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马脸隔着马路跑过来,在喘着粗气的谢文娜耳边报告“老板!要不要跟上去……街口布置的兄弟们已经咬住那车的尾巴了……”

    谢文娜看着地上五马分尸的手机呆了片刻,轻轻摇了摇头“让人回来吧!逼的太紧,倒让她们狗急跳墙了!”

    “那小姐和红姐怎么办?就这么看着她们被抓走了?社团的事……万一……”

    马脸一脸不解的看着谢文娜。

    谢文娜抬起头,怔怔的看着奔驰车消失的方向,脸上的怒容渐渐退去,嘴角忽然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叶安琪这个小贱人,不愧身上流着我们谢家的血液呢!还真是挺难对付的……现在,就要看小红和爱妮的本事了……”

    星期五清晨六点,林晓阳的私人公寓里迎来了今天的第一缕阳光。安琪伸着懒腰走到落地窗跟前,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用力拉开的双层窗帘。

    在她身后的席梦思床上,林晓阳还沉沉的睡着。自从昨天晚上成功逃离魔掌之后,女队长很快和安琪汇合到一起。等到回到自己的公寓,安置了毛爱妮和红蜘蛛,她立即努力掩盖着自己的负面情绪,一个个给家人同事打电话报了平安,只是说自己在跟踪嫌疑人的过程中丢失了手机。同时也给在B市父母家疗养的丈夫发了短信,毕竟自从上次大吵之后,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做完了这一切,身心疲惫的她才终于有机会抱着安琪放声痛哭,肆无忌惮的发泄着自己悲伤的情绪。两女紧紧搂在一起,互相轻声安慰着,相似的非人遭遇让两颗受伤的心逐渐走的更近了。虽然没有挑明,她们之间的亲密已经远远超过了朋友的层次,两人温柔地亲吻抚摩着对方,最后在彼此温暖的怀抱中沉沉睡去……

    拉开窗帘的安琪走回床边,眼神柔柔的注视着林晓阳苍白的睡颜。迟疑了半晌,终于用手去轻摇对方的手臂“林姐,该起床了……”

    “嗯……”

    林晓阳迷迷糊糊的挣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安琪的俏脸,半晌才回过神来,用手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脖子“几点了?”

    安琪微笑着凑过去抱了抱她,贪婪的感受一下她身上的气息,这才站起身来“六点多了……你起来梳洗下吧,我去看看红蜘蛛……”

    她紧了紧牛仔裤的裤腰,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枪插在后腰上,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十分安静,毛爱妮小猫似的蜷缩在长沙发上,身上盖着一张厚毛毯,双手被手铐铐在沙发扶手上,头发散乱睡的正沉。

    看着女孩小小的身形,安琪从心里叹了一口气,虽然她的母亲是无恶不作的魔头,但女孩本身是完全无辜的,从被绑架一天以来的表现看,小女生甚至比一般的女中学生更加羞怯胆小,整个人就和她的身体一样,特别像一只柔弱可怜的小猫咪。

    安琪对绑架女孩的行动还是很有罪恶感的,虽然自己完全是迫不得已,但内心也非常的不安,她暗自决定,等今天晚些时候,就把她送走放掉。

    也许是被安琪的叹气声惊动了,毛爱妮挣开了红红的眼睛,先是愣了几秒钟,最后才怯怯的望着安琪,声音像频临死亡的小动物一样柔弱“姐姐,我想上厕所?……”

    安琪看她醒来,无奈的耸耸肩膀,走过去解开她手上的手铐,毕竟一个只会和父母撒娇的小丫头有什么值得如临大敌的呢“去吧……”

    小丫头轻轻揉着自己的手腕,笨拙的从沙发上爬起来,眼睛四下瞄了一下,确认了卫生间的位置,快步走过去拉开门,随即双手捂住嘴叫了一声“呀!”

    安琪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她差点都忘了红蜘蛛还铐在浴缸里呢。赶紧走了过去。

    红蜘蛛身体蜷曲的躺在浴缸里,身上还是昨天那身火辣的打扮,手被铐在水管上。小女孩蹲下去抱住她,嘴里不停的叫着“红姨!红姨!”

    眼泪扑簌簌的就掉了下来。

    红蜘蛛头发有点散乱,看见毛爱妮和安琪一前一后的走进来,自己艰难的坐起身,任由毛爱妮抱着,抬头看向安琪。嘴角挂着一个嘲讽的微笑“怎么样叶警官,欺负小女孩的感觉好不好?”

    安琪先是脸蛋微微一红,随即想起这个女魔头在自己身上的罪行。脸色转为苍白“比起你的狠毒手段来,我们自然是甘拜下风!”

    小女警气哼哼的看着红蜘蛛。

    毛爱妮哭的更大声了,整个身体都趴在浴缸上,抱住红蜘蛛轻轻摇晃,两个人纠缠成一团。安琪本能的觉得这样不妥,伸手去拉小女孩“行了,哭什么啊!又没把你们怎么样……”

    毛爱妮抽抽噎噎的站起来,走到一边去上厕所,安琪则掏出枪顶在红蜘蛛头上,把她的手铐从水管上解下来。虽然昨天晚上自己和林姐已经彻底的搜了红蜘蛛的身,连头发都没有放过,但对她这样的危险份子,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把红蜘蛛拉出卫生间,重新铐在客厅的暖气片上,毛爱妮畏畏缩缩的跟在身后,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别怕,过会儿就会让你走的……”

    安琪安慰失魂落魄的女中学生,反正公寓门已经反锁,没钥匙根本出不了门,高层公寓,跳窗也完全不可能。她索性也就不再限制小女孩的行动了。免的再吓到她。

    安琪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袋面包和几包牛奶,分给小女孩和红蜘蛛,自己也座到沙发上吃了起来,三个人都没有兴致说话,只是默默的吃着东西。

    卧室里的林晓阳终于洗漱完毕,挽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房间,用眼睛狠狠的盯了座在地上的红蜘蛛一眼,走过去座在安琪身边,也拿过面包吃了起来。

    红蜘蛛又吃了几口面包,用手抹抹嘴,抬起头不怀好意的看着亲密的并排坐在一起的两个女警,突然嘿嘿窃笑道“你们俩还真黏糊啊!两个人都是大奶警花!又都那么骚……啧啧……想的我浑身都热了!”

    安琪的脸腾的就红了,猛的站起身来,三步两步窜到红蜘蛛跟前抬脚就踢“不要脸!你这个垃圾!人渣……”

    红蜘蛛肚子上连挨了几脚,弓着身子喘气,嘴里却光棍的不肯分毫示弱“我可没瞎说……你们俩的奶子和浪穴……老娘可是玩了个遍……啊……真极品啊!……呼……”

    安琪更加愤怒了,用脚在她身上没头没脑的用力乱踢“混蛋!……不许说!……你还说!……快闭嘴……”

    红蜘蛛痛苦万分的扭动着身体,嘴里仍然不肯放松“啊……真狠啊小婊子……之前跪在老娘面前舔老娘脚趾的不就你么……啊……现在耍他妈什么威风!”

    “行了!”

    林晓阳俏脸冷若冰霜,牙齿死死咬着下唇,沉着声音制止了安琪继续殴打红蜘蛛泄愤。

    她从沙发上站起身,推着旁边噤若寒蝉的毛爱妮进了小卧室“你进去老实呆着!”

    随即反锁上小卧室的门,自己则走回红蜘蛛身边站好,冷冷的注视着她在地板上不停的抽搐干呕。

    半天才缓过一口气来的红蜘蛛,嘴角带着白沫倔强的抬起头看着两女,眼睛红通通的闪着寒光“你们有本事今天就干了老娘……否则有一天再落到我手里!……老娘保证让你们生不如死!”

    她恶狠狠的咬牙发誓。

    红蜘蛛脸上那恶狠狠的吓人神情让女警们都不约而同的心中一跳,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畏惧出来。毕竟两个人都曾先后落到这个女魔头手里,在她层出不穷的性虐手段下屈服求饶过,虽然目前脱身出来而且占据着优势,可一旦看到对方发狠,那种控制不住的恐惧感就再次溢满了女警们的胸口。

    “闭嘴……”

    安琪为了掩饰自己的畏惧,再次用力踢了红蜘蛛一脚。随即被林晓阳拉住“别打了!我们先问她话……”

    红蜘蛛“呸!”

    了一声吐出嘴里的血沫“林晓阳!你一个跪着被老娘随便操屁股的骚货……有什么资格审我……我早晚让你……”

    她话音未落,安琪已经飞起一脚踢在她嘴上“我杀了你……”

    “不要……别打了!”

    林晓阳嘴唇哆嗦着拉住狂怒的安琪,抱住她的手臂制止她的踢打“再打要出人命了……”

    虽然被对方喊破自己生平遭受最大的屈辱,女队长依然努力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静,从罪犯嘴里挖出情报明显比愤怒更加重要。

    “那……她这么死硬,我们怎么办?”

    安琪喘着粗气,烦恼的看着满嘴是血躺在地上的红蜘蛛道“她肯定不会告诉我们想知道的东西的……”

    在安琪内心里其实没有意识到,她其实一直在强压着自己对女魔头本身的巨大畏惧感,那种想要彻底摆脱对方寻求解脱的欲望,才是她对红蜘蛛下狠手的潜意识所在。

    林晓阳咽了口吐沫,用闪烁的眼神看了看安琪,吞吞吐吐的道“要不……厨房的壁橱里有一捆电线……”

    安琪先是一楞,随即眼里闪过一丝了然“好吧……反正她作初一我们做十五……”

    第17章 下

    “啊啊……啊……”

    躺在客厅地板上的红蜘蛛上半身僵直的高高弓起着,手脚剧烈的抽搐,脸部的肌肉更是不停的扭曲颤动,嘴里凄惨的嘶叫着,那恐怖的声音让整个公寓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紧张又怪异的气氛。

    林晓阳缩在沙发里,咬牙盯着女罪犯的表现,这样违和的刑讯场景其实也在不停提醒着她自己不久前的类似回忆,让美女警花心里感到不太舒服。看看时间差不多,她再次关掉了手里的台灯开关,筛糠似的红蜘蛛这才长长出了一口大气,身子颓然摔落回地板上,身体和肌肉还残留着电击后的细微颤动,整个人只能从胸腔里断断续续发出一种类似动物的粗重喘息声。

    女队长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沉着声劝说蜷缩在地板上的红蜘蛛“你识相点算了……自己也少吃点苦,干脆告诉我们吧!……夜莺俱乐部幕后的后台老板到底是谁?”

    红蜘蛛虚弱的喘着粗气,闻言缓缓地抬起自己汗湿的头,居然对着女警们咧开嘴惨笑起来“两个小婊子!居然也会用电折磨老娘了……学的挺快的啊……嘿嘿……你们尽管来……看看我是不是和你们两个骚货一样软蛋……呵呵……”

    林晓阳用牙齿擒着下唇,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顽固异常的女罪犯。红蜘蛛的死硬确实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管是她还是安琪,对这种事毕竟都没有太多的经验。

    此时她攥在手里的电源开关下面,连接着两节长长的铜导线,一端剥开的线头用绝缘胶布缠着,和台灯的电源导线连在一起,另一端则用胶布把裸露的铜线贴在红蜘蛛胸前两颗敏感的褐色乳头上。装置本身非常简单,但一旦开关打开,轻微的电流就会持续流过对方的身体,不会有什么生命的危险,却能来带难以忍受的极大痛苦。

    她们第一次模仿罪犯们的手段,对这个曾经的施暴者使用这样的刑罚,林晓阳和安琪内心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愧疚之感,虽然之前所受的正统教育还多少让两人残存一点点心理负担,但让罪犯尝到自己之前所受的痛苦,这样难以抗拒的诱惑想法也是两女心里一种不能明言的强烈渴望。

    红蜘蛛之前那种拒绝合作的态度,恰恰就给了女警们这样做一个完美的借口,她们自然也就立即行动了起来。只是两个人的内心其实都没有意识到,她们近来承受的凄惨遭遇,事实上已经彻底改变了她们之前曾经坚信过的某些正统信念和长久以来习惯的思维方法,女警们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已经倾向认同了她们曾经最为反感的这种观念,即弱肉强食,弱者向强者完全屈服的丛林法则。

    看到红蜘蛛还在嘴硬,安琪显得有点焦躁和不耐烦,嘟着嘴看着林晓阳“林姐,这家伙还嘴硬!……”

    小女警几步走到女罪犯跟前,用脚踢踢红蜘蛛的屁股“要不……我们再给她点更厉的害瞧瞧……”

    红蜘蛛“呸!”

    的一声吐出嘴里的血沫,冲安琪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小丫头,挺狠的啊!……老娘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最好给我记住了!”

    安琪情不自禁被她凄厉恶毒的表情吓的一怔,内心忍不住微微瑟缩了一下,随即为了掩饰自己的心绪而变得更加愤怒起来“混蛋……谁怕你啊!”

    她又狠狠的在红蜘蛛身上踢了两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