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剧烈的头痛袭来,眼前的一切,包括男人、林晓阳和办公室,全都一瞬间消失了踪影。

    盯着自己眼前的环境发呆了片刻,清醒过来的安琪猛的吃了一惊,现在的自己再次倒卧在同一辆轿车的后坐上。更让她郁闷的是自己的双手竟然和梦中一样,被手铐反栲在背后,并在一起的脚踝也被缠在一起的透明胶带死死的捆住。

    “范姐!你到底想干嘛……”

    敏锐的意识到造成自己现在状况的始作俑者。

    安琪气急败坏的大叫了一声。

    “带你去一个地方,还能干嘛!……”

    驾驶轿车的范露露侧头微笑着回答。

    “干嘛绑住我!……我可要叫人了!”

    安琪皱着眉指控。

    “怕你跑了呗!那我可没法跟夫人交代。”

    范露露瞥瞥嘴,语气里含着一丝畏惧。

    “夫人?那是谁!干嘛抓我……”

    安琪一头雾水。

    “等你明天见了就知道了。”

    范露露说完这句,不管安琪怎么问,就再也不回答她的问话了。

    安琪在这种异样的沉默中感到了巨大的危机感。扭动着身体,她艰难的从车后坐坐起身来。

    车窗外的天已经完全黑了,时间至少已经过了晚上八点,车开的不算快,因为道路条件实在太差了,一路都是粗糙的砂石路面,四周也黑黢黢的看不清楚,很少遇到有灯光的人家。“怪不得她不用把我嘴堵上呢!”

    安琪暗中想。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意识到要想找到脱身之策,就必须先搞清自己人在那里。

    又开了一会,范露露停下车,从后备箱拿了点饼干面包和矿泉水,自己吃了点,又喂了安琪一点。安琪确实饿了,又知道保持体力的重要性,也就没有拒绝。

    最让安琪尴尬的是,她要求范露露解开她脚上的胶带让她小解。范露露考虑了一下没同意,亲手替安琪扒了裙子,站在她边上让她扶着自己解决了。末了酸酸的还说了一句“你屁股真白。”

    把安琪羞的不行。

    车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一处破旧厂房一样的红砖建筑前面停了下来。

    范露露开门下车,隔着老旧的铁栅栏门跟里面的人说着什么。

    安琪自己留在车后坐上,努力辩别着周围的景物,尽量记忆在黑暗中的样子。

    右边的车后门猛的被拉开,一个满脸横肉四十多岁的农村妇女伸头进来,借着车里的灯光端详了一下安琪。用一口带浓重乡下口音的普通话骂了一句“小骚蹄子!”

    还没等安琪反应过来,胖女人的一双大手已经抓住她脚踝,一把把她从车里拖出来。安琪缩头慢了一点,额头在车门框上碰了一下,疼的她“哎!”

    了一声。

    这时一个穿一身灰色运动服的少妇也走过来,和胖女人一起把安琪往屋里扶,安琪跌跌撞撞的被拉进屋子,房梁上吊的500W防暴灯晃的她半天睁不开眼。

    耳朵里就听一个委琐的男声叫了起来“我靠!你们老板这次可钓到好货了……”

    逐渐适应灯光后,安琪终于睁开眼睛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如果要再次逃跑,了解地形是很重要的。

    眼前是一个摆设类似客厅的老旧屋子,房间很大,足足超过一百坪,不过家具摆设不多,显的空空荡荡的。

    整个屋子里算上自己和范露露一共有五个人,自己身边除了刚才见过的那个又凶又胖的妇人外,先前那穿运动服的少妇也站在另一边扶着自己,少妇长的白白静静的算不上漂亮,不过也不讨厌。而范露露正在电视机前面,和一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男人说话。

    这是一个外表很委琐的农村老汉,脸部和手部皮肤都因常年经历风霜而呈现粗糙的橘皮状。花白稀疏的头发软塌塌的贴在头上。鹰钩大鼻子下面是厚厚的干裂的嘴唇,一张嘴笑便露出一嘴烟熏的黄牙,只有那对老是色迷迷地看着自己的小三角眼让安琪感到分外的危险。

    “今晚我们俩住这,马叔让婶给弄两个房间。”

    范露露对老汉提要求。

    “这妮子和你范大警官一样,可是货真价实的警察!这风险可大的很!”

    老汉指了指安琪,不乐意的咋着嘴。

    “就是因为风险大才住您这,道上谁不知道马叔你这是最安全了。”

    范露露捧了一句。

    “嘿嘿!那是。”

    听到她的恭维,马老头淫亵的一笑“听别人说,最近范大警官和我那驴小子处的挺好啊。”

    范露露难得脸上一红。“恩!马脸哥挺照顾我的。”

    “嘿嘿!那小子平时拽的二五八万的,想不到也有喝他老子洗脚水的一天!”

    老头得意洋洋。

    范露露红着脸推了老头一把“叔你别瞎说。”

    那矮胖的农村大婶实在看不过去俩个人打情骂俏的样子,放开安琪的胳膊,走过去站在老头和范露露中间,语调生硬的道“有房子,你们住吧。”

    老头挑逗美女的兴致正高,被老婆档了一下很不高兴。一把推开妇女“傻老婆子,你懂啥!滚一边去。”

    转头对那少妇吩咐“二丫,把女警官带地下室去。”

    范露露听了这话,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看了安琪煞白的脸蛋一眼。怯怯的道“要不,让她和我一起睡……”

    老头听了怪眼一翻“啥话,我这的规矩向来是雁过拔毛,就是只金凤凰也给它咬下三两肉来,这么好的货色,再没有白白放过的道理。”

    “还是雏呢,夫人那怕不好交代……”

    范露露似乎有点怕那老头。

    “嗯……那你打个电话”老头对夫人还是有点忌惮的。

    范露露点点头,拿出手机走到屋子外面给自己的老板通电话。

    老头看范露露出去,自己也站起来走到叶安琪身边,淫邪放肆的眼神把女警花穿着警服的娇躯仔细欣赏了几遍,啧啧的赞叹“嘿嘿!真是嫩的捏的出水来。”

    一直被少妇扶着站在旁边的叶安琪,别过头不去看眼前这张丑陋的老脸。此时已经强忍着让自己的眼泪不要落下来,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她才不要自己在罪犯面前表露出丝毫软弱。

    她的实习警员已经当了三个多月,多少有了点社会经验。已经明白他们之间涉及自己的谈话内容是什么意思,忍受着巨大的恐惧和厌恶,美女警官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发问“能不能告诉我这里到底是那里?你们又是谁?”

    “嘿嘿!你可以叫我马叔,姑娘们都喜欢这么叫我。”

    老头恬不知耻的把臭嘴凑近安琪的俏脸“过会儿你保不准还要叫的更亲呢……”

    “呸!休想……”

    安琪咬着下唇瞪着这个无耻的罪犯。“你们一定会落入法网的,一定会被枪毙。”

    “真可爱啊……你生气真可爱。”

    老头不在意的笑笑“美女的狠话我听的多了,两个月前有个空姐骂了我两小时,结果后来我干了她四个小时,够本啦!哈哈哈。”

    这时,范露露打完电话走近屋子。

    “范大警官,怎么样!”

    老头眯起眼睛。

    迟疑了一下,范露露看了安琪一眼“夫人说……不要弄伤了,不要走屁眼,其他随意。”

    “哈哈哈,宝贝,你今晚是我的了!”

    猥琐老头拍掌大笑。

    安琪的娇躯微微颤抖,悲愤的对范露露大喊“为什么?……”

    范露露脸上也有点不自然,别过脸不看女警愤怒的眼睛“害你的真的不是我,你以后不要怨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漂亮,在这世界,没有保护的美丽太危险了。”

    话说到最后,她自己的眼圈也红了。

    被两个农妇挟持着来到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女警官整个人被放倒在一张脏兮兮的大床垫上。地下室没有任何窗户,四壁有很多铁架滑轮一样的设备,看起来阴森可怖。

    安琪此时知道,除了自救,已经没有其他任何指望了。但是手和脚都被捆绑的情况下,反抗和逃跑都根本不可能,不过对方要是想侵犯自己,最少要先解开自己脚上的胶带一下。这个窗口就是自己逃跑的唯一机会。

    女警花低着头靠墙角坐着,不言不语,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完全绝望认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