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见驾驶座上的司机吞吐的烟雾。安琪渐渐加快了脚步,同时把一只手伸进自己的挎包,握住了里面一只手枪那冰冷的握把。

    奔驰车里的男人正在无聊的抽着烟打盹,浑没发现车后面的女警在迅速接近过来,直到穿着警服的身影出现在后视镜里,他才猛地惊觉,刚要转身去看看,一只冰冷坚硬的枪口已经狠狠地顶在了他的后脑上“不许喊!别乱动!动就打死你……”

    女警嘴里吐露出森寒的杀气。

    “什么……”

    司机还想争论几句,女警已经用手枪狠狠砸在他太阳穴上“咣!”

    的一声,他脑袋被猛地撞向车子的风挡玻璃,疼的他哼了一声,头昏眼花的抱着头歪在座位上。

    意识到对方这次是来真的,司机立刻老实了不少,面对女警冰冷的枪口再也不敢随便反抗了。只能噤若寒蝉的打开门锁,让女警钻进来座到车后座上。

    女警在后座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用司机脱在一边的西装盖住自己顶在他后背上的手枪,冷静异常地发问“你是在等谢文娜的女儿么?”

    “我不知道……啊!”

    司机刚想要打个马虎眼,安琪立即又狠狠敲了一下他的头。

    男人捂着后脑疼得嗷嗷直叫,再也不敢有任何的迟疑,一迭声的叫着“是是……就是在等夫人的女儿!”

    “夫人?”

    安琪闻言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夜莺俱乐部的法人谢文娜就是之前罪犯嘴里那个神秘的夫人啊!不错,这样看来红蜘蛛肯定是她的手下了,夜莺俱乐部藏污纳垢的事实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自己选择谢文娜的女儿作为交换林姐的人质,也就自然更加顺理成章了。

    抛开残存的一点罪恶感,压下自己心中难言的情绪波动,女警用枪捅了捅男人的腰眼“给那女孩打电话!就说她妈有急事找她……嗯……让她马上请假回家!”

    男人的脑袋暴露在女警黑洞洞的枪口下,暂时也没法耍出什么花招,只好在女警的催促和逼迫下,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不情不愿的拨打了谢文娜女儿的电话,听筒里的音乐响了几声,那边的电话被接通了。

    司机按着安琪要求的说法和对方讲过电话,话筒另一侧的女孩似乎也同意马上离开学校返家,于是挂掉手机,男人怯怯的回过头看着后座美丽的女警“警官……我可不是夫人的手下啊!……我就是个雇来的司机……”

    “少废话!”

    安琪严厉的挥挥手枪“把车开到大楼门口去……”

    黑色奔驰车缓缓启动,滑行了一段距离后停在了教学楼的门口,不长时间之后,一个穿着长裙的十三四岁小姑娘从楼梯上一路小跑的奔下来,清秀的脸上带着些许不满,嘴里还一个劲的嘀咕着。大概因为跑的急,小姑娘脖子上脸上还有点汗津津的。

    这个女孩看起来显得很文静,对着摇下车窗呆座在驾驶座位上的司机礼貌的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发现他脸上的异样,径直走到车子跟前,拉开门座了进去……

    奔驰车的车门在她身后猛的关上,门锁也“喀嚓!”

    一声落了下来。车厢里似乎传出女孩短促的惊呼,但是却没有引起附近任何人的注意。

    仅仅停顿了一秒钟左右,奔驰车的发动机猛地发出一阵轰鸣,车轮开始飞转,车头向外打了个方向,沿林荫道一骑绝尘而去……

    傍晚时分的夜莺俱乐部,二十几栋形制风情各异的小楼错落有致的建在一座小山坡上,隐隐围绕着山脚下的停车广场和主娱乐馆。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各个建筑陆陆续续开启了照明,把整座小山映的灯火通明。

    白天异常沉寂的庄园,蒲一入夜就仿佛重新焕发出了惊人的活力,一辆辆车子来来往往,穿着暴露的服务员,美貌风骚的公主,膀大腰圆的保安人员穿梭如织,显露出几分A市第一会所的堂皇气派来。

    最靠西南角的一座二层小楼的客厅里,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正墉懒的委在真皮沙发上,神情淡淡的注视着眼前的大屏幕,我们熟悉的那个马脸的打手,就规规矩矩站在她身旁。

    四十二寸的高清屏幕里,正在播放着一幕让人浑身血脉喷张的性爱影像。之前失踪多时的女刑警队长林晓阳,此刻正赤身裸体的跪坐在一个胖大男人的肚皮上,双手被手铐拷在背后,脖子上带着象征耻辱的狗项圈,雪白浑圆的大屁股卖力的大幅度起落着,两腿之间粉嫩油润的阴唇被撑到了及至,正被身下男人那粗大丑陋的阴茎快速的进出着。两人性具的交合处汁液飞溅,乳白色的泡沫沾湿了男人的阴囊和毛发。更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女警那本来是身体最高禁忌的小巧肛门,如今也被一只粉色的电动假阳具齐根插入着,留在外面嗡嗡震动的手柄和导线,就好象镶嵌在她美臀中心的纪念碑似的。

    就在女队长不停起伏的娇躯前面,另一个矮个男人正在用力揉捏玩弄着她那对傲视整个A市女性的高耸巨乳,同时把自己凶恶的大鸡巴在绝色警花性感的嘴巴里飞速抽插着。

    而这一切影像之中最让旁观者感到惊异的是,女警长曾经的部下范露露,此时正站在忘情性交的两男一女身边,一只手拉住林晓阳的长发。一只手拿着皮鞭不停用力抽打着女警的肥臀,为火热的性交场面里带来一丝残酷的淫虐味道。

    沙发里的谢文娜感兴趣的把监视屏的音量调大,电视机里立刻传出了女警花那近乎狂乱的苦苦哀求和淫乱浪叫“啊……范姐……主人……饶命啊……求求你饶了我……我再也受不了了……”

    范露露带着喘息的声音也恶狠狠地响起“臭婊子……这就是你的报应……是你应得的!……乖乖被操烂小穴吧……最低贱的性奴妓女就是你的最后归宿……兄弟们用力干……”

    “啊不……小穴坏掉了……”

    两个男人闻言同时加大了冲刺的力度,女警也更大声的惨叫哭喊起来“不要啊……屁股好痛啊……不行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贱人!不要做梦了……今天一定要让你屁股开花!”

    范露露更加用力的挥舞手中的鞭子!

    “啊!……好疼啊……要死了……死了”女警失神的大声哭叫着,那本来高贵而充满知性美的脸上,现在只剩下了无边的痛苦和扭曲的欲望,而原本闪烁着纯洁智慧的明亮美眸,现在则满含着屈辱的泪水和对高潮的极度渴望。乌黑的发丝被汗水粘湿在鬓边,脸蛋脖子甚至全身的肌肤都散发着剧烈潮红和滚烫的温度,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既娇艳又放荡。

    耳里听着女警极致的浪叫,眼中看着她在屏幕上淫荡无耻的扭动身体,夫人满意的抚抚自己光洁的额头,略显肥厚的嘴唇张开,发出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她是真的彻底屈服了么?要知道这女人可是很狡猾的!”

    马脸恭恭敬敬的低头回答“被大老板带回来后,马上就开始安排继续调教来激发她的奴性,到现在已经让人狠狠肏了两个小时了,铁打的人也得怂了,更何况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警察呢!您看她现在这个表现……我觉得不象是装的!”

    夫人的眼睛微微眨了眨,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丝怀疑“这个女人很不一般的,你们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了!”

    “是!我们会再努力确认一下!”

    马脸小心的答应着。

    夫人把头靠近屏幕,仔细端详着里面女警花那崩溃掉的超卓美貌“这丫头真的是很漂亮啊!屁股和奶子都超赞!怪不得干爹那么上心了,你们要小心点,别把人给玩坏了!到时候和干爹没法交待。”

    “是!大老板已经吩咐过了,安排的都是老手,不会出事的!”

    马脸的头垂的更低了。

    “不错!小红这次干的不错,有了这个女人在手里,就不怕安琪那个小贱人不上钩。”

    贵妇满意的评论着“要是确认没有问题,就让她在公主花名册上登个记,把她放回去吧!毕竟她这个刑警队长的身份很敏感,不能扣留太长时间了……只要咱们捏着她的把柄,不怕她以后不给我们服务。”

    “是!到时我会让露露继续盯着她的,省的再给我们找麻烦!”

    马脸胸有成竹的回答。

    “要去……要去啦啦啦!”

    此时电视屏幕里的女警突然爆发出一阵绝望的嘶喊,肥臀猛的抽搐哆嗦起来,阴道死死的夹住插在里面的大肉棒不放,腰部更是向后弓起到了极限。上半身颤抖着僵持了几秒,随即又无力的向前倾倒下去。看样子是又一次被奸淫的达到了性高潮。

    她身子下面的男人阴茎被她的肉穴死命的裹住,还要承受阴道肉壁剧烈的抽搐蠕动,那里还能守得住精关,只见他面容突然扭曲,两只大手更是紧紧抓住女警的屁股,腰用力往上顶了几下,这才把阴茎龟头狠狠抵在绝色警花柔软的子宫口上,痛快淋漓的发射了“啊……婊子……我射了……”

    随着他大鸡巴的有节奏收缩释放,大股白浊的液体从俩人交合的性器缝隙中缓缓渗了出来。

    电视屏幕前的美妇,被这出高昂的淫戏刺激的也有点心动。不由得从沙发里站起身来,也想要走进里间去加入她们的淫乱表演“嘿嘿,让我也去尝尝刑警队长屁眼的滋味吧,据小红说非常极品呢!”

    马脸也赔笑着跟上“是的!铜头他们也很推崇她的嘴巴的!”

    就在两个人刚刚准备迈出步子的时候,夫人放在茶几上的私人手机突然猛烈的震动了起来。意外的停下脚步,看着在茶几上不停闪烁的手机,夫人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这部手机是她保密的私人号码,除了家人和个别的亲信之外,根本没有别人知道。而一般在这个时间,熟悉她的人都会知道她饭后需要一小时床上运动的特殊癖好,等闲也不会打电话骚扰她。

    手机还在顽强的响着铃音,谢文娜无奈的走回去拿起它。看着屏幕,她眉心的皱纹显的更加深了,是爱妮!这小丫头怎么了?她心中莫名其妙的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喂!臭丫头你搞什么鬼……”

    谢文娜一按下手机的接听键,就立刻吼了过去。

    第17章 上

    ********************************************************************

    终于想起更拉,我慢!我慢!对我喷口水吧,嘿嘿.其实是写作遇到了瓶颈,犯罪是很难写的啊!全凭想象真的没感觉!另:本章无肉!无肉!无肉!觉得还行的兄弟麻烦点下红心!先谢了!冰天雪地给你跪啦!哈哈

    ********************************************************************

    谢文娜对电话发泄着怒火,可听筒的另一侧却显得出奇的安静,只能隐约听见一丝细微的呼吸声。谢文娜瞬间就察觉出对方的异状,沉下脸语气阴沉的问“你不是爱妮……你是谁?”

    听筒另一侧的人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话,而是声音冷静的反问“谢文娜?”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性,年纪绝对不大。谢文娜根据声音马上判断出来“我是!你又是谁?为什么拿着爱妮的电话……爱妮在那里?”

    她的声音猛然提高了八度,把站在一边的马脸也吓了一跳。

    “我是叶安琪……”

    电话那侧的安琪犹豫了一秒钟,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谢文娜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语气越发阴沉“是你……你把爱妮怎么样了?”

    “你女儿现在在我手里!”

    说起这个,安琪的内心到底还是感到有点不舒服“她暂时还算安全……”

    电话听筒沉寂了一下,随即传出一声女孩的哭喊“妈妈……”

    听出话筒里确实是女儿的声音,谢文娜死死咬着牙齿,努力压抑着自己心中喷薄欲出的怒气,这个该死的丫头,居然敢这么不知死活的在太岁头上动土“你到底要怎么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