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事实上,范露露对安琪美臀的鞭打十分的有分寸,这只是一种有控制的调教手段,虽然用特殊的鞭子鞭打会产生难以忍受的巨大疼痛,但其实每下抽击覆盖的面积都很大,大片的红痕在不明所以的人看起来显得非常的恐怖,然而鞭子并没有真正伤害到安琪娇嫩的臀部皮肤。毕竟夫人曾严令她不能真正损伤两女的身体。

    看到安琪悲惨的在范露露的鞭子下扭动身体,徒劳的想要躲避不停落下的皮鞭。林晓阳终于精神崩溃了,她顾不上身后的小高正肆意的隔着裤子用勃起的肉棒摩擦猥亵她近乎赤裸的臀沟幽谷,反而大声的向毛爱妮和范露露求饶“我跳……我同意跳了……你们放开安琪吧!求你门了!”

    这是女队长今天第一次对罪犯们流露出示弱企求的态度。

    范露露闻言喘着气停下手里的鞭子,用手捏了捏身下小女警那被抽打的大片红肿的屁股“小贱人!那你要怎么说?”

    “我……我也愿意跳!……我愿意跳……求求你别再打我了……呜呜”安琪现在也彻底服软了,只能无助的趴在地上哭着服从罪犯的命令。

    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都疑惑,女警们的表现是不是实在太软弱了,与之前的反差有点太大。其实她们这样的表现和她们之前被调教过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

    要知道她们都曾经在罪犯的暴力威胁下屈服过。在酷刑下放弃了自己的人格和尊严,沦为罪犯的奴隶!这样深刻的心灵创伤造成了严重的隐藏后果。虽然她们并不自知,但其实罪犯的强势和支配地位已经深深烙印在她们的脑海中,和潜意识里逐渐成长起来的奴性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中间虽然也暂时脱离了罪犯的魔爪,在没有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她们也能独立的思考,甚至也部分恢复了自我意识,可一旦被同一伙罪犯再次侵犯。那隐藏在头脑深处的强烈奴性就会很容易再次被激发出来。

    受害者会不自觉的在施暴者自居弱者,不再有强烈的抵抗意志,很快就再次完全屈服于强者也就是罪犯们的凌辱调教之下。就好像一名士兵,在投降过一次之后,再次投降就不会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了,特别是对同一个对手。

    更何况范露露她们选择的调教策略也非常成功,首先全力压倒年纪较轻,意志也比较薄弱的安琪,再利用折磨安琪来逼迫林晓阳屈服,果然这个计划收到了非常完美的结果。

    被迫同意在罪犯面前大跳艳舞的两名女警花,在歹徒七嘴巴舌的议论和哄笑声中,扭扭捏捏的并排站到了屋子正中央,她们羞红的脸蛋和僵硬的肢体语言都表明,她们现在确实感到有点手足无措。是啊!这些等着欣赏她们最羞耻表演的家伙,都曾经是她们最鄙视的社会渣滓和法律蛀虫。可是现在,骄傲的女警们却要为这些人间垃圾努力献上自己宝贵的肉体表演,仅仅只为诱惑他们发泄卑劣的性欲。

    毛爱妮看她们已经摆好了架势,满意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呵呵……姐姐们还真是不惩罚不听话呢!现在就让我们开始吧,记住!一定要跳的淫荡一点哦,否则我是不会算你们过关的!”

    她说着打开自己手机的扬声器,开始放出一段激烈刺激的电子舞曲。

    听到音乐在房间里响起,女警们却怯生生的站着没有动,范露露皱着眉头,威胁的扬扬手里的鞭子“还傻站着干嘛!……快点跳啊!否则可别怪老娘的鞭子没长眼睛!”

    安琪被她吓的浑身一哆嗦,唯唯诺诺的开口辩解“可……可是……我们真的都不会跳啊……”

    她眨着浓密的长睫毛,无奈的看着范露露和毛爱妮。

    范露露不耐烦的撇撇嘴角,不悦的呵斥她“贱货!跳艳舞有什么不会的啊……不就是和着音乐抖抖奶子扭扭屁股么……快点跳,我就不信你们没看过电影!”

    她再次警告似的甩甩手里的皮鞭子。

    美女警花们无奈的对望了一眼,终于屈服在威逼之下。含羞带怯的开始尝试起舞蹈来,和着激烈的电子音乐,她们学着电影电视上看过的那些艳舞女郎的样子,慢慢地扭动起曲线玲珑的身体。

    范露露则在一边充当起女警们的动作指导。也许是出于内心变态的兴奋和刺激,她开始完全不符合自己形象的满嘴冒出脏话来。不像一个曾经的女警察,倒更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流氓。

    “屁股扭的幅度要大一点……你傻啊林晓阳贱婊子,要把你的肥屁股甩起来才行……就好像有人在狠狠插你的骚屁眼儿一样,很好……就这样,很钩魂儿!”

    “笨死了!……腰要画着圈扭……奶子!奶子!用手冲大家托你的大奶子啊!……这就对了!用舌头舔嘴唇!要把眼睛也眯起来!哈哈……干的好啊安琪婊子,你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淫荡呢!”

    “表情……最重要的是表情!对了……要再放浪一点,把嘴唇嘟起来!最好让人以为你正在性高潮的样子!假装喘气!好!非常棒!”

    “混蛋!……把大腿抬的再高一点,好让大家都好好看看你的小穴,用手指把内裤拨开……犹豫什么!啪!”

    一旦舞动中的女警们对她提出的动作稍有迟疑,她手里的鞭子就会毫不犹豫的挥下。

    在女魔头言语和鞭子的双重威胁和恐吓下,女警们身体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美丽绝伦的肉体配合着音乐,激烈的起伏摆动着,幻化出迷死人的一波波乳波臀浪。那两对雪白肥硕的大奶子,更是带着形状完美的粉红色小乳头,不断地随着身体的运动而剧烈的上下跳跃,变换着各种饱满的形状,向四周挥洒出点点滴滴香甜的汗水。

    两人甚至还在范露露的逼迫下,主动开始互相摩擦对方傲人的胸部和大腿之间,在音乐节奏之下玩起了假凤虚凰的游戏。她们模拟着互相亲吻和抚摸的动作。

    用来刺激旁观众人的眼球。

    随着时间的推移,女警们的舞姿渐渐褪去了刚开始时的生涩,变的越来越具有专业的水准。到最后她们更是自暴自弃的开始创新各种露骨的诱惑动作,脸上还装出了各式用来诱惑男人的放荡表情。充分利用起自己美绝人寰的雪白肉体来,把女人那种淫荡的极致完全通过舞蹈展示出来。

    要知道两名女警花的身体条件都是超级出色的,她们的身材曲线非常的耀眼性感,乐感也都相当不错。而安琪更是曾经学过两年专业舞蹈。靠着自己那超人的身体天赋,她们竟然逐渐把这种完全为了诱惑男人而发明的色情舞蹈跳的非常具有震撼和华丽的美感。

    围观的男人们现在已经早就忘了讨论,甚至几乎都忘了呼吸,每个人的裤裆都被高高撑起来,一双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场内卖力扭动雪白屁股的女警花们,大家野兽般喘着粗气,恨不得能马上扑过去把这两个尤物狠狠压在自己身下。

    毛爱妮也目不转睛的欣赏着两女火热的舞动,她们先是完美的合着音乐拍,整齐划一的用双手托着自己的豪乳,随腰部轻轻左右甩动,让观众可以切身体会到这对宝贝那迷死人的重量感。随即女警们又同时转过身,背着观众深深地弯下腰去,用双手扶住大腿,用交相辉映的两片雪白肥臀模仿倒浇蜡烛的性交动作,摆着腰肢缓缓的上下挺动。

    这诱惑到极点的放荡动作让见多识广女中学生也禁不住浑身打个冷战,感觉到自己两腿间已经变的湿润了。

    看看周围浓厚的桃色气氛,喘着粗气的毛爱妮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低头按下手机的按键,停止了舞曲音乐的继续播放。

    音乐骤停,还在放荡地扭动着的两位女警也不由的停止了身体的动作。她们娇媚迷人的俏脸因大量的运动而显得滚烫红润,迷茫的眼神却呆呆的互相对望着,似乎不明白刚开始是被强迫作出如此丢脸行为的自己,为什么到后来会像着了魔一样不知羞耻的去舞动身体来取悦这些人渣。

    甚至连那些从前想都没想到过的淫荡动作都在这些自己最痛恨的罪犯眼前完美无缺的表演完成了。连丈夫和男友都没有欣赏过的浪态也被他们完整记录在了手机里。安琪和林晓阳对自己的心态感到非常迷惑不解,难道是因为自己身上性感无比的穿着,甚至是这间屋子里暧昧的气氛影响了自己的感官。

    女警们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范露露却是胸有成竹,其实女警们此时的反应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因为她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从骄傲的人民警察沦落成罪犯控制下的性奴,心理的落差和转变实在是太大了。本来异常自负的天之娇女们根本无法去接受这个现实。更何况现在她们被迫穿上妓女的服装,还作出各种放荡的行为。

    虽然理智告诫她们不敢去反抗,但始终不能让自己作到真正的释怀。心理上不但在痛恨罪犯,更加也在怨怪自己的无能和大意。因此一但被羞辱到一定的程度,她们就会自然而然的开始比别人更加过分的糟蹋自己的肉体和自尊,以此类似自残的行为来让自己心里觉得更好过一点。这就是性奴调教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心理转变过程。

    一旦被调教的性奴对像产生了这种心理反应,就意味着她即将从心理上完全放弃抵抗。彻底抛弃女性的尊严,成为主人驯服的性奴隶和性玩具。当初范露露被红蜘蛛调教时也曾这样的颓废过。今天自己可以把这个过程复制到比自己更加出色的两位警花美女身上,让她感到有种巨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似乎自己之前经历过的苦难一夜之间都已经转移到安琪和林晓阳身上了。

    “非常好……你们跳的非常棒……真是超级放荡啊!比你们以前打击过的那些卖淫女可是不要脸多了!哈哈”范露露继续刺激着女警们的神经。大声侮辱着她们。

    毛爱妮也拍手笑着“是啊是啊!真的淫荡到让人完全受不了呢……好精彩,看来以后姐姐们做婊子会超级称职,肯定会给我赚大钱的哦!即使上床忙不过来,靠跳舞也没问题的!”

    安琪和林晓阳已经羞的抬不起头来了,刚刚莫名的放浪表现让女警们连反驳的话也无从说起。甚至两女的内心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了“我难道真的是天生如此淫荡的么?”

    这样的疑问。

    已经对女警们逆来顺受的态度感到满意的毛爱妮眼珠又是一转,终于决定开始自己计划好的,也显的更为刺激的下一步游戏了。她大声的对所有人宣布道“好了,玩具姐姐们都已经变的很听话了,再加上她们刚刚的艳舞跳的非常好,让大家都特别满意,因此我临时决定,要送给她们每人一个漂亮的奖品!”

    “奖品?送给我们?”

    头脑正混乱不堪的林晓阳费力的抬起头,迷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狡诈多变的小恶魔,不知到她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毛爱妮冲身后的歹徒使使眼色,立刻有一个小马仔跑了出去,不大一会就拿回两件东西。安琪努力的分辨着,拿在那人手里的好像是两个皮圈,另一只手里还挽着长长的细铁链“那是什么?”

    她带着颤音问。

    毛爱妮笑嘻嘻的接过东西,在女警们眼前一晃“漂亮的项链哦!很适合姐姐们呢!”

    这下两个警花都看清了毛爱妮手里的东西,那竟然是两只只有宠物狗才佩带的精致皮质项圈,甚至在外圈还镶嵌着一圈精美的金属钉。

    “不要……求求你们!”

    女警们禁不住叫起来,这些罪犯竟然要给自己带上畜生才会使用的项圈。

    范露露兴奋的从毛爱妮手里接过项圈,根本不管她们微弱的抵抗和苦苦哀求。

    手脚麻利的给两名女警官分别套在脖子上,用力的扣好上面的金属扣,她才手里拿着链子后退一步,满意的仔细欣赏起奴隶们的样子来。

    满面哀戚的美丽女性,身上穿着近乎半裸的性感内衣,胸前的两团白肉毫无遮掩颤巍巍的坚挺着,乌黑光亮的长发缎子一样披在香肩上。雪白优雅的颈子更被带着金属扣的皮项圈装饰起来。看上去显得既柔弱无助又诱惑淫靡。

    “不错啊!很漂亮也很合适……你们喜欢我的礼物么?”

    毛爱妮故意这么问“姐姐们看起来就像是最淫荡的母狗呢!”

    林晓阳死死咬住牙齿,努力让自己不要软弱的哭出声来,死死抓住安琪手臂的手上连指节都被压的泛出白色。安琪更是把头半埋在她肩膀的后面无声的哭泣着,泪水一滴滴顺着林晓阳的肩膀滑落下去。似乎她准备把一辈子的眼泪都在今天一次流完一样。

    可惜女警们此时楚楚可怜的样子根本无法影响到铁石心肠的罪犯们,恶毒的毛爱妮接下来就宣布了让她们更加感到五雷轰顶的决定“好了!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完成!姐姐们已经把大家的性欲都挑逗起来了!现在就开始第二步游戏吧,就由你们负责用身体给大家消火好了!”

    “不!……”

    看着眼前一双双流露出淫亵目光的眼睛,两个女警绝望的发出一声无助的悲鸣。安琪仿佛失去了身体最后一点支柱一样,浑身无力的软倒在地上。林晓阳也只能颤抖着用手扶墙勉强支撑住身体。

    毛彪领头,马脸和几个打手都已经开始在解自己的裤腰带了,看了这么久的调教大戏,他们早都感到有点急不可耐。正眼睛通红的盯着眼前可口的猎物,随时都准备扑上去吃掉她们。

    “先不要乱来啊!”

    毛爱妮跺着脚大喊!她有点低估了男性匪徒们的急切“大家要排队的!而且玩具是我的,可不是给你们白玩的,要先给我交钱才行!最开始的项目是让她们为大家口交,每射在嘴里一次要两千块!”

    “还要收钱啊!还这么贵?……用下嘴巴就要两千啊!……不过这么漂亮死了也值了……我干!我也干!”

    歹徒们闻言议论纷纷,不过根本没有人肯放弃就要到嘴的美肉,每个人都开始七手八脚的在自己口袋里翻找起钱包来。

    “……交钱?”

    本来已经准备认命的女警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哓阳悲愤的抬起头,死死盯着面前那个外表看来人畜无害的小魔女,没有想到之前歹徒们常常挂在嘴边威胁要自己去卖淫的话竟然都是真的。从今天开始,曾经充满骄傲的女刑警队长就要像自己之前最鄙视的那些下贱妓女一样用肉体去为别人赚钱了么?

    裤裆翘的老高的毛彪第一个站出来,笑嘻嘻的递给毛爱妮一张卡“那老爸我就先爽一下喽!这张卡里的钱你随便刷好了……我干她们多少次你就从里面扣多少!”

    “谢谢老爸!”

    毛爱妮欢天喜地的接过银行卡,喜不自胜的道“我新款的包包和化妆品都有着落了!老爸真大方!”

    她用手一指瘫软在地上的两名女警“你随便选一个吧!”

    毛彪早就在心里选好了目标,两名女警都算是绝色美女,容貌身材基本上无可挑剔。要是一定要让他选一个的话,他更喜欢女人味多一点,看起来更柔弱的安琪。更何况一会享受林队长肉体的机会还有大把呢。

    他用手一指安琪“就先让叶警官给我舔舔鸡巴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