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秦宗泉只解了几颗扣子,就不耐烦的放弃了,改为把她的上衣和衬衫一起往下用力扒开,裸露出安琪雪白瘦削的双肩,还有上面两条细细的胸罩肩带……

    男人在动手脱她衣服的同时,嘴里还在不停嘲讽着她“怎么不是变态……你前面刚拒绝情郎的求婚……马上就和其他男人在同一个地方卖淫性交!……哈,你还真是骚的过分呢……不过,我居然很喜欢这个!”

    他紧接着又把安琪上身的衣服更用力的往下拉,女警胸前那两颗饱满的大白兔终于从脱落的胸罩里猛的弹了出来,一对圆大的巨乳带着惊人的弹性和沉甸甸的质量感皮球般上下蹦跳了几下,随后就被男人用粗糙的大手一把握住了……

    女警胸部滑腻的肌肤上带着几乎让人手指融化的美妙触感,在秦宗泉手心里跳动磨擦着,那傲人的重量和体积都让他发出一声陶醉的长长叹息“……真软啊!这就是全警局男人都意淫过的奶子呢!……鲁广男那小子命倒好……可以天天揉你这对超级爆乳!……”

    “我们没有……那个过!”

    小女警下意识的微微挺起胸,好方便秦宗全用手揉搓自己的乳峰。小嘴里还在喃喃否认着他的指控。

    “别骗人了!……对着这样的身体!没有哪个男人能忍住的!你们俩上床的次数应该数都数不清了吧!”

    男人满口赞叹的用双手肆意玩弄着安琪胸前那对充满弹性的豪乳“真大啊!……真是让人受不了!……”

    每次只要他手上微一用力,安琪白皙的乳肉就会立刻深陷下去,从两面牢牢包裹住他抓揉乳房的手指。但只要他略一放松,一切又都猛的弹跳出来,迅速恢复成之前那不可思议的傲然形状。男人越揉就越是兴奋起来。

    安琪则烦恼的紧皱着自己秀气的眉头,长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着。她在秦宗泉贪婪的大力揉搓玩弄下来回扭动身体,小嘴里越来越急促的吸着气,鼻子里更发出恼人的鼻音。

    不可否认,这具身体的奴性已经被罪犯们开发的相当完全了,一个不停用言语侮辱自己的讨厌男人,只不过是玩弄了几下乳房,安琪胸部尖端的小乳头竟然就慢慢变得坚硬起来,周围那一小圈淡粉色的乳蒂,也挑衅似的微微肿胀突起。

    “真是丰满的过分啊!比看上去还要过瘾……哈,乳头已经硬了呢!小浪货!是不是一提到你的情郎你就特别兴奋呢!”

    男人捉住美女警官的乳房反复拍打着,看着安琪的一对大白奶在自己的手里变换出各种淫靡的形状。

    “不是……人家才没有!”

    安琪忍耐着胸口麻痛的波浪,表情凄艳的否认着。

    秦宗泉看她这一副双颊火红的迷离样子,更忍不住兴致大发,大手袭胸的同时还强硬的命令她“来,咱们再来接吻吧……就象你亲你的小情人那样吻我……”

    安琪没办法,只好再次忍辱含羞的把自己的樱唇凑向了这个家伙,开始仔细的用心爱抚起男人坚硬的嘴巴,甚至还把自己的小舌头也送到秦宗泉嘴里给他吮吸舔弄,乌黑光亮的长发在她脸侧凄美的摇摆着。

    这对彼此纠缠的男女如此激烈的热吻爱抚着,秦宗泉很快就再次兴奋起来“真是极品享受啊……叶安琪!我真有点羡慕鲁广男那家伙了……快……你摸摸的的小弟弟……他已经等不及了呢!”

    他强拉着安琪的一只小手下伸,在自己裤裆隆起的部分上来回的磨擦,布料下那滚烫铁硬的巨大柱状物让女警花心里也猛的一跳——他真的好大啊!

    感觉到对方这个东西的尺寸,安琪心里又恨又怕,禁不住双腿膝盖一软,就这么跪倒在了秦宗泉的身前。

    “怎么了……小骚货!这么快就等不及了么?”

    男人哧笑着,还顺势把自己高耸的裤裆在安琪的脸蛋儿上顶了几下“别心急,咱们后面的时间还多着呢!……”

    双手按着男人两侧的大腿,看着那凸起的布料尖端一小片的湿润。安琪害羞的几乎就要昏死过去。可眼前这可恶的男人却根本不会放过自己……

    “替我脱裤子!”

    秦宗泉沙哑着嗓子命令。

    安琪迟疑了一下,双手颤抖着哆哆嗦嗦的开始替男人松开裤带,随后又拉开了金属拉链……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根猩红粗长的肉棒子就直挺挺的弹了出来,“啪!”

    的一声直接拍在她一边的脸上,一股浓厚腥臭的男性体味立刻充斥了她的鼻腔。

    “怎么样……这个家伙,应该能让你爽上天吧?”

    秦宗泉得意的怪笑着,还炫耀似的把大肉棒在安琪面前转着圈晃动。看到安琪想要仰头躲避,他马上一把抓住安琪的头发,强迫她继续面对自己直挺挺的大阳具。

    随着事情的不断发展,此时的秦宗泉已经越来越表现出自己霸道的一面,他不顾女警脸上厌恶的神色,直接把自己狰狞闪亮的大龟头抵在了安琪柔软的嘴唇上,呵斥命令她道“贱婊子……不许躲,给我好好舔舔老子的小弟弟……”

    “可是……好……好臭!”

    安琪眉头紧锁着抗议。

    “少废话!都做妓女了!那还有什么可挑剔的……鲁广男的鸡巴就没味道么?快点舔啊,难道你想我把你出来卖淫的事也告诉鲁广男么?还是……他本来就已经知道这些了?”

    秦宗泉满脸卑鄙的威胁着。

    听到这话,安琪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了,难道眼前这个恶劣的男人今后也会充满自己的生命了么?她沮丧无力的思考着!知道这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这也许就是自己连累到林姐一起堕落的报应吧!她就这样自暴自弃的想,同时也乖乖地张开了自己的红唇整个含住男人的大龟头…………四下聚光灯照射的舞台正中,安琪就那样上身半裸着跪在高大男人的脚下,雪白的身子背向观众席,瀑布般的长发在她光洁如玉的裸背上轻轻荡漾。

    她身前的男人用一只大手攥住她的两只手,把女警的手臂一起高高拉起,另一只手则拉住头发操纵着她的头部,把她的口腔当作性器一样反复挺动着自己的腰部,胯下粗大的阴茎在美女警官的小嘴里快速地进出着。

    小女警则颦着眉,努力吞吐着男人丑陋的性器,纤细的腰肢象奴隶一样摆动,胸前那对尺寸惊人的双乳,也随着她身体的晃动而有规律的上下弹跳着。

    面对着秦宗泉青筋凸起的巨大凶器,安琪已经暂时忘却了自身的巨大屈辱与之前的种种难堪,她现在只想完全运用起这些天以来学到的那些口交技巧,以避免对方的粗暴举动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更大的伤害。

    她认真的半仰着头,把自己娇嫩的嘴唇主动围成一个圆形,尽力模仿成女性阴道口的样子,好让对方龟头的肉棱部位每次抽送中都能受到自己嘴唇的刮擦刺激。

    每当阴茎深入到她的口腔,小女警就会卖力的收紧两边脸颊,用尽全身的气力去包裹吸吮整支肉棒,她温热的口腔黏膜也和滑溜的小舌头一起用力挤压粗大的棒身,好让整支阴茎都能感受到被死死箍紧的特别快感。

    一旦阴茎被男人抽出自己的口腔,她那灵活的小舌头就会也随之伸出嘴巴,充分利用对方两次抽插的间隙,精灵般灵活的舔弄着男人龟头的下部和尖端。

    她甚至还会时不时的用嘴唇暂时拒绝对方阴茎的某下刺入,好从侧面用自己粉红色的舌面在男人龟头敏感的凸凹表面上来回的磨擦卷动。直到把秦宗泉那狰狞吓人的大龟头都用口水涂的亮晶晶的。

    秦宗泉很快就被她这种富有超人技巧的口交弄的屁股乱颤,时间没过多久,他嘴里就哼哼哈哈的胡乱开始呼喊起来。“哈!呼……爽死了……你的嘴巴爽死人了!简直和小穴儿一样啊!”

    他一脸满足的低头盯着胯下女警那既绝美又受虐的可怜表情,得意万分的宣泄着自己脑子里的负面情绪“该死的臭婊子……想想你以前在老子面前那副趾高气扬的骄傲样子!……再看看你现在的这副德行!……”

    “哈……叶安琪!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让你再摆那绝色美女的臭架子!……让你傲!啊哈……还不是只能乖乖吃老子的鸡巴!……老子干死你……干死你个贱货……”

    他一边肆意的辱骂着安琪,一边更用力的摆动下身。看着女警脸上现出痛苦难耐的神色!他兴奋的哈哈大笑!这可真算是一场完美的复仇啊!

    这样又抽送了几十下,他开始激动万分的双手抱住安琪的头,更加加快了自己下体活塞运动的速度,每一次都试图把粗大的阴茎尽力的前顶,好深深的穿刺到美女警花敏感的喉咙深处“……哈……吃吧!吃吧!好好吃老子的鸡吧……呼呼!”

    他这样毫不怜悯的粗暴深喉,让安琪面临着极大的危机,她不得不用自己暂时获得自由的双手尽量的推拒着男人的大腿,希望能减轻对方冲刺的力度。而自己的脑子里则在努力回忆着之前在红蜘蛛胯下的假阳具上学到的那些窍门。

    这个时候,男人那腥臭的阴茎每次顶入安琪喉咙深处,都会让她感觉到难以忍受的一阵恶心和呕吐感,她也只好尽量放松自己喉部的肌肉,希望能减少喉咙排异反应的影响,同时也让呼吸的节奏尽量去配合对方阴茎抽插的频率,以避免自己被插入的肉棒突然窒息。

    但即使如此,每次承受肉棒的死命攻击时,她的身体还是会发出痛苦难受的呜咽声,口水也随着干呕的动作流到了嘴巴外面。

    就这样又勉强坚持了快两分钟,就在安琪感觉自己再也承受不了的的时候,秦宗泉在她窄紧的喉咙腔膣的压迫下,终于也达到了射精的顶点。

    男人黝黑的肤色涨的通红,脸上的表情极度的扭曲着。他把插在女警嘴里的阴茎用力拔出来,自己用手掐住阴茎的根部快速撸动,嘴里低声嚎叫“贱人……张开嘴!快张开嘴!把你的舌头伸出来……快点!”

    安琪眼神幽怨的看了一眼他丑陋的脸,认命的跪在那里仰起了自己俏脸,在他膨胀脉动到极限的大龟头下边张大了嘴巴,同时还伸出自己灵活的舌头,用舌尖飞快的轻点突刺他龟头最顶端那敏感不堪的马眼儿。

    她嘴里甚至还报复似的故意用公式化的浪语淫声刺激着对方最后的神经底线“秦科……请您射出来……全都射出来给安琪!求你了!求您全射给安琪!”

    “啊啊!……你这不要脸的……贱货!啊啊……射……射了!”

    秦宗泉弯着腰,咬牙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彻底崩溃了,涨大的阴茎上下抖动,汹涌浓稠的黏液以惊人的气势喷射了出来。

    他的一大股白浊腥臭的精液直接就喷到了安琪张开的小嘴里,另有很多更直射到她的俏脸上,鼻子上,甚至眉毛和头发上。把美女艳丽的的娇颜糟蹋的不成样子。

    “呼……”

    爽快的射精过后,秦宗泉身子踉跄不稳,嘴里也剧烈的喘息着。

    他最后还意犹未尽的用半软的阴茎在安琪涂满自己精液的凄惨俏脸上拍打“哈……叶安琪小姐……你口交的技术真是……呼……老子以前从来没这么爽过!你……你平时也给鲁广男这么吸的么……真是折寿啊……”

    “呕……”

    安琪忍着恶心想把自己嘴巴里的精液吐出来,同时还想要用手擦拭自己脸上那黏糊糊的大团液体。哪知却被秦宗泉一把拉住了手“先别擦……让我再欣赏一下好了!能颜射你这样漂亮的女警宝贝……这可是男人一辈子的骄傲呢!”

    他一边委琐的笑着,一边还试图把自己湿漉漉的肉棒再强行塞回到安琪的小嘴里“再用嘴来帮我吸一下,你们妓女通常不都是这样帮客人清洁鸡巴的么?你也肯定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了吧……来……乖一点!用力吮!”

    安琪拗不过他,只好再用嘴把他那丑陋大家伙含住,卖力的前后吮吸舔舐一番,直到把阴茎和龟头上面残存的精液和污物都彻底清理干净,紧接着还在秦宗泉的命令下伸出了舌头,给他看自己粉红色的舌尖上黏附的那些恶心的白色液体。

    直到这个男人最后表示满意了,自己跌坐到一边去休息。小女警才算有机会略微整理一下自己,用自己衬衣的下摆擦拭脸上那些热乎乎的体液。

    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彻底丢掉幻想的安琪索性已经放开了。一边擦着脸,她心里一边在想着自己怎么才能尽快完成罪犯们交待的这件屈辱的任务,快点做完它,自己也好早点离开这个伤心地,也离开眼前这个讨厌的男人。

    秦宗泉坐在一边喘息略定,顺势站起来踢掉了自己脚边的裤子,光着屁股走过来,把安琪半抱着从舞台地板上拉起身。惊异的打量着她那被自己精液滋润的更加妖艳绝伦的美貌,他也顾不上那些许自己残留在她嘴角上的子孙了,再次嗯嗯唔唔的和她亲起嘴来。

    一只手托着安琪警裙下的屁股,一只手还在抚弄着她胸前弹跳的巨乳,他嘴里一边啧啧有声的吮吸她的嘴唇,一边挑逗道“宝贝儿……咱们再来上第二回合怎么样……这次保证让你也爽死!……”

    安琪正尽量配合的用双手环着他的脖子,主动和他放荡热烈的舌吻着。耳朵里忽然听到他这么说,她禁不住强压下自己心中的反感,带着惊讶的问“秦科你好厉害……唔嗯……这么快就又可以了么?……唔……”

    听到怀里的大美女惊异于自己的性能力,秦宗泉一下就觉得自己下身再次火热起来,用手摸摸胯下那仍然半硬不软的阴茎,他索性把眼前被自己吻的樱唇红肿的女警花扳转过身去,命令她“来……小骚货,弯腰!把你的大屁股撅起来!”

    被这样奴隶般的对待,安琪反而呼吸急促了起来,她顺从的用手扶腿弯下了自己的蛮腰,那被灰兰色警裙紧紧包裹住的完美玉臀立刻就被向后凸显了出来,绷的几乎要裂开的窄小布料死死的箍住两瓣水蜜桃般滚圆肥润的大屁股,还在秦宗泉面前诱惑的微微摆动着。

    “老天……简直完美啊!你这个大屁股……”

    秦宗泉死死盯着她的臀部,近乎崇拜的用手轻轻描画着那浑圆的轮廓,手心体会着薄薄的布料覆盖之下那种结实的饱涨感“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出来卖淫了……叶安琪……你有这样好色的身体,鲁广男那种没用的小白脸根本就满足不了你吧?”

    “才……不是呢!”

    安琪翘起的屁股被他摸的痒痒的,尊严又被他这样下流的评论着,不由自主的,一丝奇异的背德快感从她大脑里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扩散开,让她的脸也更加红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