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不……”

    叶雪痛苦的哭喊起来,趴在地上呢喃“可安琪是无辜的……她什麼都不知道啊!”

    “无辜?”

    谢文娜讪笑了一声“她身上流着你们两个狗男女的血……这就是最大的原罪!”

    女魔头说着直起身,缓步走到被马脸反架着的安琪面前,双眼上下灼灼的打量着小美人近乎完全赤裸的美丽娇躯。

    “你这个人渣!我……我不怕你!”

    母亲的出现使小女警又鼓起了一点残存的勇气,安琪强压着自己内心无边的恐惧,全身哆嗦着想要在女魔头面前显的坚强一点。

    谢文娜不以为意的笑笑,突然伸出手捏住小警花一边豪乳的乳尖,用力的一扭。注视着小美人惊喘一声,脸上浮现出咬牙忍痛的表情,眼泪又开始在她美丽纯洁的大眼睛里聚集。施暴者满意的哈哈一笑“挺聪明的小丫头……比你妈可是强多了!”

    也不管安琪倔强的扭开头,贵妇又用双手托起小警花那对沉甸甸的大奶子,在手里仔细的掂量着那惊人的重量。嘴里忍不住惊叹一声“还真是很大啊!……这是多淫荡的一对贱奶子啊!”

    原来这些日子以来,经过几拨罪犯们三番五次反覆的开发揉捏,安琪胸前那两只原本就尺寸惊人的大肉弹又发育了不少,而且再也不复处女时的青涩了,虽然还依旧坚挺如初,乳核却逐渐变的绵软起来,肉感也更加滑腻丰盈了。连乳头的颜色也微不可见的变深了一点。安琪对此一直深以为耻。现在却被自己的大仇人当面这样评论,那无边的屈辱感让她的头脑羞愧的几乎要失去知觉了。

    谢文娜把双手摊开,开始玩弄水球一样上下按压拨弄她泛着桃红色的雪白巨乳,看着美女警花那对大宝贝在自己手中变换着各种各样魅惑的形状,连小巧的乳头也在自己粗糙掌心的摩擦下渐渐充血勃起,整个娇躯更是不安难耐的扭来扭去。她嘴里笑吟吟的讚叹“外表既清纯又性感……容貌身材几乎没有缺点呢!你果然不愧是少男们的梦中情人啊!”

    “不……你……胡说……嗯”安琪呻吟着想要躲避谢文娜那双色手的把玩,可惜自己完全被马脸挟制住了身子和胳膊,整个人避无可避,只能咬牙忍受这个大敌的肆意轻薄。

    谢文娜扭过头对跪在一旁呆呆流泪的叶雪道“你生的好女儿啊……单看外表简直是和天上的仙女一样美呢!可惜她和你一样,超级漂亮的外表下长着一具淫荡不堪的卑贱灵魂!”

    “才不……不是!……啊”安琪苦闷的摇头否认着,嘴里却忍不住发出微微的娇喘,那声音里难以压抑被挑逗而起的性慾感觉。之前那些花样繁多的调教看来都起了作用,随着贵妇人双手的不住揉搓,小警花对自己身体里爆发的慾望已经逐渐彻底失去了掌控力。

    “哈哈哈……小浪蹄子”谢文娜仰起头哈哈大笑“看看你自己……事实胜於雄辩!只是靠嘴巴否认是没用的!除了你骗人的外貌!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贱货!正适合在俱乐部里用小穴接待那些臭男人用……”

    得意的女人抬起头,似乎在脑海里憧憬什麼远景“想想看……让你这麼漂亮的小美人出来卖淫!绝对是会非常受嫖客们欢迎的……我会命令你穿着各式各样性感暴露的漂亮衣服,在各种不同的地方……臥室、吧台、阳台甚至厨房厕所,张开你那美妙的双腿去迎接各式各样陌生的男人……老的少的、丑的帅的,主动去品嚐那些千奇百怪的腥臭鸡巴,而且每一根都能带给你欲仙欲死的绝顶高潮!……”

    谢文娜一边说着,一边在脸上露出极为享受的舒爽神情“特别是命令你和他们性交的时候还能给我赚来大把大把的钞票……呵呵!多麼刺激美妙的前景啊!”

    “呸……我……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你这个恶魔!”

    安琪被愤怒和恐惧折磨的全身筛糠一样颤抖,结结巴巴的打断了谢文娜那无耻到极点的臆想。

    “真的麼?……你确定你能拒绝我麼?”

    谢文娜冷笑着象房间另一边一指“就和你那位漂亮坚强的女队长一样……”

    安琪和叶雪都不由自主的转过头,顺着谢文娜手指的方向,呆呆的看着房间那边的淫靡景象。

    刑警队长林晓阳雪白的娇躯,正悲惨无比的跪趴在地上,除了还高高翘起的大屁股,上身和手臂都娇软无力的瘫软在地板上。长长的秀发铺散开来,遮住了半边佈满绯红的高潮馀韵的脸颊。

    原本骄傲公主一般的女警花,耀眼白皙的赤裸身体上到处都是被蹂躏的红色指痕和淤青,一对饱满的巨乳更是几乎被残忍的罪犯们揉搓成了两糰粉红色的肉球,在她的乳房上,屁股上,甚至是头发上,到处都是已经干掉或还未干掉的粘稠精液。微张的嘴角和红肿的阴道口也不停的有白浊的液体流淌滴落。

    包括毛彪在内的四五个罪犯,都心满意足的跌坐在她周围,或躺或坐,满脸释放掉最后一滴存货后的极度爽快和空虚。胯下那些五花八门沾满女警淫液的丑陋肉棒,死蛇一样毫无威风。看起来每个人都已经在女警花身上射了好几次精,再也没有再举的馀力了。

    只有仍然处於兴奋状态的范露露,还在饶有兴致的抱着林晓阳的屁股使劲抽插女警已经变的红肿不堪的可怜屁眼。而林晓阳肛门周围的括约肌此时似乎已经失去了部分弹性,每当塑胶阳具被拔出来的时候,就会留下一个缓缓闭合的粉红色肉洞,抽搐着的洞壁里也残存着一些白色的精液,似乎某些男人也按耐不住享用过了那里的美妙。

    听见谢文娜的说话,又看见安琪她们望向自己这里,女叛徒得意的又用力挺了几下腰,让身下的女体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她则炫耀似的笑着喝问“贱货婊子林晓阳!现在告诉你的主人,你愿不愿意去做妓女?愿不愿意去卖淫来替主人们赚钱?”

    林晓阳绝色的脸蛋上粘满了淡黄色的干枯精液,曾经明媚的大眼睛紧紧的闭着,被男人体液沾湿的长睫毛微微地抖动,趴在地上似乎已经丧失了部分的意识。

    只有当她听到范露露卑鄙的问题时,她才微微张开双眼露出迷茫的眼神,下意识的想要开口拒绝,可“不”字刚要出口,身后的女人就死命地顶撞了几下女队长的臀丘。肛门处传来的难忍剧痛让她不得不再次屈服於范露露的淫威之下,暂时抛开了自己的羞耻之心,哆嗦着嘴唇小声答应道“是……我……我愿意……愿意……好痛啊……”

    “声音太小了……大家都听不见!”

    范露露不满意的咕哝着,抬手又在林晓阳的颤巍巍白屁股上狠狠拍了几下。随即她再次拉起可怜女警的长发,让她柔弱狼藉的俏脸转过来,正对着安琪和谢文娜她们一群人的目光,大声命令着她“再对大家说一遍你淫贱的志愿!声音要大的大家都听清楚才行!”

    林晓阳迷迷糊糊的看着所有人发愣,嘴唇颤抖着说不出一个字来,朦朦胧胧的人影在眼前晃动,似乎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像刀子一样割的她脸上,带来彻骨的刺痛。随即她看见了泪眼婆娑的安琪,正在痛哭着叫她的名字“呜呜……林姐……你怎麼了林姐……”

    身后的范露露又狠狠打了她屁股几下,不耐烦地的催促道“快点说……还磨蹭什麼!”

    “嗯……”

    女刑警队长嘴里吐出一声呻吟,无穷的悲哀湧上心头,巨大的屈辱和失落都化成眼泪从眼角滑落,把心一横,她用尽全身力气对着所有人大喊“是的……我……我愿意……愿意去做婊子……做……做妓女!”

    “那这个愿意去做妓女的不要脸的女人是谁啊?”

    范露露奸笑着不怀好意的追问。

    女警迟疑了一下,暗自咬咬牙,终於还是艰难的张开嘴回答“是……是贱奴……贱奴林晓阳!”

    范露露却意外的呵斥她“什麼林晓阳!你现在的贱样子还配叫这麼刚强的名字麼?你还是改回你原来的名字好了……林薇薇……薇奴!不错哦!是个适合卖淫女的名字”林薇薇(林晓阳)一楞,自己这个原名,在上警校的时候,自己因为嫌弃女性化而改掉了,没想到居然被罪犯们用到这里来羞辱自己。这个本来平常的名字,现在居然成了一种刻骨铭心的耻辱印记。可是自己又有什麼办法呢!被迫成了罪犯的奴隶,无数的把柄被犯罪集团握在手里,任何反抗都是不现实的。

    其实自己想想也对,就当是原来那个坚强自尊的女警林晓阳已经死了,只留下的是这个羞耻的女奴林薇薇还苟且的活在世上,她恨这个世界的黑暗,甚至更恨自己的软弱和不贞。就让这象征耻辱的名字永远跟着自己吧!好时刻来提醒自己的沦落屈服——林薇薇(林晓阳)自虐的想着,终於下定了决心,她诺诺的扭头看着冷笑的范露露,认命的回答“是!露露主人……我不是林晓阳……我是林薇薇!……是想做……做妓女的林薇薇……是薇奴”范露露得意的看着眼前这个身心已经被彻底践踏的女警林薇薇(从此以后林晓阳就改名林薇薇了,后文都会用林薇薇指代)故意大声地责骂“不错!薇奴臭婊子……快点夹紧你的屁股!我还没玩够你的小屁眼呢……”

    “呜……林姐……呜呜……你们怎麼这样!怎麼能这样?”

    安琪亲眼目睹自己敬爱的坚强女队长被罪犯们彻底征服,无法接受的放声大哭起来。一直以来支持她的精神支柱终於崩塌了,还有什麼东西是可以让她依靠,好在这个魔窟里生存下去的呢?

    谢文娜咯咯咯的笑着,用手擒起安琪的下颌“小浪蹄子!怎麼样?你自认比我们的刑警大队长更有种麼?更何况你妈现在还在我们手里,你再犟下去,就不怕我让你们俩母女都变成那样……”

    她用手一指还在趴着被范露露侵犯肛门的林薇薇“我可是不介意让你们再替我的手下去去火……他们可都憋的狠了!”

    “我……”

    安琪痛苦万分的瞥了一眼还在地板上卖力耸臀迎合范露露抽插的林队长,又看了看呆呆的倒在一边话也说不出来的母亲,感到自己已经彻底被逼到了绝境。按照罪犯的话去做的话,自己就会变的她之前曾经最为鄙视不齿的那些卖淫女一样,悲惨下贱的为了钱去伺候那些男人。可如果继续抗拒下去的话——林姐的可怜下场她都看在眼里呢,妈妈和自己能够承受那样程度的淫辱麼?最后还不是一样要屈服?这样坚持有意义麼?

    “求你们……求你们不要再折磨林姐了……呜呜呜”内心备受煎熬的小女警终於口气软弱的恳求起自己的敌人来。

    谢文娜正享受的用手抚摸着她白皙纤细的腰身,头也不抬的回答“当然了,我们不但不会再折腾她,还会对她很好的,毕竟她那漂亮的脸蛋和身体,以后就是我们的摇钱树了!”

    “摇钱树?……我不要……呜呜”安琪被这个透着淫亵的词刺激到,拚命把头埋在自己胸口上,不敢也不想面对这些罪犯。

    看到她仍然鸵鸟似的不愿意放弃,谢文娜板着脸后退了一步,皱眉想了一下,冲马脸吩咐“把这母女两个婊子带到地牢里去,分开关,让她们好好冷静冷静!”

    又抓住安琪的头发强迫她看向自己“不要脸的小浪蹄子,就看在这点血缘的份上,再给你二十四小时考虑!你要知再假惺惺的不愿意下海去卖,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再对范露露摆摆手,指指地板上的林薇薇“把这个贱货带去交给小红,让她学点接客的规矩和技巧!”

    第20章之一

    ********************************************************************

    写了五千字就发出来了,不是为了骗点击,而是觉得抽时间码上万字至少要两周左右可能大家看了后面都忘了前面,所以文短一点,两万字分四次发,时间间隔短,显的更连贯些。

    大家看着还行就帮忙红心下。先谢谢了!

    *********************************************************************

    几个美人都被分别带离那个淫乱的大房间,叶安琪也被歹徒们关进了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牢房里,整个房间只有一块扇巴掌大的小天窗可以漏进来几缕阳光。

    小女警身上仍然穿着完全不能蔽体的白色露乳束腰和几乎就是一根丝线的丁字内裤。幸好现在天气还很暖和,否则她可就要被冻感冒了。不过最让她惊喜的是,这间牢房里居然有简易的淋浴和卫生设备,也让满身污秽的她有机会可以仔细清洗一下自己的身体。

    不过能够清洁自己的喜悦只持续了短短一瞬,安琪的心随即就再次阴暗了下来,林姐和妈妈不知道都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去了,自己虽然非常担心她们的命运,却根本毫无办法可想。更何况自己现在也只是被罪犯们给予缓刑而以,那个无法接受的选择题就剑一样悬在自己头顶上,随时都会落下来毁灭掉她的一切希望。

    可是,如果自己不自量力的想去顽抗……林姐那种悲惨的样子?实在太可怕了……她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不寒而栗。小女警绝望的困在狭小的牢房里,整个人都烦躁的坐立不安。

    满心苦恼的安琪根本不知道,就在离牢房不远处的监控室里,谢文娜和红蜘蛛正通过电视屏幕在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我就是有点不明白……”

    右手还被包扎着的红蜘蛛疑惑的看着谢文娜“这个小婊子已经快顶不住了,只要咱们一推就会倒掉……干嘛还要费这事?把她交给我不就行了,我保证让她乖乖的!”

    谢文娜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她和林薇薇那个女人不一样,我要的不是她认输的结果……我要的是报复的快感!是让她心甘情愿的堕落!是对她最大程度的羞辱!我需要过程的完美……因此,就要玩点花招才行!你放心……我已经都计划好了!”

    红蜘蛛嘿嘿一笑“夫人你总是算无遗策的……我就等着看戏好了!”

    两个人刚闲谈了几句,忽然听到隔壁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几声女人痛苦的呻吟。两人相视一笑,谢文娜挥挥手“走……我们去看看叶雪那个贱人现在怎么样了?”

    推开厚重的木门,一阵灼热的气浪迎面吹来,这个房间里的温度足足比外面高了两度。两女鱼贯进入房间,走到一个奇怪的大木架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木柜一样的家伙,在一个两米见方的X型木平台上,两道可以上下打开的木枷板竖立着,上面镂空着一大一小两个圆孔。美人妻叶雪的脖子和蛮腰就分别被夹在这两个孔洞里,其中那个圈住她脖子的木枷上还开着两个小孔,刚好让叶雪的双手也被固定在里边。由于女医生的身体是面朝下被固定着的,她呈跪姿的两条大白腿被皮带捆扎在X平台其中两个木脚上,以保证她的身体始终保持着下跪撅起屁股的羞辱姿势。

    之前久已不见的马老头,此时正埋头在女医生翘起的肥臀后面忙活着。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只特大号的500CC注射器,正通过注射器前端的细塑胶管,把大量乳白色的液体注入叶雪颤抖的肛门里去。长长塑胶管的前端正深深插在美女医生那淡褐色的,褶皱规整的屁眼中心。随着注射器的每一次压迫过程而微微地鼓胀——收缩——再鼓胀,部分乳白色的液体被肛门括约肌挤出,顺着美人肥大的屁股和白腻的大腿流到她身下的木台上。

    随着液体的注入,美女的小腹已经渐渐越涨越大,接近怀孕三四个月的样子。

    女人拼命的忍受着那滔天的便意,整个身体痛苦的颤抖扭动着。

    叶雪的半边脸被披散的长发覆盖着,嘴巴里更被强迫塞进了一只带小孔的塞口球,用一根皮带固定在后脑上。所以她也只能满脸痛苦的发出可怜的呻吟哼哼声,只有少量口水可以顺着嘴角滴落在地面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