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就在几个女人在客厅里彼此纠缠的时候,本来关着毛爱妮的小卧室的门突然有节奏被敲响了起来!几女都不由的扭头看向那扇发出声响的房门,那个几乎已经被大家遗忘的小丫头又要干什么了?

    “干什么呀!……”

    安琪不耐烦地跺着脚,嘟囔着走过去,伸手握住插在门上得钥匙,用力扭开反锁的门,猛的拉开门“你要干嘛!……”

    俏生生站在门口的毛爱妮怯怯的看着怒气勃发的小女警,巴掌大的小脸苍白的颤抖着,小身子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我……我口渴!想……想喝水……”

    “你!……”

    安琪刚想要呵斥,可看着眼前娇弱胆怯的小东西,她虽然情绪烦躁,也觉得火气实在无处发泄,停了片刻,只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开水瓶在厨房里……”

    坐在沙发上的林晓阳盯着爱妮小小的身子走出来,好看眉头微微皱了皱“安琪你也过去,看着她点……”

    女队长吩咐道。

    “哦……好!”

    安琪纳闷的答应着,虽然她实在不认为眼前这个胆怯的中学小女生能产生什么威胁,不过林姐说的也有道理,小心总无大错。

    小女孩侧着身子穿过客厅,似乎被蜷缩着的红蜘蛛满嘴是血的形象给吓住了,两只小手紧紧攥着,小心翼翼的绕开距离,象小兔子一样闪进了厨房。安琪紧跟在她后面也跟进去了。

    干净明亮的厨房里,小女孩环顾陌生的厨柜平台,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了不锈钢开水壶和托盘上放着的四个玻璃杯,她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安琪“姐姐,你们渴不渴啊?……”

    安琪和红蜘蛛纠缠了半天,也真感到有点口干舌燥,见小女孩发问,也就顺势点了点头“把水壶和杯子拿到客厅去吧!林姐肯定也渴了……”

    小女生闻言乖巧的点点头,用一只手拿起一只玻璃杯,对着窗户看了看“杯子有点脏了……”

    她走到洗手池前,拧开水龙头清洗起玻璃杯来。

    安琪自己拿着开水壶,站在那看着女孩在水槽里清洗杯子,脑子里各种念头此起彼伏,让她不自觉有点走神了。

    毛爱妮洗杯子洗的很仔细,靠左手调节着水龙头,用右手逐一清洗四支玻璃杯,每个杯子洗完后还拿起来对着阳光看看,用手指在杯壁上摩擦,看是否已经彻底洗干净了。一直等到全部杯子清洗完毕,两个人才再一次一起转身进了客厅。

    正在继续讯问红蜘蛛的林晓阳转过头来看着她们进来,两人把水壶和杯子一起放在茶几上,毛爱妮显的手脚很勤快,麻利地拿起水壶给四只杯子都倒满凉开水,她自己抢先拿起一杯咕嘟咕嘟猛灌了下去,看来真是渴的狠了。

    林晓阳瞟了一眼安琪,看到后者不明显的微微点点头,她也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林晓阳看看眼前的水杯,完全没有任何疑点,也就不再迟疑的拿起来喝了下去,她也确实感到有点渴了。

    安琪看到毛爱妮已经先喝了水,自然也就完全放下心来,随后也大口喝干了另一只杯子里的水。

    几个人都喝完水,林晓阳示意安琪继续把毛爱妮关回小卧室,好接着审问红蜘蛛。安琪答应着带着小女生回到之前关她的房间,看着她走过去座到床上,自己转身就要出来锁门……

    “警察姐姐……”

    女中学生突然鼓起勇气小声叫住她,看到她诧异的回过头,小女孩脸红的越发厉害了,双眼深深地垂下眼睑,声音也显得更加颤抖和微弱“我……我有点害怕!能不能……能不能先不要锁门!”

    安琪盯着看她柔弱清纯脸庞,咬牙沉吟的一下,终于还是点点头,这样一个小女生,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根本无法从两个带着武器的女警察的眼皮底下逃跑的。

    安琪带上门转身出了房间,留下小女孩一个人独自枯坐在席梦思床上,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她棕黑色的发上,反倒衬出她的脸蛋更加幽深难辩起来。直到看见女警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外,女孩那紧紧抿在一起的薄唇上却突然翘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电刑加上疲劳攻势,客厅里的红蜘蛛继续顽强的抵抗着女警们超常规的刑讯,接近三十分钟之后,她身上电击用的电极再次被增加了一对,这次是贴在她丰满强壮的大腿内侧,每一次痛苦的电击都让她的腿部肌肉波浪样的快速抖动,空气中甚至弥漫着类似炙烤皮肉的焦煳味。

    此时的女魔头虽然表面上依然硬气的坚持着,牙关紧咬不肯吐露任何的情报。

    但其实她内心深处也无奈的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力已经被消磨的越来越薄弱了,恐怕无法再抵抗的太久,毕竟一个活生生的女人是很难抗拒这样非人的虐待的,不管她的身份是警察还是邪恶的罪犯。

    “啊……啊啊……饶了我吧……”

    终于在又一次长达二十秒的通电过后,已经叫哑了嗓子的红蜘蛛还是喘息着向女警们投降了,她虚弱的趴在地板上,口水顺着已经麻木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曾经性感的超短裙和丝袜都已经被汗水沁的湿透“不要了……不要再来了……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我真的受不了了……”

    “该死的家伙……你终于肯坦白交待了么!”

    看到对方表示屈服,感到胜利在望的安琪忘记了之前审讯积累的疲惫,兴奋的从沙发上跳起来“我去拿录音机……”

    谁知她高挑性感的娇躯刚刚站直,踩着高跟鞋的脚下却突然一个趔趄,差点让她再次摔倒在沙发上。

    “怎么了……”

    坐在边上林晓阳伸手扶了一把安琪,关切的问。

    “没事……”

    安琪忍着剧烈的眩晕感,皱着眉用手扶了扶自己光洁的额头“可能坐久了……刚站起来有点头晕……”

    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直挺挺的向前歪倒,长腿拌在沙发扶手上,上半身猛的翻倒在地板上,发出“咣铛!”

    一声巨响!

    “那水……”

    林晓阳霍的反应过来,起身就要抽出别在后腰的手枪,可惜她手臂此时已经变得有些发软了,枪抽了一下居然没抽出来。强忍住突然袭来的眩晕和恶心,她踉踉跄跄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扶着墙想要冲到毛爱妮所在的小房间里去。

    林晓阳对当前形势的判断相当准确,红蜘蛛此时双手被拷在地上,靠她自己根本无法解脱,只要制住或锁住房间里的小女生,己方就依然立于不败之地,药力总有过去的时候,只要对方现在无法及时逃脱,一旦自己或安琪清醒过来,一切就仍然可以继续掌控……

    不知什么时候,毛爱妮娇小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小卧室的门口,她轻轻扶着门框站着,面无表情的看着林晓阳摇摇晃晃的向她走过来,脸上毫无之前装出来的恐惧怯懦,只有一种远远超出她年龄的镇定自若。

    林哓阳感觉双腿越来越软,眼睛也变的模糊起来,与毛爱妮之间几米的距离似乎变的天边一样谣不可及。她奋起全身力气,终于抽出了腰上的手枪,颤微微的想要对准女中学生“别……别乱动……”

    自己发出的声音似乎都与自己的耳朵隔的很远一样。

    此时地板上一直蜷缩的红蜘蛛突然动了起来,一直收在胸前的两条长腿突然伸过来,钩住了林晓阳后面的一只脚,用力往后一拉……

    本来就在竭力维持平衡的林队长终于再也站不住了,整个身体一下向前栽倒在地板上,手里的手枪也脱手摔的老远,在女队长陷入昏迷前的最后影像里,只余下那名本来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中学生脸上那轻蔑诡异的淡淡微笑……

    沉浸在无尽的黑暗不知过去了多久,安琪渐渐从深度昏迷中徐徐转醒,感到眼皮沉重的难以睁开,她发苦的嘴里痛苦的哼了一声,最后还是费尽全身力气才抬起了眼帘,可惜第一个进入小女警视线的就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幅景象——红蜘蛛那略显红肿却满是得意的脸。

    “不要……”

    安琪忍不住呻吟起来……

    再次得脱禁锢的女魔头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蹲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逐渐清醒过来的绝色小警花“怎么样!可怜的小婊子……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么……这次我可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哦……呵呵!”

    此时的安琪已经被直挺挺的捆在地板上,手被手铐牢牢铐在背后,脚踝也被几层丝袜死死的捆住,躺在她身边仍在昏睡的林晓阳也被同样的对待,正昏昏沉沉的躺在安琪身体另一侧。

    安琪奋力的扭动挣扎了几下,终于还是绝望的放弃了,想要大声呼救,又想起这间公寓的隔音很好,之前红蜘蛛的喊叫都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响,无计可施之下,闪烁的眼泪几乎就要涌出眼眶,唯有语带悲戚的哭着呢喃“怎么会呢?……怎么可能?……我一直很小心的,你们那来的迷幻药啊……”

    红蜘蛛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忙不迭的炫耀自己的得意之作“傻丫头,你才玩了几个小计谋,就真以为自己是老手啦!比起我们这些老江湖,你还差的远呢,夫人之前就估计你可能不会乖乖的交换放人,早就让我带上了迷幻药,好以防万一……”

    安琪抬起泪湿的大眼,哽咽着问“可是……我搜过你的身的……搜的很仔细……”

    “呵呵……你忘了搜下我那里”红蜘蛛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女人都有的……那个东西里面!哈哈哈!没想到吧?”

    “你们真卑鄙!……”

    安琪厌恶的啐了一口,她确实没料到对方居然把药物藏在自己的阴道里“可是……你是怎么下药的呢……”

    这点其实更让小女警迷惑不已。

    “恩……下药是我做的!怎么样?很漂亮吧?”

    身材细小的毛爱妮一边搭话,一边从阳台上走进客厅,手里还拿着安琪的手机,她脸色冷冷的走过来蹲在安琪身边,丝毫不带感情的道“对付象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傻瓜……对我从来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你?……”

    安琪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小女生,眼前的脸还是那张清纯白净的小脸,可脸上的神情却已经完全不同了。根本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女中学生几天以来展现出的形象闪电般流过脑海,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中学生的演技彻底给骗了,她禁不住在心里苦涩的悔恨着“不!……”

    毛爱妮居高临下的盯者安琪涨红的俏脸,异常冷静的陈述着,语气里几乎不带任何的人类感情“早上在浴室里,我趴在红姨身上哭的时候,她就已经偷偷把药瓶交给我了……你根本没有发现!”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类似眼药水的塑料小瓶,在安琪眼前晃了下“后来,我就再把药液涂在自己左手手指上,借洗杯子的时候涂在其中三个杯子上!就这样了……怎么样?易如反掌又天衣无缝!”

    安琪听她这样说着,终于难忍悔恨的呜呜痛哭起来“都怪我……呜呜……全都怪我太粗心了!我对不起林姐……呜呜……”

    女警的痛苦表现反而激起红蜘蛛变态的兴奋感,女魔头难耐自满的咧嘴怪笑起来“嘿嘿!我早就说过的,你们这些骚货!早晚要再落在我手里!……”

    “哦!……头好痛!”

    随着迷幻药药力的消退,一直昏迷在边上的女警队长身体动了动,人也渐渐清醒了过来。她从嘴里逸出几声呻吟,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看到林晓阳也逐渐苏醒过来,女魔头立刻转换了自己的目标。她伸手一把抓住女队长的秀发,用力把她的头拉离地面,盯着女警绝顶美丽的俏脸恶狠狠的道“骚母狗!你也醒过来了么?居然敢用电电老娘……我看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恶魔!……我跟你拼了!”

    头皮被拉的剧痛的林晓阳刚刚清醒过来,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扭动挣扎起来,头部更是猛的一歪,张嘴就向红蜘蛛的手上咬去……

    “我肏!啊!……”

    红蜘蛛猝不及防之下被竟然林晓阳一口咬住了左手的虎口,疼的她忍不住大声的惨叫起来,女队长更是死命的用力咬住牙齿,感到腥热的液体从嘴角滑落。她不论红蜘蛛怎么抽手踢打都绝不放开。任凭点点滴滴的鲜血四下洒在地板和墙壁上。

    旁边看着两人撕打的安琪,此时也悲愤的叫了声“林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