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蛇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08章 蛇口

    方学渐大吃一惊,转眼望去,只见门帘轻轻抖动,几个蛇头已从帘布下方冒了出来。他的心弦一下子抽得死紧,不及多做思考,把那张素签往怀中一塞,操起放在桌上的门闩,一跳而起,便朝那几个蛇头挥去。

    蛇性最是敏锐,一觉风声不对,立时纷纷躲避,有的伏低,有的缩回,有的侧偏,一待劲风袭过,又会蓦地弹射回来。

    方学渐门闩挥出,陡然间只觉手上一轻,三尺多长的一根门闩竟一分为二,杖尾横飞,“啪”地撞在墙上,只余了半根杖头留在手中。他不禁暗暗叫苦,原来匆忙之间,竟忘了手中的武器已被自己撞裂,刚才还连皮带筋,现在是彻底分了家。

    蛇头蓦退蓦进,只一眨眼的工夫,房中已窜进数条蛇虫,皆是头颅高昂,红信吞吐,呼啸着向他猛扑过来。方学渐失了趁手武器,哪里还敢应战,提了半截门闩,踩着椅子,跃上了桌面。

    翠绿色的卧室门帘如筛糠般不住抖动,红的、黑的、绿的、花的,美的、丑的、妖的、艳的,五颜六色、千奇百怪的各类蛇虫从门帘下汹涌而入,房中一股腥骚恶臭之气越来越浓,让人闻之欲呕。

    方学渐居高临下,像是在看一场万蛇大展览,“蛇模特”们依次从门口徐徐游入,挤进这间原本就不是很宽敞的卧室。房中“嘶嘶”的蛇信吞吐之声一时大作,听在耳内,让他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桌子靠墙而立,离地约莫三尺,方学渐站在上面,围在桌前的一般小蛇对他显然已是无能为力,只有身长五尺以上的大蛇才能真正威胁到他。小小的卧室之中,很快就挤满了各式各样的蛇虫,房内昏暗,一眼望去,仿佛一口搅动着的陈年污泥塘,上面漂浮着色彩斑斓、滑腻腻的一片污物,让人更恶心的是,这些污物还在不停地飘荡起伏、上下翻腾,发出一阵阵的恶臭。

    方学渐握紧手中的半根门闩,双股颤颤,心中直喊“我命休矣,我命休矣”,两眼却紧盯着正从蛇群前面挤出来的五、六条大蛇。这几条大蛇之中,最苗条的也和成年男子的手臂相仿,大的更是有汤碗口那般的粗细。

    方学渐看着几条大蛇从桌前慢慢的人立起来,血红色的长长舌信蓦吞蓦吐,几双冰冷的蛇眼一齐瞧定自己,寒光湛湛,似乎正在打量从身上哪块皮肉下口比较肥嫩一点。初秋天气,面无人色的方学渐贴墙而立,全身冷汗却是澄澄而下,心中恐惧之极,又绝望之极。

    终于,进攻开始了。五条大蛇像受过严格的训练一般,分上中下三路,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嘴中尖尖的獠牙,分别朝他的头、腹、脚扑咬下来。方学渐避无可避,吼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嚎,双目充血,抡起手中门闩,朝那个正往自己头顶扑落下来的巨大蛇头用力挥去。

    那条巨蛇的全身鳞甲鲜红欲滴,两只蛇眼亮得仿佛天上寒星,晶莹幽深,犹如两粒夜明珠,发出琥珀一般的光芒,正是传说中能炼化人形的赤练毒蛇。赤练蛇将头一偏,躲过门闩的挥击,巨口猛张,正待将方学渐的脑袋整个咬下,突然之间,像被施了什么定身法术一般,张嘴定在了那里。

    长长的尖利毒牙离方学渐的脸颊肌肤已不到半寸距离,舌信吞吐间,一道晶亮的液体从蛇口中垂落下来,湿嗒塔的滴落到他乱发丛生的头顶上,然后沿着额头、鼻翼、唇角、下巴,一路滑溜下来。方学渐惊恐地张大嘴巴,双目圆瞪,两颗眼珠子已经有一半凸在了眼眶之外。这一瞬间,时间停顿,呼吸停顿,连心跳似乎都停顿了。

    然后,怪事发生了。屋子里的那些蛇虫,像是突然遇到了什么生平最害怕的物事,纷纷骚动起来,接着便开始掉头往屋外游去,一条跟着一条,次序井然。

    头顶上的赤练巨蛇也慢慢地收回了它的尖牙,在向屋外游去的时候似乎还瞟了方学渐一眼,可能是在惋惜已经到了嘴边的夜宵就这么泡汤了。

    等意识从地狱或天堂一点点回到那个站在桌上,双手紧握半根门闩做挥舞姿势,面孔扭曲,眼珠暴突的少年脑中的时候,卧室内的蛇虫已经走得所剩不多。

    方学渐看着那块翠绿色的门帘,在蛇虫撤退时又在筛糠般不住抖动,这才彻底明白过来,他还活着!他没有被那些仁慈的蛇虫们瓜分美餐!他的美女,他的黄金,他的武功秘籍,一样不少的都还在!

    “扑通!”

    方学渐腰板笔挺、双腿打颤地跪倒在桌子上,这次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激动,难以抑制的激动!他双掌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虔诚地向老天爷,向佛祖,向弥勒佛,向太上老君,向玉皇大帝表示他最衷心的感谢,并口头开始郑重许诺,若干年后一定给上面诸君都塑十七、八个金身,都搭十七、八座庙塔,以报答对他的眷顾之恩。

    “嘶”的一声,卧室门口突然传来的撕帛之声,打断了他正准备信誓旦旦出口许诺的“天天烧香、月月祭祀”的豪言壮语。

    方学渐抬眼一望,惊奇地发现那块翠绿色的门帘布正迅速地张大嘴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极其痛苦的刺耳惨叫,然后痉挛扭曲,萎倒在地。

    一只轻巧纤秀的绣花小红鞋伸进来,踩在了上面,远远望去,就像一朵大红牡丹盛开在一大片绿叶之中,显得格外鲜艳好看。方学渐不觉看得有些发痴,耳朵里却听到了一个如铃铛般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娘,这里有个傻小子,好像还活着。”

    方学渐抬起头来,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面带好奇地望着自己,明眸皓齿,眉似远黛,鼻若瑶池,挺胸翘臀,曲线圆润,玲珑浮凸,全身衣裙鲜红如火,好一个人见人爱的泼辣大美女。

    一群人鱼贯而入,跟在泼辣美女身后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人,身穿一件对开襟的淡紫色宫装,步态从容,神情安详,杏眼桃腮,除了脸形略有些偏长之外,倒也是个有五、六分姿色的美貌妇人。

    方学渐心中一动,想起那张素签之中,荷儿母亲画的那个脸长长的丑恶女子袁紫衣,莫不就是眼前这个妇人?但细观眼前的女子,虽然不能和自己未来的丈母娘相提并论,但也算长得很不错的一个女子了,离“丈母娘”评价的“天下第一心如蛇蝎貌比无盐的强盗丑婆娘”至少在外表上还是有一定距离的。看来,女人的嫉妒心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啊。

    中年妇人的身后跟着四个装束一模一样的男子,有老有少,身上衣衫尽是耀眼的金色,看上去好像都是庄丁家人一类。四人之后,走进一个满脸皱纹的佝偻老人,手中拄着一支黝黑的铁拐杖,正是那个逼迫方学渐跳崖的小金蛇的主人。

    两人一个照面,都愣了一愣,然后,那个原本垂头丧气的老头脸上突然放出光来,挤到美貌妇人的跟前,手指方学渐,用激动的声音喊叫起来:“是他,夫人,他知道金蛇王的下落!”

    “哦,”

    美貌妇人扫视屋子的目光转到了方学渐的身上,启齿一笑,道:“小兄弟,你知道金蛇王的下落?”

    她笑起来的时候,先是把眼睛咪起来,然后才露齿展颜。俗话说“笑眼弯弯,钩人魂胆”这弯弯的笑眼,倒给她平添了三分勾人的魅力。

    方学渐也咪起眼睛朝她微笑一下,装出一副很陶醉的模样,道:“这位大姐姐,那条小金蛇的事情我已经全部告诉这位拿铁杖的老丈了。”

    美貌妇人“扑哧”一笑:“你小小年纪,就这么不学好,我岁数大的都可以做你娘了。”

    “真的吗?”

    方学渐眨巴眨巴眼睛,然后使劲摇着脑袋,一本正经地道:“我看大姐姐的岁数,最多比你身边的这个红衣姐姐大上四、五岁。”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虽然称赞之人是个近乎邋遢的少年,但赞语入耳,还是逗得美貌妇人手指掩鼻,“咯咯”轻笑起来。

    站在一旁的红衣少女听他如此“调戏”自己的母亲,心中早就不耐,当下“呛啷”一声,拔出肩头的“凤语”宝剑,遥指方学渐的胸口,道:“臭小子,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其他人呢?快快交代!否则,本姑娘的宝剑可没长眼睛。”

    柳眉倒竖,秀目圆瞪,给她明珠般光洁滑润的俊俏脸蛋平添了三分威仪。

    方学渐双手抱胸,装出一副很害怕的神情,怯生生地道:“我叫方学渐,是桐城县昭明寺主持晦觉禅师的俗家弟子,奉师父之命到安庆迎工寺公干,结果迷了路,在山中歇了一宿,醒来之后就遇见了这位老丈。然后……然后这位老丈就拿着那根铁拐杖追打我,我避无可避,只好从一个有瀑布的山崖上跳了下去,落进一个很深的水潭,然后就被冲到前面那个湖里了。至于这间屋子,我来的时候就是空无一人,我见没有上锁,就暂时进来借用了一下,谁知……刚才来了好多蛇……”

    方学渐指指点点,把前后原委三言两语就道了出来,只是把最重要的全都瞒下了。

    美貌妇人向铁杖老者横了一眼,见他点了点头,抬起脸来,又笑了笑,道:“小兄弟,你还真是命大,跳崖没死,刚才那么多蛇进来也没有把你咬死,看起来,你以后的后福肯定不浅啊。”

    方学渐摸摸自己的脖子,呵呵笑道:“刚才正是好险,这个吃饭家伙差点就被那条赤练蛇咬下来了,真不知道那蛇群为什么突然像见了鬼似的,跑的一干二净?”

    美貌妇人笑颜如花,咪着的眼缝里却闪耀着一丝尖锐的寒光,紧盯他的脸,道:“小兄弟很想知道为什么吗?我可以马上再演示一次给你看看。

    方学渐被她眼中的冷光看得寒气直冒,连摆双手道:“不用,千万不要,这个危险性实在太高,不被咬死,吓也吓死了。”

    铁杖老者突然走到美貌妇人的身侧,在她耳边低低地嘀咕了几句,美貌妇人脸上的笑容登时变得更加甜蜜暧昧,向方学渐瞟了一眼,轻轻地吐出两字:“是吗?”

    方学渐心中打鼓,那美貌妇人笑得越甜他就觉得越是害怕,就像看见师娘柳媚娘对自己笑得越妩媚,他就觉得越害怕一样。眼前的这个美貌妇人,和自己的师娘,在某些方面真的很像!难道厉害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吗?面上对你笑得越甜,让你吃的苦头就越大?

    正当方学渐心中揣测,这个拿铁拐杖的老不死会在美貌妇人面前说自己什么坏话的时候,美貌妇人柔美的声音已经传入他的耳内:“小兄弟,据说,你武功很不错?”

    “不好,不好,我的武功差劲得很。”

    方学渐连连摆手,这次说的倒是老实话。

    “哦,”

    美貌妇人虽然还是满面笑容,但这个笑容已经明显结了冰,声音也是同样的寒冷,让人听在耳内,却冷到骨子深处,“你小小年纪,为什么会有二十年的内功修为,难道你是在娘肚子里开始练的武么?”

    方学渐一下子愣在那里,他实在想不到这个该死的老不死告的是这个状,也实在想不到自己情不自禁发出的一声长啸会给自己惹下这等麻烦。不过,话说回来,那条金蛇和那只蜈蚣真的能让自己增长二十年的内功修为吗?

    他还想开口解释,那个美貌妇人的一声厉喝已经传入了他的耳朵:“金威,你跟这位小兄弟走两招!”

    一位长相英俊的高大男子走到了美貌妇人的跟前,微一躬身,道:“是,夫人!”

    回转身子,手指方学渐,道:“臭小子,快快从桌上下来,让金某领教领教你的少林神功。”

    神情甚是嚣张。

    虽然内裤中藏着一本《逍遥神功》方学渐对什么少林神功却是一窍不通,在名剑山庄呆了一年,学到的也只是武林中最最入门的入门功夫:十八路少林罗汉拳。这十八路少林罗汉拳的招式都是僵尸般的直来直去,练练肌肉效果十分明显,至于要揍人,还不如闭上眼睛,胡乱打踢一通来得更为有效。

    方学渐一个打揖,陪着笑脸道:“金少侠气宇轩昂,年少有为,英俊潇洒,一看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人物。我这个……三脚猫的功夫,还是不要在金少侠的面前显丑为好。”

    金威虽然被他说得心中喜滋滋的,但美貌妇人有令在先,这个武还是得比,最多等会过招的时候,自己下手轻些,让他少吃些苦头。他指着方学渐的鼻子道:“臭小子,你还不下来,难道要金某上去请么?”

    方学渐从未真正与人动过手,平生最怕的就是“打架”两字,当下脚步一缩双手乱摇,连声道:“不行,不行,我真的不行。”

    金威哪有兴趣和他迷糊,当即长臂一伸,手掌已握住他的两只脚腕,接着往后用力一拉。方学渐骇然变色,喉咙间暴出一声绝望的尖叫,双腿已被金威凌空提起,接着“咚”的一声巨响,后脑重重地撞上桌面,正压在那面倒翻的铜镜上面。鲜红的血液汩汩而出,顷刻便把铜镜染得殷红一片。

    **w*w*w**h*a**x*x*s*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