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林晓阳自己则主要负责具体的侦察行动。她判断犯罪团伙可能暂时还没有查出是她帮助安琪在对付他们,因此短时间内她还是安全的。可以较为隐蔽的开展调查。

    当然,真正意义上的单打独斗对这么大的案子是很难处理的,女队长盘点自己手下所有的警员。最后从中选中了两个帮手。鲁广男和钱剑锋,这两个人都很年轻而有冲劲,也还没有被刑警所面对的复杂社会环境所腐蚀。而且鲁广男是安琪的铁杆追求者,钱剑锋更是自己妹妹林青青的现任男友。都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人选。

    紧急把两个人找到自己办公室,交代了所谓秘密行动组的任务。要求他们配合自己行动。

    林晓阳为了保护安琪,并没有把实情况全部告诉两个男警员,只是告诉他们,行政室的同事范露露被怀疑和某些犯罪团伙有染。目前已经在逃,需要他们协助秘密进行排查和抓捕。因为涉及警局内鬼的问题,其它有关的案情出于保密原因无法向他们通报。

    两个男警虽然被弄的一头雾水,不明白办案为什么不能通报案情。但处于民警服从命令的本能,他们仍然都对刑警队长表示自己将坚决完成任务,并同意按照林晓阳的要求对局里的其他警员暂时保持沉默。

    在枪械室按照规定登记申领了武器,三个人换上便装开着三辆车分别出发了。

    林晓阳负责蹲守范露露家的房子,一旦对方回家就可以实施抓捕。鲁钱两人则分赴机场码头车站,排查范露露是否已经外逃。

    把车隐蔽的停在范露露居住的住宅楼外面,找了个能够监控到人员进出的位置,林晓阳开始翻出手机打电话,联系长时间以来自己手中掌握的诸多线人。把他们放出去嗅嗅味道。主要是了解下红蜘蛛等人的底细和情况。有些涉及犯罪的黑色的资料只有靠着这些生活在下水道里的地老鼠才能摸到。

    时间就在这种寂寞无聊中被一点点消磨掉了,刑警的蹲守工作本来就是这么平淡无趣。期间接了安琪和鲁钱两人几个电话,大家各自汇报了自己负责的进展情况。目前还没有什么突破性的发现。

    午餐时间到了,林晓阳在附近的一家KFC上了厕所,买了一份快餐带回车里。坐下吃了几口,又无奈的放了下来,她现在实在是没什么胃口。

    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上午联系过的线人们陆陆续续开始回了电话,让林晓阳意外的是还真让他们了解到不少情况。红蜘蛛这个人,在A市的道上居然有很大的名气,虽然不知道她真实的姓名,但根据一个常在花街柳巷出没的吸毒佬反映,此人好象在一间叫夜莺俱乐部的高级私人会所供职高级主管。

    林晓阳被这个消息搞的有点兴奋,侦察工作终于有了可靠的突破方向。她撩了撩耳边的秀发,拿起自己的手机想打给安琪,让她查一下那个俱乐部的工商登记和法人代表。

    突然,她举起电话的手僵住了,透过前风挡玻璃,她看见一个穿风衣带墨镜的高个女人从楼道里匆匆走了出来。是范露露!虽然对方几乎没有露出脸部,但那身形的熟悉感对常年进行侦察工作的女刑警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林晓阳懊恼的扶住自己光洁的额头,自己之前怎么没想到,对方居然敢光明正大的呆在自己家里呢。虽然惯例上……心里有鬼的她不应该这么大摇大摆。

    顾不上反省自己犯下的错误,女刑警队长从后腰的皮带上拔出手枪,就要开门下去逮捕对方。但是,她伸向门把手的玉手忽然迟疑了一下。

    范露露在整个事件中无疑只是一个帮凶的地位。她是否了解太多的内幕呢?

    她是不是敢透露红蜘蛛等人的行踪呢?

    片刻之间,女刑警队长已经做出了新的决定,她要跟踪范露露的去向。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犯罪团伙更多的成员和其他巢穴。

    当然,女刑警并不是卤莽无谋的冲动性格。她一边缓缓发动车子,一边把手机打开了飞信功能,设置了语音短信群发,以便让安琪他们三个人随时了解自己的位置,同时要求鲁钱两人尽快赶到支援自己。

    前面不远处的范露露走到一辆白色的日产轿车边上,警惕的四下望望,确认没有可疑情况后,才掏出钥匙开门坐了进去,发动车子驶入小区的慢车道。

    等到对方开出足够远的距离,林晓阳才从阴影里开出车子,不紧不慢的跟在白色日产的后面。车距保持在既不会被对方怀疑又不会跟丢对方的合适距离上。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汇入马路上的车流,下午三点钟刚过,路面上车子不少。

    这有效的掩护了林晓阳的跟踪行动。

    白色日产看来没有发现后面有人跟踪。车速保持在六十公里左右,徐徐驶向外环高速的方向。林晓阳一边用手机麦克向安琪通报自己经过的路线和方位,一边紧紧咬住对方的尾巴。

    白色日产从立交桥上下来,左拐进了外环快速路,车速逐渐加快到八十公里以上。经过约十分钟的行驶,在一处出口下了高速路,似乎目的地是郊区某处。

    周围的车辆逐渐减少,林晓阳小心的控制车速,不敢让车子过分靠近对方。

    她此时已经不知道自己经过道路的名字,不得不停止用飞信通报给大家自己所处的位置。

    从事情的发展中嗅出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女刑警迟疑自己是不是还要继续跟踪下去,可就在她沉吟不决的时候,白色日产突然打弯,向右拐进了柏油路边一条狭窄的黄土路。

    林晓阳看着对方汽车颠簸的驶入小路的深处,心里挣扎了片刻。最后她摸摸腰间的配枪,还是咬牙决定继续跟踪下去。毕竟就这样放弃让对方逃脱实在是太可惜了。

    根据以往自己总结的刑侦经验,林晓阳没有把车子跟在白色日产后面一道开进土路。在这种偏僻的乡间小路上,孤零零的汽车实在太容易暴露了。

    把车停靠在路边熄火下车,女刑警飞快换上更轻便的网球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进树林。尽量不引人注目的沿白色日产驶过的小路跟综了下去。

    与她之前的想象不同,这条土质的小路相当的长。足足走了七八分钟,林晓阳才远远的看见范露露的白色日产停在一处废弃工厂的门口。

    整个废弃工厂十分孤立,周围没有任何其他建筑,厂房面积不算太大,大约当初只是一间乡村级别的小型企业。而且被荒废的时间已经很长了,院子里的荒草长的几乎有半人高。简易铁皮的厂房锈迹斑斑,窗户上的玻璃更是破的没剩下几块。

    林晓阳弯着腰,小心翼翼地离开土路的范围,在杂草的掩护下慢慢接近厂房。

    这里!会是罪犯们的另一个老巢么?

    拨开一团灌木丛,林晓阳接近到三十米左右的距离。整个建筑依然静悄悄的毫无人气,只有穿过屋子破洞的风在隐约的发出呜咽。

    女警把腰间手枪的保险打开,自己尽量不发出声响,小心的从后面接近建筑物,跨过早已倒塌了一半的围墙,女警把身子靠在主体厂房冰冷的墙壁上,静下心仔细辨认厂房内发出的各种声音。

    房子里似乎有人在低声说话,但声音太小太远,自己无论如何听不清楚。郁闷的林晓阳刚想要从墙角探出小半个身子仔细观察一下。猛的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枯木被踩断的轻微声响“喀嚓!”

    声音虽小,听在女警耳中却犹如雷鸣!是圈套!这个念头闪电般划过她的脑海,整个人迅速的往边上一闪,扭身的同时回头望去。

    就在她原来站的位置后面不远处,两个高大的歹徒正端着猎枪,楞楞的看着她,两人本来蹑手蹑脚的想从后面突袭女警,没想到脚下的响动惊动了对方。而女警的反应居然又这么敏捷。让他们一时来不及作出调整。

    “啪!啪!”

    两枪,林晓阳抢先开火了。

    当前的黑衣歹徒胸腿各中一蛋,大张着嘴向后摔倒,后背狠狠撞在厂房的铁板墙上,发出“咣铛!”

    一声巨响。

    他身后另一个光头大汉怒吼一声,手里的五连发猎枪连续喷射出火光。

    林晓阳弯腰抱头,尽力在对方霰弹枪的弹幕下穿行,身后奔跑的轨迹上,盛满钢珠的霰弹不时打的地面上,碎石泥屑飞溅。被钢珠激起的杂草和枯叶四散飞舞,偶尔打在她娇嫩的肌肤上,让她觉得遍体生痛。

    光头接连撸动猎枪枪管下方的套筒,直到打完枪膛里的全部五发霰弹。才慌乱的从兜里掏出子弹来重新上膛。

    林晓阳耳朵里听见他停止了开火,就努力向前一跃,把身子闪到两座厂房之间的夹道里,冷静地回身双手据枪射击。

    就在她即将击发的瞬间,从她身体的侧面扑上来一个男人,猛的抱住她撞向厂房的墙壁。

    “啪!”

    枪还是打响了,因女警在开枪的瞬间受到撞击,子弹右偏击中了光头的手臂,他大叫着捂住伤口,身子弯腰摔倒在地。

    女警被歹徒从后面箍住双臂难以挣脱,对方非常高大,孔武有力的双手铁箍般死死压住林晓阳的手臂,把她整个人提到半空,让她无法展开有效的反击。

    女刑警临危不惧,把充满弹性的修长美腿荡高,猛的在对面的墙壁上用力一蹬,后坐力带动两人一起凶狠的撞向身后另一面墙壁,发出沉闷的一声巨响,歹徒的后背结结实实撞在墙上。铁皮墙翻起的棱角割入歹徒的背肌,让他发出声嘶力竭的一声惨叫“啊……”

    见对手被迫放开的对自己双手的钳制,林晓阳双臂一撑,脱离了歹徒的掌握,回身就在高大歹徒两腿之间死命踢了一脚。看着对方满脸鼻涕眼泪的抱着裤裆缓缓软倒。

    顾不上再继续教训这些歹徒,女警急于马上脱离此处险境。远处杂乱的喊叫和脚步让她明白,对手的人数至少还有两到三个人。

    弯着腰向大路的方向猛跑,空气被迫大量的涌入肺部,压的她整个胸口疼痛,高耸的乳峰在白色衬衣里活泼的弹跳着,也让女刑警队长微微感到有些尴尬。

    离自己的座车越来越近了,身后追赶的脚步声至少还在二十多米之外。林晓阳心中有松了一口气的奇妙感觉,这几乎是自己从警以来所面临过的最大危机了。

    全靠自己的敏捷机智才能换来平安逃脱。

    女警跑到距离车子几米处,从兜里掏出电子钥匙来猛按,前后车灯同时闪亮了一下,意味着车门的锁已经打开了,她紧跑几步来到车门边,拉开门就想要上车。随即自己整个人都僵在那里,身体慢慢从车厢里退了出来,娇艳迷人的俏脸布满愤怒的看着对方。一只乌黑油亮的手枪死死顶在女警的眉心上,手枪的主人也笑吟吟的一起走下车来。

    “林队长!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性感女人撩着自己的波浪长发道。

    “红蜘蛛!”

    林晓阳眼神锐利如寒霜。

    宽大的厂房里,五六个男女围着女刑警队长站着。倔强的女警花几次被强按着跪在地上,又几次都顽强的站起来。双手被带铁链的皮手铐拷在背后。却仍然骄傲的扬着头,用自己美丽到极点的凤眼怒视着眼前的罪犯。

    和穿着风衣的范露露站在一边,红蜘蛛用眼神轻蔑的看着女警花“怎么样?林队长!你不是号称罪犯克星警界英雄的么!今天怎么就落在我的手里了呢?”

    “是怪我自己不小心,中了你们的圈套!”

    女刑警同样蔑视的看着对方,懊脑的用牙齿咬着下唇。同时内心也对自己不慎被擒感到悔恨万分,作为刑警,丢掉了最引以为傲的冷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失误!心爱的丈夫,还有安琪,家人,自己还能见到她们了么?女队长内心饱受煎熬。但外表却表现的更加坚强不屈。

    红蜘蛛拍拍边上范露露的肩膀“露露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说她被你堵在了家里!哈哈,我本来还想查查昨天那件事到底是谁做的呢!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打击罪犯是我身为人民警察的神圣职责!”

    林晓阳盯着得意的红蜘蛛大声说。

    “哎呦!我好感动啊!”

    女魔头戏谑的笑着“我的林队长小宝贝,你履行你神圣的职责前能不能先让自己的脑容量发育一下!”

    说着用手模拟着女警傲人丰乳的形状“至少不能比你的胸部差太多啦!”

    “你无耻!”

    女警把俏脸别向一边,脸颊上微微染上了些许微红。被邪恶的罪犯讽刺为无脑,让骄傲的警花分外难以接受,特别是对方的证据似乎还很有说服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