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两位警察姐姐的乳房都好大啊!”

    毛爱妮大声的感叹着“难道在警局工作对胸部的发育有好处么?”

    她说着又回头看了下范露露“范姐的也不错呢!虽然不如她们……”

    范露露尴尬的干咳了两声,眼里闪过一丝嫉妒和怨毒,嘴里继续对女警们呵斥着“快脱!全都脱光!否则我就活活捏爆你们淫乱的大奶子!”

    林晓阳幽幽的叹了口气,羞涩的抬起一条长腿退,拉下自己窄小的真丝内库,让女性最隐秘的宝藏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虽然她马上就紧紧并拢双腿,可还是让人窥见了在整齐耻毛掩映下的粉红色幽谷。那诱人的女性气息就好像有形的香味一样弥漫在整个空气中。

    旁边的安琪也扭扭捏捏的褪下了自己细小的内裤,由于她是背对着众人的,两腿之间的少女欲望核心也是在大家眼前一闪即逝,只有从两腿间那狭小的缝隙中偶尔才能窥见偶然露出来的一点点娇嫩颜色,倒反而让人看的更加心痒难耐起来。

    虽然歹徒们都想再多欣赏一下美女们象牙雕塑般的完美裸体,两个女警却不约而同的开始飞快穿起了新的衣服,即使这些衣服包藏着对方的祸心,那也肯定要比赤身裸体要强一些吧。

    可惜当她们把新衣服完整穿在身上的时候,女警官们意识到自己还是上当了。

    这……其实根本不能算是衣服了吧!

    这是两套与普通内衣性质完全不同的情趣内衣,基本上是彻底为了男女性爱而优化设计的。其主要的穿着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刺激起男人对穿著者的性欲,若在平时,也许只有最豪放无耻的妓女才会真的这样穿着吧。

    内衣的上半部分是用料奢华的镂空式束腰,结实的真丝面料异常地光滑繁复,甚至还配有全手工的复杂蕾丝花边,细小的剪裁尺寸可以最大限度的体现出女性的纤纤细腰。束腰本身也非常短小,下边堪堪到达肚脐的位置,而上边更是惨无人道的只能拉到乳房的下缘,窄小无比的硬质胸托除了让女警们的豪乳显得更加的高耸坚挺外,没有任何的遮挡作用。乳头乳晕以及大于六分之五的雪白乳球被完全裸露在大家眼前,对想要侵犯它们的恶人们发出无声的强烈邀请。

    内衣的下半部分样式相对保守一些,同色系的吊带长丝袜,吊带环也是蕾丝镂空的,性感的箍在女警们的胯骨上,四根吊带用夹子夹在在丝袜的宽边上,把厚丝袜拉的紧紧的,只露出中间雪白的大腿肌肉,可以用来保护两腿之间女性禁地的是一只小内裤,可惜却是最窄小的丁子裤形制。小的可怜的布片被几根细线连接起来,勉强盖住阴道的入口,而肛门上的遮挡更是只有一根小的不能再小的绳子。这样的衣服与其说是蔽体,还不如说是性交的催情剂,再加上小脚上穿的五寸细跟金属扣凉鞋。让穿上它们的女警们在气质上发生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巨大的转变。

    本来林晓阳的容貌和气质是偏于清爽端庄的,而安琪则是非常的娇嫩清纯。

    但当她们无奈的被迫穿上这样纯黑或纯白的两套性爱专用内衣的时候,一切就都开始变的不同了。现在的她们看起来真是无与伦比的美艳和性感,仿佛是两名游戏人间的性爱女神。只不过穿黑的林晓阳看起来更风骚火辣一些,而一身白的安琪则显得更加娇媚柔弱。

    此时站在大家面前,两名曾经英姿飒爽的美丽女警花,却都已经被羞的满面绯红,尴尬的紧抱着双臂,试图遮挡自己那对赤裸高耸的巨乳。紧绷的束腰把她们的纤腰勒的盈盈一握,更反衬出她们的胸部硕大和丰臀圆翘,丝袜包裹中的长腿也因为夸张的高跟鞋而显得曲线更加优美结实,两腿间那若隐若现的神秘花房则不断对周围的男人和女人散发赤裸裸的性爱信号。

    周围的歹徒们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两名绝代尤物,大家一时都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的吞着口水,女警们换好这身衣服后表现出来的风情万种,显然也出乎他们的意料,一时间只顾贪婪的一遍遍欣赏两女肉体上每一处诱人的风景。

    两女则尽量弓着腰瑟缩自己的身体,徒劳的试图用手来帮助遮挡自己,可惜在众人犹如实质的目光中却总是显的顾此失彼。她们互相用眼神交流想要安慰对方,却又从彼此的眸子里找到了深深的悲哀和绝望。

    毛爱妮仔细欣赏了半天,终于兴奋的喘了口大气,满意的拍手笑道“好棒啊!我选的衣服真是太漂亮了,让玩具姐姐们看起来好骚好淫荡,就跟画上的堕落天使一样呢!”

    说着她歪着头想了想,自言自语的嘀咕道“这么漂亮的衣服可不能轻易浪费了!让姐姐们穿着它干点什么才好呢……”

    范露露见状眼珠一转,凑到毛爱妮的小耳朵边上低声唧咕了几句。毛爱妮眼睛一亮,咯咯大笑起来,一连声的叫好“范姐这个主意真是太妙了,既刺激又热闹!我喜欢!”

    女中学生用手指着女警们“就这么决定了,姐姐们作为我专属的淫肉玩具!今天用肉体取悦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跳艳舞!”

    她一边强调着这个词,一边欢欣鼓舞的挥舞着小拳头“就是艳舞哦!姐姐们要努力的跳,你们跳的不好我是不会同意停下的……”

    “艳舞?”

    林哓阳悲愤又惊讶的叫出声来。安琪更试着小声的恳求毛爱妮“还是不要了!那个艳舞……我……我们真的不会啊!求你……”

    毛爱妮摇摇头冷酷的拒绝她“不许说不可以的!警花姐姐们现在都是只配被我玩弄肉体的肉玩具啊!一定要完全服从我的命令才行!否则我就会让范姐狠狠的惩罚你们!再说刚才姐姐们换衣服时的动作就很好看啊,看着跟跳舞差不多,这种东西肯定是一学就会的……”

    “啪啪!”

    众人身后忽然有人轻轻的拍着巴掌。原来是‘夫人’谢文娜那个名义上的丈夫毛彪,也就是毛爱妮的亲生父亲,正推开铁门走了进来“爱妮宝贝,你想到的这个主意真是不错啊!艳舞确实是非常刺激的……”

    “毛爷好!……毛爷好!……”

    范露露和马脸纷纷领着打手们弯腰和毛彪打着招呼,毛彪虽然在组织里没有什么实权,但他和谢文娜毕竟是法律意义上的合法夫妻,谢的手下们自然不敢怠慢。

    范露露偷眼看了一下对方,只见他虽然在随口应付着大家的问候,但一双酒色过度的水疱眼却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两名女警胸前那弹跳晃动的大乳房不放。

    心里不由恶狠狠地得骂了声“死色鬼!”

    这个毛彪可是个远近闻名的花花公子和色中饿鬼,年轻的时候长的还算一表人才,靠着超人的床上工夫和花言巧语靠上了女强人谢文娜。后来谢闯出了名号也有了更强的情人,自然就把这个绣花枕头丢在一边,他倒也不烦恼,顶着绿云盖顶的的名头到处寻花问柳,仗着谢文娜不管,几乎把夜莺俱乐部里稍有姿色的妓女和女招待睡了个遍。

    范露露刚到俱乐部做卖淫女的时候,也曾经被迫和他春风几度,说实话,单论人品和性能力,他都算范露露比较喜欢的主人了,至少他还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对女性也比较照顾,两人之间也很有些暧昧不清。直到现在,隔三叉五她还要主动去伺候这位大爷呢。

    可今天看见他闻着腥味就跑过来,心里难免有点不舒服。等到看到他对自己最痛恨的女警俘虏们色授魂与的样子,范露露就感到更加的不爽了。

    毛爱妮似乎也对爸爸的意外到来显的不太高兴“老爸!你怎么来了?她们可是妈妈送我的新玩具哦……你不要乱抢啊!”

    毛彪似乎也挺畏惧这个女儿,脸上陪着笑道“我那能抢宝贝你的玩具啊!……嘿嘿……我就是来看看……她们还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嘴上虽然这样讲,可他还是偷着描了一眼房间中两个半裸的绝色美女,心里实在是痒痒的难受。

    安琪看见这对父女居然这么无耻的在讨论自己身体的归属,就好像在讨论两件私有物品一样,忍不住绝望的把头靠在林晓阳肩头上,小声哭着反覆呢喃“林姐!我们不是东西……我们是人啊……不是东西……呜呜”可惜现在除了同病相怜的女队长,根本没有别人去在意她的话。

    毛爱妮没有放过毛彪,悄悄的把他拉到房间一角,用眼睛瞟着他小声反问“真的就是看看?……我可不相信爸爸的话哦!你偷偷玩妈妈送我的肉玩具可不是第一次了。你根本管不住自己的鸡巴!……”

    听着年纪小小的女儿嘴里坦然的说出‘鸡巴’这样的词,毛彪也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是自己的骨血,自己却一直在教育上扮演着坏榜样的反面角色。

    俱乐部这个烂泥潭一样的环境造就了现在毛爱妮的世界观,可贪花好色的自己也没有什么立场去指责她。

    “嘿嘿……还是你最了解老爸!”

    毛彪知道自己骗不了女儿,只有一再服软告饶。再看看女警们那性感爆棚的样子,他不由吞了一大口口水,腆着脸小声在女儿耳边哀求道“这两个警察小美人……老爸真的已经肖想好久了……只是一直没机会上手而已,今天你就让老爸的小弟弟好好解解馋!其他什么要求都好说……”

    毛爱妮翻着白眼盯了老爸一眼“老爸你一天不玩女人会死啊?”

    毛彪急忙连连拱手“我其实也不想啊……实在是她俩长的太他妈惹火了……嘿嘿……不怪我!真不怪我啊!”

    毛爱妮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左手打了个响指“那好吧!一次收你五千好了!”

    “五什么?”

    由于她语速很快,毛彪没听的太清楚,整个人都楞了一下。

    “装什么糊涂啊!”

    毛爱妮不满意了,摆弄着手指道“你以为随便玩我的玩具都不用付钱的啊?……当我是凯子么?算了!看在你是我爸的份上,今天就便宜你了!让她们给你口交一次两千!肏穴一次五千,捅屁眼儿要翻倍!一口价不还价!”

    “你……你这也太贵了吧?”

    毛彪用手挠挠脑袋,和自己女儿象妓院老鸨一样偷偷摸摸地讨论肉金的多少让他感觉有点怪怪的,更何况俱乐部里一般的美貌公主标价也就是五千左右一晚,要只是打一炮更是只要两千块就差不多了。

    “要不要随你,我还怕她们忙不过来呢!我的玩具这么漂亮!大家都是抢着肏的……收你这点钱不算过份!”

    毛爱妮无所谓的摇摇头。

    虽然女儿的开价让他感到有点肉痛,但毛彪对女警们娇媚迷人的肉体也确实是势在必得的。他贪婪的用水疱眼在安琪她们肉光致致的身体上上下左右刮了几遍,终于咬了咬牙答应了女儿的条件“那好!成交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毛爱妮高兴的一拍手,丢开流着口水的老爸,蹦蹦跳跳的回到屋子的中央,开始继续她对女警们的调教大业。

    刚刚看她们父女俩在一边悄悄嘀咕了半天,林晓阳和安琪心里就都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只是偏偏又听不到她在说什么。现在看她回来,连范露露她们一起,几双眼睛都带着疑问一起向她看过来。

    非常享受这种众人注目下的状态,小恶魔特意挺了挺自己还没有发育的小胸脯,大声宣告女警奴隶们接下来要面临的命运“放荡不要脸的玩具姐姐们!我和爸爸已经重新讨论了今天下午的狂欢派对!比刚才要更加刺激了呢!”

    她笑的更加开心了。

    “第一个节目没有变!就是让你们两个为大家表演最最无耻的艳舞!”

    小女孩说完这话,满意的欣赏着林晓阳和安琪的娇躯因恐惧和屈辱而摇摇欲坠的样子。

    “你们可要好好的表现哦!绝对不能丢主人我的脸,一定要跳出最淫荡最无耻的舞姿才可以!否则我就会好好的惩罚你们的哦!”

    被动的被罪犯侵犯侮辱,与要她们主动放弃自尊用身体去取悦对方,这两种行为在道德上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感到自己根本不能接受这个要求的安琪,捂着嘴小声抽泣“怎么可以……不可以的……你们怎么能这样!”

    “我是绝对不会跳的!”

    林晓阳红着脸歪过头,抿着嘴小声自言自语,她虽然已经不敢明着反抗罪犯们的命令,可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弃做人的底线。

    看到女警们明显是拒绝的表现,毛爱妮不由沉下了脸,嘴里轻轻叫了声“范姐!”

    范露露心领神会地从旁边闪了出来,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提了一只由皮绳缠成的黑色多股皮鞭。恶狠狠的笑着逼近两女“你们这些傻婊子!马上就会让你们知道,不听小姐的话会是什么下场!”

    女警们警惕的看着她手里狰狞的鞭子,恐惧的试图向后退去。紧接着“啊!”

    的一声,其中的安琪已经被范露露抓住手臂用力拉了过来,再一把被向前拉倒,两腿膝盖都跪在地上……

    “安琪!”

    林晓阳叫了一声,想要冲过去救出安琪,却不料被小高突然从背后死死的抱住动弹不得。

    范露露抬起一只脚,残忍的用高跟鞋把安琪的脑袋死死踩在地上,让她无法起身和挣扎。又用一只手把她的小蛮腰下压,让她雪白圆大的丰臀被迫高高翘起来。整个身体被摆成一个狗趴的姿势。自己则用力抻了抻手里的皮鞭,狞笑着道“安琪宝贝,姐姐今天就先赏给你淫荡的大屁股二十鞭子!免得你跟姓林的婊子学坏了,忘了自己做性奴的本分!”

    “不要啊!……啪!啊啊啊……”

    在两个女警的同声惊呼中,皮鞭被高高举起又狠狠落下,瞬间在女警冰激凌般的雪臀上留下下一道丑陋的红痕,那对比鲜明的残酷景象更加刺激了范露露的胃口,让她毫不留情的再次举起了鞭子,嘴里还不住地低声叫着“贱货!叫你风骚!……叫你长的漂亮……啪啪!……老娘抽死你……抽烂你的肥屁股!……啪!”

    安琪挨了头几下鞭子时,还试图努力咬牙忍住疼痛。可随着屁股上的鞭打一下比一下沉重火辣,本就被折磨恐吓的接近崩溃的小女警终于忍不住哭喊求饶起来“请不要打了……呜呜……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好痛!……饶命啊!……呜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