莹白如玉的鹅卵石密密匝匝,于茂密的花丛灌木之间,铺出了一条通往成功和胜利的金光大道。

    方学渐当头前行,心中踌躇满志,意气风发,想着自己身怀稀世珍宝,从此一柱擎天,金枪不倒,纵横花丛无敌手,风月场中堪称魁首,勾栏院里可以做大王。千娇百媚围着自己团团乱转,千般奉承,万般讨好,为的是能和自己良宵一度,好不称心写意。

    方学渐心思所至,那一个个娇滴滴的美女仿佛都成了自己脚下的鹅卵石,任他踩踏、亲抚、蹂躏。

    师娘柳媚娘骚得入骨,花房之中似乎永远缀满着清澈滑腻的蜜露,适合一杆到底,直冲花心,前赴后继,大力抽提,走完水路之后,切记还要走一趟紧窄火热的旱路。

    荷儿清纯善良,骨碌碌的大眼睛看过来让人心跳气喘,一条香舌温润湿滑,再加上两片玫瑰花瓣似的娇艳红唇,轻轻含住,细细缠绕,慢慢挑逗……流鼻血,流鼻血,想想就让人受不了了。

    小昭温婉可人,一双白嫩绵软的小手灵巧无比,轻轻一握便让人血脉贲张,血压高升,如果十指俱动,轻捻慢挑……自己有了宝珠护身,应该不至于像上次那样狼狈,不过片刻工夫便全线崩溃,丢盔弃甲?

    龙大小姐胸前的一对大白兔子高耸巍峨,微一喘息便波涛汹涌,豪情澎湃,山峦叠翠之中,如果把火烫的阳根埋进深深的山谷里面……

    “啊!”

    方学渐惨叫一声,右耳朵上一阵剧痛,做到一半的好梦硬生生断成两截,上半截“嗖”地缩回脑中,下半截子却跑得无影无踪,不知什么时候才拣的回来了。

    龙红灵一手拎着他的耳朵,另一只手向前一伸,摊在他的面前,嘴巴凑到他的耳边,吹气如兰,道:“拿来。”

    方学渐疼得龇牙咧嘴的,歪了半个脑袋,斜眼看着红衣美女,奇道:“拿什么?”

    “诊金!我虽然答应给你半成的分红,却不是让你一个人独吞。”

    龙红灵见他现在还和自己装傻,心中生气,呼呼喘息,胸前登时波澜壮阔起来,手上用力,却是一点不加客气。

    “大小姐,我只答应配合你演戏,说神龙山庄有一只青眼冰蟾什么的,可不负责问病人家属讨要诊金啊。”

    方学渐耳上吃痛,面孔一阵扭曲,又不敢大声叫喊,只是恳求般地哼哼唧唧。

    龙红灵哪里会信他的鬼话,一咬银牙,睁大一双丹凤美目,死死地瞪着方学渐,一字一句道:“难道那个赶尸的家伙一两银子都没有付给你?”

    “没有,我敢向佛祖起誓,他真的一两银子没付。大小姐,我的耳朵两个月没洗了,为了避免弄脏您高贵无比的玉手,请注意保持相当的距离。啊!”

    随着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方学渐的耳朵突然暴长半尺。这是人类在耳朵领域,第二次和猪正式接轨,第一次应该是传说中的猪八戒。

    方学渐一脸痛苦,两只熊猫眼睛露出乞求之色,眼泪“哗哗”而下,一路跌撞,被龙大小姐扯着耳朵,拉进了订好的客栈上房。

    谭铁青听见院中异响,飞步赶了出来,远远望见这悲惨的一幕,摇了摇头,心中倒也颇为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只是来不及教他使用宝珠的法子,不免有些遗憾。临阵磨枪,灵与不灵,也只能看个人的福分了。

    珠子还是那珠子,灰不溜秋,毫不起眼,但在方学渐此刻的心目中,拿一百颗闪闪发光、亮如星辰的夜明珠来换,他也肯定一口拒绝。

    方学渐的眼角眉梢洋溢着有生以来最开心的笑意,两条慈爱的目光像被磁石吸住的铁粉,牢牢地钉在隋侯珠上,过了好久好久,这才吁出口气,仰起头来,嘿嘿一笑,道:“这礼实在太重了,谭门主如此厚爱,小子脸薄,如果再和你讲客气,那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了。”

    当下眉开眼笑,小心盖好盒子,喜滋滋地收入自己的怀中。

    谭铁青心中痛惜不已,面上挂笑,却是依旧纹丝不动,等他收好盒子,这才开口道:“大丈夫存于天地之间,所争之物无非两样,一样江山,一样美人。自古风月江湖路,是真英雄真豪杰,才是真风流。所谓爱江山更爱美人,和氏璧虽然价值十五城,却又如何比得上能赢天下美女芳心的隋侯珠?”

    “说的好,尽说到我的心坎里面去了,谭门主真好见识,不愧是称霸一方的当代豪强。小子学浅,今天真是领教了。隋珠和璧,一个好比美人,一个好比江山,古人将美人放在江山的前面,果然有道理。爱江山更爱美人,这才是男儿本色。”

    听了谭铁青的一席言语,方学渐心中豪气翻滚,大起知己之感。

    时光匆匆,人活百岁,转瞬即过,如果有机会能像岳飞、文天祥等人精忠报国,青史留名固然是好,但娶妻生子,延续香火,享受天伦之乐也是做人所必不可少的。

    谭铁青受他吹捧,心中不免得意,有些飘飘然起来,猛然忆起还没有把隋侯珠的具体用法告诉他,正欲张口,突听“吱呀”一声轻响,急忙转头回望,只见房门徐徐打开,一个全身红衣的美貌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谭铁青心头一紧,迈步上前,急切地道:“龙小姐,我儿身上的毒,全解了么?”

    龙红灵面色凝重,缓缓摇了摇头,道:“‘九幽黑阎王’的毒性实在太过厉害,再加上谭公子一路颠簸,中毒已入肺腑,一只冰蟾服下,竟只解去大半,还有一些余毒留在体内。安危现在应该无甚大碍,只是以后还须用药物多加调理,大概修养半年之后,才能完全康复。”

    谭铁青面色发白,听到最后一句,紧张的神情才松弛下来,长吁口气,连连称谢,想起还要用“药物”多加调理,具体的事宜无疑还须依靠这个神龙山庄的大小姐点拨,登时弯下腰身,脸上堆满亲切的笑容,道:“龙小姐,这调理的药物,你能不能能给开张药方?”

    龙红灵转动目光,瞟了方学渐一眼,见他的脸上眉花眼笑,一副喜悦无限、心满意足的样子,当即低低应了一声,回转房内,摊开笔墨,无须思索,挥毫而就。

    谭铁青凑眼一看,字迹娟秀,透着一股勃勃的英气,上面所写,无非是些熊胆、首乌、茯苓、红花等去毒消炎类的药物。

    治病之事告一段落,宾主相送。临出门时,龙红灵还在谆谆告诫:养病期间千万戒酒,多出汗少生气,多饮水少见风。苦口婆心,求善向仁,也算有些名医风范了。

    午时已过,太阳火辣辣的目光投在后院的小径上,莹白如玉的鹅卵石密密匝匝,于茂密的花丛灌木之间,铺出了一条通往成功和胜利的金光大道。

    方学渐当头前行,心中踌躇满志,意气风发,想着自己身怀稀世珍宝,从此一柱擎天,金枪不倒,纵横花丛无敌手,风月场中堪称魁首,勾栏院里可以做大王。千娇百媚围着自己团团乱转,千般奉承,万般讨好,为的是能和自己良宵一度,好不称心写意。

    方学渐心思所至,那一个个娇滴滴的美女仿佛都成了自己脚下的鹅卵石,任他踩踏、亲抚、蹂躏。

    师娘柳媚娘骚得入骨,花房之中似乎永远缀满着清澈滑腻的蜜露,适合一杆到底,直冲花心,前赴后继,大力抽提,走完水路之后,切记还要走一趟紧窄火热的旱路。

    荷儿清纯善良,骨碌碌的大眼睛看过来让人心跳气喘,一条香舌温润湿滑,再加上两片玫瑰花瓣似的娇艳红唇,轻轻含住,细细缠绕,慢慢挑逗……流鼻血,流鼻血,想想就让人受不了了。

    小昭温婉可人,一双白嫩绵软的小手灵巧无比,轻轻一握便让人血脉贲张,血压高升,如果十指俱动,轻捻慢挑……自己有了宝珠护身,应该不至于像上次那样狼狈,不过片刻工夫便全线崩溃,丢盔弃甲?

    龙大小姐胸前的一对大白兔子高耸巍峨,微一喘息便波涛汹涌,豪情澎湃,山峦叠翠之中,如果把火烫的阳根埋进深深的山谷里面……

    “啊!”

    方学渐惨叫一声,右耳朵上一阵剧痛,做到一半的好梦硬生生断成两截,上半截“嗖”地缩回脑中,下半截子却跑得无影无踪,不知什么时候才拣的回来了。

    龙红灵一手拎着他的耳朵,另一只手向前一伸,摊在他的面前,嘴巴凑到他的耳边,吹气如兰,道:“拿来。”

    方学渐疼得龇牙咧嘴的,歪了半个脑袋,斜眼看着红衣美女,奇道:“拿什么?”

    “诊金!我虽然答应给你半成的分红,却不是让你一个人独吞。”

    龙红灵见他现在还和自己装傻,心中生气,呼呼喘息,胸前登时波澜壮阔起来,手上用力,却是一点不加客气。

    “大小姐,我只答应配合你演戏,说神龙山庄有一只青眼冰蟾什么的,可不负责问病人家属讨要诊金啊。”

    方学渐耳上吃痛,面孔一阵扭曲,又不敢大声叫喊,只是恳求般地哼哼唧唧。

    龙红灵哪里会信他的鬼话,一咬银牙,睁大一双丹凤美目,死死地瞪着方学渐,一字一句道:“难道那个赶尸的家伙一两银子都没有付给你?”

    “没有,我敢向佛祖起誓,他真的一两银子没付。大小姐,我的耳朵两个月没洗了,为了避免弄脏您高贵无比的玉手,请注意保持相当的距离。啊!”

    随着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方学渐的耳朵突然暴长半尺。这是人类在耳朵领域,第二次和猪正式接轨,第一次应该是传说中的猪八戒。

    方学渐一脸痛苦,两只熊猫眼睛露出乞求之色,眼泪“哗哗”而下,一路跌撞,被龙大小姐扯着耳朵,拉进了订好的客栈上房。

    谭铁青听见院中异响,飞步赶了出来,远远望见这悲惨的一幕,摇了摇头,心中倒也颇为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只是来不及教他使用宝珠的法子,不免有些遗憾。临阵磨枪,灵与不灵,也只能看个人的福分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