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你……干什么?”

    看到他如此郑重的样子,安琪放下的心再次被揪了起来。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知道我没什么大出息!人长的也不帅……”

    鲁广男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来对她倾诉,可能是由于紧张,话说的磕磕巴巴的。

    “……我赚的钱也不多,更没什么别的特长。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没法给你好的生活……”

    “不是的……”

    安琪垂下眼帘轻轻摇着头,她已经明白眼前男人要作什么了!

    一种深沉的悲哀和绝望涌上女警的心头。

    “你那么漂亮,那么可爱……我知道很多人追求你,也都比我更好更有实力……可……我就是放不下你!安琪!本来我还不敢和你说的……可……这次这么久都联系不上你,看不到你的样子……我的心……”

    “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好么!”

    安琪强忍着对他吐露真相的冲动道。

    鲁广男猛的上前拉住安琪的手,自己另一只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件东西,一把塞进安琪的手里“这个给你!……”

    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安琪的眼睛轻声道“安琪!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的快要发疯了!答应做我女朋友好么?给我一个机会!……求你!”

    安琪怔怔的摊开自己的手掌,在强烈的灯光下,一条小巧精美的金属项链静静的躺在她的掌心上,一颗淡粉色的心形水晶挂饰也在强光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我……买了好久了,只是……一直没敢送给你!不值什么钱的!怎么样?样式很俗吧?”

    鲁广男不好意思的解说着。

    “没有……很好看!”

    安琪呆呆的盯着那项链。现在就算她还没有彻底爱上这个男人,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被对方的真诚所打动……可是……

    “带上吧!”

    鲁广男满怀期待的看着眼前的美人。

    安琪脸色苍白的握着那项链,自己内心却象是翻滚的火山岩浆般绞痛不堪,过了好大一会,她才终于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自怜和愧疚。把项链又放回到鲁广男的手里,摇头道“不……我不能要!”

    鲁广男整个人都象被五雷轰顶了一样呆住了,嘴唇蠕动了半天,才艰难的看着她问道“为什么?”

    安琪把头转向一边,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我……不能做你女朋友!”

    鲁广男脸涨的通红,眼神里更完全失去了冷静,大声吼道“为什么?安琪!为什么?难道……是你有别人了么?……安琪!你告诉我!”

    安琪闻言先要摇头,可随即又好象想到了什么,咬着牙点头道“对……你说的对!我是有男朋友了!……我非常……爱他!不会因为你而背叛他!”

    “他……是谁?”

    鲁广男的脸色在灯光下变的煞白,低沉着声音问她。

    “这不要你管……”

    安琪眼神朦胧的看着对方,双手死死的攥着拳头,连指甲都深深的刺进了肉里“反正……他人比你帅……也……比你有钱!”

    鲁广男听的一怔,双肩瞬间就垮了下来,喃喃的重复道“比我帅!比我有钱!……我明白了!我懂了!”

    安琪也终于崩溃的背转过身去,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此时的表情“对……你现在知道了,我就是个只知到要钱的坏女人!是个爱慕虚荣的人!象我这样的女人……是不会看上你这个穷小子的!”

    鲁广男整个人的气息都彻底的颓废了下来,只在嘴里小声的嘟囔着“钱……我爸妈也很有钱的……安琪你忘了么?”

    安琪吸着鼻子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故意寒着脸道“你父母的钱又不是你的……要不……你现在就给我五百万!”

    她有意半仰起头,水莹莹的眼挑衅的看着对面伤心的男人“只要收到钱……我们马上就去宾馆开房!”

    “你……”

    鲁广男目光通红的瞪着安琪,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半天才终于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混蛋!”

    他猛的抬手把手里握着的项链狠狠摔在地上,不顾一切的转身跳下舞台,大步流星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小礼堂,身后摔上的大门发出“咣!”

    的一声巨响。

    安琪静静的看着鲁广男离开的背影,感觉舞台下那的黑暗的观众席就仿佛一张乌沉沉的血盆大口,直接把自己整个人都一口吞噬干净了。她就那么眼神空洞的呆立着。似乎连意识也和对方一起消失不见了。

    谁知就在此时,观众席边上的一个角落里,却突然响起了一阵突兀的拍手声。

    范露露那带着阴郁气息的身影,一边鼓着掌,一边慢慢从阴影里走到了舞台的前面。一身标准警服警裙的她,此时看起来倒更象是一个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魔。

    “范姐!……你……你怎么在这里?”

    意外的看到范露露现身,安琪惊恐的睁大了自己的明眸!刚刚她和鲁广男的情绪一直都非常激动,根本都没有注意到还有别人也偷偷潜进了这间小礼堂。

    “哈哈……我要是不在这里,那还能看到你们演的这出好戏呢!”

    范露露笑吟吟的盯着美女警花惨白的脸。

    “你……你看到了什么?”

    安琪忍不住小声问。

    “自然是全部都看到了!”

    范露露嘿嘿一笑“想不到鲁广南那傻小子,还真是个痴情种子呢!”

    “别提他了,我……是不会喜欢他的!”

    安琪表情故作冷静的说,她实在不想把无辜的鲁广南也卷入到自己身边这罪恶的旋涡中来了。

    范露露哼了一声冷笑道“不过……看不出来啊小安琪,你居然很有演戏的天赋呢!居然这样就把那个傻蛋护花使者给打发了……呵呵!……”

    她一边说。一边迈步款款的走上舞台来,围着安琪转了半圈,又上下打量了她半天,最后才着站到安琪对面,盯着她的眼睛讥笑道“……不过……对上自己的爱人,不是要完全诚实才可以么!你为什么要对他隐瞒自己的这些事呢?”

    安琪羞怒的看着舞台阴影中邪恶的女人,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她宁愿死,也不会希望那个爱着自己男人知道自己身上所发生的这一切。无论对鲁广男还是对自己,那景象都实在是太残酷了。她现在宁可自己一个人永远沉沦在欲望的深渊里,也不要再与自己在意的人有任何的牵扯。

    安琪不说话,范露露却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其实要我说……你刚才就应该在他身上完成今天的任务就对了!”

    范露露故做惋惜的眨着眼睛“那样的话,你有了完美的第一次卖春经历……他也如愿以尝的得到了你这个美女!看!多感人的爱情故事啊!可惜你自己没把握住哦!”

    “我不想再提那个男的了!你也别再说他了”安琪抿着嘴唇,假装不在乎的这样说道。脸上更尽量维持着漠然,希望让范露露放过这个刺耳的话题。

    可范露露却偏偏根本没有罢休的意思“安琪!你要不要再考虑下……我看他做不成你的情郎,转做你的熟客也不错哦!反正男人们最喜欢的不就是你这副肉体么!再说了……我知道有不少男人都喜欢看自己最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干呢!……万一他也……”

    “算了范姐……求你别说了……我真的不想听!”

    安琪实在无法忍受范露露嘴里如此下流的评论鲁广男,被迫出声打断她下面的话。

    范露露闻言把两手一摊“你让我不说可以,可夫人交待你的任务怎么办?”

    “任务!”

    安琪听到这个刺耳的词,立即屈辱的咬紧了牙关。

    “对呀!……”

    范露露一脸不耐烦的看看手表“已经十点多了……你和林贱人两个却都还没有任何行动,连刚才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也给我放过了!你让我怎么和夫人交差!你知道……夫人给的期限可是十二点哦!”

    “我……”

    女警花沮丧的低下头。那种自我作践的丑事,她无论怎么自我催眠,终归还是难以横下心去完成它!更何况刚刚还有一个男人在这里对自己真心的表白过。这种定位的转变实在是太剧烈太无情了!

    范露露双眼满是玩味的看着她,冷冷笑道“难道说……你不怕夫人发火了么?还是……想要我把你的这些丑事都告诉给鲁广男!嘿嘿!他要是看见了你伺候那些男人时的淫荡样子,肯定会嫉妒的发狂吧!”

    “不!不要!……求求你!”

    安琪一下就被彻底剥开了自尊的面具,她在范露露得威胁下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双手一把拽住范露露的衣襟下摆苦苦哀求“我……我什么都听你的……范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替我保密……不要告诉别人!”

    “真的么……真的是做什么都可以么?”

    范露露似笑非笑半歪过脸,故意凑近了她的面孔戏谑的发问。

    安琪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修长的睫毛都微微的颤抖着,嘴里自暴自弃的回答“是……是的!……什么……都可以!”

    “哈……我就说你肯定会听话的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