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谢文娜恼怒的大喊大叫“该死的小婊子!你身为代表正义的人民警察!打击犯罪的法律卫士……居然自愿去做最下贱的卖淫女……这不是犯下了淫乱之罪么?”

    她说到激动之处,就再次狠狠的挥鞭抽打起安琪雪白肥厚的肉臀来,鞭子划破空气的阻碍,象雨点般落在女警官赤裸的屁股上。

    “啊……好疼啊!……不要打了!我知道错了……请饶了我吧!……啊啊!”

    谢文娜极度兴奋的看着高挑性感的绝色女警官在自己的鞭子下婉转哀嚎。她真是越打越有力,越打越开心“不要脸的贱人!居然还敢绑架我的女儿?还胆敢威胁我……我让你威胁我……老娘打烂你的骚屁股!哈……哭吧!尽情的哭吧……你绝望的哭声真是世上最美妙的音乐!……”

    看到安琪已经被抽的死去活来,在她身上还没有肆虐满足的谢文娜又把鞭子挥舞的目标转向了边上叶雪那同样赤裸的屁股“还有你!你这个贱人,仗着自己长的漂亮!……暗地都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现在知道怕了么?……就凭你?居然也敢背叛我!……今天就好好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啊啊!……痛死啦……饶命啊主人……我再也不敢了!……”

    皮鞭反复亲吻着臀部的皮肉。叶雪哭喊的比女儿更加大声。

    这间潮湿幽暗的牢房里,整个空间中都回荡着皮鞭的破空声,皮肉的抽打声,以及女人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在摇曳的日光灯下,安琪母女俩脸朝下并排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她们翘着各自白皙的肥臀,在毒蛇一样的皮鞭追逐下,拼命的左右扭动着柔软的腰身,试图去躲避鞭子的抽打。可惜握在盛装贵妇手里的马鞭就象长了眼睛一样,每一下挥舞都准确的落在两女娇嫩的臀瓣上,带起一片哭喊呼痛。

    叶雪和安琪此时也只能泪流满面的把头互相依偎在一起,泪眼相望呜咽哀鸣,似乎这样就能分担一些对方身体上所受的痛苦一样。面对着谢文娜的凶狠残暴,她们已经不敢生出一丝一毫的反抗心思了,只能彼此安慰着试图咬牙忍受过去。

    残酷的鞭打看起来就象没有尽头,母女俩的丰腴臀部早已经布满了纵横交错的可怕鞭痕,皮肉更是早就高高地红肿起来,散发着难以忍受的疼痛和灼烧感。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直到两女几乎哭哑了自己的嗓子,感到有些筋疲力尽的谢文娜才终于停下了自己手里的鞭子。

    女魔头疲劳的双手扶着膝盖,气喘吁吁的问“怎么样?……呼……不要脸的婊子们……呼……你们淫贱的屁股是不是被惩罚的很过瘾啊?”

    她一边问一边用鞭子捅捅安琪瘫软在地的身体“贱货……你来说说!”

    安琪有气无力的趴在地板上,红肿的屁股微微的抽搐着。她已经被鞭打彻底征服了,根本不敢违逆女魔头的要求,只能强忍着羞耻,抽抽嗒嗒的顺着对方的意思回答“是……是的!安琪……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我犯了最下贱的……淫乱罪!绝对不能被饶恕!请主人狠狠……狠狠的惩罚我!……呜呜……”

    边上叶雪也把头埋在胸口,上气不接下气的哭着答应“……我们都知道错了……主人!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只是求你不要……不要再打我们了……”

    “很好!”

    得到满意回答的谢文娜精神一振“很高兴你们都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行!那么……现在就该轮到琪奴用嘴巴来赎罪了!”

    她撩开裙子蹲下身,摆出一副下蹲方便的姿势,用手指指自己毛发浓密的胯下命令道“爬过来这里……我们高贵的警察小姐……快来给主人好好清理一下!”

    仿佛自己所有的理智都已经被现实打成了千万片碎片,失魂落魄的安琪艰难的抬头看了一眼高高在上女王般的谢文娜,被对方野兽似的目光刺的一个激灵。

    她再也不敢怠慢对方的命令,只有慢慢地蠕动被捆绑双手的身体,跌跌撞撞的跪爬到谢文娜张开的两腿之间。

    谢文娜得意的看着安琪被羞耻涨红的俏脸,冷笑着道“别磨蹭了大警官!我之前方便的时候可能没清理干净,现在味道有点大,你可要好好的舔一下才行哦……”

    安琪感觉自己双颊滚烫,头脑昏昏的近乎丧失意识。她机械的回答着“是!”

    随即极力勉强自己低下头去,再一点点把身体翻转过来,面对女魔头裙裾下的臀部和幽深的臀沟。

    “呕!……”

    淡淡的女性体味冲鼻而来,让她情不自禁的反胃干呕起来。其实这种味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闻,但是难以承受的没顶屈辱感好象把她脑中的味道瞬间放大了一万倍。

    谢文娜的阴部和肛门附近毛发很多,长长的棕色耻毛没有被修剪过,杂乱浓密的盘踞在她的下体上,也许是之前挥舞鞭子的时候出了点汗,她的下体显的有些湿漉漉的,温热的水汽混合着女性特有的骚味,一直钻进安琪的鼻孔来。

    “天啊!”

    虽然无论身心都已经完全被这个罪犯压制,但年轻的女警还是无法适应这样变态的行为。她本能的迟疑着,不知所措的畏缩不前。

    谢文娜可是等不及了。面对仰躺在自己胯下的美人,她把两手五指张开,握住对方胸前两团丰硕高耸的豪乳,以此为支点让身子前倾,把自己的屁股直接坐在了安琪的脸上,厉声的催促她“贱货!快舔啊……你的屁股是不是又痒了!”

    “呜……”

    害怕的小女警最终无奈的屈服了,在对方恶毒的狂笑声中哭着伸出了舌头。

    安琪紧紧皱着眉,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开始用舌头小心地清理谢文娜的褐色肛门。她灵活的舌头先是仔细的理顺小肉孔周围的毛发,再一个一个的刮擦小孔周边的哪些深深的褶皱。那冰凉滑腻的温柔触感,让谢文娜舒服的忍不住哼出声来“嗯……很舒服……你的舌技很不错呢……我看这可以作为你日后卖淫时的一大卖点!”

    谢文娜眯着眼睛享受着安琪舌头的服务,故意地给出极度刻薄的评价。

    安琪虽然听到了对方侮辱的言语,但心如死灰的她也只是全身微微停顿了一下,再就没有别的什么特别反应了。仍然继续埋头在谢文娜的胯间努力工作着,散乱的长发缎子一样披散在地板上。

    “嗯……这里要用力点舔……笨蛋……是这里啊!……对了……很好……真是越来越熟练了,小贱人你学的很快哦!”

    谢文娜摇晃着脑袋,不停的指导着安琪舌头的动作,自己也不时用宽大的腰胯在女警的脸上来回磨蹭,试图寻找让自己感到最舒适的体位。

    现在的叶安琪,整个人都已经变的迷迷糊糊的,几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她只是机械的服从着谢文娜的命令,表情麻木的摆动着自己柔软的舌头,在对方那毛发浓密的胯间来回的舔动服侍,女人生理的浓厚味道在她的口唇间四下弥散开来。

    随着安琪的舔弄越来越熟练,谢文娜的身体热度开始逐渐上升。在之前虐待母女俩的过程中,本来就让她积累了巨大的兴奋感。现在那种驯服了美女肉体的征服欲和下体传来的性刺激结合在一起,带给女魔头几乎快要临界的欢愉。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阴道一阵阵的抽搐收缩着,带着腥甜的滑腻泡沫从阴唇里溢流出来,恶心的涂了安琪满脸。

    “嘶……真爽……用力舔……贱婊子!继续舔!……不要停!”

    谢文娜开始兴奋地语无伦次,腰部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频率也越来越快。此时的她已经双目赤红,脸上的表情份外癫狂。两只手毫不怜惜的大力抓捏着美女警花胸前那对傲人的豪乳,手指深深的陷入乳肉,仿佛它们根本不是人的肉体,而是什么破烂的布团或是气球一样。

    手中有一具美妙性感的身体任自己肆意施暴,耳朵里还能听到胯下女警的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变态的女魔头终于头皮一麻,冲过了身体欲望的最高终点。

    她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悠长吸气声,膝盖一软,整个人向前倾倒,软软的趴在了安琪白皙的身体上。

    空旷的房间里一时陷入了短暂的宁静,只能听见谢文娜粗重急促的喘息以及被她身体压住的安琪那压抑的哭声。

    被谢文娜刚刚的狂态吓住了的叶雪,半天才总算回过神来,战战兢兢的凑到跟前,结结巴巴的出声呼唤“主……主人!……你们……”

    刚刚象死了一样伏在安琪身体上的女魔头长长出了一口气,慢慢的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了过来,她双手支撑着地面,把自己湿透了的下体在女警花的脸上又来回磨擦了几下,这才心满意足的跪起了身子,一点点坐了起来。

    安琪的脸骤然离开了谢文娜温热潮湿的胯下,她情不自禁的大口呼吸着外面清洁的空气。原本漂亮精致的脸蛋现在已经是一片狼藉,自己的眼泪,谢文娜的淫水,甚至还有不少脱落的毛发,都沾在她光洁的脸蛋上,粘乎乎的异常难受,仿佛在时刻提醒她刚刚所遭受的羞辱。

    强忍着嚎啕大哭的冲动,小女警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艰难的想要起身坐起来,可惜由于双手被死死捆在背后,浑身无力的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坐在一边的谢文娜伸手按住了安琪的肩膀,制止了小女警起身的动作。严厉的命令她道“谁允许你起来了……给我乖乖躺着……”

    说完她又对女医生招招手“叶雪臭婊子……你也给我过来……快点!”

    “是……主人!”

    叶雪诺诺的答应着,扭着身子跪爬过来。

    谢文娜一把揪住女医生的头发,也不管她的惊叫,强行把她的头脸拉到安琪脸蛋的上方“看看你女儿的小脸儿……多可怜啊……脏的都看不清容貌了!这样还怎么出去出卖色相啊!……现在你就给我把这些东西都舔干净喽……一点也不许剩下!”

    “好……好的!”

    叶雪无疑比安琪要驯服的多,她早已经学会了去无条件的执行谢文娜的命令,虽然女儿脸上的混合物看起来很恶心,但她也只能自我克服些许反感的心理了。

    跪着往前蹭了两步,叶雪调整好自己的姿势,缓缓地弯下腰,把脸凑近女儿的脸蛋……

    安琪用力的眨着眼睛,试图把睫毛上污物甩开。等看见母亲带着关爱的俏脸压了下来,她情不自禁的夹着哭音喊了声“妈!……”

    凄苦的声音里全是满满的委屈和失落。

    “乖孩子……别难过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叶雪虚幻的安慰着女儿“来……主人有命令了!……让妈妈替你把脏东西都舔干净啊!……”

    她伸出自己灵活柔软的舌头,往安琪脸上的粘湿的污物舔去。

    “嗯!……妈妈……”

    鼻尖和眼睑上光滑冰凉的感觉让小女警忍不住把脸缩在了一起,虽然心理上对母亲的清理没有太大的抗拒,但这种怪异的感觉还是让人非常的难为情。她苍白的脸颊再次飞起两团红晕。

    叶雪用力的把舌头刮过女儿精致的鼻子,卷起一团混合着眼泪咸味和淫液酸味的黏液,那怪异的味觉让她也觉得有点反胃,但是从医多年的经历让她在这方面的忍耐力比女儿要高的多。把这团黏液也卷进嘴里含住,女医生求助的看了一眼谢文娜,对方没有发话,她也不敢擅自处理这些东西。

    事实上叶雪早就明白,今天谢的一系列变态行为,就是为了最大限度的羞辱自己母女,抒发她长久以来积累的嫉妒和怨愤。特别是安琪还没有真正死心塌地的臣服于罪犯,心甘情愿的堕入风尘。这也让女魔头感到有点不够安全。

    看到叶雪已经舔干净了安琪脸上的污物,谢文娜满意的一笑,用手拍拍叶雪的屁股“清理的不错啊!你这个贱货还挺能干的……”

    她又指了指安琪紧闭的小嘴“去……和小婊子来个火热的法式长吻,让她再尝尝主人身体的味道好了!”

    “唉……”

    叶雪暗暗叹了口气,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过关的。她再次俯下身子凑近女儿,用眼睛示意她张开嘴伸出舌头。

    安琪看着母亲的眼神,为难的紧锁着眉头“妈!那个……好恶心的……”

    “安琪大警官!……这可是我的命令哦……”

    看戏的谢文娜语气戏谑“难道说!……你又想要试试主人手里的鞭子了么?……”

    “不要!……”

    安琪吓了一跳,臀部之前的剧痛一下子再次鲜活起来,谢文娜带给自己的压迫感也被放到了最大。再也不敢有丝毫的犹豫,美艳的女警花强迫自己张开了嘴巴。

    “呜……啧啧……啧”叶雪马上歪过头压了上来,亲生母女俩性感的红唇瞬间吸在了一起。两只滑溜的舌头彼此试探纠缠着,和那些气味怪异的液体完全搅和在一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