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媚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06章 媚火

    朦胧的月色像水一样从窗口流泻进来,在暗沉沉的房间里凝结成一团暧昧的轻雾。方学渐躺在凉塌上,鼻子里闻着枕席上一股女子特有的淡淡香味,不由心跳如鼓。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和一个女孩子睡在同一间房里,叫他如何不心潮澎湃?

    想起日间美人儿在湖岸草地上的大胆举动,虽只一瞬,但那种如遭雷击的强烈刺激感还清晰在目。初荷胸前的那两朵含苞欲放的饱满百合为何会如此圆润眩目,妖艳之极又圣洁之极,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丽,真是凡尘俗世所有的么?

    “牛头怪,你睡着了吗?”

    对面的蚊帐里传来初荷梦呓般的声音。

    “睡着了。”

    “嘻嘻,睁眼说瞎话。”

    “我真的睡着了。”

    方学渐望着头顶上的蚊帐,那里正埋伏着一只寸把长的黑色大蚊子,山野之地,连蚊子的长相都格外凶悍些。

    “我不信。”

    方学渐还待调侃几句,忽听对面“咚”的一声,心弦一紧,骇然之下,转头望去,却见一个婀娜的模糊人影正从对面的床上下来。接着“咚咚”数声,光着脚丫的初荷已跑到了他的床榻跟前,从半透明的蚊帐里望出去,她高高的胸膛一起一伏,似乎可以轻易触摸到她那颗兴奋的少女芳心。

    方学渐紧张得全身冒汗,躺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胸腔内却似掀起了惊涛怒浪,沸腾的血液在体内疾速流窜,竟撞得他的脑门和心脏隐隐生疼。

    月色依旧,清风依旧,屋子里却突然变得好静。隔着中间薄薄的一层蚊帐,两人似乎都能听到对方剧烈的心跳,或许只能听到对方剧烈的心跳。少男少女间某种奇异的天然吸引力让他们都憧憬着想发生些什么,但又恐惧发生些什么。

    蚊帐轻轻振动了几下,一只纤秀的手掌钻了进来,接着是一条手臂,方学渐感觉口干舌燥,很想伸手去拉,却又不敢。初荷掂起脚尖,钻进蚊帐的半个身子斜靠床前,调皮地伸出两个手指,轻轻捏住方学渐的鼻子,嘻嘻笑道:“真的睡着了么?”

    声音却在轻轻发颤。

    方学渐的全身仿佛都被一股芬芳的处女之香包围渗透着,熏然欲醉。两人肌肤相触,他能明显感到少女的吹气如兰,对方手指的滑腻让他心悸不已。

    “你想闷死我啊?”

    方学渐伸掌捉住了鼻子上的小手,两手相握,两人都是轻轻一颤。

    “我想靠着你睡,行吗?”

    黑暗中,初荷清澈如水的眼波有些迷离。

    方学渐手心冒汗,喉头有些发干,说出来的话语变得有些沙哑:“白天,你不是好几次骑着我吗?”

    初荷爬进蚊帐,柔软的身子轻轻贴上他的胸膛,低喃的声音娇腻粘稠:“白天,和现在不同的。”

    感觉着对方身体的光滑柔软,感觉着她动人心魄的轻轻颤栗,那是从灵魂深处飘浮起来的渴望么?方学渐将掌中的小手牵到嘴边,轻轻一吻。

    “嗯。”

    回应他的,是一声颤抖的呻吟。少女的眼波更加迷离,朦胧得就像窗外的月色。

    初荷全身只挂着一件淡红兜肚,黑暗中依稀可辨曼妙玲珑的动人曲线,纤细柔软的腰身,丰满挺翘的臀部,修长匀称的大腿,还有高耸起伏的胸部,一切都是上苍的精心杰作。

    “你不老实。”

    少女的手指在他的胸膛上划着圆圈。这句话的本质含义是不是你太老实了?

    “我哪里不老实?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一个老实头。”

    “那你为什么不经我同意,偷亲我一下?娘亲说过,男女之间可是授受不亲的啊。”

    方学渐哭笑不得,他们之间不要说授受不亲,“赤诚相对”都好几次了。他苦笑着求饶道:“都是我不好,谁叫我不是东西是牛头怪呢。被牛头怪亲一下,不打紧吧?”

    “我不依,除非……”

    初荷的大眼睛又在滴溜溜乱转。

    “除非什么?”

    “除非,你也让我亲一下。这样,我们才互相扯平。”

    这不明摆着送羊入虎口么?方学渐心中窃喜,面上却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只许亲一下啊。”

    初荷看着他闭上眼睛,黑暗中方学渐面露微笑,稚气未脱的脸上神色古怪。

    她伸出舌头,在他的左眼皮上轻舔了一下,见他眼皮不自律地微微跳动,嘻的笑出声来。

    方学渐张开眼来:“好了么?”

    “不许偷看,我还没开始呢。”

    初荷用两只手掌蒙住他的眼睛。

    方学渐只觉得眼前一黑,还想开口说话,突然嘴唇一热,触到了两片温软湿润的东西,胸前更是被两团软肉紧紧抵住,他心头狂跳,只觉全身仿佛浸在一锅沸水之中,浑然不知所处为何。初荷的舌头俏皮地钻进他的嘴里,左挑右逗,不停盘旋转圈,还不停逗弄着他的舌头。

    方学渐双臂一揉,把怀中的玉人抱了个结实。手指到处,只觉初荷的背肌柔嫩有如绸缎,光滑犹胜无骨,更有缕缕青丝拂过他的脖颈,四唇相接,脸颊相贴,处子香气直沁心脾。

    火热的舌头被他含在口中,只稍加吸吮,少女便觉全身的力气仿佛已随口中的津液,全被他吸干吸空。鼻中登时娇哼连连,双臂环抱,搂紧了他的脖子,软绵绵的身躯更是完全贴在了他的身上。

    方学渐恍如置身梦中,只觉软玉在抱,温香扑鼻,凭着本能,用力吸吮着伸入口内的丁香小舌,两只手掌则在她光洁如玉的背脊上轻轻抚摩。丹田处的热气又在体内燃烧了起来,整个人顿时热血汹涌,燥热无比,下腹处一股热力迅猛上窜,“牛角”开始蠢蠢欲动。

    “哎哟,你下面的暗器又戳到我了。”

    初荷惊叫一声,从他的口中抽回了舌头。

    “我说过了,那不是暗器,是我的宝贝。”

    方学渐喘出一口粗气,一脸的无辜。

    “你的宝贝,真的?让我看看,行不?”

    “不行。”

    方学渐还待阻止,初荷已从他的胸前滑了下去,接着只觉裤带一松,下体立时感觉一阵清凉。初荷扒下他的裤子,黑暗中也看不清什么模样,伸手一摸,握住了一根圆棍似的奇怪物事,触手坚硬,微微有些发烫。

    方学渐年仅十六,未及弱冠,一生之中,哪经过如此火爆的阵仗,下体被她柔软的小手轻轻一握,顿时浑身一个哆嗦,全身血脉贲张欲裂,心中陡生一个狂热念头,直想狂喊出来发泄。

    初荷只觉手中的肉棍突然之间又胀大了许多,心中奇怪,登时涌上一股一探究竟的欲望。在她手指全方位多角度的灵活按摩之下,方学渐只觉全身包裹在一团温柔无边的云朵里,如登极乐仙境,全身飘飘然的。从下身传来的一股股销魂蚀骨的快感,让他其余的意识逐渐变得疏远、模糊,脑子里唯一还相当清醒、灵敏的感知,只剩了那根握在美女玉手中的火热宝贝。

    “荷儿,不要。”

    方学渐的呼唤轻柔得就像是在呻吟,空洞的声音在同样空洞的房间里轻轻回荡。

    “嘻,你的宝贝好奇怪哦,它会不停变大,还会不停跳动。”

    初荷现在是两只手掌都握在粗大的宝贝上面,手指蠕动之间,一波波的快感电流从火烫的肉棍迅速传遍他全身的肤发皮毛。方学渐的四肢百骸甚至每一个毛孔都在快感的波浪中轻轻颤栗。

    潜伏在灵魂深处强烈的本能欲望,早将他最后的理性克制燃成灰烬,在这样的情形下,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露出他们最原始的本性——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方学渐的双眼已被炽烈的欲火烤成通红,雄性本能的驱使让他猛地坐了起来。

    初荷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双手下意识地松开了他的下身,惊奇又有点害怕的注视着眼前这个突然间变得有些陌生的男子。方学渐两眼血红,口喘粗气,手臂一伸,一把揉紧初荷娇怯怯的身子,凑嘴上去,胡乱在她的小脸上亲吻起来。

    初荷惊叫一声,还待挣扎,但全身被他有力的双臂牢牢锁住,竟是半分不得动弹。在他唇舌的亲吻之下,初荷只觉一阵阵浓烈的男子气息不住向自己扑鼻袭来,熏熏欲醉,一颗芳心怦怦乱跳,一时也意乱情迷起来。

    两人唇舌相交,忘情的亲吻了良久,方学渐这才抱起初荷软绵绵的身子,将她平放到枕席之上。初荷高耸的胸部在丝质肚兜下剧烈起伏,在昏暗的夜色中,另有一番激荡心魄的诱人韵味。

    “荷儿。”

    他的舌头轻轻滑过她细嫩颈项,双唇含住一只玲珑如玉的耳垂。

    “嗯。”

    初荷双唇微启,吐出一声柔媚入骨的低哼,两只柔软的臂膀缠上他的脖子,令人心动的酥胸紧紧贴上他的胸膛。

    “我想看看你的胸。”

    清晰地感受着身下胴体的柔软丰腴,方学渐的双掌从婀娜的纤腰一直滑下去,轻柔地抚摸初荷浑圆的滑溜丰臀。指尖上传来绵软滑腻的触感不停撞击着他心中火热的欲望,下身的宝贝胀得有些发疼了。

    “白天不是给你看过了吗?”

    初荷的脸蛋红得如火烧一般,睁开雾蒙蒙的眼睛,羞涩地望着骑在自己身上的男子。

    “那不一样,而且,白天我没有看清楚。”

    方学渐抬起头,男子浓重的鼻息喷在初荷胸前的两座高峰之上,薄薄的丝绸肚兜被他的鼻息喷得向内凹陷,现出乳峰优美的轮廓。

    “嗯。”

    又是一声娇腻入骨的呻吟,美女偏转头颈,不敢正面迎视他的灼热目光,却连耳朵根子都羞得粉红一片。

    方学渐凑近肚兜下挺翘的山峰,深深吸了口气,一股甜腻的乳香钻进他的鼻腔,陶然欲醉。颤抖的手指在她光滑的后背上摸到了背带的结子,轻轻一拉,丝绸制成的粉色肚兜立时松垮下来。抬起初荷秀发蓬松的榛首,把颈带从她细嫩的脖子上脱下。两座饱满、尖挺的玉女峰在拉下肚兜的一瞬间,清晰地暴露在了他的目光之下。

    初荷的呼吸一时间竟急促起来,高耸的乳峰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羞涩又似活泼地波动着,在昏暗的夜色中似乎散发着某种奇异的眩目光辉。两粒淡红色的乳蒂像鲜艳的樱桃,骄傲地挺立在百合花的中间,含苞待放。方学渐的心脏狂跳,粗重的喘息直接喷在白嫩细滑的肌肤上面,那两粒含苞待放的粉色樱桃似乎正在慢慢胀大、盛开。

    初荷双颊滚烫,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娇腻之极的呜咽,像是再也受不住这种刺激,紧并在一起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开始缓慢搓动。方学渐伸出舌尖,轻轻舔在她的雪峰之上,从峰谷、山腰直至山巅,丰腴的乳峰在他的湿润的舌尖下发出阵阵颤栗,娇嫩的乳尖变得更加高挺。

    天鹅绒般的柔滑触感从舌尖迅速传到他的大脑中枢,全身的每一个感知细胞很快就都分享到了这种愉悦。方学渐周身火热,血液在血管内的流速是平时的三倍。

    “不…要。”

    感觉自己的乳峰被他灼热的口腔整个包容和压挤,窒息般的迅猛快感让初荷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感受着掌下精致滑嫩的玉肌雪肤,方学渐的手掌抚过平滑柔软的小腹,手指上触到了几根细柔的毛发,却是到了少女隐秘的芳草圣地。

    “嗯……啊……”

    心慌意乱的初荷娇吟不已,扭动纤腰,想逃避他的爱抚。

    方学渐张开嘴巴,将她饱满的左乳整个含住,口里登时被塞得满满当当,细嫩滑腻的乳房在口中随着他的吸吮挤压不住变形。殷红的rǔ头在舌头火烫的舔弄下坚硬高挺,带着体温的唾液更是把它湿润得如刚洗净的蜜桃般水灵鲜亮。

    初经人事的美女被逗弄得脸泛桃红,心痒难搔,喘息不止。方学渐的手指已滑上她下身的凄凄芳草之地,灵巧的手指不住撩拨勾划。她的双腿并得好紧,中间竟是一丝缝隙都没有,让他急迫的手掌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方学渐吐出口中湿润润的少女雪峰,唇舌在她身上蜻蜓点水般亲吻而过,慢慢下滑。

    “啊!”

    嘤咛声中,初荷丰盈圆润的双腿终于在他灼热唇舌的不停骚扰下,微微启开一线。开启的一瞬间,方学渐似乎看见美女的大腿根处腾起了一层淡淡的轻雾,鼻中登时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他轻轻分开她的双腿,香气登时更加浓郁,方学渐凑鼻一嗅,正是从她的私密之处飘出来。

    初荷大腿内侧肌肤滑腻犹胜凝脂,天然的粉雕玉琢,白嫩得简直吹弹可破,方学渐灼热的舌头沿着柔和光洁的修长曲线,在上面投下了无数让美女颤栗发狂的湿吻。

    “你那里好香。”

    方学渐重新压上她的娇躯,在她的柔唇上亲亲一吻。

    “不许你看,你好坏。”

    初荷的声音有气无力,湿润的眼波几能滴出水来。

    “嘻,我看都看了,我还要摸一摸。”

    男子停留在纤腰上的右掌,已沿着臀部圆润饱满的曲线,滑到她的两腿之间,手指触碰之处光滑娇嫩,正是她私密处的两片丰美蜜唇。

    “啊,不要。”

    敏感的处女圣地被人闯入,情潮如沸的美女立时娇啼之声大作,小手在身边的竹席上胡乱抓扯,如溺水之人想找浮木救命一般,但席子坚硬滑溜,如何借得上半分力气?

    方学渐伸出中指,在柔嫩的蜜唇上一阵轻挑细摸,逗得美女娇喘不休。在美女近乎浪荡的呻吟声中,两腿之间的香气越来越浓,蜜唇微微开启,方学渐只觉手指一湿,像被涂上了一层滑润的黄油。

    几滴晶莹蜜露,闪着清澈的湿润光泽,从蜜洞里溢将出来,顺着嫩白的股沟流入仅一寸之遥的菊花门。方学渐吐出舌尖,伸入布满细小皱折的粉色菊花门,汲取那几滴香气飘逸的琼瑶玉露。舌尖在菊花门里舔弄一番,才沿着嫩白的股沟滑入饱满的蜜唇中间。初荷发出低低的一声呜咽,痛苦之极又似快活之极。

    方学渐正待进一步举动,屋外的房门突然发出“咚”的一声大响,像是有什么硬物撞到了上面。正深陷情海欲浪难以自拔的两人,俱是大吃一惊,一时手忙脚乱,黑暗之中,匆忙穿衣找裤,好生狼狈。

    **w*w*w**h*a**x*x*s*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