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老爸……要不我们比比!看咱们谁能先让这两个婊子丢出来……”

    马脸一只手拉着叶雪的头发,一只手前探捏住她的一颗肥乳,腰部快速的来回挺动。同时转头对老马头提出了自己香艳的挑战。

    “好……好啊……呼”老马头可不象儿子那么轻松,他的肉棒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了。可是作为一个男人,他自然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在性能力上主动认输,只好咬着牙关忍住射精的冲动。嘶吼着继续进攻美女警官那白皙完美的大屁股。

    不过这种强自的忍耐并不是太管用,他涨大的肉棒被安琪滑腻的阴道象握手一样一圈圈的死死箍住,每一下抽插都会给他带来欲仙欲死的无穷快感。只又抽插了一百来下,老头子就满脸扭曲的瞪着水泡眼,大手僵硬的捏着安琪的屁股蛋,咬牙切齿的干嚎起来“……臭婊子……哈!……夹紧你的浪穴儿……快夹紧你的小浪穴儿!……”

    胯下的大鸡巴更玩命的全力撞击着,仿佛要把女警花的下体彻底捣碎。

    “啊啊……我要死了……要坏掉啦……饶命啊!”

    几乎失去理智的安琪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穿着长靴的美腿紧紧绞着对方的肩背,情不自禁的耸动着腰臀迎合他激烈的抽送。俩人的性器飞速磨擦,肉体滚烫的就象要融化了一样。

    “啊……不行了!老子要射了……要射了!”

    老头挺着自己老朽的大肉棒,用濒死的力量高速抽插着年轻女警美丽的花唇,嘴里突然暴出崩溃似的大吼“臭婊子!快求爸爸!……求爸爸把精液射进你的肉壶里!快求我!”

    “不要……求求你……不要射进来!”

    安琪在迷乱中哀求,阴道也开始猛烈的痉挛。

    “不要脸的臭婊子……你就是夜壶……一只盛男人精液的肉夜壶!”

    老头紧紧抱住了女警花的肥臀,夹在安琪阴道尽处的大龟头开始一阵阵收缩。

    “不!……”

    女警花下意识夹紧了自己的肉壁。

    “婊子!好好接住爸爸的精液吧!啊啊……射啦!”

    老头全身打摆子一样哆嗦着,干瘦的屁股反复的收缩,胯下的肉棒猛的涨大到极限,一波波脉动跳跃着,大股黄白色的浑浊精液喷涌而出,无情的灌注到美貌女警的身体最深处。

    “啊!……”

    一美一丑的两具肉体,同时颓然无力的摔回到乱成一团的床单上。老马头干枯的上身整个压在安琪丰腴的肉体上,汗津津的一动不动。下体的肉棒还插在美女的身体里,随着高潮的余韵微微抽动。

    又沉默了片刻,恢复了意识的年轻女警开始嘤嘤哭泣起来。她身上的老头则眯着小眼睛又回味了一会儿刚才的那种绝顶享受,这才勉强支撑着坐起身来。他贪心不足的用手拨弄了几下女警的双乳,不耐烦的训斥道“贱货你哭什么?做妓女伺候男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么!看看你妈……被我儿子肏的都要升天了!”

    原来就在老马头在安琪阴道里射精的时候,马脸和叶雪两人的性交也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美女人妻的性欲已经完全被对方刚猛的抽插所点燃。两人动作的配合也渐入佳境。不过马脸可是正值年轻力壮,远不是他外强中干的老爹可比的。

    就在老马头和安琪完事没多久。他就顺利的把女医生也送上了绝顶的性高潮,让对方在狂呼乱叫中丢出了大股阴精,整个人都陷入了近乎半昏迷的状态之中。

    叶雪软绵绵的身体被马脸抱着,恶作剧似的抬起来直接压到了安琪身上,母女俩的身体相互叠压着,两对巨乳彼此淫靡的互相拥挤压迫。就在这种四目相对的狭小空间里,仍然还不太清醒的叶雪眯缝着眼睛,满面春情仔细的端详着女儿,上下打量那既布满泪痕,又因情欲而盛开的如花娇颜。

    她一边嘴唇哆嗦着忍受下体的不适,一边喘息着用只有母女俩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柔声道“宝贝……我的乖女儿……我们……我们母女俩今天终于……都做了……做了妓女了!”

    听了母亲的耳语,安琪满面哀戚的别开头不敢看母亲的眼睛“妈!求你不……不要说了!”

    “可是……可是……我……”

    叶雪的脸变的更红了,她现在的思维已经处在不理智的狂乱状态。要是放在平时,这样的话她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的“……我居然很……高兴!……高兴!”

    “妈!”

    安琪的眼睛猛地睁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雪兴奋的全身颤抖着,把自己的脸贴在女儿脸上,嘴里逻辑胡乱的呢喃着“妈妈……妈妈真的很高兴啊!看到……看到我的宝贝……宝贝女儿做了妓女!……是最下贱的妓女啊!”

    女医生疯疯癫癫的摇着头,此时她已经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思维沉溺于其中不能自拔“看着你……就象刚才这样……被绑起来……全身被扒的光光的……被迫伺候男人的……男人的肉棒!我好兴奋!好激动啊!……”

    “妈!……你在胡说什么!”

    安琪不能置信的听着妈妈的讲述,禁不住大叫“你疯了么?”

    叶雪不理她,只是自顾自的自言自语“自从你长大成人后……变的越来越漂亮性感!我就……我就……老是暗自在幻想……有男人可以狠狠的虐待你……用肉棒征服你。想到这些念头!还有那刺激的罪恶感……就会让我……让我特别兴奋起来!”

    “你在说什么呀?你别说了!”

    安琪浑身冰冷,之前所有的信念都被母亲的话击的粉碎。

    叶雪却迷迷糊糊的轻笑了起来,眼神怔怔的道“马脸他们……绑架我的时候……用你来威胁我……他们以为我是怕你出意外才……呵呵……那其实有一大半都是我装的……我当时想到……他们会去强暴你……我脑子里好兴奋啊……所以才和他们那样的……呵呵!”

    “不要……不要说了……你说的不是真的……你真的疯了!醒醒啊……妈……你醒醒!”

    安琪摇着头拼命哭喊起来。而叶雪却浑若未闻的慢慢垂下眼睑,居然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谢文娜之前就坐在床沿上,她刚刚一直在满意的欣赏着两对男女的性交大戏。

    不过现也被叶雪奇怪的状态吸引了过来,等到听到女医生神志不清的说出这番话,她就更感兴趣的把头凑到母女俩身边,仔细的观察着安琪脸上的反应。

    看到小女警仍然本能的抗拒着不肯相信,她忍不住出声插话“小荡妇!你妈没有疯啦!她只不过有点迷糊而已……我保证!她说的每句话都是她的心理话!她一直就是这么变态的女人!……外表清纯!内心放荡!”

    她说到这里,不怀好意的捏起安琪的下巴“而……你!也和你妈一样!继承了她最淫荡的基因,表面上看是警官淑女,私下里却是最不要脸的婊子!”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不相信!”

    安琪目光呆滞,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

    谢文娜笑笑“不相信不要紧……我证明给你看好了!”

    她站起身,走到床头解开捆住安琪双手的绳子,牵着迷茫的女警花从床上坐直身子。对一边的马脸使了个眼色。

    老马头刚刚在安琪的阴道里大射特射,打光了自己全部的存货,此时只好躺在一边望美人兴叹。而马脸却没有在叶雪身上出精,正是龙精虎猛的时候。看到谢文娜把自己垂涎三尺的肥肉送上门来,那里还有放过的道理。

    只看他一把就将女警白嫩的身子搂到怀里,在她的尖叫声中双手用力托起她白嫩的屁股。

    安琪慌乱的想要稳住身体不要摔倒,只能无奈的用双臂搂住对方粗壮的脖子。

    那知眼前的男人竟顺势就张开大嘴咬住了自己送上门来的乳尖。甚至还过分的把两颗小乳头同时含在一起,大力的吮舔啃咬起来。

    “啊!……”

    女警惊喘了一声,被胸口异样的刺激弄的全身颤栗。还没等她回过味来,马脸已经捧住她饱满的大屁股对准自己胯下高昂的大肉棒狠狠压了下去。

    “不行的!……不可以!……”

    话才出口一半,安琪已经惊觉到一根坚硬滚烫的大东西顺利的破体而入,一下就把自己窄小的花茎撑到了近乎极限。之前被老马头精液填满的肉道发出一声轻响,大股白浊的液体从她下体被挤的流淌出来。

    “啊……不要啊……求你拔出去!……求你了!”

    安琪无奈的抱着对方脖子哭泣喘息。

    感到美貌女警的阴道已经足够湿润,马脸抬头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用力把安琪的肥臀向上一抛,再猛的向下一压!“啊啊啊!……”

    在美人的哭喊声中,马脸的粗大阴茎彻底贯穿了女警花的整条肉道。

    “贱婊子……给老子夹紧你的大屁股!”

    马脸恶狠狠的命令着对方,强迫她把穿着性感长靴的两条美腿紧紧缠在自己腰上。他自己则微微弓着身体,就这么站在床边开始奋力冲撞起安琪湿漉漉的蜜壶来。

    一边用力抽送,他还一边发言赞叹“妈的……你里面好紧啊!……真他奶奶的紧!不愧是女刑警的阴道呢!刚刚都被老爸插爆了……现在居然还这么滑这么爽……你可真是个最极品的婊子啊!”

    刚刚被对方的父亲在自己体内疯狂的射精,转眼就又被儿子更猛烈的肏干。

    这种让人绝望的混乱性关系居然发生在之前洁身自好的自己身上,女警官的内心产生了一种宁可世界毁灭掉才好的巨大无力感。反正她哭泣也好,哀求也好,对罪犯们全都完全没有用!不如让我就这么死掉算了!

    “难道……这就是妓女的生存方式么!”

    安琪脑袋浑浑噩噩的想。

    已经完全放弃抵抗的安琪,开始认命的摆动起自己性感的臀部,无奈地迎合着男人铁棒一样的大阳具。那东西毫无技巧的来回贯穿着女警官滑腻的阴道,反复撞击着她敏感的子宫口。这种发情野兽般的交合方式,也许正适合作为妓女和嫖客的这对男女。

    “他……比他父亲要强壮呢!”

    安琪忍不住在想,随即她就恐惧的惊觉——这是自己第一次主动在评价对方性交的能力!难道,这就是她们所说的堕落么?

    女警红着脸思考着。

    随着安琪抗拒心理的减弱,她成熟的女性身体自然就开始体会到更多的性交快感。之前和老马头的交媾并没有让她达到真正的性高潮。体内积累的紧张感此时都被新的男人再次激发了出来。强烈的情欲电流从她被阴茎蹂躏的子宫开始向全身蔓延,让浑身赤裸的女警官忍不住张嘴发出了娇媚的呻吟。

    “怎么了贱货!被肏爽了么?”

    马脸听到她失神的浪叫,得意的在她耳边大声问。而安琪则害羞的埋头抱紧对方的脖子,下身更卖力的耸动着两片肥大的丰臀,好让自己紧致的蜜壶与马脸粗大的阴茎磨擦的更加激烈一些。

    一直还在旁观这幕活春宫的谢文娜终于坐不住了,女警官那雪白大屁股上下起伏,反复吞噬肉棒的淫浪样子,让她的下身也一起湿透了。

    不想再继续等待,她站起身褪掉了自己碍事的贵妇裙子,穿上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皮内裤。整个身体除了黑色长筒靴和带着假阴茎的皮裤外不着寸缕,丰满结实的身体曲线凸凹有致,微带古铜色的肌肤衬出一种强悍的肉体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