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治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16章 治病

    时近中午,骄阳正好。稠密的梧桐叶子在秋风中哗啦作响,仿佛在晃动着一片片闪亮的金叶子,招人眼球。热情的阳光穿透树叶,也被染上浅黄颜色,斑斑驳驳地洒在光滑的青石板上,像抹了一层不太均匀的牛油。

    早市刚散,玉山城中各色行人穿梭往来,好不热闹,有挑着担子出城回家的菜农,有低头沉思匆匆而过的经济,有沿街吆喝买卖的杂货小贩,有摇着折扇故作潇洒的游客骚人。方学渐张望片刻,见此地的景象与安庆城中无甚分别,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张平“吁”的一声,拉紧缰绳,放慢了车速。马车顺着人流缓缓而行,八只马蹄敲在坚硬的石板路上,“的得”作响,声音清脆整齐,果然是久经训练的良驹。

    马车转过几个街角,在天清客栈的门外停了下来。车厢还在轻微抖动,龙红灵便一下掀开帘子,双脚一蹦,从车上跳了下去,闷死了,闷死了,一迭声的叫苦。

    方学渐见状,大摇其头,这丫头模样长得标致,举止却任性率意,哪里有半分名门闺秀目不斜视,气不急喘,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娇怯怯的大家风度?心中叹息,伸腿下地的时候便着实斯文了几分。

    出了车厢,方学渐抬头一望,只见天高云薄,晴空万里,一碧如洗,兼之秋风送爽,和车中狭窄气闷的感觉确实大不相同。

    张平系好了马鞭,正欲下车,却被龙红灵止住,塞了一颗二两重的银锞子给他,让他先行回去。张平手握银子,接不是还也不是,一张脸膛涨得血红,嘴唇翕动,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龙红灵知道他的难处,又不想与他纠缠废话,便一个劲地拿好话哄她,无非是“你放心我不会有事”、“小萍或许就在家里等你”、“麻叔最好说话”之类的,又骗又哄,居然说得这个“老实头”喜笑颜开,道了声“小姐保重”掉转车头,喜滋滋地打马回去了。

    龙红灵望着马车渐渐远去的影子,心中不禁得意,大赞自己漂亮、聪明又伶俐,转头过来,这才发现,方学渐居然不见了。她大吃一惊,明明看见他下车来了,难道傻小子乘我不备,溜上车回去了?在客栈门口团团转了一圈,哪里有方学渐的影子?

    龙红灵望着面前熙来攘往的街道,脑子里一片混乱,心中又悔又恨,又急又慌,绣花小鞋在地上重重一顿,发誓回去以后一定要把方学渐五花大绑,洗剥干净,至于清蒸还是红烧……

    “大小姐,听掌柜说,那个姓谭的包了后面一个小院,我们直接过去,还是订两间厢房再过去?”

    一个疲塌的男子声音突然她在背后响起,语声熟悉,正是大小姐拿不定主意是红烧还是清蒸的下锅对象。

    短短的一瞬间,龙红灵的身子连带所有的动作,凝固了三分之一秒的时间,然后,居然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在“咚咚”乱跳,好像揣着一只不听话的小白兔,不,是两只,两只大白兔。

    龙红灵猛地转过头来,明亮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一抹惊喜之极的光芒,绚丽得就像一道闪电。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很想冲上去擂他两拳,或是咬上两口的冲动。对一个心律加速、情绪失控的雌性动物来说,这是一种近乎本能的冲动。

    龙红灵眼波滑润,一排白玉般的牙齿轻轻地咬住下唇,白嫩的拳头已举起一半。不知为何,美女的粉脸突然一红,顷刻之间,拳变掌,掌再变指,然后用一个非常优雅的兰花指,在自己一丝不苟的发鬓上撩了一下,鲜艳的唇上还留着一排浅浅的齿痕,冲他妩媚一笑,道:“我们先去订房间。”

    秋风扫过大街,卷起“天清客栈”的旌旗,猎猎作响,方学渐定定地站在旌旗下,如一尊刚上过金身的佛像。

    美女的电眼和笑容如两记运足了五十年功力的“降龙十八掌”重重地击打在了他的胸上。方学渐的脑中尽是“嗡嗡”声响,头颈僵硬,两眼发直,呼吸停顿,身子轻飘飘的如浮云端。

    呆立半晌,这才慢慢地感觉有了心跳。方学渐稳住心神,暗叫乖乖不得了,美人眼睛电死人,一点没有说错,拍拍胸口,不知刚才飞出去的魂魄,归窍了没有?

    方学渐低着脑袋,捧着两只木箱,跟在美女身后,再次走进客栈大门。在男人们火辣辣的目光下,龙红灵扭动水蛇般的腰肢,走到了柜台前面。

    掌柜是个五十开外年纪的糟老头子,戴一副老花眼镜,身子精瘦,站起来的时候像一根风中的芦苇。

    “掌柜的,还有两间上房吗?”

    方学渐抢上一步,站在龙红灵的前面,睁一眼闭一眼,眨动一下,两根手指交叉相叠,比了一个十字。一看掌柜的长相,便知是个精明人物,十倍的价钱换一个房间,这样的便宜生意不做,还开什么店。

    掌柜扶了扶眼镜,两粒黄色的细小眼珠从那个“十字”移到方学渐焦急期待的脸上,下巴上的一撮老鼠胡须翘了翘,露出一个干瘪瘪的和蔼笑容,道:“这位小哥,你是要两间房还是十间房?”

    方学渐当场呆住,这老头莫不是傻了,大好的银子居然不想赚?心中吐血不止,恨不得把这根可恶的“芦苇”劈成几段,塞进炉子里当材烧。

    “钱伯,给我一间上房就够了。人心不足蛇吞象,一个人独霸十间屋子,会折寿的。”

    龙红灵踮起脚尖,伸头过来,一眼就看到了方学渐交叠在腹前的两根手指。

    “好的,小姐,还是靠后院的那间清净一些,我这就叫阿福给收拾一下。”

    钱掌柜一脸恭谨,向龙红灵行了一礼,绕过柜台,吩咐伙计打扫房间去了。

    方学渐又是一愣,这才明白过来,天清客栈原来也是神龙山庄的私产。他低下脑袋,不敢面对龙红灵射在自己脸上的揶揄目光,口中讷讷,低若蚊蝇,分辩道:“我…这个是,问他能不能打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