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老马头看着屏幕里被虐的死去活来的安琪,心里其实有点不舒服,毕竟自己是这大美女第一个男人,一点占有欲还是有的,不过要让他反对夫人,那借个狗胆给他也不敢。

    “可是这样……能行么?”

    他还是有点不落底。“现在是受刑不过,自然什么都答应。可人还是要放回去的,到时不怕她反悔拼命啊!”

    “所以啊!也不能逼太急了,先录个像抓点把柄,稳住人不要玩命,也可以给她保留个希望什么的。以后再花点时间慢慢调教,用点药耍点手段,很快就会彻底听话了。”

    毛彪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咱俩这两天大概只能过过眼瘾了,这丫头的性子……加上咱俩估计要弄出人命了!”

    “这个我到不急,彪爷你就……毕竟这么个大美女在嘴边上!”

    老马谄媚的道。

    “不要紧,我更喜欢玩听话的小妞!哈哈”毛彪咧嘴狂笑。

    “嘿嘿,看来用不了多久,彪爷您就可以尝到心甘情愿的美女警花喽!”

    老马陪着他两个人一起淫笑起来。

    此时的地下室里,表示出屈服意愿的小女警已经被从吊架上放了下来。身上的导线和钢针都被拔掉了。伤口也被仔细清洗和涂抹了药膏,整个人反绑着双臂,死人一样躺在地板上。

    身体虽然极度疲惫的一动不动,女警的脑子却被乱七八遭的念头充斥着。

    自己在对方惨无人道的酷刑下,最终还是被迫抛弃自尊,向罪犯乖乖投降了。

    这个事实让她内心如刀扎般疼痛难忍。在表示屈服以后,对方到底会如何对待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屈辱在前面等待着?对未来无知的恐惧也让她几乎发狂。

    继续反抗么?想到刚刚所受的痛苦,她禁不住从灵魂深处都颤抖起来。自己真的不敢再继续反抗这个女恶魔了。

    红蜘蛛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轻轻拍打手里的皮鞭,笑吟吟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女警,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小丫头的内心还没有真正认输,只不过暂时屈服来避免被继续折磨。不过人的自尊这东西,你一旦开始放弃,就会一次比一次容易丢掉,奴性则会越来越成长,再也无法挽回了。这就是人性的弱点,是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看到安琪终于颤巍巍的睁开眼睛,怯生生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再也看不见之前的坚定和倔强。女恶魔心满意足的开始命令女警花“爬到我面前来,我的警花小奴隶!记住!要用爬的哦!”

    安琪低头不语,不想执行对方这个命令,她还想努力维护自己残存无几的骄傲,无法想象自己身为女警,居然要在一群罪犯面前用四肢爬行,象狗一样对对方摇尾乞怜。那实在是太过屈辱了。

    看见她还在顽抗,红蜘蛛瞪大眼睛,挥舞着手里的鞭子怒道“贱奴!你要是还敢不听话,我就打烂你淫贱的屁股”安琪身体畏缩了一下,屁股上似乎再次感受到被鞭打的剧痛,没办法了!现在只好委屈自己暂时先听命于对方了!无法反抗的无奈感让眼泪从她的美眸里猛的涌了出来。

    哭泣的女警怀着恐惧移动自己的身体,慢慢靠肩膀支起上身,让整个人改成跪姿,迟疑着向红蜘蛛所在的方向跪爬过去。

    得意的看着曾经骄傲的女警花毫无自尊的跪在自己脚下,红蜘蛛感到自己大脑里产生了一种类似轻微性高潮的刺激与兴奋。

    “警花贱奴!为了表示你的屈服,用你无耻的舌头舔我的脚趾吧!”

    她再次命令女警。

    “不!”

    安琪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羞辱,忍不住小声抗议。

    “啪!”

    红蜘蛛挥舞手中的鞭子,狠狠抽在女警赤裸的屁股上。“贱奴!居然敢反抗主人!欠教训的烂婊子!”

    “啪……啪!”

    女警赤裸的屁股和下体再次迎来狠毒的鞭打,她不由自主的扭动肥臀想要躲避,嘴里哭喊着求饶“不要打……求你……饶了我吧”自从被迫说出屈服的言语后,她心里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之前的坚持,变的和普通女孩一样脆弱了。

    “要叫主人……你这婊子性奴!”

    红蜘蛛残忍的不肯停手。“好好的恳求我!”

    “主……主人,求……求你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安琪终于抛开一切,哭喊着乞求罪犯的宽恕。

    红蜘蛛抓住女警的长发,用力把她的身体整个提起来,仔细欣赏对方美丽到极点的脸上那完全放弃尊严的可怜表情。“贱奴!知道错了么?”

    “是……是的……”

    安琪嘴唇颤栗着回答。

    “在主人面前要自称贱奴,你这个婊子!”

    女恶魔大吼着再次扬起鞭子。

    “我……我是……贱奴”女警在鞭子的威胁下,还是说出了对方想听的单词,一股无边的屈辱夹杂着松口气的解脱感席卷身体。全身竟也不可思议的一起放松下来。

    目不转睛的看着女警花那饱含屈辱与无奈的眼神,红蜘蛛在心理上得到了更大的满足。“贱婊子,你绝望的样子还真是美啊!到这时候也不忘勾引男人么?”

    “没有……我没有。”

    安琪虚脱的呢喃。

    红蜘蛛放开女警的头发,让她跌回地上。“别狡辩!勾引男人性交,这是你隐藏的本性啊!”

    “不是的……”

    女警忍不住否认。

    “还敢反抗你的主人……”

    红蜘蛛残忍的抬起脚上的皮靴,踩在女警的阴部上用力碾压。

    “啊……”

    安琪发出大声的惨叫。再次屈服于对方的淫威“请饶了我!”

    “不要脸的大奶女警,不好好教训是不行的!”

    女恶魔悻悻的收回脚,意外的发现尖锐的靴尖处有一小片湿痕。

    把靴子伸到女警眼前,“小贱人,这是什么?”

    红蜘蛛不怀好意的问。

    “不……不知道”安琪红着脸转开头。

    “你可真是个天生的妓女啊!这样都会变湿了。男人全都会为了享受你的小浪穴儿而发狂的!”

    红蜘蛛故意大声感叹。

    “不……”

    女警嘴上无力的否认着。然而更奇怪的是,她因反复使用媚药而变的敏感的身体,居然因恶魔嘴里无情的羞辱产生了难抑的颤栗。麻痒感从头皮传导过脊柱直达花径,激起一路的鸡皮疙瘩。蜜唇也变的更加湿润了。

    我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么?安琪为自己耻辱的反应而感到苦恼,忍不住这样假设着。经过两天来的强奸和折磨。她竟然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对那些彻底违背自己意志和尊严的行为,反而会产生莫名其妙的强烈性感。

    下意识摇摇头,女警甩开这些不堪的想法。不是的,自己虽然失身了,但仍然是代表法律与正义的女警察,现在对罪犯的暂时屈服,只是为了保存自己采取的策略,妥协是为了快点脱出魔掌,好最后把罪犯全部绳之以法。她反复给自己薄弱的心理作着建设。

    红蜘蛛没有打扰思考中的小警花,她知道这种情况下对方越是思考,就会越理智的选择屈服。

    “现在,警花贱奴,你愿意舔我的脚趾了么?”

    看到火候差不多了,红蜘蛛用脚踢了踢女警的头问道。

    “恩……是……是的!”

    安琪认识到反抗没有效果,反而会招致对方更严厉的报复。

    “很好!”

    红蜘蛛笑着脱下右脚的皮靴,把网格丝袜包裹的大脚伸到女警眼前“给我仔细的舔……”

    “是……”

    女警花按住自己反抗的冲动,听话的伸出小巧的舌头,迟疑着开始在女恶魔的脚趾附近舔动。

    “呕……”

    刺鼻的皮革味混合着汗臭让安琪几乎呕吐,但对鞭子的恐惧还是让她勉强的移动舌头在对方脚上舔着。

    红蜘蛛在刚刚折磨女警的时候也出了一身的汗,加上高筒皮靴比较捂脚,她脚上的丝袜此时早已经湿透了。安琪从舔动的舌头上感受到了剧烈的汗酸味,小女警忍不住想要后退。

    “给我仔细舔,把脚趾含进去舔干净!要敢违抗我的命令,小心你的屁股……”

    红蜘蛛恶狠狠的威胁道。

    安琪抬眼哀怨的看了一眼羞辱自己的恶魔,知道对方说到做到,只好忍住恶心,认真的开始舔拭对方的大脚,把脚趾一个个含进嘴里吮吸清洁干净,在脚背和脚心用舌头来回爱抚,让自己的唾液和对方的汗液混合在一起,把丝袜沾的更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