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起先安琪只是迫于谢文娜的淫威,才不得不服从她的命令与母亲接吻,但那知道叶雪异常主动的舌吻一开始居然就变的十分热烈和饥渴。母亲如此意外的亲热让她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日光灯闪烁,母女俩的嘴唇互相追逐啃咬着,同时吞咽混合了口水的丝丝淫液,舌根都被对方吸的发麻发痛。连她们赤裸的上身也逐渐靠在在一处,四颗丰硕弹跳的乳球随着身体的蠕动来回的挤压摩擦着,发热敏感的小乳头也纷纷不听指挥的茁壮挺立起来。

    “嗯……”

    叶雪从鼻腔里发出了第一声暧昧的轻吟,标志着性的欲望开始占据上风,母亲的舌头反复扫荡着女儿口腔的每一个角落,舔食津液,还时不时的吸住女儿的舌尖仔细品尝。

    “妈……”

    安琪承受不住这样的爱抚,耳根火烫的溢出一声娇呼。她对自己非常信任的母亲几乎算得上没有设防,虽然可恨的谢文娜就窥视在一旁,美女警花的下体仍然不名誉的爆发出迷人的性感来。

    唯一可惜的是,两女的双手都被捆在背后,以至无法再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去满足彼此的渴望。

    谢文娜大感兴趣的盯着这对绝色母女互相索取着对方的身体,她们能够这么突兀的就陷入到情欲的陷阱里去,连始作俑者的谢文娜自己都觉得完全不可思议。

    毕竟她刚刚彻底的侮辱虐待过她们,换做一般的女人,肯定会羞愤交加的迟迟无法进入角色吧。女魔头之前还准备了进一步的后备手段,准备在她们抗拒的时候强迫她们继续彼此淫辱。可现在看来,这些准备全都是多余的了。

    可能真如红蜘蛛所说的,这对外表象仙女一样的母女身体里面,早就潜伏着不为人知的淫荡基因吧,现在自己要做的只是充分把它们激发出来而已。想到这里,谢文娜嘴角带上了一丝淫亵的笑容,看来自己很快就会培养出一对超级下贱的母女艳妓了吧。报复的快感电流一样划过脑际。

    看到迷乱中的母女俩正因行动不便而感到有点挫败,谢文娜决定介入她们的游戏。她爬起身,走过去搬着安琪的身体翻了一个身,把小女警摆回之前屁股朝上的跪趴姿势,在安琪的惊呼声中,拍拍她依然红肿的臀肉,对不明所以的叶雪道“现在……轮到你给这个小婊子服务一下了,就和她之前给我服务一样!怎么样……感谢主人赐予你们俩更刺激的欢乐时刻吧!”

    叶雪闻言先是一楞,随即满脸通红的低下头去,感觉全身裸露的肌肤都燃烧起来。要她给亲生女儿舔那里……好难为情啊!虽然自己也……

    谢文娜哈哈大笑,看着满面娇羞的女医生跪在那里扭捏作态,笑着呵斥道“虚伪的贱人……你装什么害羞啊!你想好好舔你女儿的屁眼儿已经很久了吧!”

    “是!感谢……主人!……赐给我们欢乐……”

    叶雪心虚的看了看女儿那高高翘着的屁股,暗自咬咬牙,把残存的一点自尊和脸面全都抛到脑后,小声的答应了女魔头变态的要求。

    “妈……你别答应啊!……怎么可以那样……那好丢脸啊!……”

    安琪惊慌的扭动着身体,带着哭音试图想要阻止母亲,可惜其实连她自己都知道,想要叶雪主动去拒绝谢文娜的命令是完全不可能的。

    “唉!……”

    看着女儿痛苦不堪的样子,身为旁观者的亲生母亲叶雪,也只能心情复杂的长叹了一口气。

    谢文娜伸手推了一把叶雪的肩膀“快过去吧……好好干……给主人表演一下你的舌头功夫!”

    叶雪怜惜的看着难过的女儿,跪着爬到她身后,挨着她的身子柔声的安慰她“唉……小琪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你就是太倔了,老是不小心顶撞主人。咱们既然已经做了……做了奴隶……你就要学妈妈一样忍着点,凡事想开些,我们让主人开心了……自己也就会好过点,不要老顶着,那样只会让自己受苦!”

    “妈……我……我知道了!”

    安琪埋着头迟疑了一瞬,最后还是哽咽着答应了母亲的劝说。此时的形势,也容不得她不乖乖低头。

    叶雪叹了口气,喃喃的道“你懂得听话就好了……主人拿我们的身子开心……忍忍就过去了!妈妈……妈妈会尽量让你舒服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顺势低下头去,把脸凑近安琪依然红肿的臀丘……

    “妈……”

    安琪声音悲苦的喊了一声叶雪,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表达了什么情绪。

    “唉……宝贝……你……你忍着点啊!”

    叶雪呢喃着,把自己的脸凑了过去……羊脂白玉一样的两片雪丘在她眼前逐渐放大,细腻的肌肤上闪着汗水晶莹的光泽,臀瓣甚至还因主人的羞怯和紧张而紧紧缩夹着。上面纵横交错的红色鞭痕,更让这具饱受虐待的肉体增添了几分的柔弱和凄美。

    女儿幽谷中的蜜宝就在自己眼前,那充满诱惑的形状和颜色都是那么的清晰可辩。一种莫明的冲动突然压倒了叶雪最后的理智,她近乎情不自禁的把脸凑过去,嘴巴用力压在女儿饱满的花唇上,少女温热芬芳的气息,瞬间弥散在女医生的口鼻之间。

    安琪哀怨的悲叹了一声,试图更用力的夹紧臀部,但叶雪的脸已经深埋在她的臀沟里,阻止了她最后的本能抗拒。

    叶雪还在贪婪的嗅着女儿私处迷人味道的时候,谢文娜却早就有点等不及看她们的变态表演了,她抬脚踢了叶雪的屁股“臭婊子!别磨蹭……给我快点舔吧!”

    女医生深深吸了口气,把头部略微后退了一点,终于张开双唇吐出了自己灵活的舌头,从女儿淡粉色的小巧菊门向下……直至爱抚到她饱满肥厚的敏感肉唇。

    “好丢脸……呜呜!”

    安琪低声地抽着鼻子,无奈的垂下了自己的头颅,此时的她还能怎样去挣扎呢?之前的一切抗争……现在全都变的没有任何意义了!

    叶雪仿佛被某种神奇的魔法所控制一样,不再在乎谢文娜灼灼的目光,也不再注意女儿身体的反应,她只是埋头使用着自己的舌头和嘴唇,用口水把安琪两腿之间的一小块肉体沾的湿湿的,女儿蜜壶的诱惑味道也慢慢渗透到了自己敏感的舌尖上……淡淡的浴液清香,还带点女性荷尔蒙的轻微异味。那味道剧烈的冲击着她心中压抑许久的变态感官,也促使她急切地想要的更多。

    母女俩身体连接之处,渐渐传出了一种让人热血沸腾的奇怪声响,外表端庄秀美的女医生叶雪,此时埋头在亲生女儿的双腿之间,她长发披散的头部有节奏的顺着女儿的臀沟上下移动着,蛇一样柔软的舌头围绕着安琪漂亮的阴唇和肛门,在那迷人的粉红禁地之间来回舞动,嘴里不时发出“啾啾!”

    的热烈舔舐声。

    在这幕母女间的变态行为最初开始的时候,思想上感到无比屈辱的小警花还在有意识地抗拒着母亲那肉感的舌头,可是叶雪爱抚的动作确实太过温柔了,不同于谢文娜的强硬和不容抗拒。她一直熟练的照顾到安琪肉体的任何细微需要,也随时小心掌控着安琪的情绪变化,体贴又仔细的启发着安琪那被隐藏起来的另类性欲快感,试图引导她完全放松下来,真正的享受这种奇异的同性互动。

    “嗯……别……妈……别!……别舔哪里……”

    安琪跪趴在地板上,轻轻的摆动腰肢闪躲母亲的侵犯。她嘴里微微发苦,脑海里则死命抑制着妈妈在自己身体上点燃的难耐火焰,刚刚还曾经感到羞愤欲死的小女警,现在头脑里却禁不住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其实这样子……也不是太难忍受……干脆就……就随便她们好了!”

    安琪还不知道,她这副看似完美的青春肉体,其实早已经被罪犯们调教的足够成熟了,之前那些夹杂着痛苦和羞耻的欲望打击,此时已深植于她潜意识的核心之中,女警官的身体自然也就变的对外界的性刺激极为敏感和脆弱,更何况这个贪婪的施与者还是被她完全信任的亲生母亲呢!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小女警迷茫的俏脸上渐渐泛出一丝诱人的光晕,全身的肌肤也开始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淡淡潮红。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还在强自咬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腰部靠最后一点意志力控制着不去情不自禁的迎合摇摆……自尊!性爱!堕落和绝望!各种乱七八糟的闪烁念头在她眼前不停的摇晃,整个人似乎沉浸在粉红色的漩涡之中不能自拔……

    站在两人边上的谢文娜咂咂嘴,满意地注视着叶安琪此时春情难耐的可怜表情,看着这个曾经聪明干练的女警察,在她亲生母亲的禁忌爱抚下逐渐性欲高涨。

    双腿间那裸露的蜜唇里已经一点点渗出了乳油状的爱液,那液体和叶雪的口水混在一起,把她的美丽肉体渲染的更加光亮耀目。

    经过叶雪更加辛勤的耕耘,安琪纤细的腰肢也终于开始难耐的轻轻旋动起来,欲拒还迎的配合着下体那让她又恨又恼的反复侵犯。鼻子里的哼哼声也越发显的性感撩人。

    女魔头走到安琪的面前,蹲下身体用手指掐住女警陷入迷乱的潮红脸蛋,带着讽刺的笑容问道“感觉怎么样……放荡的小浪蹄子……现在你了解到自己貌似清纯的外表下到底是多么的淫贱和无耻了么?”

    “不是的……我不是……嗯!”

    安琪被迫抬起头,大眼睛失神的盯着眼前的邪恶妇人,嘴里还在习惯性的否认她的一切指控,可自己的小蛮腰却和语言唱着反调,反而更加大幅度的扭动起来。

    谢文娜看着她迷乱的样子,假意的叹了口气“啧啧……这么饥渴的身体啊……搞不好还会吓到那些嫖客呢!”

    她说着站起身,猛的把还在欲望中挣扎的安琪也拉的直起了上身,暂时脱离了叶雪忙碌的嘴巴“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这对母女婊子也该玩够了!……现在可以轮到我再来开心了……”

    她两手合力,强行把小女警汗津津的身体抱在怀里,强硬地命令她“给我张开你的贱嘴巴!”

    看到安琪乖乖的照办了。谢文娜自己也伸出舌头,用力撬开安琪还紧闭着的牙关,强行把她口中柔软滑腻的小香舌给吸了出来。随即开始津津有味的吮吸起来,唇舌间发出一阵响亮的“啧啧!”

    声。

    安琪本来以为,被仇人侵犯的自己,现在肯定应该感觉到万分恶心才对……可是!自己这副不争气的身体却再次偏离了她大脑的指导,她就这样被女魔头用力抱着,强迫肆意的吮吸着敏感的舌尖,舌跟微痛嘴唇麻痒,混乱的思绪里完全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两女湿润的灵活舌头反复纠缠着,情人一样彼此交换着甜蜜的津液。不知怎的,一股莫可名状的火热春情比刚刚更猛烈地蔓延开来,讯速的控制了女警官全身的各种感官。虽然安琪不断提醒着自己受害者的可悲身份,但她在潜意识里就象一个真正的性奴一样,主人谢文娜的每一句侮辱诋毁的言辞,每一个虐待轻视的举动,居然都意外的可以让她身体内的火焰燃烧的俞加旺盛。

    谢文娜居高临下的掌握着一切节奏。随着俩人的同性舌吻变的更加火热,女魔头开始大力揉搓起女警花胸前那对坚挺傲人的硕大乳房,一边描画着它们惊人的尺寸和弹性,一边还隔着衣服的网格用手指来回捏弄她敏感的乳头。

    渐渐的,安琪的意识里已经模糊了自身悲惨的处境。脚下软软的,整个人仿佛都漂浮在空中,她赤裸的下体也开始变的更加发烫,花房花径越来越瘙痒,蜜唇的开口处微微开合蠕动着,挤出了更多油亮的液体来。

    感觉火候差不多了,谢文娜伸手在安琪胯下掏了一把,满意的对害羞的女警展示起她手指间沾着的粘腻液线“看看……我们美丽的警官婊子已经开始发骚了呢……下面流了这么多!已经准备好被干了吧?……”

    说完这句话,她突然粗暴的拥着安琪退了几步,把她仰面压倒到牢房的铁床上,大声命令她向两侧分开自己的大腿,好把美女警官娇嫩的下体完全暴露出来“臭婊子……快把腿打开……把你湿透的骚穴给我挺高点!……”

    安琪无奈的仰躺在床上,被捆住的双手被压在背后,按照谢文娜的命令,她顺从的分开了自己笔直修长的两条大腿,两只纯白色的长筒高跟皮靴性感的高高朝天翘起。她还自觉的微微挺着屁股,好让两腿间那还带着露珠的湿润蜜唇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知道被淫辱已经不可避免,床上的女警花努力克服着心理上的抗拒感,保持着一个最方便别人施暴的羞耻体位。她自己那羞的红透的脸蛋简直和着了火一样滚烫。最后更是紧皱着眉头别过头去,不安的等待着谢文娜接下来的进一步行动。

    女魔头也不再废话,自顾自的开始布置起自己用来对付这对母女花的铁床来。

    谢文娜先把安琪的身子侧翻,解开她已经被压麻木了的双手。拉高到她的头顶,再用之前的带子死死捆在铁床的床头支架上。而身体绵软无力的安琪除了顺从别无办法,只能任由女魔头为所欲为。

    对方又仔细调整了一下她身体的位置。把她的下身抱起来移动到床沿,好让她两条玉腿可以方便的向两边大大的分开,使女警的私处能处在最适于强行侵犯的绝佳位置。

    谢文娜再拉起还跪在床边的叶雪,命令她也趴到床上去,让她脸朝下与安琪并排躺在一起,同样把她的双手绑在床架上,屁股摆放在床边,两条大腿则拖到地上。

    完成了准备工作,谢文娜站在床前思考了片刻,两具完美又不设防的鲜活肉体同时任她处置,还真让她有点难以决断……

    思想上已经认命了的安琪看出了她现在的想法,突然想到自己之前曾立誓要保护亲人的初衷,又回忆起刚刚在罪犯淫威下那些屈辱不堪的表现。她内心突然感到了巨大的自卑和失落。就好象要彻底纠正自己之前的软弱一样,小女警鼓起了自己最大的勇气,咬着下唇对女魔头道“求你……不要……求你不要伤害妈妈了!……你全都冲着我来吧!”

    叶雪惊讶的转过头,不能置信的看着表情柔弱的女儿“小琪!……”

    谢文娜感性趣的眯起眼睛,开始在女警脸上仔细搜索着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似乎在确认她的语言是否是言不由衷。

    安琪强迫自己保持镇定,努力让勇气不在对方侵略性的目光下崩溃。

    “呵呵!……想不到你还有点担当呢!”

    谢文娜感叹道,她刚刚还以为已经彻底把对方变成了一具听话的肉玩具呢?现在看来,还需要再加一把力气啊!

    “好!……就丛你这个小贱货开始!……只希望你一会儿可不要后悔!”

    谢文娜走过来站在安琪的两腿之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