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男警语气带了一丝担心。

    “怎么了?担心她和男朋友在外面过夜啊……嘿嘿!”

    小春窃笑。

    “安琪有男朋友了?”

    电话对面的人明显急了。

    “别急啊……我骗你的,昨天晚上看见综合室的范姐开车带她出去了,好象是安琪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

    “身体不舒服么?怎么手机是不在服务区呢?”

    男警真的开始担心了“一夜没回来呢!”

    “没事,她妈妈不是医院的么,可能住她妈那了,反正今天是周末。”

    小春安慰。“要不你给范姐打个手机……”

    “算了!”

    鲁广男叹了口气“这大周末的……”

    “喂,你小子这么关心人家女孩子干啥?”

    小春笑着质问。“司马昭之心就快路人皆知啦!”

    “什么呀,就是想请她吃个饭。嘿嘿”男警无力的辩解。

    “算了吧,你咋不想请我吃个饭,告诉你小子啊,可得把安琪看好了,对她有意思的雄性动物可以排到月球了!哈哈”“行了,别笑话哥哥我了,我这不也是春天到了么!”

    男警求饶“安琪回来让她给我电话。”

    “好的,不过要是你俩以后真的勾搭成奸的话别忘了请姑奶奶我吃大餐。”

    “知道了,我的小姑奶奶,挂了。拜……”

    鲁广男苦笑。

    “拜拜……”

    此时,在市郊马家大院里的客厅里,几个人正对着一个手提电脑屏幕看着什么。

    “就是她么?”

    问话的是一名一身黑衣的美貌贵妇,她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精致的化装掩盖了眼角轻微的鱼尾纹,华贵的长裙覆盖着略显丰腴的性感肉体。

    高傲的脸上带着长久发号施令所养成的颐指气使。

    “是的,她就是叶安琪,叶雪的女儿!”

    回答的人是范露露,她在贵妇面前显得有点畏畏缩缩,好像老鼠见了猫的感觉。

    “就是她没错!”

    马老头在边上插话,这个昨夜强奸叶安琪时嚣张万分的老色狼,在贵妇的面前却装的必恭必敬。

    “昨晚上你就上了她了?你个老混蛋还真是急着老牛吃嫩草啊!”

    问话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人本来长的不错,不过大眼泡黑眼圈,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样子。

    “嘿嘿,回彪爷的话,这小婊子确实漂亮,我一时就没忍住!没让彪爷喝上头汤。以后我保证多搞几个雏陪给彪爷!”

    老马头难得有点脸红,讪讪的跟毛彪解释。

    “算了!本来就是文娜答应你的,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你也知道我不太在乎这个,尝过男人味的妹子更放的开。我只问你?这小骚货滋味怎么样?”

    毛彪对这个显然更关心。

    “这个真是没话说,别提多爽了!彪爷要不一会也试试。”

    老马头腆着脸对毛彪讨好道。

    “先别说这个了,反正人在这又跑不了,先说说这个小婊子心性咋样?好搞定么?”

    站在一边的另一个女人问老马头,这是个身高至少175以上的短发女子,一身皮衣热裤和红色的过膝皮靴,衬托的身材既强壮又性感。

    “要说小脾气还是很烈的,还踢了我老二一脚来着。不过肯定是温室花朵长大的,应该没吃过什么苦!没见过什么真格的。”

    马老头思考着说。“从昨天我干她的反应来看,小婊子本性是很喜欢做那事的,身子对媚药的反应相当棒,耐受力也不错,敏感度更是非常之好。”

    “人还是非常聪明的,昨天两次差点给她跑了。”

    范露露小声说。

    “现在把她扣在这里不要紧么?”

    贵妇转身问范露露。

    “今明两天不要紧,就是有人问我也可以搪塞过去,就说去她妈那里住两天,不会有人怀疑的。只要周一她正常上班就没问题。”

    范露露咬牙回答,为了这次绑架,她已经把全部赌注都压上去了,要是出了纰漏,第一个死的就是她。

    “那好,就这样吧,老毛你和小红都留在这,这两天和老马一起把这小婊子给我彻底拿下了。我后面有大用。别老想着肏她,适可而止就行了。以后降服了,天天干炮也由得你。”

    贵妇做出了最后决定。

    “知道了,老婆你放心,我就是再怎么馋她,最爱的也还是你!”

    毛彪嬉皮笑脸的应付着。

    “是,夫人!”

    其他几个人可没那么随便。

    贵妇吩咐完几个人,就仪态万千的离开了马家老宅。剩下几个人在一起嘀咕坏水。老马首先找来看守安琪的女儿马兰问“现在人怎么样?”

    “还行,昨晚累坏了,我给她洗澡的时候就睡着了,我看门也锁的紧,就把手铐解开了!”

    马兰一边想一边回答“早上起来哭了一会儿,范警官进去劝了几句。我看现在也不哭了,刚刚还吃了点东西,又上厕所带洗澡。现在在床上躺着发呆,毕竟没衣服穿她也起不来啊。”

    毛彪点点头道“不错,不是个榆木脑袋一根筋的,还知道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红蜘蛛嘿嘿一笑“知道想活就好办。”

    “把我带来那套衣服给她送进去!”

    毛彪吩咐马兰。

    安琪赤身裸体躺在白床单上,把被单拉到脖子下面,大眼睛空洞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她到现在都无法相信,昨晚那噩梦般的遭遇真的发生了。而且轻易就摧毁了自己整个人生和未来。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自己该怎么去面对。一旦这些遭遇曝光,自己怎么面对妈妈,怎么面对朋友、领导,甚至还有那些追求者,自己还能活下去吗?不对,自己不应该这么想,自己是被强奸的,自己的灵魂还是纯洁的。女警反复对自己进行着心里建设。

    早上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曾经嚎啕大哭过。可是后来范露露进来说的话很有道理,哭是最没用最于事无补的。那个叛徒甚至还劝自己认命,这个绝对是不可能的,只要没有药物的控制,这些罪犯是没法让一名人民警察屈服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自救的办法。看着门窗上的铁栏,安琪暗自谋划着。

    “咣当!”

    房间门猛的被推开了,一直监视自己的少妇马兰走进房间。手里捧着几件衣服放在床上“穿上这些衣服!”

    “我不会穿的!”

    安琪对他们父女的一切都很反感。

    “穿上!”

    马兰不怀好意的看着安琪被单下的身体“不然我就会狠狠打你屁股的!”

    女警闻言本能的蜷缩了一下身体,臀部和小脚都恍惚刺痛起来。对方加诸自己身上的侮辱再次鲜明的浮现在眼前,只有咬着牙不在出声。

    看见她不说话,马兰知道她已经服软了,笑了笑道“你傻呀!穿总比不穿好!”

    转身出去了。

    安琪看着那套衣服,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是啊,穿总比不穿好。

    等到女警起身穿上马兰送来的全套衣服,她马上又开始后悔了。虽然衣服很合身,几乎是按照她的尺寸定制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