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安琪手脚冰冷,感到自己的心脏几乎就要停止跳动了,空洞的大眼睛呆呆的盯着鲁广男的脸,她现在已经完全被吓傻了,根本什么反应也做不出来……鲁同学如果醒过来!看见自己这副赤身裸体性器红肿的样子!……天啊!让我死掉吧!……

    “没事!怕什么!这小子醉成这个样子……现在你跟他作什么,他清醒了以后完全都不会记得的……”

    秦宗泉嘿嘿笑着安慰她,又伸手拍打了鲁广男的头几下。

    此时此刻,安琪也只能全心企求秦宗泉的话是对的,因为鲁广男的眼皮已经动了一下……

    “头好痛……呼!”

    鲁广男从深沉的黑暗里挣扎着苏醒过来,努力想撑开自己重如千均的眼皮……眼前的景象是一片模糊,眼神根本聚焦不起来,似乎有个乳白色的人影在晃动……

    安琪浑身僵硬的盯着鲁广男半睁开的眼睛,直到它们似乎不认识自己似的眨了又眨,焦点模糊的四下乱转着。她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可随即又感到担心和心疼起来,他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居然连自己都不认识了,身体不会有事吧?

    身后的秦宗泉看到鲁广男睁开了眼睛,立刻狞笑着强迫安琪在他面前蹲下身去,同时两腿分开,露出中间被自己插的红肿的小穴。再用手拍拍鲁广男的脸“小子!清醒点吧!看看你面前这个光着屁股的小妞是谁?”

    “谁?……”

    鲁广男的反应很迟钝,依然没有焦距的晃着脑袋!

    秦宗泉呲笑一声“还能是谁啊!你的梦中情人啊!叶安琪大美女啊!你不是最喜欢她的么?不是爱她爱到发狂么?怎么了,看她光着屁股的样子你就认不出她了么?”

    “不要了……不要这样了……秦科……求求你……呜呜!”

    安琪实在受不了当着心上人被这样的下流羞辱,只能自己扭过脸去任泪水滑落脸颊。

    鲁广男听到安琪的名字明显的一惊,一双眼睛开始更努力的凝聚起焦点,嘴里迷迷糊糊的问“安琪……为……什么?光……屁股?”

    秦宗泉的鸡巴已经硬的象要爆炸了,可他还不准备放过眼前这幕刺激的好戏,“就是那个女警察叶安琪啊!……你爱到要死要活的那个……漂亮的跟仙女一样的!我告诉你啊……她连大屁股都美的不象话呢……”

    他说着一把拉过安琪“来,趴下,给你的小情人儿看看你不要脸的淫贱屁股!”

    “我才不……”

    安琪抽泣着想要拒绝。

    秦宗泉冷哼了一声,威胁道“你要是现在不做,我就叫你在他清醒的时候做个痛快好了!”

    “不……不要!我……我作!”

    女警花面对他的淫威,只能无可奈何的屈服了,她忍辱含羞的背对着鲁广男跪趴下,把自己雪白的肉臀高举到了鲁广男的面前。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白脂香肉,仍然昏昏噩噩的鲁广男显的很有些困惑,艰难的举起一只手试图去触碰……却被秦宗泉一把拍开了。

    “你可不能摸……我是付了钱的……只有付了钱才可以痛快的玩这个屁股!”

    秦宗泉双手炫耀似的用力在安琪的丰臀上揉搓,又轻轻的拍打美肉“你要想玩,也得老老实实付钱才行!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鲁广男搞不清状况的复述他的话。

    秦宗泉猛的揪住安琪的长发,强迫她跪趴着转过身来,把女警泪水涟涟的脸凑到鲁广男面前“因为这个贱人,叶安琪!你爱到骨子里的女人,她根本不是你想象中那个英姿飒爽的女警花……你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你好好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吧,她就是个下流的暗娼和婊子……任何人只要给她钱,就能痛痛快快的干她的骚穴儿?”

    “不是的……你撒谎……”

    鲁广男怔了一下,随即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向往的神情,看着他微笑道“我的安琪……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女人!”

    “呜呜……”

    安琪闻言捂着嘴痛哭了起来。

    “傻瓜!混蛋!”

    秦宗泉先是怔住,随即恼羞成怒的大叫起来,一把按下安琪的头,另一只手用力抽打起她的丰臀和美背“贱货!你告诉他!……你自己告诉他!……告诉他你根本不纯洁,是个不知舔过多少男人肉棒的妓女!”

    “别打……求你不要打了!饶了我吧……我说……我说啊!呜呜……”

    安琪先是扭动身体忍受着他暴虐的殴打,到最后还是哭喊着被迫服从了他恶毒的命令。

    “快说!”

    安琪泪留满面的抬起脸,嘴唇哆嗦着面对着一脸迷茫不解的鲁广男,嘴巴张了几次,终于还是自己把心一横,咬着牙对他小声道“广男……我对不起你……我真的……是个妓女……叶安琪……是……是个含别人肉棒的……妓女!”

    在耻辱感的折磨下,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更几乎是全力喊出了“妓女”这个词!谁知到,这声喊叫竟然好象也把她之前的纠结全给喊掉了,整个人都有点轻松了下来。

    鲁广男听到她的话,脸上的神色先是一凝,随即就生气的连续挣扎了几下,语气急促的否认道“别胡说……你是谁……不许胡说!我不许你污蔑她……你滚开……”

    安琪低下头,思考着自己怎么才能度过眼前的困境,如何才能把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从鲁广男的脑海里除去……

    秦宗泉却依然不死心“你还不相信么……好……老子今天就在你面前干爆这个贱货……看你还相不相信!”

    他一边发狠,一边两手扶正安琪的大屁股,也不管她的感受,就沾着她花茎里残余的津液,狠狠的把自己的大鸡巴又插进了美女警官的肉穴儿。

    安琪此时那里还会有性趣,但被秦宗泉在心上人的面前这么熟门熟路的插入自己的性器,她却只能饱含羞耻的娇吟了一声。随即更暗自用力夹紧了自己的屁股,同时在心里下定决心,决不在鲁广男面前露出被别人抽插出性感的样子。

    秦宗泉骂骂咧咧的动了起来,肉棒突破她阴道壁的重重阻碍开始活塞运动。

    而靠坐在舞台边上的鲁广男,正一脸震惊的盯着眼前的这名姿色绝伦的年轻女郎,她身上除了丝袜和高跟鞋之外已经算是一丝不挂。身体更象一条母狗一样跪趴在自己面前,还把自己肥大的屁股高高的撅起,任由另一个男人从背后用双手抱住,不停的拿啤酒肚和下体猛烈撞击着,肉体撞击还处发出“啪哧!啪哧!”

    的高频率拍击声,汁水沿着她的大腿根不断滴落。

    她用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肩膀,紧紧的颦着秀气的眉头,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是痛苦万分,但那双半眯的水润明眸里却好象潜藏着某种屈服与投降的火焰,她还紧咬着贝齿不想发出呻吟声,但这种忍耐看起来随时都可能会到达极限。

    她是谁?之前脑海里的许多重形象四下飞舞着……终于在他眼前最后合成一体!叶安琪!……是安琪“安琪!……你?”

    他认出我了?怎么办?

    还没等鲁广男喊出接下来的问话,安琪心中已经灵光一闪,她直接就把樱唇凑了过来吻住他的嘴,用自己滚烫的唇舌把他后面的言辞全都堵在了他自己嘴里“什么也不要问……总之,是安琪对不起你……你就当这是个梦好了!只是个淫荡的春梦!……只是梦!就和你手淫时想到我那些淫荡的样子一样……”

    她温柔的在他耳边呢喃。

    “只是个梦么?”

    鲁广男晕头转向的喃喃自语着,脸上的脸色转为柔和。

    “梦个屁啊!……你可给我看好了……老子正在猛肏你心爱的女人呢……干她美的冒泡的大屁股!干她的小浪穴儿……而你却只能在边上看着……”

    秦宗泉牛喘着大喊大叫,大阳具更用力的猛插着安琪下体火热的肉腔。

    可惜安琪和鲁广男此时眼里似乎已经只容的下彼此,对他的叫嚣只是充耳不闻。安琪甚至不再压抑自己嘴里的呻吟和喘息,既然她要给鲁广男一个完美的淫梦,自己干脆就抛开一切尽情享受这禁忌的性爱好了!

    女警官进而开始更主动地迎合起身后男人的操干,把自己的屁股有节奏的向后卖力地挺动,好方便秦宗泉的大阴茎每次都能直捣自己的肉道最深处。

    身体随着身后的抽插起伏,她却把头轻轻枕在鲁广男的肩上,在他耳边放肆的娇喘细语“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好看么……广男哥……安琪正在被别人插穴呢……插的我的阴道都要酥掉了……嗯……好深啊……他好能干……安琪也好丢脸……但是没办法,谁让安琪是妓女呢……是为了钱随便出卖身体的娼妓!怎么样?你感到兴奋了么?”

    “妓女!安琪你真是个妓女么?……你会为了钱和别人性交么!这是梦么?好真实啊……我也……好兴奋!”

    鲁广男已经醉的昏天黑地,现在自然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细微差别。耳朵里听着安琪挑逗的话语,脑子里之前偶然有过的迷乱性幻想再次浮现,下体的阴茎隔着裤子支起了帐篷。

    “呀!广男哥……秦科……秦科这下插到了安琪的子宫口了呢!我阴道里都好酸啊!……”

    女警此时已经完全放开了自身的羞耻感和自尊,开始彻底按着一个下流妓女的标准行事,她一边主动迎合着身后的性交动作,一边还在鲁广男耳边述说着自己性器的细微感受,在用手隔着裤子抚摸他阴茎的同时,还不忘回头用眼神挑逗秦宗泉几下。

    “骚货!”

    秦宗泉嘴不由心的咒骂着!阴茎抽送的更卖力了。

    “啊!啊!广男哥……你快看……看看妓女安琪下贱的表情啊……婊子安琪就要……要丢了……要丢了!”

    安琪既然放弃了自己心理上的抗拒,她那熟透的身体自然很快就被秦宗泉的大肉棒再次推到了性高潮的边缘。

    听见安琪嘴里一个劲儿邀请鲁广男欣赏她达到性高潮时可能的淫荡表情,秦宗泉恼怒的用手左右猛扇女警的臀丘“贱人!我才是付了钱的嫖客啊!你跟那小子发什么浪!”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在嫉妒那傻小子,只愿意认为是他侵犯了自己作为嫖客的肉体权利。

    不满安琪继续赖在鲁广男的怀里撒娇,他直接把她拉起来仰面按倒在地上,命令她以M型抱住自己的双腿,自己则趴在她肚子上发起最后的性交冲刺“干死你……小浪货……把你的小骚穴儿给老子夹紧点……”

    “是……我会夹的很紧的,请您尽情使用安琪的小穴好了……请用力一点……嗯……”

    “秦科你好棒……好会插穴……大肉棒好厉害啊!人家的贱穴儿要坏掉啦!……”

    已经完全放浪形骸起来的安琪用甜的发腻的声音恭维着他的强大性具,同时还不望扭头对醉眼观战的鲁广男送出一个媚笑“广男哥……你就……好好看着秦科把安琪的魂儿操上天吧!”

    “你还对他笑什么?”

    秦宗泉吃味的用手扳回她的头,自己低下头去含着她乖乖吐出的小舌头用力吮吸起来,下体则含着怒意更加的狂抽狠插。

    “小婊子!爽不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