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穿戴完毕的安琪站在全身穿衣镜前,脸色绯红又气又怒的看着镜子里的人。

    镜子里的女孩呆呆的站着,身上穿的居然还是一身深蓝色女警服,而且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套衣服不同于一般的刻板制服,而是经过了很多改良,上衣领口很低,腰部收的非常窄,可以说非常贴身,挤压的安琪一对大号丰乳几乎半个突出在领口外面,乳沟更是深不见底。

    下身的警裙更是超短超紧,完全把臀部的形状勾勒出来,裙子下边更是刚刚和大腿根平齐,勉强遮住女孩的下体,两条修长玉腿被完美的裸露在外。要知道马兰送来的衣服里是没有包括内衣的。这样的警服穿在裸体上只会让女警看起来更加性感诱人。甚至连鞋子也是超极性感的高跟细带凉鞋。

    “真下流!”

    安琪愤愤的骂人,这身警服与其说是服装,不如说是羞辱。

    就在她对着镜子气愤跺脚的时候,房间的门再次打开了,范露露和马兰一左一右簇拥着红蜘蛛走了进来。

    “你们想干嘛?”

    安琪惊吓的用手遮掩着胸口后退,眼睛警惕的看着进来的几个人。

    “你就是叶安琪?”

    红蜘蛛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着小女警“确实很漂亮阿!”

    “你是谁?”

    安琪下意识的害怕眼前的高大女人。

    “我是红蜘蛛,以后你可以叫我红姐,不过我个人更喜欢你叫我主人!”

    红蜘蛛脸上挂着危险的笑容。

    “主人?你也为你是谁啊!”

    安琪愤怒的喊。

    “不要紧,你很快就会习惯的。”

    红蜘蛛无所谓的点点头。

    “休想!我是不会屈服的。”

    安琪预感到危险,再次后退了两步,小腿撞在床沿上。

    红蜘蛛不再说话,只是冲安琪一努嘴。身边的马兰和范露露两个人冲上来,一人一边把安琪按倒在床上。安琪则拼命挣扎,双腿乱踢。一时间三个人纠缠不休。

    红蜘蛛看到这个情况,嘴里不耐烦地骂了一句。走到床边,猛地挥拳在安琪小肚子上锤了一拳。

    “啊……”

    安琪痛的把腿蜷在小腹上,俏脸惨白牙齿紧咬下唇,再也无力反抗对方。

    马兰两个人把安琪的身体翻过来压住,同时在她肚子底下垫了两个枕头,把屁股垫高。由于刚才剧烈的纠缠,安琪本就短小的裙子再次退到腰部,女警的圆润美臀完全裸露出来,小巧美丽的花唇和菊门更是毫无遮掩的展现在红蜘蛛面前。

    “混蛋,变态……”

    小女警头被按在床单上,浑身颤抖的咬牙忍住泪水,不明白这些女性罪犯为什么对自己害羞的源泉也那么执著。

    “颜色真好啊!”

    红蜘蛛不理小女警的咒骂,自顾自的拿出一支500CC的注射器,从一支药瓶里抽了大约300CC的油状透明液体,最后炫耀似的把注射器拿到小警花眼前。“宝贝,认识这个么?”

    “这是什么?”

    安琪注视着眼前的器具,本能的感到害怕。

    “是甘油!无色无味无害!”

    红蜘蛛残忍的笑着“马上它就会被注射到警官你的屁股里面。然后你就会……嘿嘿,先把警官你的屁眼洗洗干净,别人再来好好享受啊!”

    “混蛋!你们真无耻……无耻……”

    安琪再次愤怒的剧烈挣扎,可惜被三个女人用力压住,她弱小的反抗无法产生任何效果。

    红蜘蛛坐在女警腿上压制住她的蹬踏,一手拿着注射器,一手探入臀沟拨弄小巧的肛门,手指抚摸那精致的褶皱,感受身下女体敏感的战栗。“真诱惑啊,我都有点迫不急待了。”

    翘着屁股的女警,此时已经惊恐的感觉到,身上压住自己的高大女人正在抚弄自己羞耻无比的肛门,秘部难耐的刺激和巨大的心理羞辱让小女警几乎崩溃的大哭起来。“不要……真的不要……求你了……”

    “一会你就会舒服的……”

    红蜘蛛残忍的把注射器注嘴猛地插入安琪的肛门,看着小女警哭喊着剧烈的收缩括约肌,狠狠的把注射器里的甘油全部推进了可怜女警的屁股里。

    (作者语:本人由于对浣肠后续场面无爱,此处省略300字)安琪浑身汗湿,虚弱的从卫生间出来,被架着放倒在床上,两次被羞耻浣肠以及伴随的心理羞辱,严重消耗了她的体力。

    最让她内心惶恐的是,刚刚被罪犯强迫清洗肛门的时候,女警的蜜部竟然隐隐感到一股空虚的冲动。屁股的核心更是感到电流四射的欲望。甚至她本人也对自己身体这种不正常的反应感到难以置信。

    自己难到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么?这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冒出来,不过就被安琪否认了。不是的,自己是一名坚强的决不向罪犯屈服的女警!她严肃的对自己的内心强调。

    红蜘蛛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警服美女,嘴角含着一丝嘲讽的笑容。这样无法反抗,而且羞耻的被对手摆弄自己最私秘的器官,应该已经严重的摧毁了小女警的自尊心了吧!不过这还不够,还要让她认识到身体的欲望是不可抗拒的。

    “把她绑起来!”

    高大女人发号施令。

    在整个过程中都一言不发的范露露和马兰,立刻象士兵服从将军一样执行了红蜘蛛的命令,安琪被四肢大张的绑在四个床脚上。手脚上都紧紧地缠了皮绳,根本无法挣脱。

    “不要……放了我吧!”

    女警努力的摇着头,轻声哭泣。

    紧接着,更让她惊恐的事情再次落在她身上,马兰再次拿来那种层让她铭心刻骨的乳液,和范露露一起动手涂满女警花所有的私密和敏感部位。

    “不要了……求你们……不要再用那个药了!”

    感觉到范露露的手指在自己娇嫩的花道用力涂抹,女警花惊恐的苦求对方。

    “这个不是很舒服的么!”

    马兰轻蔑的说“昨天我爸干你的时候你不是很爽么!”

    “不是的……是因为药的关系……”

    女警含泪努力的辩解。

    可惜任何恳求对铁石心肠的对手都不起作用,涂抹完媚药的马兰甚至拿来了一条黑布,严严实实的把小女警的眼睛蒙了起来。

    安琪紧张万分的竖着耳朵,慌乱的猜测着对方还会怎么羞辱自己。

    红蜘蛛伏下身子,嘴凑在安琪耳边,呼出的热气刺激着小女警的耳廓,激起耳后一片战栗。“现在给你放个刺激好听的声音,你要仔细听好了。”

    安琪正在对红蜘蛛的话迷惑不解,一副全罩式耳机已经被覆盖在自己的耳朵上。随着一声电流的蜂鸣,开地很大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小女警先是疑惑了几秒,随即变的面红耳赤,羞得完全把脸埋在枕头上抬不起头来。

    “恩……嗯……好深哦!”

    “用力……不要……啊……我死了……要死了”“婊子!叫爸爸,要爸爸的肉棒!”

    “啊……不……不要……爸爸……安琪要爸爸……的肉棒!啊……”

    耳机里传出的女声非常熟悉,竟然是自己在昨晚被侵犯现场的实时录音。这些无耻的罪犯竟然还录了音,安琪恨恨的想。可是自己在里面的叫声……也太诱惑太不知羞耻了。

    “肏死你个小浪货……淫穴好紧啊!”

    “不要……不要顶的那么深……求你……求求你饶了我!”

    “淫荡的女警花……快摇你无耻的大屁股!”

    “是……是……请尽情享用我的屁股吧!”

    耳机里的声音似乎永远不会停止,安琪突然屈辱的想到,那些罪犯肯定已经听过这些录音了,那他们……肯定也听过自己淫荡的浪叫了。虽然是因为淫药的关系,但是别人还是会那样想的吧。

    女警感觉自己已经被羞辱的浪潮彻底淹没了,她大喊着求别人停止播放,可由于耳机的关系,她甚至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到。

    如果这些录音被送给别人……甚至放到网上……天啊,安琪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了。她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深深的跌落到无底的深渊。录音里这么不知羞耻的表演,即使自己解释是被强奸,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如果还有录象……

    无边的恐惧让女警的身体彻底蜷缩在一起,一个可耻的念头压也压不住,如果……自己向对方投降的话,认输的去恳求这些罪犯,会不会……

    此时录音中的男女呼喊越来越激烈,听声音已经到了性交的最后关头。

    “呼……小婊子……用你的阴道夹……夹紧老子的鸡巴!”

    “是……是……啊……好深……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好紧……干死你个骚货……肏肏肏肏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