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叶雪满怀恐惧不敢面对女儿可能遭受的凄惨命运。

    “现在暂时还没人肏过她,不过一会儿我们就都会过去狠狠的肏她的小嫩穴的,美女警花的滋味啊!啧啧……”

    马脸平静的看着叶雪,说出一番残忍的话。

    “不要!求求你不要伤害她,她还是个孩子啊!……”

    女医生哭着恳求流氓们。

    “这可不好办啊,你的骚穴又不愿意贡献出来给我们兄弟玩,我们只好去肏你女儿了。”

    马脸说着又瞟了一眼手里的照片“再说你女儿早就不是孩子了,两个奶子不比你小哦,揉起来一定很爽的。”

    “我……你们……”

    叶雪的脑子乱成一团,女儿居然也落在这些恶魔的手里,恶魔们扬言自己如果不从,就会去伤害安琪。要想保护安琪……就只能自己……可是,怎么可以和陌生又讨厌的男人那样,又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丈夫呢,但如果安琪被他们伤害?天啊……那样实在是不堪想象,自己该怎么决断……

    就在叶雪忧愤欲死的时候,马脸新的故做姿态彻底摧毁了她最后的脆弱心理防线。他假意招呼小东和大壮一起出门离去。叶雪清楚的知道,一旦几个魔鬼走出这道门,就意味着安琪可能面临着被迫和他们性交的悲惨命运。虽然对方有可能仅仅是虚张声势。可自己又怎么有胆量去赌呢!女儿还太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自己则只是个死了老公的寡妇,就算是那样……就当被野狗咬了几口好了。

    “我愿意!”

    就在马脸几人即将踏出大门的一刻,美女医生抑制着恶心,痛苦的吐出了这句话。

    “什么?我没听清楚?”

    马脸走回手术台边上,小东和大壮站在另一边。

    “我……愿意!”

    再次重复这句话竟是如此艰难。

    “愿意什么,要把我的话一字不落的重复才可以!不然我们还是会去找你女儿的哦!”

    卑鄙的男人步步进逼。

    “我……我愿意和你们……性交!”

    挣扎着喊出这句话,叶雪的整个身体皮肤都因羞耻与屈辱呈现夺目的玫瑰色。精神世界因绝望而颓废下来。与意识正相反的是,她隐秘的大脑皮层被这投降般的宣言刺激的兴奋起来,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全身的毛孔都产生了一阵轻微的颤栗。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三个色中饿鬼已经等待的实在太久了,美妙的宴会时间终于到来了。

    一直窝在边上没说话的护士小姐,此时也捏手捏脚走过去,一一打开几部V8摄影机的电源,她今天的主要角色就是人体摄影师。

    虽然美人自己已经放弃了抵抗,马脸几个人也不会急着提枪上马。他们个个都算的上是花丛老手,怎么会不知道好菜要慢慢品尝的道理呢。

    马脸此时已经把外套和衬衫都脱了扔在地上,精赤着肌肉扎实的上身走到手术台边,站在叶雪高举的两条玉腿之间端详她迷人惹火的酮体。其他两个男人则暂时没有走上来,只是顶着高高的裤裆在一边观赏。

    马脸布满硬茧的粗糙大手没有首选择先进攻绝色美女的敏感部位,而是先轻柔的在她白嫩柔细大腿内侧由下向上仔细抚摸着。这种温柔的对待让叶雪也诧异的睁开之前一直紧闭的双眼,疑惑的望着这个即将占有自己的家伙。

    此时的美女医师身体僵直的躺在手术台上,四肢都被捆绑的她完全无路可逃。

    在刚刚对流氓说出屈辱的条件之后。她一直紧要牙关在等待审判时刻的降临。在她想来,这几个粗鲁的丑男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扑到她身上,随之而来的就会是残忍的插入,粗暴的抽插,最后就是快速的射精。她已经做好了自己的心里建设,只要自己一动不动的忍受。一切都很快就会结束。无论这些流氓对她的身体做了什么,她的心都绝对不会沦落。

    然而让她完全意外的是,那个站在自己雪白双腿间的男人此时没有表现出一丝急色,长长的马脸上平静无波,只是专注的用温热的手掌在自己敏感的大腿内侧肌肤上画圈。完全像一个体贴的情人。

    当叶雪的注意力被吸引到皮肤本身的感觉上时,她马上就意识到一种危机,对方的十个手指就像一根根灵活的小舌,温热的舔触皮肤下的末梢神经,渐渐的一丝丝极其轻微的电流开始从大腿向自己双腿间的欲望核心汇聚,虽然还不成气候,却令她有点渴望扭动腰肢去释放那里的不适感。女人生气的咬住自己的下唇,让疼痛提醒自己不要做出任何反应。

    马脸的兴趣却又从玉腿转向了美人柔滑晶莹的小脚,高跟凉鞋包裹的玉足骨感纤细,涂了丹寇的脚趾圆润可爱,虽然靠的很近却闻不到什么异味。男人先是握住足踝轻轻揉捏,紧接着手指插入鞋底和脚心之间摩挲。突然产生的奇痒让叶雪整个娇躯一阵抖动,两只小脚更是足弓全力向上拱起,脚趾可爱的痉挛曲张着。

    虽然嘴里忍住没有喊痒,鼻腔里还是溢出一声娇哼。

    强行忍住亲吻美人脚趾的冲动。马脸把攻略的目标放回她两腿间的区域。从小腿弯开始坚定的向上推进,每一处敏感带都被仔细的探索。由于刚刚被温柔的对待,叶雪不由自主的降低了心理的防线。酮体渐渐放松下来,甚至在潜意识里开始享受男人的爱抚。她毕竟离开这一切太久了。

    马脸的手终于来到了大腿的根部,女医生被捆绑的姿势决定了她完全没有保护自己核心部位的能力。但男人的每次抚摸亲吻却都小心避开那小的不能再小的粉红色丝绸内裤,指甲轻轻划过裸露在外的大阴唇根部。令女郎从脊背到尾椎产生一阵悸动的颤栗,口鼻里再次发出无法抑制的甜腻哼叫。

    对腿心处肌肉的触碰,带动内裤背后迷人的花瓣微微开合,闪电般的惊悸和瘙痒从花唇向阴道深处扩散开来。叶雪悲哀的发现,自己对性的抵抗力并不如预想的那么强。

    马脸的大手终于开始隔着丝绸抚摸饱满的花唇,薄薄的布料完全起不到阻碍的作用,无法言明的愿望得到响应的满足也让叶雪发出一声压抑的叹息。美人开始尝试微微挺动小蛮腰来配合强奸犯对自己花园的入侵。

    绝色美女阴唇的温热嫩滑也刺激了马脸的性欲,一直不紧不慢的他动作也开始粗暴起来。坚定的把粉色内裤拨到一边。女医生最宝贵的女性禁地终于被完全展现,修剪规整的耻毛下,粉嫩的肉唇包裹着纤细仅容一指的湿滑甬道,就象她的主人一样娇艳美丽。

    “真美啊!”

    马脸发出一声叹息。鼻子里闻着好闻的女性气息,他开始着手挑逗对手的欲望之源。用左手两根手指拨开肥厚的大阴唇,右手中指坚定的刺入了粉红色的小肉洞开始挖扣。

    “不要……”

    叶雪悲哀无奈的娇呼,根本无法抗拒对手的凶猛入侵。15年来没有男性进入的禁地,正一步步走向沦陷。

    马脸的中指在美人的阴道里快速抽送,靠粗糙的指节摩擦敏感的阴道壁。他明显的感觉叶雪的花径虽不如处女一样窄紧,却远比一般女性收缩力强,应该是近来她性交次数较少的原因。再加上这个尤物阴道里特有的超常温热滑腻。让他意识到接下来的性交大战绝对会精彩异常。

    第04章 上

    马脸手指的技术非常的熟练,他并不是单调的抽送,而是在阴道内壁画着圈一寸寸探索,同时仔细感觉女体的细微变化,一旦对某个位置的触碰引起花径更强的收缩反应时,就猛地加快节奏强烈刺激这处敏感点。一次一次周而复始,根本不给眼前的宝贝儿任何逃避机会。

    叶雪虽然一再提醒自己不能做出任何丢脸的反应,但下身那个流氓的爱抚实在是太坚决也太蛮横了。每次阴道内连自己也不了解的敏感点被他邪恶手指猛烈摩擦时,电流般激烈的快感就会蜂涌而出,尽管她紧要牙关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手指和脚趾却不由自主难耐的屈伸,下半身无法抑制的微微颤抖,雪白的大屁股一次次向上轻轻挺动,似是控诉似是迎合地向对手发出屈服的信号。

    “这就受不了了么?……”

    马脸坏笑着问。

    “哪有……啊……”

    美人违心的话被更强烈的刺激所中断,甚至可爱的发出迷人的娇喘。

    “既然嘴里说着不要,为什么还要这样扭动屁股呢?”

    “不是的……不是那样……”

    叶雪轻喘着否认“你这个屁股真是让人受不了!”

    马脸阴险的把另一只大手也覆盖在她半边肥臀上用力摩擦“你看,它已经迫不及待了哦……”

    “哦……”

    处在肉体享受和精神屈辱双重煎熬下的女医生再次发出一声长喘。

    美人吐出苦闷的叹息,开始怀疑自己无力抵抗这些卑鄙但强大的男人。

    “你淫荡的身体已经越来越诚实了……”

    流氓兴奋的宣告。

    “才没有……嗯啊……”

    连声音都变得娇媚起来。自己的自尊怎么办。

    “承认自己的性欲不是什么错吧……特别是象你这样的荡妇!”

    坏蛋的第二根手指也插了进来,并且向更深处剧烈的搅动。

    “不要……”

    下体的热流再也禁锢不住,温热的涌出来。我只是为女儿牺牲自己,这一切都是被迫的,美女在心底反复提醒自己。

    “已经湿了……”

    马脸惊喜的声音好像离叶雪的耳边很远“小豆豆也硬了……真是淫乱啊!”

    “不要……”

    不等叶雪惊呼躲避,坏蛋已经抓准机会,把拇指凶狠的按在突起的美妙阴蒂上死命揉搓起来。

    “天啊!……要死了……”

    快感由下体直冲头皮,叶雪秀发打摆子样的左右摇摆,整个人从子宫到屁股再次火热的颤抖起来,更多淫液流出花房。

    看到时机已经差不多了,马脸解开腰带把裤子整个脱下来,露出精瘦的臀部和狰狞高昂的粗长阳具,特别令人惊异的是,在肉棒前端的棒身上还分布着不少不自然的突起,这个流氓竟然专门做过入珠的手术。

    回过头对旁边跃跃欲试的小东和大壮咧嘴一笑“哥哥我就先拔头筹啦,你俩也别闲着,玩玩这骚货的奶子,那可是极品!”

    旁边两个人早就看戏看的血脉喷张,听见老大发话,立马齐声欢呼。七手八脚扒光自己的衣服,露出丑陋粗壮的身体,向被捆绑的美人扑了过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