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范露露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算了……姐也不想太为难你了!既然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你现在就给我出去,把你遇到的第一个男人拉到这里来吧!”

    她说着,用手一指舞台上聚光灯照亮的那块区域“就在这……在你的小情郎对你表白心意的浪漫地方……完成你生命中第一次真正的卖身吧!”

    安琪再次被范露露的命令惊呆了,在这里!难道自己就要在这里!在鲁广男温柔的宣誓他爱自己的地方,为了钱和随便一个别的男人性交吗?

    “我……”

    她感到内心的什么东西似乎在一瞬间破碎了,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范露露盯着她的表情,脸色渐渐转寒“怎么了……你刚答应我的事这么快就不算数了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鲁广男发短信啊!你猜猜……他收到你这些光屁股视频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不!……”

    安琪仿佛刹那间惊醒过来“我做……我愿意做!”

    可话一出口,她的眼泪就随之流了下来。

    “很好!”

    范露露满意的点点头,张手把安琪揽在怀里。还用一只手在她高耸的胸脯上狠狠抓了几把“哈!有你这么棒的成熟肉体,我们不好好拿来挣钱可就太可惜了!”

    “可……这样……好过分啊!”

    安琪忍不住委屈嗔怒的看着对方。

    范露露一边胡乱安抚着她不稳定的情绪,一边还拿手在安琪被警裙包裹的屁股上乱摸着“好啦!好啦!别再使性子啦!作性奴就是这样……没办法自己挑客人的啦!唔……看看你这个大屁股,至少都要卖一万块……”

    “要是……那个人……他告诉了别人……我该怎么办?”

    安琪强自忍耐着轻轻摆动臀部,想要甩开她轻薄的怪手,嘴里提出了自己最担忧的问题。

    范露露却毫不在乎的哼了一声“那个我可不管!你自己的事自己想办法!”

    说着她又抬手捏了安琪的脸蛋一把“就凭你这骚狐狸的小样,用上你这几天学到的那些风流手段,还怕那些臭男人不乖乖听话!”

    安琪终于还是只能屈服了,不得不准备面对自己这场无可挽回的灵肉考验。

    范露露则对这一切显露出了极大的兴致,她先是借着舞台上的灯光主动帮安琪补了补妆,把她之前的淡淡的唇膏和眼线涂得更浓艳了些,又用自己的粉扑给她苍白的脸蛋打上的轻微的腮红,最后才满意的退后一步仔细端详了一下,轻声笑道“这就对了……这才有个去做妓女的样子!”

    安琪无视她带着羞辱性的言语,整理了下身上这套性感的加料警服,尽量挺直了自己的身体,带着一种慷慨赴死的神情慢慢向小礼堂的大门走去。

    范露露跟在后面喊道“记得把通话器带好啊宝贝儿!嘿嘿……姐姐我可是很喜欢偷听别人办那种事儿的!而且你也不要想着应付差事,有什么动静,我在这边可都听的清清楚楚的呢!”

    “是!”

    安琪闻言脸上忍不住又是一红,咬牙答应着。她藏在耳朵孔里的小麦克风随即也“哔!”

    的一声响,已经被范露露遥控打开了。

    来到门口,她忐忑不安的把头半探出礼堂的木门,发现外面的走廊里依然空无一人。安琪见状禁不住自欺欺人的松了口气。就好象死刑犯被暂时判了缓刑一样。

    虽然心里明知道自己早晚都肯定会遇到一个男人,屈辱已经不可避免。但是那种对命运未知的恐惧依然让女警花感到心慌意乱。

    她无精打采的走向七楼的电梯,脑子里的疑问还在不停的盘旋着“会是谁?到底会是谁?……”

    安琪按下楼层按键等待了片刻,面前的电梯在七楼停了下来。微一停顿,两扇电梯门就缓缓向两边打开了……

    安琪刚要抬脚迈进电梯,全身却猛地一颤,“呀!”

    的一声惊叫出来。

    电梯里那个男的也被她吓了一跳,踉跄着后退了一步,睁大眼睛愣愣的看着她。

    安琪盯着眼前的中年男警,全身都紧张到肌肉疼痛。这个人!就是自己要……的那个人了么?她想到这里,浑身泛起一股深沉的乏力感。

    “秦……秦科长!”

    这是一个的四十多岁男子,外貌高大阴郁,方方的脸上和大手上皮肤粗糙黝黑,再加上他健硕的身材和宽厚的背部,看得出应该是常年坚持锻炼的结果。没有带警帽的脑袋上露出一头短短的发茬。

    “叶小姐?”

    来人也从刚开始的惊吓中反应过来,随即又疑惑的看着安琪问“你自己跑到七楼来干什么?”

    “我?……”

    安琪被他问得一时语塞,只好主动去反问对方“那……秦科长你又来这里干什么?”

    “今天下午有个会!我来看看会议室的投影设备……”

    那人一边回答,一边偷偷用目光在安琪玲珑浮凸的身材上来回扫视着,眼里还隐隐露出迷醉的神色。

    “啊!”

    安琪被他看的浑身僵硬,这才猛然醒悟过来,急忙往电梯门边上让了让“不……不好意思……”

    “没关系……”

    那个秦科长恋恋不舍的从她身边侧身经过,两人身体交错的时候,他甚至还过分的抽了抽鼻子,似乎在捕捉安琪身体上传出的味道。

    “叶小姐!下次有空来我们三楼后勤科玩哦……要是电脑电话什么的坏了,给我打电话啊!”

    男人出了电梯没,又回头和她客气着。还借着道别的机会狠狠的剜了安琪饱满挺拔的胸部一眼,这才慢吞吞的转身往走廊另一侧的会议室走去。

    安琪站在电梯门前没有动,呆呆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此时耳机里却突然传出范露露那不耐烦地声音“你怎么了?小贱人!忘了我的命令了么?我可是听到有男人说话了……你别想蒙我,快点办事!”

    “可是他?……”

    安琪满心为难的皱着眉头。

    “到底是谁啊?”

    范露露好奇的问。

    “是……秦……秦宗泉!”

    安琪咬着下唇报出男人的名字。

    “他?”

    耳机另一边的范露露先是一愣,随即就咯咯咯地笑起来“是后勤室那个绣花枕头么?不错啊这家伙,今天居然有命得了你的头彩!”

    随即她又象想起了什么,迟疑了一下才道“让我想想……对了,他不是好像以前还纠缠过你的么?最后还闹到他老婆那……让他在局里丢了大人的!”

    “嗯!”

    安琪在鼻子里应了一声,红着脸低下了头。

    原来她刚进警队的时候,这个性好渔色的秦宗泉还打过她的歪主意,没事就送点东西或者约她出去吃饭什么的。安琪那会给他个有妇之夫好脸色。也不管别人说他关系硬什么的,直接就把他撩拨自己的电话给录了音,用邮件传给了他在检察院工作的老婆。

    结果秦宗泉的老婆跑来找到局长大闹了一场,让秦宗泉很是下不来台。

    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他老丈人是市政法委的主要领导,此人是靠着裙带关系才当上这油水丰厚的后勤科长的。他在家里没地位,偏偏还喜欢在单位钩三搭四的,直到被安琪治了这一次,才表面上收敛了许多。

    这姓秦的自从吃了这个大亏,在单位里自然只好夹着尾巴做人了。不过此人脸皮很厚,平时见了安琪的面还是嘻嘻哈哈的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之前和安琪有着这样的过节。

    就这样一个虚伪好色的家伙,现在要让安琪去主动对他做出丢脸的淫行!即使是女警花本人对命运已经有所觉悟,这也依然还是一件艰难的工作。

    可范露露根本不管这些,她反而觉得这个目标很不错。

    “快去和他说啊!小贱货……反正这小子有钱,对你又早就流口水了!你多敲他一点也没问题的,老娘我最近看中的一款包,能不能买的起就看你下面的了!”

    “可是……我!”

    安琪困扰的把头靠在墙壁上,想用现实的理智来压服自己抗拒的情感。虽然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很多讨厌的人品尝过了,但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可能的占有依然感到本能的恶心。

    耳机另一边的范露露一看软的不灵,就再次祭起了屡试不爽的法宝威胁起她来“记得呦!你要是违反承诺的话……我刚刚对你的承诺可也就不算数喽!鲁广南那边……我劝你还是想清楚的好!……”

    安琪万般无奈的长出了一口气“好……我去!”

    她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

    起码……这个人还很怕老婆,自己和他完事过后暴光的危险也就少了很多!

    就当自己是被野狗咬了一口好了……安琪也只好这样自己安慰着自己。

    做出决定的女警开始一步一步的向着走廊尽头的会议室走去,她感觉自己膝盖软软的完全使不上力气,就好象在奔赴刑场的死囚一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