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自己是很爱朱鹤鸣的,不然也不会义无反顾的嫁给他。相信他也是爱着自己的,处处都很疼惜照顾自己,就像个大哥哥爱护小妹妹一样。即使对于自己那若有若无的性冷感,他也完全能够包容和理解,在床上尽量迁就自己。

    两人新婚夜的甜蜜,爱情的美好。似乎都还近在眼前。可一切都被三个月前那场可怕的车祸摧毁了。脊椎受伤的丈夫一直没能彻底恢复过来,虽经多方就医,胸部以下仍然没有知觉,据说是淤血压迫脊柱,产生的暂时性瘫痪。

    丈夫只能无奈的长期病假在家,自己工作太忙,很难无微不至的照顾到他的一切需要,而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古怪,变得份外敏感多疑。开始怀疑每个和自己有接触的男人,无缘无故的乱发脾气。两人之间的感情和信任基础,渐渐的被消磨殆尽。

    终于,在又一次激烈争吵之后,自己喝醉了酒。本意是向领导倾诉家庭不幸,却不料被人面兽心的刘东来……事后,自己为了维护家庭和对女人最重要的名声,最终艰难的选择没有声张。

    可是自那以后,每当自己看见丈夫的时候,都禁不住有种背叛了他也背叛了家庭的负罪感。产生了一种严重的自卑和自我否定的情绪。虽然她尽力让自己表现的若无其事,但还是免不了被别人认为是脾气变坏,不容易接近,和丈夫之间也更加无话可谈,关系更加冷淡。

    想到悲伤处,女刑警队长又不禁落下了眼泪。

    背对着妻子的朱鹤鸣,耳朵里听着爱妻的抽泣声,也觉得五内俱焚。自己当初幸运的追到林晓阳这个大美女,不知慕煞多少男人。自己可以在床上爱抚这么性感美丽的身体,特别是那对尺寸惊人的美乳。即使妻子对性事不太热衷,而且也不喜欢自己把玩她的乳房。自己还是时常感谢上天。回想当时的日子真如活在梦中,可惜这该死的车祸……

    一想到自己可能永远失去了再爱妻子的能力,自己自娶了大美女后就深藏内心的巨大压力日渐爆发出来。对失去她的巨大恐惧扭曲了自己的内心,无法控制的怀疑那些接近她的男人,两个人的关系也降到冰点。

    然而最让他内心痛苦的是,一个月之前的一天,他偶然在妻子换下待洗的警服里发现了一盒两颗装的事后避孕药,其中一颗已经被服用过了。这让他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要知道之前他和妻子上床,从来都是被要求使用避孕套的。这药……

    虽然怀着不可名状的心理,他不敢张口向妻子求证。但当今天看见妻子打扮的漂漂亮亮准备出门,他还是忍不住再次对妻子大发脾气。可现在看到她垂泪不语的样子,自己又感到心疼不已。老天!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呢?

    林晓阳哭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家中的气氛,终于还是摔门而出。用手擦着眼角的泪水,女刑警队长赌气的在街上大步流星的走着。随着离家越来越远,怒气一点点散去,自己内心一直不愿面对的一个隐痛再次跳了出来。

    自己婚后一直对性事不太感兴趣,和丈夫上床也一直没表现出什么激情。曾经以为这就是自己的个性,是青春期时因为发育超前而被同学排挤造成的心理问题。但是……在那次被刘东来迷奸的时候,被酒精和迷幻药抑制了全部理智的自己,居然得到了平生第一次性高潮,随后还被那个自己最恨的人多次带到了情欲的巅峰。虽然自己事后伤心欲绝,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午夜梦回之时,仍然忍不住回味那几乎让人死去的激烈。对当时自己的淫乱表现脸红不已。难道……难道自己真的是个隐藏的淫荡女人?丈夫的怀疑是有根据的?

    晃晃脑袋,把这个荒唐的念头甩出脑海,自己是坚强的女刑警,是犯罪克星,再没有别的身份适合自己了。

    正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那位?”

    “林姐,我鲁广南。”

    一个年轻的男声传来。

    “小鲁啊,有什么事吗?”

    林晓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不出任何异样。

    “嗯……那个……林姐,我有点担心叶安琪!”

    鲁广南郁闷的说。

    “担心?安琪怎么了?”

    林晓阳有点奇怪的问。

    “她昨天晚上没回宿舍,今天上午也没见人!”

    男警真的有点着急了。

    “是不是有事去那了,毕竟是周末!”

    林晓阳有点好笑,这个小鲁追女孩子追到神经过敏了。

    “小春说昨晚看见综合室的范姐带她出去了,说是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可昨天一晚上没回来,今天我打了一上午手机都是不在服务区!看病没必要关手机啊!”

    “范姐?范露露!”

    林晓阳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确实不是简单人物。“你联系范露露了么?”

    “范姐的电话也一直没人接!”

    鲁广南无奈地道。“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她们是开车去的,不会出车祸了吧!”

    “这样吧!”

    林晓阳本能的感觉事情不简单。“你继续联系她们俩的手机。我让档案室的小许查查范露露家的电话,安琪不是有个妈妈么!也查查她的电话,看能不能联系上。实在不行你就去找交通处的吴科,就说是我说的,让他给调调道路录像看看。”

    “谢谢林姐啊!”

    鲁广南感激的说。

    “呵呵,你可真在乎人家啊!”

    本来打趣对方的林晓阳突然感觉有点伤心。

    “嘿嘿,我这不是关心同事么!”

    电话那边的年青人红了脸。

    “好了,拜拜,有消息再联系!”

    “林姐拜拜!”

    就在两人讨论安琪和范露露行踪的同时,两个美丽的女警正沉浸在欲望的旋窝里无法自拔。

    空旷的房间,雪白的床单,两具穿着警服的性感肉体正在大床上激烈的纠缠摩擦。两人身上象征法律尊严的警服早就七零八落的挂在脖子和腰上,已经完全起不到遮盖身体的作用。

    安琪仰面躺着,双手抓着范露露的肩膀,浑身肌肤被媚药折磨的散发出浓郁欲望气息,俏脸尽力向后仰,眉宇间似苦闷似娇媚,小嘴里吐着可爱的呻吟“不要……范姐……不要”范露露压在安琪身上,尽量把小女警的美腿分开,一只手揉捏她右边的丰乳,一只手按在她胯下,用两只手指在美人粉嫩的花道里快速抽动。脑袋更是压在小警花左边乳房上,嘴巴死死咬住乳尖猛烈晃动。

    “真是激烈啊!”

    坐在床边欣赏两人春宫秀的红蜘蛛对身边站着的马兰评论。

    “真不知道这些女警在警校都学了些什么?”

    马兰摇头叹气。

    “好了!前戏已经可以了,该我出手了!”

    红蜘蛛高大健美的身体从椅子上站起来。“好戏才刚开始呢!”

    就在她站起身来的时候,床上的小女警发出“啊!”

    的一声长长的娇啼,身子向上高高拱起,全身打摆子似的颤栗着,在范露露的爱抚下达到了高潮。一双美腿痉挛着抬起,夹着对方的腰肢哆哆嗦嗦的交货了。

    “小婊子!你倒满爽的啊!”

    红蜘蛛轻蔑的笑笑,走到大床前面,拉开趴在对方身上喘气的范露露,对满面潮红的安琪摆摆手指。“怎么样啊叶警官,已经认清你自己淫荡的本性了吧!”

    “我才……不是那样!”

    安琪愤怒的看着眼前邪恶的高大女人,她被媚药混乱的神志在高潮后已经恢复了几分清明。“是你们给我用了那可恶的药。”

    “只是用药已经是很温柔的啦!”

    红蜘蛛的笑容透着虚伪,伸手去捏小女警颤巍巍的乳峰。“你要是再不肯乖乖听话,我的手段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伸手挡开红蜘蛛的怪手,安琪往床角缩了缩身子,勉强压抑内心的恐惧问道“听话?……听什么话?”

    红蜘蛛把头靠近安琪的脸,神色狰狞的道“听话……就是乖乖听我和夫人的话,做我们的小女奴!”

    她嘴角带着残忍的笑容,一字一句的吐出那个耻辱的词语“性……奴……隶!”

    “你去死!……无耻!……畜牲!”

    安琪一直被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了,扑向红蜘蛛又踢又咬,一时倒搞的她手忙脚乱,脸上身上实实的吃了几下。

    “愣着干什么,赶快摁住这个小婊子!”

    红蜘蛛大吼!如梦初醒的范露露和马兰这才冲过来抱住安琪的身体,想要把撕打的两个人拉开。

    三个女人费了半天力气才终于制住几乎发狂的小女警,红蜘蛛用手擦着流出来的鼻血,恶狠狠的看着仰着头不肯屈服的女警“最后问你一句,小婊子你愿不愿意当性奴?”

    “你做梦!我死也不会屈服的!”

    安琪喘着粗气回答,头也赌气的扭向一边。

    “很好,我最喜欢调教你这样性子硬的了,要不多没挑战性。”

    红蜘蛛狞笑。

    “安琪,你这是何苦!”

    范露露忍不住劝了一句。

    “我不怕死的!”

    安琪咬着樱唇,压下自己内心的恐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